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二十二 沈非胜,一赔十!
    果然!     听得蓝清风这话,沈非心头暗道了一声果然,当下也不掩藏,将手中的卷轴捧上,说道:“宗主明鉴,正是开山臂!”     看着沈非手中那一卷暗红色的卷轴,对这长宁宗唯一凡阶高级丹武技异常熟悉的李木和青老,脸上说不出是一种什么神色。刚才听蓝清风推测是一回事,现在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     蓝清风当然早就感应清楚了开山臂的信息,他说那句话,只是为了引出下面的话而已,当下便是问道:“能告诉我,你是怎样破开开山臂防护气罩的吗?”     闻言沈非心头一凛,暗想那强横的防护气罩估计就是眼前的蓝清风亲手所设,但天残魔诀乃是沈非最大的秘密,又怎么可能将之告诉眼前这并不怎么熟悉的三人?当下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抱歉,不能。”     沈非的口气虽然平缓,但那抹坚定的意味却是三人都听出来了,而在面对蓝清风这个长宁宗主还能如此强硬,李木和青老不由都是暗暗佩服沈非。     蓝清风好像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似的,也没有继续追问,盯着沈非看了半晌,突然笑道:“你小子运气真是不错,我长宁宗唯一的一门凡阶高级丹武技,竟然就这样落入了你的手里。”     见得蓝清风并没有生气,沈非对其好感大增,大大松了口气的同时,青老已是在一旁接口道:“沈非,你有一个月的时间修习这开山臂,一个月之后,须得将这卷轴归还丹武阁。”     沈非当然是知道规矩,当下再次朝着三人行了一礼,便即施施然离开丹武阁了。蓝清风三人怔怔地望着沈非的背影,却没有再次开口说话,各人脸色不一,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回到小院的沈非先去看了看昏迷的二虎,见得后者还是那副奄奄一息的状态,当下便是更加坚定击败许良的决心。     而刚刚取得的开山臂,无疑是沈非提升实力的又一大筹码,眼看距离擂台之战只剩两天时间,沈非没有半丝耽搁,直接是回房盘坐于床上,开始了开山臂的修炼。     “开山之臂,以丹气灌注于手臂经脉,从而使手臂在特殊的丹武技施展下,达到伤敌之效,先:……”     沈非脑海之中默默地念着开山臂的修炼之法,而达到凡阶高级的丹武技,想要修炼成功,却并非是想像之中的那么简单。     当初沈非在烈云宫内修炼的那两门凡阶高级的丹武技,每一门都整整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才修炼纯熟,现在要让他在两天之内对这开山臂有所小成,似乎有些强人所难了。     但是让沈非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开始修炼,天残魔诀运转起来,那已经通了九条隐藏经脉的右臂,却是无法想像的畅快。     顺着开山臂的修炼方法,一缕缕丹气灌注入右臂经脉之中,这门常人异常难炼的丹武技,却是以一种诡异的度开始了融会贯通,沈非估计,如果按照这样的度,那两天的时间,可能真的有机会练成这门强横的开山臂丹武技。     …………     在这两日沈非闭关修炼开山臂的时候,他却不知道,整个长宁宗内,因为他与许良订下的擂台决战,都已经闹翻天了。     石新沈非他们这一组取得这次猎妖大比的第一,已经让很多人不爽了,而袁安和许良在宗内的位置也不低,有着很多像之前石新一样的长宁宗弟子跟在他们身后,只不过现在的石新几人,已经齐齐转了态度。     当初袁安和许良对二虎见死不救的态度让他们心寒,而明明是许良指使嗜血鼠攻击沈非,最后竟然为了掩饰罪行,眼睁睁地看着二虎的毒伤一天天加重,这种行为,也是很让石新等人不耻。     不过他们只是长宁宗弟子的极小部分,在低级丹气劲的弟子之中,石新等人固然算得上是佼佼者,但回到长宁宗之后,中级丹气劲的弟子也还有很多,而这其中,唯袁安和许良马是瞻的弟子也不在少数。     自从沈非挑战许良的事情传开之后,这些平日跟在袁安身后的弟子们便大肆宣扬,说着沈非的狂妄,沈非的不自量力,还有石新等人的恶意诬陷,两面三刀。     而在这一拨人的挑唆之下,整个长宁宗的风向竟然是一面倒,到处都是针对沈非的漫骂之言,好在这两天沈非只是躲在院内修炼,要不然少不了要受到这些长宁宗弟子的奚落辱骂。     在第三天里,袁安他们一伙居然是开了一个赌博盘口,针对的正是这一次的擂台赛,开出的赔率,是押许良胜十赔一,而押沈非胜的就夸张了,竟然是直接开出了一赔十的高额赔率。     