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52章 巧舌如簧
p>    “五……五长老?”

    虽然这沈家的丹帝执事一眼就认出了外间的沈兴,知道这正是杀了自己儿子的罪魁祸,但沈家五长老一直以来的余威,还是让他声音都有些颤。

    “沈谷,你可知道我这么晚来找你,所为何事?”来人正是沈兴,他这一道声音之中不蕴含任何情感,仿佛今日在擂台殿中生的事,只是过眼云烟一般。

    “这老家伙,不会是来杀人灭口的吧?”那叫做沈谷的丹帝执事心中突地一跳,想到某一种可能,一颗心已是沉到了谷底。

    在沈谷看来,一向心胸狭隘的沈兴阴谋败露,为了以后不必要的麻烦,说不定就会连自己这个沈弓的父亲也一起击杀,永绝后患。

    不过下一刻,沈谷耳中便听到沈兴微微叹息一声,走进房来,盯着沈弓的尸身看了良久,这才回头说道:“沈谷,你不会真的以为是我杀了你儿子沈弓吧?”

    闻言沈谷心头狠狠一跳,下意识地出声问道:“莫非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沈兴见得沈谷入得瓮来,早就想好了一番说辞的他,当即点了点头,说道:“沈谷,你有所不知,那个才回家族两日的小子沈非,和沈月沈秋两位小姐的关系绝对非同小可,而族长大人因为当初的那一件事,一直是对沈月小姐心存愧疚的,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见得沈谷茫然摇头,沈兴微微皱了皱眉,却不得不耐心解释道:“以族长大人对沈月小姐的愧疚,既然是后者想要维护之人,那他会不会在那灵木回光晶上做什么手脚呢?”

    “做什么手脚?”沈谷心伤儿子身死之余,似乎是隐隐间抓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但又想不太明白,只能是再次盯着沈兴,盼望这曾经的沈家五长老能够再说得清楚一些。

    “我这么对你说吧,由于沈非和秋月两位小姐的关系,今日之事,也算是我倒霉,背了这天大的黑锅,但这我也认了,可是你这杀子之仇,可不能算在我的身上,沈非那小子,才是你真正的杀子仇人!”沈兴眼眸深处精光闪过,终于是说出了他此行的来意。

    得沈兴这几句话提醒,沈谷脑中灵光一闪,喃喃道:“杀死弓儿的,真是那个沈非?不是你沈兴长老?”

    沈非古怪一笑,说道:“沈谷,你想想看,我和你儿子无怨无仇,干嘛要杀他?而且以我的修为,要杀沈弓也不会用这种方法吧,而沈弓今日跟着我孙儿去找沈非的麻烦,那小子怀恨在心愤起杀人,这不是最佳的杀人动机吗?”

    “可是族长……”

    “你还真是死脑筋,敢情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白说了?族长大人是因为沈月小姐的面了,才故意颠倒……那个黑白,让我背了这个黑锅,我是怕你蒙在鼓里,这才深夜前来点拨于你,你可不要不知好歹!”沈兴在极致怨毒之下,连沈家族长也敢污蔑了,实是被沈非白天的所作所为弄得失去了理智。

    “原来是这样,我真正的杀子仇人,是沈非,是沈非!”沈谷原本就处于失子的痛苦之中,头脑不太清醒,沈兴这一番话有理有据,他下意识地便选择了相信。

    又或许是因为如果沈弓确实是死在沈兴手中,那沈谷想要报杀子之仇必然无望,可要是杀子仇人变成沈非,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作为一重丹帝强者,沈谷在沈兴的面前不值一提,可是对上那个一重神丹境的沈非,他绝对可以呈碾压之势。

    “是啊,沈谷,沈非才是你的杀子大仇人,而且他现在身受重伤,年轻一辈天才的住院一向没有丹帝以上的强者把守,你可得抓住这个报仇的好机会!”沈兴的话音好像有着某种魔力一般,指引着沈谷朝着那万劫不复的深渊滑落而去。

    “报仇!我要为弓儿报仇!”沈谷喃喃出声,显然已经是陷入了某种特殊的状态之中,已然失去了一名丹帝强者该有的理智。

    “沈谷,经过今日擂台殿之事,恐怕没有人会想到当晚就有人敢再去找沈非的麻烦吧?你的机会,只在今夜,错过了这个机会,以秋月双珠对那小子的看重,你再想报仇,可就难于登天了。”沈兴趁热打铁,而当他看到沈谷眼中一抹仇恨之光毫不掩饰地爆而出时,便是知道自己这一次的阴谋已经得逞了。

