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四 驱逐
p>    烈云宫中一座大殿之内,五人围桌而坐,坐在最上的,是一个脸有浓髯的男子,此人正是烈云宫宫主,上官玉的父亲上官烈,这武云帝国三大势力之一的烈云宫,正是由其一手创建。

    烈云宫大长老和二长老,分坐于上官烈的左右手,至于再其下的,便是沈非的老师,烈云宫三长老韩池了,在他的对面,则是四长老。

    不过此时韩池的脸色,却是有些阴沉,因为今天宫主和四大长老齐聚于此,商量的正是曾经烈云宫年轻一辈第一天才沈非的去留。

    “韩长老,你有什么想法?”

    上官烈的声音有些钪锵之音,口气之中说不上是喜是怒,但就这一句话,让得韩池脸色愈加阴沉,听得他沉声道:“你们不都已经决定了吗?还问我的意见干嘛?”

    闻言大长老便是接口笑道:“现在有两个方案?一是让他去落月拍卖场历练,第二则是去小城池的烈云宫附属宗门。”

    听得这话,二长老随口附和道:“对于一个不能修炼之人,我烈云宫做到如此地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四长老也接口道:“是啊,我听说有一次归阴宗有个不能修炼的废人,直接是被赶出了宗门。”

    三大长老你一言我一语,让得韩池想要插口都来不及,而且这种形势的会议,就算他有什么意见,估计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两个方案之中,落月拍卖场,倒还在武月帝国的帝都月城之中,而烈云宫附属势力,便是遍布整个武月帝国各大城池了。这两个选择,都预示着沈非必须离开烈云宫宗门总部,但对于沈非的情况,韩池也是知之甚深,这样不能修炼而外遣的弟子,以前也并非没有。

    见得韩池沉默不语,宫主上官烈也有些猜到前者的心思,当下拍板道:“就去宁城吧,长宁宗那边,大长老你安排一下。”

    上官烈已经开口,几大长老再无异议,韩池也知道沈非的离开已成定局,当下跟在一脸笑容的三大长老身后,闷闷地出了议事大殿。

    …………

    从后山回来的沈非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生了改变,而在他刚刚进入房间之时,房门却是被人一把推开。

    “啊!大长老!”

    待得看清来人面目的时候,沈非不由得惊呼一声。大长老的身份,在整个烈云宫仅次于宫主上官烈,一年前的沈非倒是三天两头跟其打交道,但自从他跌落天才神坛之后,这一年时间,只不过远远地看到过大长老几眼,像今天这样直接登门的事情,自然是一次也没有过。

    大长老目光在房间之内扫过,苍老的脸皮也不禁掠过一抹尴尬之色,不过旋即感应到沈非那微弱的丹气修为后,尴尬立马化为了鄙夷,淡声道:“沈非,你收拾一下,明天一早跟随宗门的商队前往宁城。”

    “嗯?去宁城?怎么回事?”

    沈非的脸上有着一抹疑惑,而见得他这副样子,大长老脸上的鄙夷之色更加浓郁了,心想到了今天这步田地,难道你还妄想一直呆在烈云宫内不成?

    听得大长老沉声道:“经长老会议及宫主的意见,你被派往寒云宫附属的长宁宗,明天早上便即启程。”

    大长老这毫不委婉的口气,顿时让沈非明白过来,这是要赶人啊。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沈非虽然明知道以自己现在的丹气修为,必然不能在烈云宫内再呆多久,但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多谢大长老告知!”

    不过这样的打击比起之前上官玉的羞辱来,倒是没让沈非露出什么失态的举动,这平静的神色,让得大长老不禁有些愕然,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便即转身出门,这种狭窄而又阴暗的地方,身为大长老的他,连一刻也不想多呆。

    呆呆地望着大长老离开的背影,良久之后,沈非才自嘲地一笑,喃喃道:“这一天还真是精彩啊,也罢,烈云宫,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

    连东方玉都已经抛弃了自己,沈非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能再失去的了,轻轻抚了抚垂挂的手臂吊坠之后,当下盘膝坐于床上,进入了天残魔诀的修炼状态。

    这一晚再无异事生,当第二天天光乍起之时,沈非缓缓睁开了眼睛,感觉到又有些精进的修为,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似乎昨天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

    “终于是要离开了啊!”

