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三 都来了
    落月拍卖场的二楼拍卖厅在整个二楼的最里面,自刚才的一场闹剧结束之后,围观众人也是渐渐散去,不过那个长宁宗背负黑色长枪的独臂少年,还是给很多人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印象。

    对于这些,沈非并没有去多想,在蓝冰的带路下,一群人径直来到了二楼拍卖厅的入口,在将手中绿字三号贵宾令交给一名侍女之后,便被带着前往了厅内的一个房间。

    看着房间门上一个绿色的“三”字,沈非便是知道这就是那所谓的绿字三号贵宾室了。

    绿字三号贵宾室甚大,进入房间之后,沈非便听到耳中传来一阵喧哗之声,而这贵宾室也并非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只是在拍卖大厅稍高一点的地方隔出了几个**的小房间,让得这些贵宾们不至去和下面大厅之中的人挤罢了。

    房间虽然不大,但容纳沈非他们七人还是绰绰有余的,站在贵宾室内,整个拍卖厅中的情形一览无余。而看到这绿字三号贵宾厅上的人出现,下方拍卖大厅中也有不少人将目光投了上来。

    之前沈非在拍卖场二楼大厅之中闹出的动静颇大,所以当这些人看到那身着灰白布袍的独臂少年时,顿时都是恍然,而以长宁宗在宁城的地位,当然也有着拥有一间绿字贵宾厅的资格。

    不过这种资格,一般并非是向蓝冰他们这些小一辈开放的,这种绿字贵宾室,也只有三大宗门的长老或者宗主级别前来才会发放,不过这情况蓝冰知道,下面这些人却不知道,所以也没有引起什么骚动。

    “嘿嘿,这地方不错。”

    进入贵宾室后,石新三人一脸的兴奋,他们平时连参加拍卖会都甚少,哪有机会享受这贵宾室的待遇啊,三人感慨之中,深感今天拉着沈非过来,可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一旁的蓝冰也满是笑意,说道:“这种贵宾室,我也只有跟父亲来的时候才进过一次,这次倒真是沾了沈非的光了。”

    沈非愕然道:“难道这贵宾室不是有钱就能进来的吗?”

    蓝冰瞥了沈非一眼,说道:“这落月拍卖场可不是一般的拍卖场,没有身份地位,就算你有再多的钱,也不可能得到太大的重视,不信的话,等下你就知道了。”

    而就在蓝冰话音落下的时候,处于沈非他们这个三号贵宾室左首斜对面的房间,却是突然进来了数人。沈非等人听到动静,不由得抬头看去,只不过这一看,却都是齐齐一愣。

    原来斜对面贵宾室出现的几人之中,正有着之前沈非在二楼大厅之中教训过的薛章鲁山三人,在这三人的旁边,多了一名面目阴狠的老者。

    这种距离,薛章和鲁山也很快发现了这边的沈非一行,顿时,三张脸不由得瞬间阴沉了下来。

    沈非朝着薛章的右手看去,只见其手上已经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纱布,想来是之前被噬魔枪压得伤势不轻。

    薛章的眼中有着无穷的怨毒,但很快便被他隐忍了下来,将嘴唇凑到那阴狠老者耳边说了几句,旋即沈非便觉一缕精光投射过来,转眼看去,正对上地阴宗那阴狠老者饱含杀意的目光。

    见状沈非眉头微微一皱,而一旁的蓝冰好像是知道他的疑惑一般,说道:“那老头是地阴宗的大长老薛常,是那个薛章的亲叔叔,以后见到可得小心了。”

    沈非缓缓地点了点头,他感觉得到这个地阴宗大长老薛常,应该也是一尊不压于长宁宗大长老袁成的强者,对于这样实力的强者,现在的沈非可还没有能力去硬抗。

    不过现在沈非也没有过多担心,他相信在这落月拍卖场之内,地阴宗还不敢对自己出手,毕竟像之前大厅之中的那一幕,不过是年轻人之中的闹剧,如果连各大宗门的实权人物都是出手的话,那事态可就严重多了。

    “咦?想不到他们也来了。”

    而就在沈非与薛常对视的时候,耳中却听到秦曼轻噫了一声,当下立时转过头来,顺着秦曼的目光看去,却又见得两个很是熟悉之人。

    在沈非他们这个贵宾室的右手方向,一老一少两个身影倏然出现。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长宁宗老是找沈非麻烦的大长老袁成和其孙子袁安。

    对于这二人,沈非没有半点的好感,甚至可以说相当厌恶,所以说在看到这二人的时候,当下便是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不过斜对面的袁成爷孙俩也是第一时间便发现了沈非他们这一行,而当他们意识到后者所在房间的位置之后,脸上都是掠过一抹阴沉。