    “沈非,是沈非杀了弓儿,我要杀了沈非替弓儿报仇!”一道怒喝声从沈谷口中传出,旋即他再也没有理会一脸得意冷笑的沈兴,从房间之中一掠而出,几个起落间,已是消失在了暗夜之中。

    …………

    沈秋在白天将沈非送回院落后,便自行离去了,因为她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自己和沈非的关系,哪怕在擂台殿之中,这种关系很可能已经暴露了一些。

    但那也只是让沈柏他们认为沈非乃是沈秋带回沈家的,这才不会置之不理,至于沈月的突然出现,应该也是因为沈秋的关系,毕竟姐妹连心,自然得互帮互助了。

    这一晚沈洛却是依旧没有回自己的住院,而是选择守在了沈非的房间之外,今日之事给他的震撼也是无与伦比的,这甚至是比在接天镇上的那一场惊天之战还要精彩几分。

    “唉,这小子,还真是个惹事精啊!”

    抬眼看了看那紧闭着的房间之门,沈洛苦笑一声,他可以预见,或许再过得一段时间,这个喜欢惹事的小子,恐怕就要远远过自己,让得自己再也追赶不上了。

    在通天上路第一次见到沈非的时候,沈非还只有九重仙丹境的丹气修为,那个时候的沈洛,有着一抹隐隐的优越感,毕竟他乃是货真价实的沈家天才,实力也比沈非强了不少。

    可是沈洛万万没有想到,他面对沈非的优越感,竟然有且仅有那么一次,自那以后,无论是通天台的擂台混战,还是接天镇的古怪天劫,都在昭示着他和这个丹气修为比他还低的青年越来越远。

    直到今日这擂台殿生的事,沈洛可以清楚地肯定,如果是自己遭遇到那样的情况,恐怕根本就等不到沈秋和沈月到来,便会死在沈兴的一击之下了。

    偏偏沈非在丹圣强者的攻击之下还诡异地活了下来,甚至是因此事引出了沈家族长,更因此事将一名高级丹圣强者的沈家长老给拉下马来,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沈洛心中思朝涌动,而房间之内的沈非却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他此时只想尽快将自己那极其严重的伤势给养好,以便应对随时可能会出现的麻烦。

    沈非知道,今日之事虽然引出了自己的母亲沈月,更是引出了沈家族长,但这种事情,却是因为那要找自己麻烦的乃是一名丹圣强者。

    如果只是沈非和沈光的年轻一辈擂台生死战,就算是双方有一方身死,沈空他们也未必会有多在意。

    所以沈非知道,今日自己所出的风头实在是太大了,这固然可以让一些沈家天才对自己心生畏忌,可是另外一些年轻天才却更有可能生出嫉妒之心。

    你说你一个初来乍到的一重神丹境小子,不好好低调地修炼,却在第二天便出了如此之大的风头,这让那些一向在天玄界都是横着走的沈家天才们作何感想?

    沈非相信在不久之后,可能还会有一些预料不到的麻烦找上自己,而对于这种年轻一辈的冲突,也许再也不会有沈家的高级丹圣长老来干预,到时候可就得靠自己了。

    以沈非此时一重破神境的丹气修为,在不激活天魔气的情况下,对付低级神丹境的沈家天才,或许还能凭一些手段战而胜之。

    但就算是沈非激活了天魔气,那沈家还有着高级神丹境的级天才呢,那样的天才,他就没有丝毫把握了。

    天残魔诀的越级战斗力也是有一个极限的,或许以现在沈非的修为,七重神丹境就是他的极限,哪怕他激活两大天魔气,也不一定能够战而胜之。

    此时的沈非,只想将伤势养好,然后再看一下能不能有所突破,在这偌大的沈家总部之中,他感到了莫大的压力,是那些级天才给他的压力。

    甚至是今日第一次在现实之中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也不能多说几句话,这就是实力带来的遗憾。

    沈非相信,如果自己真的将天残魔诀修炼至大成,达到了和当初轩辕绝一样的无敌层次,相信这个大6之上,就再也没有能够阻止自己和母亲相认,也再也没有能够阻止自己和血陌在一起。

    呼……呼……

    寂静的夜晚之中,只有一丝丝无形的能量在房间之内游荡,在沈非天残魔诀功法的运转之下,化为一缕缕精纯的丹气,存储于他的丹田之中。

    “沈非,小心,我感应到一股一重丹帝强者的气息正在向这边急靠近,恐怕来者不善!”然而就在沈非潜心恢复伤势之时,鬼老略有些急促的声音突然从其灵魂深处响起,让得他的一双眼睛,倏然暴睁!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