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砰!


咔嚓!


一道攻击交鸣的声音首先传出,而后一旁隔得不远的沈洛,便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一道骨折之声,当下心中便是泛起一抹绝望。


因为沈洛知道,无论沈非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一拳轰断一重丹帝强者沈谷的青木手臂,这道骨折之声,更大可能是沈非发出的。


再下一刻,当沈洛看到沈非那一只右手腕骨呈一个诡异的弧度弯曲之时,心中再无怀疑,这一次丹武技的正面较量,那个家伙终究是没有能创造出奇迹。


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沈非真的在四重破神境的层次,就用天罡残魔拳和一重丹帝强者轰得不相上下,那也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


天残魔诀虽强,也是有一个极限的,至少此时的一重帝丹强者沈谷,就远远超出了这个极限,沈非这天罡残魔拳仅仅是让他断了一只右腕,已经算是极为了不起的战绩了。


沈谷这一记木刺丹武技的攻击力,远远不止于此,当沈非右腕断折,一丝剧痛袭入他混沌灵智的脑海深处时,一抹异样的波动,却是从其体内升腾而起。


说时迟那时快,沈洛得势不饶人,尤其是他感应到沈非居然并没有在这一记丹武技交击中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手腕断折之时,那丝杀心根本就不可抑制。


沈谷修炼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一名四重神丹境的修炼者,竟然有胆量和一名一重丹帝强者硬轰,而且还只是受了一些轻伤的情况。


沈非的这种潜力,已经让沈谷感到了一抹恐惧,他相信只要让沈非成长起来,莫说自己这个一重丹帝强者将要远远不是其对手,就算是那些沈家的丹圣强者,估计也会在某一天被其超越。


作为一名丹帝强者,沈谷自然也有着自己的狠辣一面,他知道有了杀子之仇,再加上这深夜袭杀,自己和沈非之间已再无可以调和的余地。


现在趁着沈非还很弱小的时候将之击杀,那是最明智的选择,而要是让得那些沈家护卫赶来,恐怕不仅是杀不了沈非,就连他自己都将受到极其严重的惩罚。


毕竟今日擂台殿的那一件大事,是由沈家族长亲自决断的,他沈谷就算要报仇,也应该去找沈兴,而不是来找差点被冤枉的沈非。


可就算是再借沈谷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找高级丹圣强者沈兴的麻烦啊,所以他只能是强行让自己脑海中的仇人变成沈非。


而且沈兴相信,如果自己真的杀了沈非,到时候就算是族长怪罪下来,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死人过多为难自己,毕竟一名丹帝强者,就算在五大家族之中,也可算得是中坚修炼者了。


正是存着这样的想法,沈谷在不知道沈非那些背景的情况下,趁着这个灰袍小子身受重伤的机会,前来暗杀沈非了。


而正是因为如此,沈谷的下场恐怕会极为凄惨,但是现在,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只想到将这个潜力无限的小子给轰杀在此,以报那杀子之仇。


沈谷速度极快,仅仅只是一瞬间,便追上了被他刚才那一击轰飞的沈非,而此时的沈非体内一片紊乱,不仅是右腕之处剧痛难当,而且连那五脏六腑都仿佛要翻转过来一般。


一重丹帝强者的一击何时等强横,沈非固然是用天罡残魔拳挡住了其大半力量,可是透过天魔神甲进入沈非体内的那一丝冲击,依旧让得他此时面对沈谷的追击,根本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


所以沈非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抹青色木刺离着自己的胸口越来越近,现在的他,只能是寄希望于那总算没有消散的天魔神甲了。


只是神智陷入混沌的沈非,并不知道重伤之下的天魔神甲,根本就扛不了一重丹帝强者沈谷的一击,这一下要是被刺中了,那他绝对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不过沈非虽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可是某些东西却是有着极强的认知,那就是他体内那不受他自主控制的混沌阴阳体。


似乎是感应到了沈非的天魔神甲和**力量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了沈谷的一刺,天魔神甲终于是再一次自主激活了。


仅仅只是一瞬间,沈非的整个躯体,便是化为了一黑一白,就连那血红色的双眸,也在此刻变为了右黑左白两色,显得极其的诡异。


只是正处于怨毒之中的沈谷,根本没有意识到沈非已经有了如此之大的变化,他的那只右臂木刺,准确地刺中了沈非的胸口。


“嗯?”


