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十七 死不承认
p>    “怎么回事?”

    李木的脸色有些凝重,当即开口问道。而后石新便将几人从遇到地阴宗鲁山等人后的情况一一说了,而当所有人看到那名小腿被射穿的弟子之时,都是脸上变色,知道石新所说并非虚言。

    李木阴沉着脸听石新讲完事情的经过,当下说道:“四长老,你去一趟妖宁山吧,地阴宗这次,可是做得有些过火了。”

    邱厉心头也是火起,地阴宗和长宁宗虽然私底下有着一些摩擦,但这样明目张胆对长宁宗弟子下手的事还是第一次。而且出手便是制人死命,这明显是有着深仇大恨啊,所以说李木才会说出“有些过了”这样的话。

    当下邱厉不再迟疑,那地阴宗可是有着足足九人,其中还有鲁山这样的五重丹气劲,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是对沈非的存活不报太大的希望,所做的,不过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见得邱厉的身影消失在妖宁山入口,石新这才想起背上还有着一名身中剧毒的伤者,当下背着二虎快步走到许良面前,焦急地说道:“许良师兄,二虎师弟中了嗜血鼠之毒,快要不行了。”

    听得石新的话,袁安和许良对望了一眼,而后看到二虎那奄奄一息的潮红脸庞,心中都是突地一跳。既然嗜血鼠已经找到了沈非他们,还伤了二虎,为何沈非还能遇到地阴宗的人,那岂不是说明嗜血鼠并没有解决得掉沈非?

    见得许良竟然半晌没有动作,石新不由得急道:“许良师兄,快取解药救二虎师弟啊!”

    这一路行来,二虎的气息越来越弱,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可石新没有料到的是,许良在他再次开口催促之后,却是眼珠一转,说道:“石新弟说笑了,我怎么会有嗜血鼠的解药?”

    闻言石新不由一愣,待见得许良似笑非笑的脸色后,不由得恍然大悟,这个许良,还真是狠毒果断兼之心思灵敏啊。

    看来许良已经从石新刚才的态度上,知道这几人的心态已经起了变化,要不然刚才也不会火急火燎地让两大长老前去相助沈非了。

    而嗜血鼠属于许良,石新他们知道,其他的长宁宗弟子和长老们却未必知道。如果许良此时取出嗜血鼠的解药,那岂不就说明那嗜血鼠是他放出来的?这样一来,指使中级幼灵妖残害同门的罪名就跑不了了。

    许良转瞬之间便想通了这些关节,不得不说这个狗头军师还是有一定水准的。而石新却是想了一会才明白过来,看来这个残害同门师兄弟的大罪,许良是不准备背了,而二虎这越来越弱的气息,如果再没有嗜血鼠毒的解药的话,恐怕撑不了多长时间。

    “石新,怎么了?”

    一旁的三长老李木似乎也现了这边的异状,当下走了过来,开口问道。石新眼中隐隐有些红光,焦急道:“三长老,二虎师弟中了嗜血鼠毒,命在旦夕。”

    石新说着这话,还拿眼瞟了一眼一旁的许良,却见得后者根本毫无丝毫愧疚之色,当下心中一凉,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以前跟着这袁安许良一伙是多么的愚蠢,这可是一个眼睁睁看着同门师兄弟惨死也能忍得下心来的残忍之辈啊。

    李木在听了石新之言后,已是抢上前来,伸手到二虎右腕上探了一探,而后脸色也是凝重了下来,朝着许良喝道:“许良,快拿解药来。”

    见得李木开口了,许良脸色微变,不过一旁的袁安却是接口道:“三长老,二虎师弟中毒,我们也很着急,可是许良怎么可能有嗜血鼠毒的解药?三长老这样说话,可是有些不讲道理了。”

    身为大长老袁成的嫡孙,袁安却是不怎么怕李木,而有了袁安的撑腰,许良登时放下心来,接口说道:“是啊,三长老,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我身上有解药呢?我是真的没有啊。”

    听得袁安和许良一唱一和,李木这一怒真是非同小可,他和邱厉可是亲眼看到这两个家伙放出的嗜血鼠,可这时没有证据,却又拿这二人没有办法,对大长老袁成的顾忌,也是有着一定原因的。

    而这个时候一众长宁宗弟子都是围了上来,二虎平日人虽然憨厚,但为人实诚,也不爱惹事,所以人缘还是挺不错的。这时见得他面色潮红,气若游丝,不少人都是眼眶红润,这种同门弟子就在眼前等死的感觉,可比直接被灵妖击杀强烈得多了。

    “袁安,许良,你们真是好狠的心。”

    石新这时也豁出去了,口气之中已是毫不客气,但此时在众人面前,许良又哪会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心如铁石般默不作声。

    叭!

