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五十九 可敢接受?
p>    “蓝冰小姐,竟然输了!”

    整个擂台殿中,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安静,所有人心中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身为宗主之女,上一届的大师姐蓝冰,竟然输了,而且还输得如此之快,众人看到的,是袁安的轻松获胜。

    北方高台之上,蓝清风一脸的阴沉,却忍住了没有说话,一旁的李木脸色有些震惊,说道:“刚刚袁安施展的丹武技,看起来很有些不凡啊,不过下手是不是有点狠了?”

    袁成眼眸深处浮现一抹冷笑,但表面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说道:“那是我家传的凡阶高级丹武技‘双山剪’,此技威力刚猛,出手必伤人,倒不是安儿故意想要重伤蓝冰小姐的。”

    袁成这话似乎是在解释,但口气之中的那一抹得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而三大长老都是撇了撇嘴,所谓“家传”,应该是烈云宫赐予吧?还“出手必伤人”,达到凡阶高级丹武技的级别,难道连收放自如都做不到吗?

    不过袁成并不承认袁安之举是故意为之,几人也不好多说,倒是蓝清风淡淡地道:“擂台之战,乃是生死战,哪有什么点到即止的规矩?这一次宗门排位战的第一,就是袁安了。”

    蓝清风这话听得几大长老都是点头,如果真要在擂台战之中加一些限制的规矩,那是体现不出各人的真实修为和战斗力的。袁安没有趁着蓝冰跌倒继续追加攻击,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擂台之上,倒跌出去的蓝冰脸上尽是苍白,双臂传来的剧痛让她身子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对面的袁安则是施施然说道:“蓝冰师姐,承让了。”

    蓝冰虽然郁闷,但这一战也输得心服口服,咬牙道:“刚才你施展的丹武技,叫什么名字?”

    袁安脸上有着极度浓郁的得意之色,高声说道:“凡阶高级丹武技:双山剪!”

    “咝……”

    袁安的故意朗声,让得他这一句话远远传出,所有在擂台殿中的长宁宗弟子都是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便是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而这简单的一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却是如此地惊人,需知凡阶高级丹武技,整个长宁宗,也只有一门“开山臂”而已。

    袁安能够修炼到这凡阶高级的丹武技,无疑是托了烈云宫的福。为了使这些下派而来的监督者对烈云宫归心,烈云宫总部也总得给其一点甜头,这门凡阶高级的丹武技“双山剪”,便是烈云宫给袁成的甜头了。

    袁成疼爱孙子,自然是不会藏私,而这凡阶高级的丹武技“双山剪”,也在这万众瞩目之下一举建功,帮助袁安夺得了这一届宗门排位战的第一之位。

    在这一刻,袁安不由得有些志得意满,看着缓缓走下擂台的蓝冰,长宁宗大师兄的名头,终于是收入囊中了。

    北方高台之上的蓝清风面无表情,在蓝冰走下擂台之后,便是朗声道:“我宣布,这一届长宁宗宗门排位战的第一,便是……”

    嗖!

    嚓!

    而就在蓝清风将要说出袁安的名字之时,一道强劲的破风之声突然从安静的擂台殿上空传来。而后所有人便看到一抹黑色影子倏地飞出,最后落到中心大擂台之上,一声轻响后,擂台的台面上已是多了一物。

    “这……这是……”

    斜插入擂台地面的黑色枪杆,让得所有人一阵眼熟。因为这杆漆黑色的长枪,当初在灵妖洞外,大半的长宁宗弟子都亲眼见得,而正是这杆黑色长枪,让得擂台之上的袁安,今天的大师兄,丢了一个天大的脸。

    见到这突然飞到擂台之上的黑色长枪,蓝清风即将出口之言戛然而止,而其身旁,包括大长老袁成在内的四大长老一齐站起身来,除了袁成眼中闪烁着一抹怨毒之意外,其他三大长老,都是有着几分惊喜。

    “是沈非,沈非来了!”

    不知是谁叫了一句,在鸦雀无声的擂台殿中迅传开。

    沈非这个名字,近段时间在长宁宗可是有些如雷贯耳,从之前与许良的擂台战开始,那浩浩荡荡的赌局,一度成为长宁宗内最受欢迎的谈资。

    而后灵妖洞口,一柄长枪将大长老祖孙两人都闹得灰头土脸,这个烈云宫下放而来的独臂少年,很快便进入长宁宗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而在袁安取得宗门排位战第一的关键时刻,属于沈非身份象征的黑色长枪一出现,所有人都知道那个独臂少年来了。

    想到沈非与大长老一系一向的不和,一些心思灵敏之辈都是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这一次的宗门排位战,恐怕并不会就这样轻易结束啊。

    “沈非,既然来了,就不要藏头露尾了,现身吧。”