而就算是这样,长宁宗内押沈非胜出的也还是寥寥无几,由此可见,对这一场擂台对决,这些长宁宗弟子是如何地不看好沈非了。     不过看着清一色都是押许良胜的赌签,那名叫吴全的开盘之人却是满脸苦色,之所以将沈非的赔率定那么高,便是想让那些想要搏一搏的长宁宗弟子去押沈非。     可谁知现在的情况,抽沈非的却是一个也没有,这些长宁宗弟子也不是傻子,明知不可能的事,就算赔率调到一赔一百,赢不了一分钱也还是白搭。     而十赔一的赔率虽然低,但是架不住长宁宗弟子多啊,一人一百个金币的话,一百人就是一万个金币,如果许良胜了,一个万个金币吴全就得赔出去一千个金币,这对他们这种低阶弟子来说,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     “一千金币,押沈非胜!”     正当吴全愁眉苦脸的时候,一个有如天籁般的声音突然响起,而看着缓缓走来的石新等人,吴全眼眸深处却是浮现出一抹冷笑。     之前石新还是他们一伙之时,几人的关系相当不错,却不料经过这一次的猎妖大比后,石新这几个家伙的态度却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吴全这些人,当然是不清楚到底在妖宁山中生了什么,他们对于石新几人的突然倒戈感到相当的不解,当然也就理解成了这几人都是反复无常的小人了。     而这时见得石新开口就是一千金币押沈非胜,吴全虽然心中鄙夷,但也不能将这财神爷往外推不是?一千金币,如果许良赢了的话,那正好可以赔那些押许良胜的金币了。     “砰!”     一个装满金币的袋子轰然砸在吴全面前桌子的左侧,那里,正是押沈非胜的投注区,而相对于吴全的满脸喜色来说,其他那些前来投注之人,无疑都以为石新是疯了。     “一千金币,居然押沈非胜?这石新脑子进水了吧?”     “一千金币可不是小数目啊,石新有这么多钱?”     “我听说是和关松白奇他们几个凑的,看来他们挺有决心的啊。”     “哼,一群白痴,到时候输了钱,等着喝西北风吧。”     “……”     成片的议论之声从人群中传来,厚道一些的都是力劝石新不要这么冲动,而袁安他们那一伙的则是极尽奚落羞辱之能事,对着石新几人冷嘲热讽,脸上眼中,都是带着浓郁的冷笑,对于这几个反水之人,他们又哪会有什么好脸色?     坐于桌后的吴全生怕石新等人被这些议论之声干扰,要是改变主意的话,那他可就亏大了,当下忙伸出手去,压住那钱袋,高声喝道:“石新押沈非胜,一千金币,买定离手。”     对于吴全的举动,石新只是冷冷地看着,而后从前者手中接过投注签,直接是头也不回地离去,让得在场的议论之声更甚。     相对于沈非这边只有一个钱袋来说,许良那边堆积如山的钱袋正是鲜明的对比。而且这个差距还在不断扩大,看得吴全胆战心惊,这一次的开盘,真的是弄巧成拙了,谁能想到沈非那一赔十的高赔率,竟然会没人去冒这个险呢?     …………     第四天的曙光终于是姗姗来迟,而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整个长宁宗竟然是像过节样的沸腾起来。因为今天,正是沈非和许良擂台决战的日子,因为袁安那一伙人的炒作,这一次的擂台决战,是那样的万众瞩目。     嘎吱!     修炼停当的沈非推开院门,却现院外居然站着几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在妖宁山中结下几分交情的石新关松等人。     见得沈非出来,石新忙走上前去,说道:“沈非师弟,准备得怎么样了?”     看着这几道有些关心的目光,沈非心中微微一热,笑道:“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几人走出几步,白奇突然恨恨地说道:“那吴全真不是个东西?居然将沈非师弟你的赔率设成一赔十,这明显就是瞧不起人嘛。”     “吴全?赔率?”     骤然听到这两个词语,沈非不由得愣了一下,一旁的石新解释道:“那是袁安他们一伙搞出来的敛财玩意儿,不过沈非师弟,我们兄弟可是押了一千金币你赢,可别让我们失望啊。”     听得石新的解释,沈非一下子就明白了,这种把戏,当初的他在烈云宫也玩过,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快敛财的手段。     沉吟片刻,沈非却是突然问道:“那盘口现在还开着吧?”     石新一愣,接口道:“开着呢,要到你跟许良上了擂台才封盘。”     闻言沈非眼中露出几丝微光,轻轻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怎么能错过这样的好戏呢?带我去看看!”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