可让得沈谷大吃一惊的是,他满拟这一刺将沈非的胸口刺个前胸后心透明窟窿,却是根本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


只听得一道诡异的声音传出,沈谷明显感应到自己的木刺手臂并没有刺空,可就是不能一刺而进,将眼前这小子的心脏给轰爆。


原来沈非混沌阴阳体在这一瞬间爆发而出,配合着天魔神甲的防御力,总算是挡住了沈谷这强力的一刺,让得他再次逃过了一劫。


可是一重丹帝强者的全力一击力量何等之大,沈非虽然靠着天魔神甲和混沌阴阳体躲过了这一记必杀之刺,可是体内的天魔血气和天魔魂气,几乎也在这一刺之下消耗一空,差一点就让他直接脱离了这四重破神境的状态。


沈非自家人知自家事,就算他神智处于一片混沌,可是体内的虚弱,还是让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可能再受沈谷一击了。


哪怕只是沈谷这个一重丹帝强者轻轻的一击,沈非也绝对是天魔气消散甚至是直接身死的下场,而到了那个时候,他还会有脱身逃命的机会吗?


沈谷毕竟乃是一重丹帝强者,他经过短暂的震惊之后,似乎也感应到沈非已是强弩之末,只要自己再来一击,这小子绝对再无回天之力。


沈非表现得越是惊世骇俗,沈谷心中的杀意就越强,既然已经打到了这种程度,那他根本就不可能再有放过沈非的打算。


而且沈谷从来都没有想过,只是来对付一个一重神丹境的蝼蚁小子,竟然会被其拖上这么久的时间,或许这下一击已经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他相信那些守在这年轻天才院落之外的沈家护卫,不可能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听到丝毫声息。


沈非被沈谷这一刺给顶得倒飞出数丈,而这个沈家的一重丹帝执事却仿佛附骨之蛆一般,如影随形地跟着又追击到了沈非的身前。


“小子,怪只怪你自己太过嚣张狂妄了,到了地下,可要记得今日之事!”一抹得意的笑容从沈谷脸上浮现而出,而下一刻,他的一只右臂木刺,已经狠狠朝着沈非胸口插落。


如此近距离地感应,沈谷更是相信沈非再无反抗这力,那极度紊乱的丹气波动,还是那嘴角溢出的殷红鲜血,都在昭示着眼前这个不同寻常的小子,已然重伤无力。


对于自己这一刺,沈谷比刚才那一击还要有信心,而且以沈非此时这个状态,就算再有什么手段,也不可能挡得了这强力一刺。


呼……


然而如此胸有成竹的一刺,竟然再次让沈谷失望了,因为他那一只青色木刺的右臂,确实是从沈非的前胸穿进,再从后心穿出,可是这个明显没有反抗之力的小子,身上却没有半点鲜血流出。


“难道……”


似乎是意识到了一些什么,沈谷右臂搅动,直接将这个穿在自己手臂之上的“沈非”给搅得支离破碎。


看到这一幕,沈谷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这一次全力一刺,终究还是只刺中了沈非的一抹残影,那么这小子的真身又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沈谷虽然郁闷,可却并没有半点担心,因为沈非明显已是强弩之末,就算是有那空间位移之法,也施展不了两次,这一次不中,下一次必中。


可是曾经见识过沈非空间位移之法的沈谷,在侧头感应了一番,居然没有感应到沈非的气息之时,那脸色不由变得极度阴沉。


据沈谷对沈非的了解,那诡异的空间位移之法能够移出的距离,最多不过四五十丈,可是现在他感应到在自己身周百丈之内,竟然都没有沈非的气息,这又怎能不让他暗暗心惊?


只有一旁的沈洛,此时眼中精光大放,而他的目光,也早已转到了数里之外的那一朵黑红色火焰之上。


在这寂静的暗夜之中,那朵似乎一直悬浮在远处的黑红色火焰犹如指路明灯一般,曾经不止一次见识过沈非魔血火遁的沈洛,这一刻无疑极度狂喜。


沈洛在这里脸露惊喜,天空之上的沈谷,也终于注意到了那数里之外的黑红色火焰,而同一时间,这朵黑红色火焰无风自动,几个闪烁之下,竟然化为一袭黑红色的人形火焰。


当那一个沈谷极度熟悉的身影从黑红色火焰之中闪现而出的时候,他的一张脸,不由变得青黑一片,因为那个全身包裹着黑红色火焰的年轻人,身着灰白布袍,脸色苍白口角溢血,却不是沈非是谁?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