    简单地包了几件衣服,沈非推门而出,将要离开这呆了十三年的烈云宫,就算是已经没有任何留恋,还是让他觉得有些惆怅。

    “小非!”

    就在沈非思绪如潮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地传来,让得他猛地抬起头,果然见得韩池正一脸复杂地站在自己面前,当下恭敬地叫道:“老师!”

    沈非无父无母,据韩池所说,在他一岁的时候,就被这个烈云宫三长老捡了回来。一晃十三年过去了,沈非也从寒云宫第一天才沦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可以说他年纪虽然不大,也算是尝尽了人情冷暖。

    看着这张清秀的面庞,韩池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沈非这个名字,是韩池取的,因为在沈非的右后肩上,刺着一个古老的沈字,于是就有了沈这个姓,至于非这个名,只是韩池一时兴起,倒没什么来历。

    “老师,谢谢你能来送我!”

    见得韩池愣愣地说不出话来,沈非倒是远比前者要洒脱,至于能够重新修炼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韩池,实在是天残魔诀这东西太过诡异,来历诡异,修炼方法也诡异,如果就这样说出来的话,恐怕韩池要以为沈非是被打击得精神错乱了。

    接下来,两人一言不地朝着寒云宫的出口走去,不料今天的寒云宫大门口,却是整整齐齐站着数十人,连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都悉数在列,看那站位,似乎在迎接什么重要人物。

    “老师,今天有什么人要来吗?”

    虽然马上就要离开烈云宫了,沈非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而看到其他三位长老都在,沈非当然是知道韩池本来也应该在那边的,只是为了送自己这个弟子,才没有前去。

    一路上韩池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沈非,这时听得后者见问,终于是说道:“今天是唐宁的开经之日!”

    韩池这话出口,沈非顿时恍然大悟,目光朝着大门那边扫了扫,说道:“这么说,大长老他们是在等皇室的聂老先生了?”

    韩池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当初给你开过经的皇室中级魂医师聂老先生。”韩池的口气有些复杂,当初的这种待遇,是眼前这个弟子曾经享受过的,想不到转眼之间,沈非已经面临要离开烈云宫的地步了。

    韩池的一句话,也让沈非陷入了沉思。

    魂医师,是大6之上一个特殊的职业,他们的丹气修为并未见得比一般的修炼者要迅,但那“开经通脉”的特殊手段,让得每一个魂医师都会受到常人无法想像的礼遇。

    而成为魂医师的要条件,便是必须得拥有变异的灵魂,只有变异过的灵魂,才有可能成为一名真正的魂医师,就是这个苛刻的条件,让得魂医师这个职业,异常的罕见。

    所谓开经通脉,其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开经,一个人一生之中只能有一次,就是魂医师利用针刺之法配合灵魂之力,将人身上各大奇经打开,让得丹气的吸收和运转更加流畅,从而使被开经之人的修炼度大增,可以说,开经就是让一个修炼者的天赋得到长足提升的过程。

    而通脉呢,则更加考验魂医师的水平了,一个丹气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全身脉络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堵塞,而每过一段时间,都需要自行调整或者求助魂医师的帮助,在通脉的时候,或许还有着直接提高丹气修为的意外惊喜,而这些,都要看魂医师的手段了。

    沈非口中的聂老先生,是武月帝国皇室御用的魂医师,而且还不是刚刚成为魂医师的低级魂医师。这位聂老先生聂昌,乃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中级魂医师,能请到他来为唐宁开经,想必烈云宫也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当初身为烈云宫第一天才的沈非,无疑也是由这位聂老先生开的经,只是现在,开经的主角,已经变为了唐宁,曾经的第一天才,却是要在这个时间从烈云宫离开。

    沈非的思绪刚刚从回忆之中拉回,便见得烈云宫大门处突然变得人声鼎沸起来。沈非心下一动,抬眼望去,果然见得一个有些熟悉的红脸老者被大长老等人如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看来这个红脸老者,就是皇室御用的中级魂医师聂昌了。

    大长老众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站着的韩池和沈非,不过就算是他们注意到了,一个即将离开烈云宫的废材沈非,又怎么可能比得上中级魂医师的聂昌?因此一众人浩浩荡荡地将聂昌簇拥而去,烈云宫大门边上,便只剩下韩池和沈非二人。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