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二十八 中计
    长宁宗虽然占地颇广,但以沈非的记忆,这一个月来基本已经摸得纯熟,而那长宁宗年轻弟子之中佼佼者许良的住处,心中也有着明确的印象。┅     呼呼!     黑压压的乌云仿佛都要压到房顶了,而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沈非展开身形,犹如一缕黑烟般在长宁宗内飞窜,竟然没有一人觉。     转眼间已经来到了许良住处的院外,身为中级丹气劲的天才人物,许良的院子就要比沈非二虎他们那个小院大气得多了。     沈非没有半分迟疑,直接是没走正门,身形展开,从侧面的墙上一跃而进,落地的时候悄无声息,以他此时对全身肌肉的控制能力,估计比一些中级丹气劲的修炼者还要完美。     院内一片寂静,在这黑漆漆的夜里,显得有些诡异,而沈非却对这样的情形没有多想,许良白天被自己击成重伤,此时多半是在房间之内静养。当下蹑手蹑脚地朝着正中卧房行去,在那那个房间之内,有着一点微光。     嘎吱!     右手伸出推开房门,沈非闪身进了房内,抬目看去,只见面色异常苍白的许良正侧身躺在床上,当下不敢迟疑,一个箭步便跨到床前,而这期间,许良却并没有任何察觉。     见此情形,沈非脑海之中微微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但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跨到床前的时候,瞬间伸出右手搭上了许良的手腕,第一时间便是控制住了后者的经脉,这一下,就算许良想叫也是叫不出来的了。     “嗯?”     可是沈非一搭上许良的手腕,却是立刻现了不对,因为他从许良的腕脉之中,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脉像,这种情况,只有死人才会出现。     心下暗惊,目光扫向许良脸部,却不料这一扫却是大吃一惊,刚刚还毫无动静的许良,嘴角竟然是缓缓溢出一丝鲜血,结合着腕上的脉象全无,沈非脑中电光石火闪过一个念头。     “竟然死了?!”     沈非心中疑惑,白天他那一记开山臂虽然威力强横,但也绝对没有想要许良性命的意思,他还想着从其手中拿到嗜血鼠的解药呢,怎么可能就此杀掉许良?     可谁知擂台之战仅仅过去数个时辰,这一个晚上都还没有过去,许良竟然就这样死在了床上,这事情之中的诡异,沈非突然觉得自己隐隐抓到了什么,当下不及细想,右手放开许良手腕,而后身形一动,便要朝着房门之外掠出。     砰!     而就当沈非身子刚刚跨出房门之时,便觉得一股大力突然袭来。当下不及细想,伸出右臂在胸前一挡,却不料这一击力量好大,沈非顿时拿桩不住,蹬蹬蹬朝后连退三步,待得回过神来,许良这个房门之中已是灯火通明,随之出现的,还有几道熟悉的人影。     “许良师弟!”     刚刚进门的袁安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冷笑,而后看到口溢鲜血面色苍白的许良,顿时好像大吃一惊,一个箭步冲过,而后自然是现许良已经身死,当下面色阴沉地转过头来,厉声喝道:“沈非,你好狠的心!”     到了此刻,沈非哪还不明白自己被人算计了?刚才心中的那一抹异样终于是有了结果,看着随袁安身后进来的大长老袁成,沈非立时知道这袁安是有备而来,可是现在的情况,可真是有些棘手啊。     大长老袁成的眼眸深处掠过一抹阴谋得逞的精光,冷冷地看着沈非,沉声道:“沈非,许良白天已经被你打成重伤,为何你还要下此重手?”     袁成的这句话,基本便将许良身死这件事定了性,而跟着袁氏爷孙进来的长宁宗弟子,看着沈非的目光都有些不善,想来心中也是已经相信了袁成的这一番说辞。     如果沈非是在白天的擂台决战之时误杀了许良,或许他们还不会这么义愤填膺,但现在趁着许良重伤之际,偷偷前来将其击杀,那就显得有些不耻了,这种对重伤同门还能如此心狠手辣之人,实在让人心寒。     事已至此,沈非也知道这事难以辩解,当下只能是沉声说道:“我没杀许良,我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闻言袁安立时大怒道:“你还要狡辩,肯定是你想来逼迫许良师弟嗜血鼠毒的事情,许良师弟拿不出来,你便恼羞成怒地杀了他,是不是?”     要说袁安也确实有些小聪明,这番话倒是说中了沈非的真实意图,但是后面半句就完全是瞎话了,但结合着沈非和许良擂台决战的前因后果,这些长宁宗弟子更是深信不疑了。     见得沈非阴沉着脸,袁安心中一阵快意,但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愤怒欲狂的神色,厉声道:“早就给你说过了,我们并没有那所谓嗜血鼠毒的解药,你怎么就是不信呢?