    落月拍卖场二层拍卖厅,共有四个贵宾室,虽然四个贵宾室设置都是一样的,但也有一二三四之分。

    沈非他们的三号贵宾室,正对面是一号贵宾室,左侧斜对面也就是地阴宗几人所在,乃是二号贵宾室,而袁成爷孙两人所在的,则是四号贵宾室。

    宁城一共四大势力,城主府超然物外,而落云谷乃是落月宗所属,是这落月拍卖场的主人,剩下的地阴宗和长宁宗一向不分伯仲,所以一有拍卖会,除了一号贵宾室是给城主府的人所留之外,二号和三号贵宾室,地阴宗和长宁宗一向是先到先占。

    所以今天长宁宗大长老袁成在被安排到四号贵宾室的时候,还愣了一下,难道除了地阴宗之外,宁城还来了其他的大人物吗?可谁知此时进来一看,看到的竟然是那个在长宁宗异常碍眼的沈非,袁成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

    在长宁宗内,除了宗主蓝清风之外,大长老的地位已经算是最高了,可就是这场拍卖会一个小小的贵宾室分配,让得袁成胸中憋了一口闷气,沈非这小子何德何能,竟能爬到自己的头上去?

    不过此时的沈非却是不知自己又是招来了袁成的几分仇恨,这个贵宾室的令牌是拍卖场管事董昌给他的,这其中的弯弯道道他又哪能立时明白过来?

    倒是一旁的蓝冰看到袁成爷孙俩阴沉的脸色后,倒是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不过由于袁成身份的特殊,蓝冰见得后者郁闷倒是个喜闻乐见的事情。

    “看,城主府的人也来了。”

    沈非刚刚收回目光,耳中又听得秦曼惊呼了一声,当下心中一动,抬眼朝着三号贵宾室的正对面看去,却不料这一看,又是看到一个熟人。

    进入到一号贵宾室的共有两人,一个是面目熟悉的中年人,沈非第一眼便是认出,那正是之前李木从城主府请来给二虎治伤的低级魂医师莫伦。而另外一人年纪甚轻,身形修长,一脸淡然的神色,倒是让沈非对其生出了几分好感。

    魂医师的灵魂感知无疑是很敏锐的,沈非的目光刚刚投射过去,莫伦便有所反应地转过头来,而沈非见状,当下隔空朝着莫伦招了招手,而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姑且不说这莫伦乃是城主府之人,就冲着魂医师这个尊贵身份,沈非就半分不敢怠慢,何况莫伦还替二虎治过毒伤,沈非对其的印象也是不坏。

    以莫伦的身份,未必会将沈非这个四重丹气劲的少年放在过眼里,只是后者那独臂的形象太好记了,替二虎治伤也并没有过去多久,所以莫伦在看到沈非的举动后,还是第一时间想起了这个独臂少年的身份,当下也是微笑回应。

    不过莫伦在收回目光的一瞬间,却是看到了沈非身旁的二虎,当下脸色剧变,身子微微一抖,连他身旁那个英俊青年也是发现了莫伦的异常,当下奇道:“莫先生,你怎么了?”

    莫伦定了定神,再次扫了一眼二虎那清澈的目光,耳中听得那青年开口,便是说道:“元白,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过那个灵妖毒变异的事情吗?”

    那青年脸色微微一凛,点头道:“是长宁宗那个被嗜血鼠咬伤之人吧?”

    莫伦眼中犹自带着一抹震惊,说道:“站在那独臂少年身旁的圆脸少年,便是那鼠毒变异之人。”

    “什么?”

    听到这话,那叫元白的青年脸色也变了,身为城主府的少主,他可是深知莫伦这句话所蕴含的信息。

    灵妖之毒变异,亿中无一,而古籍上记载过的几例,无一不是毒性发作发狂而死,现在对面的这个鼠毒变异之人,却是好端端地站着,这就有些不符合常理了。

    而且二虎鼠毒变异之后,莫伦也曾经再去过一次长宁宗,以他的手段,也只能是束手无策,所以李木才只能用铁链将二虎束缚起来。

    可谁知这才过去不到一个月,那个被莫伦下了没救之言的鼠毒变异者,就这样像个正常人似地出现在这里,这种诡异的情况,身为魂医师的莫伦自然是大吃一惊。

    不过对于莫伦两人的吃惊,沈非也并没有在意,反倒是左右两个贵宾室的人,在看到沈非居然和莫伦认识的时候,都是脸上微微变色。

    袁成爷孙俩还好一点,毕竟他们也是知道莫伦曾经到过长宁宗为二虎治伤。而那边的地阴宗众人,就摸不清沈非和莫伦的关系了,城主府在宁城的地位,一向很是超然,这种超然,就像帝都皇室超然于三大宗门之外一样。

    一时之间,四个贵宾室之中都陷入了安静,只有下面拍卖大厅传来的阵阵喧闹之声,让得场中的气氛不致于那么诡异,而在一道悠扬的敲击声之后,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拍卖会,终于要开始了。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