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 点到为止?
    突如其来的话,让袁安竟然是愣了一下没有回过神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一个只有一重丹气劲的残废,居然敢这样对自己说话,身为长宁宗二师兄的他,可是已经达到六重丹气劲的佼佼者啊。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恍惚过后的袁安脸色立马变得阴沉,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虚伪笑容,而听得这话,沈非又是笑道:“怎么?袁安师兄是要教训一下我吗?”

    淡淡的话语,让得袁安瞬间反应过来,以他长宁宗二师兄之尊,莫说出手教训沈非不符自身身份,而且以六重丹气劲欺负一重丹气劲,也绝对是一个落人话柄的决定。

    “袁安师兄,不如让我来和沈非师弟玩玩?”

    就在袁安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那刚才附和他的声音又是开口。听得这话,袁安眼前不由一亮,说话的这小子叫关松,本身实力已经达到一重丹气劲的顶峰,平日里总喜欢跟在自己后面谀媚奉承,让他去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沈非,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关松,休得胡闹!”

    不过在袁安还没有开口时,三长老李木已是呵斥了一声。以他的丹气修为,当然看得出沈非是在昨天晚上才刚刚突破的,因为昨天的沈非,并没有达到一重丹气劲。

    这个发现,虽然让李木有些惊愕为什么断臂还能得到突破,但也绝不认为刚刚突破到一重丹气劲的沈非,能是一重丹气劲巅峰关松的对手。如果第一天便被这些家伙欺辱得太狠的话,恐怕会让沈非对长宁宗的归属感产生极其负面的影响。

    不过袁安似乎对这个脾气不错的三长老也没有什么畏惧之意,只盯着沈非说道:“怎么样?沈非师弟,有没有胆子和关松切磋一下?”

    袁安也是有点小聪明的,不过这种激将法明显有些粗浅,在所有人都认为沈非不会上当时,后者却是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点了点头,说道:“请关松师兄指教!”

    “沈非,你……”

    见得自己开口之后,沈非居然还不知死活地答应,连李木的脸色都有些沉了下来,不过刚刚开口三个字,场中众年轻弟子却是已经齐齐散开,将中间老大一块地方留给了沈非和关松。

    事已至此,李木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要是再强行阻止的话,以后沈非的日子会更不好过,倒不如让袁安等人出了这口气,想来输了比试之后,沈非也不会再去招惹这些家伙了吧?

    “同门切磋,点到为止!”

    既然李木在场,那这场切磋自然是以他为裁判了,朗声说出这两句话后,其身形也是退后十数丈,自此,场中便只剩下沈非和关松二人了。

    沈非之所以答应关松的挑战,一来是刚才袁安的话确实戳到了他的逆鳞,二来他也想试试刚刚突破到一重丹气劲的天残魔诀到底威力如何,还有那打通了三条经脉的右臂,希望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吧。

    “关松师兄,请!”

    沈非脚下不丁不八地站着,伸出仅有的右臂,作了一个请的姿势。而这种动作一般都是强者对弱者所做,关松一个迟疑,竟然被沈非抢了台词,当下便是怒不可遏,脚下一蹬,身形已是没有丝毫犹豫地朝着沈非冲来。

    一重丹气劲巅峰的关松,对上初入一重丹气劲的沈非,有着绝对的信心,而且见得后者还是一个没有左臂的残废,关松的信心不由得更足了,这一下出尽全力,竟然是想直接一拳将沈非击倒。

    可是沈非又岂是那么容易便能被击倒的?在关松缭绕着白色丹气的拳头袭近时,其左腿便是斜侧了一步,对于时机的把握,沈非无疑是甩了关松好几条街,这一下恰到好处,堪堪避过关松的全力一拳。

    见得自己的一拳竟然被沈非轻松避过,关松心头一惊,然而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却忽觉得身后风声呼呼,原来是沈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闪到了身后,眼看前冲之势已是停不下来,关松牙关一咬,便准备硬吃沈非这一击。

    以关松心中所想,自己乃是一重丹气劲巅峰,沈非不过初入一重丹气劲,就算是吃上一拳,也最多是让自己受点轻伤。所以这一刻,关松已是将丹田之中的丹气,尽数覆盖于背心,一层白朦朦的雾幕仿佛盾牌一样挡在关松的后背之前。

    关松没有看到的是,在他准备硬吃沈非这一击的时候,后者的眼中,却是掠过一抹隐晦的戏谑,而后在沈非心念动间,其隐于袖中的右臂,竟然诡异地粗大了几分,而后急速挥下,准确地命中关松后心。

    砰!

    噗!

