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六 一臂之威
    携着无匹气势而来的许良,心中充满了信心,提升到六重丹气劲后,再施展出来的丹洪霸拳,连他自己都感觉到有些心惊。

    看到已经离自己不过数尺之远的沈非还是一无动静,许良心中竟然起了一刹那“这家伙是不是被吓傻了”的念头,但此时此景,就算是沈非真的是被吓傻了,自己的这一双拳头,也绝不会有丝毫停留。

    而就在许良脸现冷笑,双拳义无反顾地轰向沈非胸口时,这个一直毫无动静的独臂少年终于还是动了。

    只见沈非右臂倏地一抬,而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狠狠朝前一抡,所有看台上的长宁宗弟子似乎都觉得眼前花了一下,擂台上沈非仅有的一条右臂,已是挡住了许良那霸气绝伦的丹洪霸拳。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许良的一双拳头就这样静静地被沈非的独臂架住,再也不能寸进丝毫。这一幕似乎只有一瞬,又似乎一眼万年,总之,这一瞬间的拳臂相交,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深深地留在了这些长宁宗弟子的脑海。

    “竟然……竟然防住了!”

    相对于那些还沉浸在那一瞬的长宁宗弟子,擂台下方的蓝冰和袁安,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尤其是袁安,许良六重丹气劲激发的丹洪霸拳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他知之甚深,但就是这样霸气的双拳,居然也被沈非防住了。

    而就在袁安心中这个念头刚刚转过的时候,擂台上便再次风云突变。

    “滚!”

    沈非口中一道暴喝传出,旋即丹田之中的丹气一齐暴涌。而下一刻,与之对战的许良顿时脸色大变,因为他感觉到沈非的右臂之中,突然涌出一股磅礴得无可匹敌的巨力,还不待他有所反应,这股巨力便是犹如潮水洪涛般狂涌而来,瞬间倾泻在他双拳之上,既而蔓延至全身。

    咔嚓!

    砰!

    一道骨头碎裂的咔嚓声后,所有人便见得许良那被沈非架住的双拳,以一个极度诡异的弧度弯折了下去。然后整个身影便是倒飞而出,直接是在擂台之上滑出了十数丈,要不是这是中心大擂台,恐怕这一下许良就要直接飞出擂台了。

    “噗嗤!”

    倒飞跌落在地的许良来不及感受双拳的剧痛,只觉胸中一闷,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便是不可抑止地狂喷出来,沈非这一臂的力量,终于是爆发了极其强烈的后劲。

    整个擂台殿中,万籁俱寂!

    从许良施展丹洪霸拳攻击沈非,到他倒飞吐血,这中间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但这短暂的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可不少。

    所有观战的长宁宗弟子,都以为成功提升到六重丹气劲的许良,再次施展凡阶中级的丹武技丹洪霸拳,沈非的下场似乎只能是败退一途。

    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六重丹气劲许良所施展的丹洪霸拳,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那一瞬间沈非所展露出来的风采,让这些长宁宗弟子目眩神迷,试问身为一名丹气修炼者,谁不想在这样万众瞩目之下大出风头?

    “沈非横扫的那一臂,应该也是一种丹武技吧?”

    所有长宁宗弟子心中,在震惊的同时,也升腾而起这样一个念头。刚才沈非挥臂的动作他们看得清清楚楚,那一瞬间其右臂上涌起的淡白色丹气也是他们亲眼所见,能够一击而败施展了丹洪霸拳的六重丹气劲许良,单凭**力量就能办到,那是绝对没有人肯相信的。

    不过沈非施展的这开山臂乃是长宁宗最为强横的一门炎技,平日这些年轻弟子,所修炼的丹武技大多都只是凡阶低级,只有像蓝冰袁安许良这样有点天赋之人,才能接触到凡阶中级的丹武技。

    至于开山臂这样的镇宗之宝,要不是沈非那独具一格的天残魔诀,恐怕这些还没有突破到小丹境阶别的长宁宗弟子,也只能是望洋兴叹。

    所以说在场的长宁宗弟子,包括蓝冰和袁安,都并不清楚刚才沈非所施展的丹武技,乃是长宁宗的镇宗绝学开山臂,只是这个结果,已经让得他们震惊莫名了。

    至于袁安旁边的吴全,早在许良受伤倒飞吐血之时,便是面若死灰,面前桌上的那些金币袋子,仿佛变成了一只只的魔爪,正在向自己的脑袋抓来。

    而擂台殿二楼密室中的几人,也是被震惊得不轻,除了蓝清风和李木对这个结果稍有预料之外,其他三人都是目瞪口呆,尤其是大长老袁成,似乎对沈非能够获胜感到极其的不可思议。

    “沈非施展的,是……开山臂吧?”

