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35章 古怪的固执
    “这位应该就是沈家的五长老吧?在擂台生死战中出声干扰,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呢?”

    沈非略显低沉的声音传出,让得整个沈家擂台殿肃然一静,所有人都知道沈非此时针对的人乃是沈兴,可是一个初来乍到的一重神丹境小子,又哪来如此之大的胆量?

    要知道沈兴可是沈家五长老,堂堂的高级丹圣强者,在家族之中一向都是一言九鼎的人物,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在场这些年轻天才想要见其一面都是不可得。

    像沈兴这样的沈家实权人物,没有人会去轻易得罪,因为只要你以后还要呆在沈家,就保不齐要和其打交道,如果被一名高级丹圣强者给惦记上了,那可是后患无穷。

    不过一些心思细腻之辈,在仔细咀嚼了沈非所说的这番话之后,却又觉得他所说不无道理。

    抛开沈兴这个沈家五长老丹圣强者的身份不说,在别人生死擂台战的时候出声干扰,甚至可能因此而改变台上战斗的结局,那确实是太不应该了。

    沈非突如其来的质问声,让得北方高台上的沈兴不由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凭着自己的身份,这刚刚才回到沈氏族群的小子根本就不敢有所质疑,却没有到沈非竟然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呵斥了出来,当场就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见得四周全都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沈兴老脸颇有一些尴尬,不过一贯的颐指气使,还是让他倚老卖老地冷声喝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沈兴的沉声之中,有着一抹阴郁,如果是经常呆在沈家族群之中的年轻天才听到这句话,或许就不敢再说了,因为这个五长老明显已经有些愤怒了。

    但沈非是谁,他可从来都是宁折不弯的,何况这里乃是沈家族群,在场又诸多沈家天才观战,他又怎么可能因沈兴这略带威胁的一言而退缩?

    “我知道你就是沈家五长老,可是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难道只要坐上了沈家长老的位置,就可以不管他人死活,就可以在别人擂台生死战的时候肆意开口,决定一场战斗的结果了吗?”沈非侃侃而谈,让得不少厚道的沈家天才都是暗暗点头。

    规则就是规则,它不能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而改变,特别是像沈家这样的天玄界五大家族之一,如果谁都在别人擂台生死战的时候横插一脚,那还需要这生死战干嘛?大家直接比谁的背景更大更深厚不就行了?

    沈非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又扯上了“肆意开口”四字,沈兴真的是想直接空间位移到主擂台之上,将这狂妄的小子一巴掌扇个满脸开花。

    可是当此情形之下,沈兴又怎么敢这样做?刚才出声还可以说是下意识的行为,但如果他真的跳上擂台对沈非出手,就算他能轻松一巴掌将沈非给扇死,那他这沈家五长老的位置也算是当到头了。

    沈兴万万没有想到这才回到家族的小子言辞如此犀利,胆气也如此之大,见到自己这个沈家五长老的高级丹圣强者不仅没有丝毫惧意,还敢将自己逼到死角不能反驳,这小子,明显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感受着四周异样的目光,沈兴却不得不在沈非这有理有据的话语之下低头了,如果他再不认错,以自己的身份将此事强压下来的话,沈家的高级丹圣强者,可不只有他沈兴一个。

    勉力将心中的怒气强压而下,沈兴忽然转过了一副笑脸,开口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本长老刚才的开口是有些不妥,不过那只是我下意识的举动,我保证,接下来的战斗,我绝不会再有丝毫干扰!”

    作为沈家的五长老,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不过一些心思敏锐之辈,却都是知道沈兴这话语的高明之处。

    自承是无心之下的下意识举动,可是这下意识举动既然已经做出,那便不可收回,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沈非那一杆黑色长枪极为不凡,若是刚才真的将沈光给砸中,或许这场擂台生死战此时已经有结果了。

    可是因为沈兴的喝破,沈光在最后关头躲过了噬魔枪的一砸,作为重量诡异惊人的噬魔枪,这样的枪砸可一不可再,当沈光有了防备之后,下一次再想有这样的效果,可就绝对不可能了。

    可以说沈兴只是上嘴唇碰下嘴唇,就将此事归结为无心之失,但对这场战斗的走向,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他沈兴而是一个普通的沈家天才喝破,那说不得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