    而在沈非轰中关松后背之时,所有人耳中刚听到一道**交接的声音,而后关松的整个身子,竟然就这样被沈非一臂扫倒在地,同时一口鲜血喷将出来,将其面前的地面都是染成一片血红。

    诡异的一幕,让得整个武较场上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像袁安这种幸灾乐祸之人正准备看沈非落败的好戏呢,可谁知场中的战斗竟然结束得如此之快,快到似乎只有一个眨眼的功夫,关松便已经仆倒吐血。

    “咝……”

    短暂安静之后,长宁宗武较场顿时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场中的切磋虽然结束得快,但沈非那一避一击清清楚楚,却是所有人都看明白了,只是沈非那一臂击的威力如此之大,让得他们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此时的沈非,也是愣愣地盯着自己的右手,在打通右臂三条经脉之后,他就隐隐感到自己的右臂力量很是不凡。不过却绝没有料到天残魔诀修炼的丹气一注入右臂之后,竟然会达到如此地步。

    沈非的本意只是想给关松一个教训,却不料这一下用力过猛,竟然直接是让关松仆地吐血,这右臂的力量,大得有些超乎沈非的预料了。

    相对于这些心中震惊的年轻一辈,长宁宗的三长老李木也是有些发愣,沈非明明是刚刚才跨入一重丹气劲,竟然连一重丹气劲巅峰的关松都接不了一招,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修为尽失的废人吗?李木脑中突起一个又一个的问号,连那受伤吐血的关松都被他忘记了。

    “关松师兄,你没事吧?”

    失手打伤关松的沈非脸上带着一丝歉意,伸手将关松从地上扶了起来,而听得沈非这话,有些萎靡的关松却是带了一抹畏惧之色,嗫嚅道:“我……我没事,沈非师弟,你赢了!”

    这场比试的结果似乎不用多说,而沈非取胜之后的动作,又让得一部分长宁宗的年轻弟子对其的印象大为改观,不过这其中自然是不包括那二师兄袁安。

    “沈非,说好的点到为止,你竟敢下此重手?”

    回过神来的袁安顿时找到了一个新的发难理由,大喝声中,也是将陷入沉思的三长老李木拉了回来。刚才他确实说过点到为止,可那时却是怕关松失手伤了沈非,不料切磋的过程和结果都让众人始料未及,袁安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

    不过李木正准备说话,沈非却是抢先开口道:“不好意思,关松师兄,是我下手过重,我给你道歉!”

    这突然之间就改变了风格的沈非,让得袁安也有些愕然,据他所知,当初沈非还是烈云宫第一天才时,可是极其目中无人的啊,现在怎么变得如此低调了?

    袁安哪里知道一年的低谷生活,不仅是改变了沈非的人生,同时发生改变的,还有后者的性格,任何的嚣张狂妄,那也是建立在绝对实力的基础上的,没有实力,还高高在上,那只能是找死。

    不过袁安却并不想这样放过沈非,接着后者的话冷笑道:“重伤了关松师弟,你不会以为就这样说两句话就没事了吧?”

    沈非脸色平静地盯着袁安,淡声说道:“那袁安师兄想要怎样?”

    “我……”

    袁安正想说再上个人切磋一番,不料那边的蓝冰已是冷着脸打断道:“比武切磋,失手在所难免,何况沈非师弟都已经道过歉了,此事到此为止吧。”

    见得蓝冰都已经开口,在场众年轻弟子都是缓缓点头,其实比武切磋,受点伤是很正常的事情,之前李木说“点到为止”之时,他们还觉得有些奇怪呢,却不知道这四个字,本意是保护沈非的。

    而且沈非取胜之后的态度和诚恳的道歉,让得他们知道这并不是一个目中无人之辈,毕竟像袁安这样的人,长宁宗内并非是很多。

    袁安还待再说,李木已是朗声道:“好了,袁安,你先带关松回去治伤吧,沈非,你跟着师兄们继续训练。”

    见得李木发话了,袁安不敢再说,在接过关松的时候,狠狠地瞪了沈非一眼,而后目光转向关松,又是郁闷无比,这个家伙,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

    “沈非师兄,你好厉害!”

    在沈非自行找了一个位置开始动作的时候,小胖子二虎却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一脸崇拜地说了一句。他也是一重丹气劲,平时也没少被师兄们欺负,袁安自恃身份不便出手,所以一般代劳的正是那一脸狗腿样的关松。

    想不到沈非来的第一天,便将那平日欺负自己最狠的关松打得犹如死狗一般,在这一刻,沈非在二虎心目中的地位,无疑是直线上升。

    而对于二虎的话,沈非只是笑了笑,目光在袁安二人消失的方向扫了扫,想不到下放到这长宁宗,还是有着避不开的麻烦啊。今天这件事,恐怕那袁安不会这么轻易地善罢甘休,六重丹气劲的实力,现在的自己,可远远不是对手。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