    擂台上的袁安自然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把让他印象深刻的黑色长枪,短暂的惊愕之后,便是怒气勃地大喝了一声。

    对于沈非,袁安早已经恨到了骨子里,无论是烈云宫传来的命令,还是他本身,都恨不得将这个独臂少年碎尸万段。

    好像是听到了袁安这一道喝声似的,在其声音落下后,擂台殿的殿门口,立时便是出现一个身着灰白布袍的独臂少年。那熟悉而独特的形象,让得众人瞬间便认出,此人正是擂台之上那把漆黑长枪的主人,沈非。

    见得沈非缓步走进,那些处于殿门与中心擂台道上的长宁宗弟子不由自主地让开了一条通道。沈非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径直朝着中心擂台走去,而看到越来越近的沈非,擂台之上袁安的脸色,不由得愈阴沉。

    从妖宁山中出来,沈非便是和元白分开了,而紧赶慢赶,他还是没有能及时赶到这长宁宗的宗门排位战。只不过刚刚赶来这擂台殿,便是看到蓝冰被袁安夹断双臂,一时间,新仇旧恨,瞬间涌上沈非心头。

    对于烈云宫,他除了老师韩池之外,已是没有了半点感情,所以对烈云宫下放来长宁宗的袁氏祖孙,自然也是没有丝毫的好感。

    而且自从进入长宁宗以来,袁成祖孙便无时不在给自己下套,更是放出嗜血鼠三眼灵蛇这样的高级幼灵妖想置自己于死地,更何况沈非心中有着九成的把握,那天晚上出手暗袭自己的人,就是长宁宗的大长老袁成。

    对于这样一对想置自己死命的祖孙,沈非早就已经起了必杀之心,对于九重小丹境的袁成,他并没有太好的办法,但现在这擂台之上的袁安,却无论如何不能让其轻松获得长宁宗大师兄的身份。

    “呵呵,袁安师兄,恭喜啊。”

    走上擂台的沈非将心中的那些怨恨已经很好的隐藏了起来,说出来的话,倒真像是在恭喜袁安取得宗门排位战的第一似的。

    但是看着眼前的这张清秀笑脸,袁安却是恨不得一脚踏将上去,在他心中,可不会认为沈非这话是自内心,当下便是怒气勃地喝道:“沈非,我劝你还是乖乖滚下擂台,否则拳脚无眼,擂台之上生死不论,等下战斗起来,再要后悔就晚了。”

    两人的表情一比较,顿时分出了高下,相比于袁安的一脸阴沉,沈非无疑是有风度得多,听得前者这话,沈非顿时眉毛一掀,说道:“哦,袁安师兄是同意跟我来一场擂台对战了?”

    沈非做出这副样子,正是要让袁安答应跟自己交战,否则这宗门排位战已经结束,就算他此时赶到,没有参加之前的淘汰战,也没有资格再行与袁安对战。

    不得不说沈非的这种云淡风轻,确实将袁安激怒了,以他七重丹气劲的实力,当然第一时间感应到沈非已经突破到了五重丹气劲,只不过他连同为七重丹气劲的蓝冰也击败了,又怎么可能将沈非放在眼里?

    “我接……”

    加之心中对沈非的杀意,袁安受这一激,当下便要开口答应,却不料他刚刚说出两个字,北方高台上的大长老袁成却是突然打断道:“宗门排位战已经结束,你们岂可如此儿戏?”

    袁成此言一出,众人才纷纷回过神来,当下各自点头,刚才都被沈非的突然出现搅乱了思路,这宗门排位战可不是随便就能参加的,要先报名,再通过第一日的淘汰战决出前四名,最后才决出宗门排位战的名次。

    沈非一没有报名,二没有参加第一天的淘汰战,按照规矩,这一届的宗门排位战他便算是弃权,所以说现在他站在台上要与袁安对战,从规则上来说是说不通的。

    北方高台中间的蓝清风侧头瞥了袁成一眼,心想以这个老家伙的心性,难道也担心袁安不是沈非的对手?但当此情形,却只能是朗声道:“我宣布,此次宗门排位战已经结束,获得第一的是,袁安!”

    随着蓝清风这一道声音的落下,一年一度的长宁宗排位战便算是结束,而袁安获得的这个大师兄称号,也算是实至名归,毕竟连七重丹气劲的蓝冰,也被他轻松击败了。

    擂台之上,袁安虽然已经夺得了这个大师兄的称号,但对于不能和沈非对战,却是有些遗憾。他也想不通为什么袁成会突然出声阻止,这样一来,岂不是没有在擂台之上将沈非击杀的机会了?

    不过袁安这念头刚刚落下,对面的沈非便是露出一抹含有深意的笑容,淡淡的声音蕴含着丹气,传遍这整个擂台殿。

    “袁安大师兄,我沈非现在向你挑战,你可敢接受?”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