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二 调戏的代价
    “怎么回事?”

    而就在所有人都在这诡异气氛中没有说话的时候,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却是突然传了过来。旋即人群中自动分开一条通道,沈非目光微凛,一名鬓边略有些发白的中年男子便是越众而来。

    “董管事!”

    “董管事!”

    “……”

    从周围之人恭敬的神色和称呼上,沈非似乎有些明白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了,能在这落月拍卖场二楼受到如此待遇,想必也是这个落月拍卖场的一尊实权人物啊。

    不过沈非目中疑惑刚刚涌出的时候,却闻到身旁一股香风袭近,耳中听得蓝冰的声音响起道:“此人是宁城落月拍卖场的实权管事董昌,不仅修为了得,而且还是一名魂医师。”

    “魂医师?”

    听到这个介绍,沈非不由吃了一惊,他当然是清楚一名魂医师代表着什么,哪怕只是一名低级魂医师,也不是一般的丹气修炼者可比的,这种职业的尊贵,已经深入到大陆之上每一个人的心底深处。

    大步而来的董昌先是在蓝冰身上扫了一眼,旋即便是发现了诡异坐在地上的薛章,而当董昌目光投向那陷入地面的黑色长枪时,瞳孔瞬间紧缩。

    “这把黑色长枪……”

    薛章被压的右手和地上的大坑,让董昌立时知道了噬魔枪的不凡,而且这个薛章,他也是知之甚深,平日仗着地阴宗二师兄的身份,到处拈花惹草,看来今天终于是踢到铁板上了。

    鉴于对薛章性格的了解,董昌沉吟片刻便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原委,当下收拾起心中的震惊,转头对着蓝冰说道:“原来是蓝冰小姐啊,蓝宗主近来可好?”

    对于蓝冰,身为魂医师的董昌并没有什么重视,所以一句话之间,便是带到了蓝清风的身上,蓝冰也是知道这个董昌来头不小,当下恭声回道:“多谢董管事挂念,家父安好。”

    董昌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侧头瞥了一眼地上的薛章,笑道:“蓝冰小姐,虽然这薛章平日行止有些不端,不过这里毕竟是落月拍卖场,能不能看在董某的面子上,此事就此揭过?”

    闻言蓝冰不由脸现尴尬,此事虽然确实是因他而起,但现在将薛章压在枪下的可是沈非。当下不仅是蓝冰,所有人都是齐齐将目光投向了那带着微笑的独臂少年,这个一出手便给人震惊的家伙,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薛章吗?

    而看到众人的目光和脸色,董昌却是心下一惊,以他魂医师的身份,本来这里是不需要他亲自出面的,只是长宁宗和地阴宗在宁城的势力都不小,便亲自过来看了看。

    董昌这一看便是深觉不虚此行,那把黑色长枪,以他的见识,竟然都没有看出丝毫端倪,而此时见得所有人目光都是盯着那独臂少年,本来并没有将沈非放在眼里的董昌终于是将目光投向了这边。

    “蓝冰小姐,这位是?”

    董昌的疑惑开口,沈非却是不等蓝冰介绍,便是接口道:“长宁宗弟子沈非,见过董管事。”

    “沈非?”

    听得沈非的自我介绍,董昌先是疑惑地重复了一句,而后却是突然觉得这名字竟然有些耳熟,最后目光在沈非空荡荡的右侧衣袖上扫过,顿时惊呼道:“沈非!你是烈云宫的那个沈非?”

    当年沈非还是烈云宫第一天才的时候,其风头甚至是盖过皇室和另外两大宗门的年轻一辈,如雷贯耳的名字,董昌当然是有所听闻。

    主要是沈非的事迹已经成为了帝都月城乃至整个武月帝国的笑谈,当一名绝世天才从神坛跌落的时候,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总比叹气惋惜的人要多得多。

    而沈非那断臂的样子结合着他的名字,让得见多识广的董昌立刻便是反应过来,这一道惊呼出声,顿时又是让四周起了一阵议论之声,想来这些围观众人之中,也是有着很多人听过沈非的经历。

    不过这种议论,沈非之前一年来不知经历过多少,早就已经不萦于怀,当下笑着说道:“想不到董管事也听过我的名字?真是荣幸之至!”

    沈非的侃侃而谈,让得董昌愈加不敢小觑这传闻中的废人了,这种面不改色的神态,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废人的表现,而且刚才众人的眼神也告诉董昌,地上薛章的狼狈状态,正是眼前这个独臂少年弄出来的。

    对于烈云宫将沈非下放到宁城长宁宗,董昌也有着一些耳闻,只是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沈非乃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就基本没有怎么关注了。

    此时与沈非正面接触之后,董昌心中却是升起一抹异样的感觉,这个独臂沈非,可是与传闻很有些不符啊。

    但当此大庭广众之下,董昌却无暇细问,当下笑道:“不知沈非小兄弟能不能看在董某的面子上,先收了那东西?”

