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一 撒手!
    “沈非?!”

    看到这个背负长枪的独臂少年,蓝冰和秦曼的眼中也满是惊讶。

    这段时间沈非闹出的动静可不小,从与许良的擂台决战,到后来的灵妖洞之变,都和沈非有着直接的关系。

    刚刚出手夺走养颜参的正是沈非,因为落天的关系,他对归阴宗那是相当的厌恶,而作为归阴宗下属势力的地阴宗,当然也是连带没有丝毫好感了。

    宁城的归阴宗和落云谷,与长宁宗的情况颇有不同,长宁宗虽然是依附于烈云宫生存,但却是一个**的宗门。而地阴宗和落云谷呢,却是直属于月城的归阴宗与落月宗。

    落月宗就不说了,这个宗门是以商发家,势力遍布武月帝国各大城池,而地阴宗呢,则是如同归阴宗的一个分部一般,替归阴宗打理着各大城池的事务。

    沈非对这些情况早已清楚,而且之前鲁山在妖宁山的所作所为,就注定他与这些归阴宗的家伙,没有半丝成为朋友的可能。

    既然注定是敌人,沈非又怎么会客气呢?加之蓝冰之前还为其说过好话,对于这个长宁宗宗主之女,他还是有一些好感的,这时帮上一把,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沈非的这一次急速出手,却是将在场的这些围观之人惊了一下,那一瞬间表现出来的速度,可是有些非同小可啊,连达到七重丹气劲的薛章也是在没有防备之下,被其夺走了手中的养颜参。

    “呵呵,长宁宗的大师姐,怎么能毫无作为的一走了之?这要说出去,还以为我长宁宗怕了他们地阴宗呢。”沈非目光带着些许笑意地对蓝冰说了一句。

    沈非这放,让蓝冰不由得脸色微红,说道:“跟这种人没什么好纠缠的,一株养颜参而已,他想要就让给他呗。”

    而听得两人的对话,那被夺去了养颜参的薛章脸色却是越来越阴沉,正当他要爆发出来的时候,一旁的鲁山突然上前几步,在其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哦?沈非?”

    听得鲁山的介绍,薛章不由得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了背负长枪的独臂少年。

    之前鲁山等人的行动,薛章无疑很是清楚,那正是他亲自下达给鲁山的任务。不过他却万万没有料到,归阴宗传信所说一个不能修炼的残废,竟然将地阴宗的九名弟子杀得只剩一个鲁山。

    在将鲁山骂了个狗血淋头的时候,薛章也是对沈非异常愤恨,本来只不过是要完成落天交待下来的任务,现在事关归阴宗自身,就更加不能放过沈非了。

    不过薛章却没想到此时沈非居然会自动现身,虽然之前这个独臂少年夺走他手中养颜参时显现出来的速度有些诡异,但感应清楚了沈非修为之后,薛章不由放下心来,一个四重丹气劲修为的沈非,还不能对七重丹气劲的自己产生什么威胁。

    “啧啧,沈非,你的胆子真是不小啊,杀了我地阴宗那么多人,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我都有点佩服你了。”薛章口气之中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不过达到七重丹气劲修为的他,也确实有在这些长宁宗弟子面前嚣张的资本。

    对于薛章之言,沈非却是一笑,旋即将手中养颜参朝着秦曼一抛,见得后者手忙脚乱地接下,不由得笑道:“被我的手摸过的东西,你应该不会嫌弃吧?”

    “当然,你又不是那家伙的臭手。”

    接住养颜参的秦曼眉开眼笑,刚才说出那话,只是讥讽薛章而已,这种天材地宝,哪有被人摸过就不要的道理,此时见得沈非又在暗讽那讨厌的家伙,秦曼只觉得这个独臂少年越看越是顺眼。

    “小子,你找死!”

    被沈非无视,薛章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但那与沈非有过交手的鲁山早已是忍耐不住,口中一道低喝之后,其脚掌一顿,朝着沈非就猛扑了过来。

    妖灵山一战,鲁山无疑很是憋屈,但当时的情形,他没有半点办法,尤其是在火牛妖群之中,要不是他当机立断而逃,恐怕也已经被沈非联合火牛妖给收拾了。

    这时仇人见面份外眼红,没有火牛妖帮助的沈非,也并没有被五重丹气劲的鲁山放在眼里,而身为薛章器重的左膀右臂,鲁山的实力也半点不容小觑。

    “沈非,小心!”见得鲁山说话之间便即动手,秦曼口中已是发出一道惊呼。

    相比之下,反而是蓝冰比较平静,她之前看过沈非与许良的擂台之战,那个时候的沈非,可才只有三重凡体境的修为呢,现在突破到四重凡体境之后,对付这个五重丹气劲的鲁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说时迟那时快,在秦曼惊呼声落下时,鲁山已是离沈非不过半尺,而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在鲁山袭来的时候,沈非的眼眸深处,却是掠过一抹戏谑。

    砰!