    而就在众人围着二虎议论纷纷的时候,一道黑影却是突然从天外飞来,准确地落到人丛之中的许良面前。

    这突如其来的一物让得众人大吃一惊,当下便是齐齐后退了一步,而等得所有人都看清那飞来物事的时候,脸上却是神色各一。

    “这……这是……”

    看得那有些熟悉的嗜血鼠尸体,许良瞬间瞳孔紧缩,因为他从其上真切的感应到,这只没有了丝毫生机的嗜血鼠,正是自己养了数年的灵妖,之前想以之置沈非于死命的嗜血鼠。

    而另外一边的石新等人在见到这嗜血鼠尸体之时,一愣之后,既而大喜。当他们转过头去的时候,果然见得一个身着灰白色布袍的独臂少年,正在缓缓从妖宁山中走出,那熟悉的样子,让得石新等人瞬间激动起来。

    “沈非师弟,你终于回来了。”

    石新眼中隐隐有着泪光,本来焦躁不安的心,在见到沈非的一瞬间便是平缓了下来。因为之前的两天,在他们遇到生死危险之际,正是这个独臂少年挺身而出,将他们解救。

    沈非朝着石新等人微微点了点头,而后目光在二虎身上扫过,旋即一股戾气便是从其身上暴而出,陡然对着许良喝道:“解药拿来!”

    沈非的突然出现也是让袁安和许良惊了一下,而前者的这一道喝声却是让二人回过神来,听得许良冷笑道:“沈非师弟好大的脾气,你以为你是谁?”

    身为五重丹气劲的许良,无疑并没有将沈非放在眼里,而这个只不过二重丹气劲的残废竟然敢对着自己大呼小叫,其口中所言,也就没有了一贯的客气。

    沈非强忍着心中的暴怒,指着地上那嗜血鼠尸体说道:“这只嗜血鼠,应该是许良师兄所养的灵妖吧?真是好手段啊。”

    闻言许良目光隐晦地朝着地上的嗜血鼠尸体扫了一眼,谁也没有看到在其眼眸深处,竟然是掠过一抹心痛之色。这只嗜血鼠是许良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得到的,数年来的费心喂养,才达到如今的地步。

    许良万万没有想到,只不过是对付一个二重丹气劲的独臂少年,竟然让自己数年的心血废于一旦。在这一刻,他却是连石新等人都恨上了,如果不是石新等人相助沈非的话,凭着沈非二重丹气劲的修为,又怎么可能击杀中级幼灵妖的嗜血鼠?

    所以此时许良已是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拿出嗜血鼠的解药,那个二虎,便算是嗜血鼠的陪葬吧,只是一个二虎,似乎还不够啊。

    这些念头在许良心中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待沈非话音落下,他已是冷声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只嗜血鼠就是我的?我说过了,我没有解药,无论你怎么说,我就是没有。”

    听得许良还要抵赖,一旁的石新再也忍耐不住,大声说道:“许良,你不要再狡辩了,就是你指使嗜血鼠想要害沈非师弟的性命,我们这几个人,也是受你指使要对沈非不利的。”

    石新此言一出,四周顿时一片哗然,看来石新在二虎性命攸关的时候,终于是再也不顾及自身名声,开口说出了真相。

    而许良明显没有想到石新会说出这等自毁声名的话,当下便是一愣,好在一旁的袁安却是反应颇快,大声冷笑道:“胡说八道,石新,沈非这小子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如此帮他?”

    袁安的话中有着两道暗示,一来是想让石新“迷途知返”,二来也是在警告石新可得想清楚相助沈非的后果。

    可是此时的石新早就已经看明白了袁安和许良的真面目,又哪会理会这袁安的潜台词?直接说道:“以前是我们瞎了眼,竟然会帮你们做那些龌龊之事,想不到你们竟然是可以眼睁睁看着同门惨死也无动于衷的卑鄙小人。”

    见得石新“执迷不悟”,袁安终于是被激起了一丝火气,厉声道:“石新,你如此污蔑我跟许良,有什么证据?要是拿不出证据来,长老们可不会听你一面之辞。”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木却不得不出声了,虽然明知道袁安和许良是在狡辩,但苦于确实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那嗜血鼠就许良的,当下开口道:“沈非,还是赶紧带二虎先回宗门吧,到时候让城主府的魂医师来看看,或许还能有救。”

    闻言沈非侧头看了看气若游丝的二虎,心想在这里纠缠也不是个事,那许良打定主意不肯交出解药,这样下去可就有些耽搁二虎的毒伤啦。

    可是就这样放过许良二人,又岂能甘心?稍作沉吟,沈非突然朗声开口道:“许良师兄,三日之后,我沈非在擂台殿向你挑战,你可敢来?”

    淡淡的话语在这妖宁山入口回荡,让得一众长宁宗弟子包括三长老李木在内,都有些回不过神来。尤其是那被挑战的许良,竟然是直接愣在了当场,片刻之后,脸上才浮现出一抹怪异之色,淡淡的声音也是随之传出。

    “如你所愿!”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