    这已经是董昌第二次说出这话了,之前是对着蓝冰说的,这一次,却是对着沈非,不过后者微微一笑,说道:“这个地阴宗的家伙,竟敢调戏我长宁宗的大师姐,这事如何了结,还得问问蓝冰师姐。”

    沈非这话出口,蓝冰不由有些脸红,尤其是听到“调戏”二字,连旁边的秦曼都有些愕然。

    那薛章是想调戏蓝冰来着,不过还没开始,便被沈非夺去了养颜参,而后的战斗之中,薛章却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不过,这感觉还真是不错啊。

    这是蓝冰心中的真正想法,今天要不是沈非突然出手,恐怕还真得被那家伙调戏了,而见得董昌又将目光看了过来,蓝冰便是轻声说道:“沈非,既然董管事都出面了,今天这事就算了吧。”

    听得蓝冰此言,沈非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在这落月拍卖场,也确实不能拿那薛章如何,给其一个小小的教训,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当下沈非走上几步,施施然弯下身形,在薛章如欲噬人的目光中,将那噬魔枪轻轻从坑中取出,看到那黑色长枪犹如无物一般被沈非提将上来,众人又是好一阵惊叹。

    而右手指骨被压断的薛章在沈非提出噬魔枪的时候,不免再次感到一番剧痛,那盯着沈非的眼神,充满了怨毒。但他此时身受重伤,董昌又在眼前,这个亏肯定是吃定了,当下站起身来,冷哼一声,旋即一言不发带着鲁山和另外一名地阴宗弟子迅速离开了。

    “沈非师弟,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厉害。”

    看着薛章三人灰溜溜而去的背影,秦曼顿时出声赞了沈非一句,而后者将手中长枪反手插回背上,笑着谦道:“想必我不出手,蓝冰师姐也一定有办法应付的。”

    蓝冰脸上掠过一抹红润,轻声道:“这次多谢你了。”

    一旁的秦曼却是敏锐地捕捉到了蓝冰一闪而过的红晕,当下奇道:“蓝冰师姐,你怎么脸红了?”

    闻言蓝冰本来已经恢复正常的脸色竟然又是一红,偷眼在沈非身上瞥过,心中陡然一跳,一丝异样的感觉从心底蔓延而起,再也挥之不去。

    “咦……”

    见得秦曼又要说话,沈非连忙打断道:“秦曼师姐,石新他们也在那边,你去打个招呼吧。”

    这一下总算是转移了秦曼的注意力,沈非松了口气,目送着前者的背影,转头对着董昌说道:“董管事,今天的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

    董昌此时已经对这个独臂少年起了极大的兴趣,听得沈非见问,说道:“还有差不多一个时辰,这样罢,这个你拿着,到时候可以占个好位置。”

    董昌说完,伸手在腰间的容袋之上一抹,旋即一块绿色令牌便是凭空出现在其手中,沈非目光隐晦地在董昌腰间袋子上扫过,有着这容袋,确实是方便不少。

    随手接过董昌手中的绿色令牌,见得令牌之上写着一个三字,却是不明所以,董昌也不解释,再次交谈几句之后,便即离去。

    不过在离开之时,董昌目光却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沈非背上的黑色长枪,这把诡异的武器,给了董昌相当之大的惊叹。

    “啧啧,绿字三号贵宾令,我来了落月拍卖场这么多次,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正在沈非拿着手中的绿色令牌出神的时候,蓝冰的声音却是在一旁响起,回过神来的沈非不由笑道:“蓝冰师姐也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吗?”

    蓝冰笑道:“你的实力恐怕已经不在我之下了吧?就不要叫什么师姐了,直接叫我蓝冰吧。”

    见过了沈非今天的表现,蓝冰也不敢再以师姐自居,何况一个多月以后就是长宁宗排位战,到时候谁是大师兄谁是大师姐还说不定呢。

    而且在蓝冰心中,也不想沈非用这有些生分的称呼,不过对于这些,沈非是半点没有察觉,当下便是改口说道:“好吧,蓝冰,你们也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吗?”

    听得沈非的改口,蓝冰不由喜形于色,说道:“是啊,不过现在嘛,可得跟着你沾沾光。”

    见蓝冰的目光投向自己手上的那块绿色令牌,沈非不由恍然,看来今天董昌可是送给自己一个大人情啊,这所谓的绿字三号贵宾令,想必不是什么寻常之物。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