    右臂挥出,受丹气催发的右臂瞬间膨胀,而后与鲁山袭来的一拳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下一刻,所有人便见到一个壮硕的人影倒飞出数丈,将那处围观之人撞了个人仰马翻,这才跌落在地。

    “咝~”

    当众人看到那个倒飞而出之人的面目时,不由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一招之间被轰击落败的家伙,竟然不是沈非,而是五重丹气劲的鲁山,看他那萎靡的样子,恐怕短时间都是恢复不了了。

    相对于围观众人来说,蓝冰和秦曼更是张大了口,一个多月前的擂台之战,那许良还能和沈非战斗个数十回合,可她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才一个多月过去,五重丹气劲的鲁山竟然连沈非的一招也接不下。

    “这个家伙……”

    蓝冰将心中的震惊狠狠压下,这才深深明白蓝清风要她和沈非打好关系,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这种战斗力,长宁宗内恐怕除了自己和袁安,都没有沈非一招之敌了。

    一臂扫飞鲁山的沈非却没有丝毫松懈,因为他感觉到在自己扫飞鲁山的同时,那薛章也已经动了,当下身形顺势朝着右侧一让,便是避开了薛章的这一记偷袭。

    一击不中,薛章却并没有半丝偷袭的羞愧,直接是连招接上,继续朝着沈非攻击,不过数招过后,沈非右臂传来的大力却是让得薛章暗暗心惊。

    而见得四重丹气劲的沈非竟然可以和薛章战得不相上下,这一下就连对沈非极其高看的石新等人也有些合不拢嘴了。

    那可是七重丹气劲啊!

    在丹气劲这一阶别之中,六重到七重可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那是中级和高级之分,而以四重丹气劲力扛七重丹气劲,这明显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像。

    不过场中的沈非却是心中明白,现在的自己,对上七重丹气劲还有点勉强,要不是凭着天残魔诀对**力量的淬炼,中上强横的右臂,恐怕早在数招之间便落败了。

    嚓!

    眼看再斗数合,便得被薛章强横的丹气压制,沈非终于是伸右臂拔出了背后的噬魔枪,而这一次,也是他取得噬魔枪以来第一次用之与人类修炼者对敌。

    嗤!

    噬魔枪刺出时发出的劲风之声,让得薛章脸色微变,而后身形闪过,沈非的这一刺便是落了空。而薛章这一躲也是有着后着的,趁着沈非长枪刺出不及收回之际,其右手已是轻轻抚上了噬魔枪的枪杆。

    “撒手!”

    薛章右手紧握长枪枪杆,口中发出一道响彻整个拍卖场二楼大厅的声音,而听到他这道声音,一众长宁宗弟子包括蓝冰在内,脸上都是露出一抹戏谑的神色,好戏,即将来临。

    “撒手就撒手!”

    场中的沈非也没有让得蓝冰他们失望,在长宁宗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沈非似笑非笑地回了一句,然后便在那些不明内情的围观之人惊愕的目光中,竟然真的松手放开了手中的漆黑色长枪。

    薛章似乎对自己这用力一夺甚有信心,而看到沈非依言放开长枪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带着傲意的微笑,不过旋即他的脸色就变了。

    在沈非脱手松开噬魔枪的瞬间,本来还一脸笑容的薛章便是感觉夺到手的长枪突然变得无穷之重,而且这一股巨力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到他根本来不及松手放开噬魔枪,便被这漆黑色的长枪带着一齐仆倒在地。

    铛!

    震耳欲聋的巨响回荡在这落月拍卖场的二楼,那看似毫不起眼的黑色长枪竟然是直接将这拍卖场二层砸出了一个长形大坑,碎石飞溅之际,好几人都被飞溅的碎石射得脸手生疼。

    整个落月拍卖场二层大厅中,突然之间变得鸦雀无声,连本来在远处没有来围观这里变故的那些人,也被这道大响惊得连忙闭口。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这薛章和沈非的战斗,竟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如此诡异的一幕实在太过匪夷所思,除了长宁宗众人早有预料之外,所有人都是愣愣地盯着地上那大坑之中的黑色长枪,以及,还紧握长枪满手鲜血的薛章。

    此时的薛章,倒已经不是之前那仆倒在地的模样,但立身坐起的他,右手却还是与噬魔枪连在一起。以噬魔枪的重量,连九重小丹境的袁成都不能有所作为,只有七重丹气劲的薛章又怎么可能撼动得了分毫?

    薛章的右手被噬魔枪和地板夹住,几根指骨早已被压断,流出的鲜血将地面染红,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

    不过噬魔枪的重量,却是让得薛章剧痛之际,半分动弹不得,一时之间,这座拍卖场二楼大厅之内,竟然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之中。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