    二长老带着震惊的表情,有些疑惑地开口道。他们这些长老的眼光,可不是下面那些长宁宗弟子可比,而且身为长老,对长宁宗镇宗之技开山臂的了解,那无疑是深入骨髓的。

    刚刚沈非虽然有意隐藏开山臂的底细,但长宁宗几大长老的眼光何等毒辣?已从一些蛛丝马迹推断出了沈非这一丹武技的端倪。

    结合着之前沈非他们那一组获得猎妖大比第一的情况,二长老的这个推测越来越是接近真相,直到他们看到蓝清风脸上的古怪笑容时,这个推测,便成了结果,看来沈非取得开山臂,宗主早就知道了啊。

    对于下方沈非制造出来的这一幕,蓝清风无疑是相当满意的。他早就很是高看沈非了,想不到今天这个独臂少年给自己的惊喜,竟然会这么大,连达到六重丹气劲的许良也被其轻松击败,这可真是始料未及啊。

    虽然说沈非取胜主要还是靠了强横的丹武技开山臂,但就算有着这种凡阶高级的丹武技,也不是人人都能在三重丹气劲击败六重丹气劲的,丹气劲每一级的差距虽然不大,但那却足足有着三重啊。

    而且沈非和许良之间,还有着低级丹气劲到中级丹气劲的分水岭,这样的差距还能战而胜之,以后谁还敢说沈非是丹气修炼废材?

    蓝清风呵呵笑了两声之后,目光在一旁的大长老袁成身上扫过,却见得这个大长老死死盯着擂台之上的沈非,似乎若有所思。

    “你输了!”

    擂台之上,沈非一拳轰飞许良之后,面无表情地朗声说了一句。而这一句喝声,却是将擂台殿中鸦雀无声的气氛瞬间点燃,倒抽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直到此时,这些长宁宗弟子才相信许良是真的落败了,败得无可争议。

    砰!

    擂台另一边的许良似乎是想要挣扎着起身,却不料其双手的手腕腕骨已经被沈非那一臂扫断,这一撑之下,顿时便是一阵剧痛,许良猝不及防,当下一头栽倒在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见得许良这个样子,沈非没有半丝怜悯之心,对于敢放嗜血鼠要置自己死命的敌人,要不是没有得到嗜血鼠毒的解药,恐怕刚才那一下,许良就不是受伤吐血那么简单了。

    施施然走近许良身前三尺,沈非再次开口道:“现在,可以将嗜血鼠毒的解药交出来了吧?”

    淡淡的话语,回荡在这擂台殿之内,对于沈非和许良这一场擂台战的起因,现在的长宁宗弟子已是尽人皆知。而在沈非取得胜利之后再来说这话,这些长宁宗弟子的态度就有些转变了。

    许良有着一只嗜血鼠,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诸如石新白奇等人都是知道的,其他人再稍一打听,便都是隐隐明白了其中的猫腻。

    只不过之前在许良这个长宁宗老牌弟子和初来乍到的沈非之间,这些长宁宗弟子都选择相信了许良,现在情势急转直下,沈非的实力,在击败了许良之后,恐怕也只有蓝冰和袁安才有可能压制得住了。

    而听得沈非之言,许良终于是用力站起身来,脸上似乎有着一抹茫然,开口道:“我早就说过了,我并没有什么嗜血鼠毒的解药,你为什么非要盯着我不放?”

    闻言沈非顿时大怒,都到这个时候了,这家伙还要死不承认吗?对于这种人,沈非没有半点和其讲道理的**,只有将之打得“舒服”了,谈判或许便要容易得多。

    见得沈非二话不说,竟然又是蹂身而上,许良眼眸深处顿时掠过一抹惊惶,他全然没有想到沈非如此的杀伐果断,而从这个独臂少年的眼中,许良分明看到了一抹浓郁的真实杀意,这个家伙,是真正的起了杀心啊。

    砰!

    而就在沈非的拳头离着许良不过三寸之时,突然斜刺里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掌,将他的拳头轻轻地挡住,而后沈非便觉一股大力袭来,身形拿捏不住,蹬蹬蹬连退数步,才终于站隐。

    “同门擂台交战,沈非师弟下手未免太过狠辣了吧?”

    一掌逼退沈非,淡然之中蕴含着些许怒火的声音随即传来。站定身子的沈非目光微凝,缓缓抬头,果然见得对面已是多了一人,身形熟悉,正是从第一天来到长宁宗便处处针对自己的袁安。

    对于袁安的底细,现在的沈非已是知之甚深,看来烈云宫虽然已经将自己下放到了长宁宗,但还是有着赶尽杀绝的念头啊。

    在这一瞬间,烈云宫中被唐宁等人欺辱,上官玉的背叛,一齐涌上沈非心头,一股戾气,也是无可抑止地爆发了出来。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