现在还杀了许良师弟,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让我们动手?”     话说到这里,基本已经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了,何况沈非知道这一对爷孙有备而来,而且今晚的事情,根本就是他们给自己下的套,可是这种不白之冤,沈非又怎么可能束手就擒?     趁着袁安这刚刚说完脸现得意的空当,沈非立时身形晃动,已是朝着一处窗户掠去,见状袁安大喝一声:“好小子,竟然还敢逃!”而后丹气暴涌,六重丹气劲顶峰的实力显现,这一下也算是动如脱兔。     不过沈非早在之前便想好了退路,又岂会被袁安追上拦截?只听得“砰”的一声大响,沈非整个身子已是破窗而出。     然而还不待沈非翻身而起之时,却感觉到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朝着自己压来,当下不及细想,身子趁势朝前一滚,终于是在千钧一之际避开了这记偷袭。     “咦?”     出攻击之人似乎对沈非能避开感到相当的不可思议,一道惊噫声出之后,沈非已是站起身来,抬目看去,登时认出那出手之人,正是长宁宗的大长老袁成。     袁成一击不中,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沈非再怎么蹦哒,也不过只是个三重丹气劲修为的少年而已,在他这个九重小丹境的强者面前,差距实在太大了。     “小子,别再负隅顽抗了,在本长老手下,你是逃不掉的。”     袁成脸带冷笑地说完这话后,身后许良房间内的长宁宗弟子都已涌出,而刚才差点被沈非逃掉,袁安的脸上一片阴沉,厉声喝道:“杀害同门乃是大罪,沈非,你就等着接受门规的制裁吧。”     沈非平息了一下涌动的丹气,淡声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说了,我没有杀许良!”     见得沈非死不承认,袁安脸色愈加阴沉,喝道:“众目睽睽之下,你竟然还要狡辩,大长老,先将他断去四肢,然后再请宗门刑罚吧。”     而在袁成眼中精光闪烁的时候,沈非却是陡然大喝一声:“且慢!”而后见得众人被他这一道喝声惊得安静了一瞬,便接着说道:“你们说我杀人,有谁亲眼见得?”     此话一出,众长宁宗弟子面面相觑,要说亲眼得见,那还真没人看到,他们闯进许良房间的时候,沈非确实是一下也没有碰过许良。     而袁安此时又哪来管沈非的狡辩,当下冷笑道:“下午我将许良师弟扶回房间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好巧不巧,刚好你出现在他房间的时候,许良师弟便死了?”     沈非接口道:“也说不定是你杀了许良师弟,想要嫁祸于我呢?“     闻言袁安心头一跳,因为沈非这句话正是道出了真相,而他的这一迟疑,被沈非尽收眼底,当下心中不由更加笃定了。     不过大长老袁成却不像袁安这么沉不住气,接口道:“胡说八道,长宁宗谁不知道安儿和许良关系颇好,本长老问你,你半夜闯入许良房间,却是为何?”     袁成这句话是真正问到了点子上,沈非原本打的主意,便是硬逼许良拿出嗜血鼠毒的解药,却不料被袁氏爷孙俩先行看穿,在此设下毒计等着他,只不过这个真相解释不解释已经不重要了,至少,沈非是有杀人动机的。     “沈非,你杀害同门,我决定……”就在沈非一愣神的功夫,袁成已是朗声开口。不过在他刚刚要决定沈非的处罚之时,其身旁却是风声轻响,旋即数道人影便是突然出现在这许良的院内。     “嗯?什么人……啊,是宗主!”袁成的反应还是颇快的,刚刚喝出半句,便认出来人正是长宁宗宗主蓝清风和另外三大长老,想来是此处所闹的动静太大,却是将蓝清风等人也惊动了。     “见过宗主!”     见得蓝清风突然现身,袁安等一众弟子不敢怠慢,连忙齐声躬身行礼,而这个长宁宗主的目光却是在不远处的沈非身上扫了一眼,淡淡地道:“怎么回事?”     袁成目光之中闪着微光,接口道:“沈非夜闯许良房间,残忍地将许良杀害了。”     听提袁成如此笃定之言,三大长老都是眉头一跳,而后目光齐齐转向了沈非,不过立时便听得后者开口道:“我没杀人,我进去的时候,许良已经死了。”     沈非所言,让得蓝清风眉毛微微一掀,轻声开口道:“沈非杀死许良,有谁亲眼所见?”     这和刚刚沈非如出一辙的话语,从蓝清风口中说出来,所蕴含的分量却是大有不同,刚才袁成可以不理会沈非的辩解,但当蓝清风也这样提出来之后,倒还真是不易回答。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