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十一 铁臂破双剪
    “刀极斩月!”

    袁安口中一道大喝落下,旋即双后握住刀柄,而后高举,狠狠一刀劈下。

    那被白色丹气包裹的大刀上,竟然脱离而出一抹级度浓郁的刀气,如果细心观察的话,会发现这抹脱刀而出的刀气,像极了一弯新月。

    见得这抹弯月刀气急速朝着自己袭来,沈非也不敢怠慢,噬魔枪一领,朝着掠来的刀气便是一个上挑,似乎是想就这样将这抹刀气挑散于无形。

    不过看到沈非的这个动作,不远处的袁安却是浮现出一丝冷笑,旋即手印变动,那飞出的弯月刀光竟然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沈非的噬魔枪立时挑了个空,弯月刀气绕过噬魔枪后,已是离着沈非不过一尺。

    见状沈非吃了一惊,当下也不及细想,直接是朝地一滚,还好他反应极快,终于是在刀气袭近之时避过了这霸气的刀气攻击。

    嘶啦!

    嚓!

    但是沈非朝着右侧滚过时,左臂衣袖却是毫不受力地直飘而起,然后就听得一道轻响声传来,整个左衣袖竟然是被这弯月刀气削掉了一半,而后远远斩入擂台之上的地面,又是发出一道轻响。

    沈非这一下避得狼狈之极,让得下方的众长宁宗弟子都是发出一道惊呼,袁安一系更是卖力欢腾,之前势均力敌的一幕,实在是让他们有些郁闷。

    但擂台之上的袁安却是得势不饶人,在“刀极斩月”的丹武技一击不中之后,其手中大刀已是再次斩下,又一道泛着白光的弯月刀气倏地飞出,看袁安的样子,是想趁着沈非立足未稳,直接将其击杀在地。

    不过沈非刚才那滚地一避看似狼狈,但其实心中早就料到了袁安会乘胜攻击,当下脚掌一蹬,而后身上丹气暴涌,一点极致的光点在噬魔枪的枪尖急速凝聚,到得最后,这一点寒芒几乎要透枪而出。

    “寒芒一点!”

    心中低喝一声,沈非已是从地上一跃而起,而这一出手,直接是鸿钧六枪第一式寒芒一点,这以点破面的强横攻击,只一瞬间便是和袁安的弯月刀气轰击在了一起。

    沈非这一记枪刺来得突兀之极,袁安已是来不及变动手印让弯月刀气变向。

    而一枪刺在弯月刀气上的沈非却是目光一寒,旋即右臂用力,那枪尖的寒芒愈发明亮,只一瞬间,噬魔枪已是将那弯月刀气刺得一分为二,这强横的“刀极斩月”丹武技,便被生生的破掉了。

    可是沈非手中噬魔枪在破掉弯月刀气之后,却是余势不减,一往无前地直接朝着前方的袁安急刺而去,感应着枪尖之上传来的嗤嗤声,袁安的脸色,终于是大变。

    在这一瞬之间,袁安便是反应过来,沈非的这一道枪刺攻击,绝对不能硬接,就算是凭着自己七重丹气劲的修为,也不可能挡住这极致的枪刺。

    袁安当机立断,也学着沈非刚才的动作,直接是朝地一滚,这转眼之间的狼狈形象,让得下方给他加油鼓劲的长宁宗弟子声音戛然而止,这因果报应,来得也太快了吧。

    不过袁安这一滚,却并没有朝着远处而去,而是趁机欺近了沈非的身前,后者这一枪余势未了,在这收招之际,正是反守为攻的好时机。

    “双山剪!”

    见得沈非近在咫尺,袁安不由心头大喜,当下不及细想,其双手在地上一撑,而后双腿缭绕上白色丹气。刚才对战蓝冰之时一击建攻的凡阶高级丹武技,终于是再一次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沈非,小心!”见此情形,擂台之下的蓝冰不由得惊呼出声。

    被双山剪剪断双臂的她,自然是知道这凡阶高级的丹武技到底有多强横,如果沈非被这双腿剪中的话,恐怕下场会比她更凄惨。毕竟蓝冰乃是长宁宗宗主的独女,袁安就是再跋扈,也是不敢对蓝冰下死手的。

    说时迟,那时快,在满场人众惊骇的目光中,袁安的双腿,已是将沈非的整个身子都纳入了控制范围,下一刻,便是双腿合拢,直接朝着沈非颈部夹去。袁安对这一剪势在必得,这腿夹的部位,也是人身最为柔软的颈部。

    当此之时,沈非却是做了一个让所有人疑惑不解的动作,只见其刺出噬魔枪的右手忽地一松,整个长枪立时失了支撑,而后跌落在擂台之上,发出一道大响。

    松手放开噬魔枪的同时,袁安双山剪的双腿,离着沈非脖颈已经不过半尺,但就是这半尺的距离,沈非已是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开山臂!”