    不过在场这些沈家天才心中却有着一种异样的感觉,那可是高级圣丹境的沈家五长老啊,等闲除了排名在其上的那几位长老或是族长之外,他可是谁都不放在眼里的,今日竟然在这里被沈非拿话压住不得不服软,沈非这小子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想到这里,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胆气的问题,试想常人在沈兴刚才那么一瞪眼一喝声之下,谁还敢多说半句话?偏偏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子像是初生之犊不怕虎一般,敢于顶撞高级丹圣强者,这胆子可不是一般地大。

    只是在一些人的心中,暗道沈非胆大之余,却又不由冷笑这小子太过愚蠢,此时沈兴是被规则所限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此事过后呢?你可是还要在沈家呆的,到时候作为沈家五长老的沈兴随便给你一只小鞋穿,就会吃不了兜着走了。

    擂台之上的沈非,自然是没有台下众人想的那么多,他只是想拿话将沈兴给镇住,让其不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再出什么妖蛾子。

    沈兴毕竟是沈家五长老,就算沈非心下再有不甘,也不可能太过得理不饶人,再说以他现在的一重破神境修为,恐怕都不够那沈兴一巴掌扇的。

    所以沈非只能是先咽下这口气,只要这老家伙不再开口相帮沈光,那这一场擂台之战的结果便不会再出什么意外。

    当然,沈非也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这个沈家五长老,但为了解决掉眼前沈光这个麻烦,为了在一众沈家年轻天才之中树立威信,他却是不可能退缩的。

    沈非再也没有看北方高台上一脸阴沉坐回椅中的沈兴,而是将将转了过来,盯着丈许距离之外那个化身木灵的沈光,嘴角边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哼,小子,我已经知道你那把黑色长枪是上古神器了,再想出其不意伤到我,没那么容易!”看到沈非那诡异的笑容,沈光忿忿地在心中暗骂了一声。

    说实话,刚才在躲避噬魔枪砸的时候,还真是将沈光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要不是自己祖父那么一道喝声,自己真被这漆黑长枪砸中的话,说不定连木灵之身都要被砸得消散了。

    但是现在,在知道了这是一把上古神器长枪,而且重量极为惊人之后,沈非这小子再想要用这长枪来伤到自己,那无异于天方夜谭。

    化身木灵之身的沈光,对于自己的速度那是极有自信,他相信沈非脱手飞枪的速度就算是再快,也不可能快过自己躲避的速度。

    正是这一份自信,当沈光看到沈非再次举起手中黑色长枪的时候,心头不由冷笑一声,心想这小子的手段难道已经尽出了吗,明知道这不可能伤到自己,还要强行施展飞枪攻击。

    沈光料得也没错,沈非此时心中有着一丝异样的想法,因为他并不想太早暴露自己天魔气的底细,而在一重破神境的修为之下,想要将三重神丹境的沈家天才沈光击败,只能是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这种特殊手段,又以天罡残魔拳和噬魔枪为最,而经过刚才沈光那喝声之后,沈非却是舍弃了天罡残魔拳,或许继续用噬魔枪飞枪的攻击,会收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没有人知道沈非此时心中所想,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那个身着灰衣布袍的小子,下一刻竟然又是一记飞枪砸出,那速度,竟然比刚才第一次还要慢上几分。

    对于沈非此举,众人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们明知道沈光已经有了防备,连第一次都没有得手的情况下,这第二次的飞枪攻击,怎么可能砸得中沈光?

    众人心中所想也没有错,沈光对这把黑色长枪确实心有余悸,见得黑色光影袭来,他木灵之身直接是再次一闪,离着噬枪还有数尺的距离,就将噬魔枪给远远避了开去。

    这一幕无疑显得有些古怪,在众人看来,沈非似乎并不是一个蠢货啊,为什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呢?这样的速度想砸中身化木灵的沈光,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可是台上的沈非却是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似的,见得他伸手一招,那把因为沈光躲避而远远飞出的黑色长枪,便是再一次被他召回了手中。

    在所有人略含讥讽的目光之中,沈非已是再次手臂一缩,固执地第三次抛出了手中黑色长枪,而这一次,作为他的对手,沈家天才沈光的脸上,也终于是露出一丝不耐之色。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