    心中喝声落下,沈非早在放脱噬魔枪的那一刻,已经有了此时的应对之法。天残魔诀运转,丹田之中的丹气瞬间灌注进右臂经脉,打通了十五条隐藏经脉的右臂顿时粗大了一圈,而后倏地上掠,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卡在了袁安左腿和自己的脖颈之间。

    砰!

    一道大响传来,趁着右臂阻挡住袁安左腿的一瞬,沈非又是将脑袋往后一仰,袁安的双刀剪,顿时便只是夹住了沈非的右臂。

    但即便如此,看过之前袁安夹断蓝冰双臂那一幕的长宁宗弟子,都只认为沈非不过是逃过了致命的一夹。接下来,恐怕其仅有的右臂便会像之前的蓝冰一样,被袁安这威力强横的丹武技生生夹断。

    但所有人预料之中的骨头断裂声并没有随之传来,袁安的双山剪,就这样隐隐地夹住了沈非的右臂。在这一刻,擂台之上出现了这诡异的一幕,倒立的袁安双腿夹住沈非的右臂,如此形象,让得众人惊愕不已。

    双腿夹住沈非右臂的袁安,开头所想的也和众人差不多,当下就想用力将沈非仅有的右臂夹断。可谁知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沈非的右臂却始终如此一截坚硬的木头一般,无论他怎么使劲,怎么催发丹气,那条被他夹住的右臂还是纹丝不动。

    “滚!”

    不过在袁安用劲的时候,沈非也并不是闲着的,趁着袁安旧力刚过新力未生之际,其开山臂的力道也是瞬间喷发出来。

    这一下力道好强,沈非口中大喝刚刚落下,袁安一个身子竟然是直接被沈非右臂带起,而后倒飞而出,比**力量,就算是袁安的七重丹气劲,也并非是天残魔诀淬炼后的沈非之比。

    这一次的丹武技较量,竟然是再一次诡异地打成了平手,袁安虽然被沈非右臂甩飞,但其双手在地下一撑,已是瞬间站起,也没有在这一击之下受到什么伤。

    不过在凡阶高级丹武技双山剪都用出之后,竟然还是无功而返,袁安脸上的神色已是一片阴沉。对付一个五重丹气劲的独臂少年,居然比对付七重丹气劲的蓝冰还要费劲,袁安的心中无疑异常憋屈。

    看着不远处沈非那似笑非笑的脸,袁安仿佛觉得这擂台殿中的所有长宁宗弟子都在笑话自己似的,当下眼眸深处掠过一抹极度狠意,而后右手隐晦地在腰间容袋上一抹,以沈非的眼力,也只是见到一丝淡淡的红光闪过。

    在沈非眼神微凝间,袁安右手上抬,仿佛是将一个什么东西扔进了嘴中。但这一切发生得极快,就算是和袁安面对面的沈非,也只是有着一些模糊的感应,并不知道袁安到底是吃下了什么东西,更不要说那些擂台之下的长宁宗弟子了。

    至于处于袁安身后更远处的北方高台,由于袁安是背对着他们,这一下隐晦的动作,竟然就这样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了。

    见状沈非心头一凛,他可绝不相信袁安这个举动会是无意之举,那被其吞进嘴里的东西,绝对是袁安的一大底牌,只是在下一刻,袁安的脸上已是浮现出一抹极度的冷笑。

    “沈非,能把我逼到这一步,你也算可以自傲了。”

    淡淡而自信的言语从袁安口中传出,沈非还未想明白前者这自信从何而来的时候,袁安身上的气息已是一阵波动,而后在沈非脸色大变的情况下,竟然诡异地暴涨起来。

    “八重丹气劲,这家伙,原来是服用了提升实力的丹药。”

    感应到袁安生生突破到八重丹气劲的气息,沈非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想不到这家伙在施展出凡阶高级的丹武技之后,竟然还有这样一手底牌,八重丹气劲,那可是比七重丹气劲生生提升了一个层次啊。

    而袁安的实力提升,也并没有瞒过北方高台之上的蓝清风等人,在袁成面露冷笑的表情之下,当下都为沈非的处境感到担忧起来。

    擂台之上,生死相搏,如果在之前的宗门排位战上,袁安作出这种服用丹药强行提升实力的举动,无疑是要被取消资格的。

    但此时乃是沈非向之发出的一对一挑战,这已经算是私人恩怨,难道还得规定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不能服食丹药提升实力吗?那也未免太强人所难了。

    在这一刻,蓝清风等人心中不由感叹大长老对这个嫡亲孙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提升实力的丹药,那是需要魂医师的辛苦炼制才能炼出的,这也是魂医师尊贵身份的缘由之一。

    而这样一枚丹药,其价值也肯定不菲,以袁安的财力,恐怕并不能够买得起这样的丹药,所以绝对是袁成生怕擂台之上出现什么意外,早就已经为袁安准备了这一枚丹药。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袁安对沈非的必杀之心已是昭然若揭,要不然也不会在这胜负未分的情况下,直接服食丹药提升实力。

    对上实力暴涨到八重丹气劲的袁安,擂台上沈非的处境,无疑变得极度不妙。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