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六十 力扛七重丹气劲
    “袁安大师兄,我沈非现在向你挑战,你可敢接受?”     淡淡的声音传遍整个擂台殿,让得所有观战的长宁宗弟子都是一愣,宗门排位战不是已经结束了吗?这样说来,沈非对袁安的挑战,是私人仇怨了?     见得袁安也是愣住了,沈非又是笑道:“我本来就不是回来参加宗门排位战的,袁安大师兄,对于我的挑战,你不会不敢接受吧?”     激将!赤-裸裸的激将!     沈非这句话,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挑衅,而以一个只有五重丹气劲修为的少年,挑战新一届的长宁宗大师兄袁安,在场的长宁宗年轻一辈弟子都觉得相当不可思议。     五重丹气劲,那属于中级丹气劲,与七重丹高级气劲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何况之前的袁安,可是击败同为七重丹气劲的蓝冰才获得大师兄名号的啊。     想不到转眼之间,就有人向袁安这个新科大师兄出挑战,这简直就是对其地位的严重挑衅。     所以说沈非这激将之法虽然粗浅,但却没有人认为袁安会不接受,如果他选择避让的话,恐怕这刚刚获得的大师兄之位,就直接名存实亡了。     相对于这些长宁宗弟子,北方高台上的长宁宗几大长老也是愣了一下,蓝清风的脸上,已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而与之对应的,就是脸色有些阴沉的大长老袁成了。     那一晚对沈非的夜袭,正是这个大长老袁成亲自出手。可是身为九重小丹境强者的他,却并没有能对沈非手到擒来,反而是在沈非和二虎的联手之下,终于是撑到了蓝清风的出现,让得袁成的计划无功而返。     与沈非有过直接交手的袁成,自然是知道这个独臂小子是多么的难缠。虽然表面上看来只有五重丹气劲,但沈非的诡异,并不能让袁成觉得袁安有必胜的把握,何况之前他暗袭沈非的时候,后者还只有四重丹气劲的修为。     但是沈非就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对袁安出挑战了,这时的袁成,再没有理由阻止沈非的挑战,唯一的办法,便是袁安不接受挑战。但身为新科大师兄,在所有长宁宗弟子的面前,又怎么可能退缩?何况沈非表面上的实力,可是比袁安低得多。     “沈非,我接受你的挑战。”     正如所有人心中所想一样,此时的袁安,已经没有了丝毫退路,而且他也根本没有想过要退避,沈非心中所想,又何尝不是袁安的想法?擂台决战,生死勿论,就算在擂台之战上不小心将沈非击杀了,也可以说是失手误杀,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而看到沈非脸上淡淡的笑容,袁安突然涌出一抹极度的厌恶,沉声道:“沈非,现在滚下擂台还来得及,你要知道,我是不可能对你手下留情的。”     袁安的威胁之言,并没有对沈非起到半分作用,听得后者轻声道:“你所说的,也是我要说的,擂台之上,各安天命,你要是能杀得了我,那也只能算我倒霉。”     短短的几句对话,便将这场擂台之战定了性,离擂台较近的长宁宗弟子都听得清楚,当下不由得面面相觑。沈非与袁安的恩怨,他们知道得并不清楚,而这其中的关键,已经让得两人都是对对方起了必杀之心。     以蓝清风等人的耳力,自然也是听清楚了擂台之上的对话,当下各各对视了一眼,一齐转头看向大长老袁成,却见得后者脸色阴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种生死擂台,以前也曾经有过,两人之间如果产生了无法调解的矛盾,这种生死之战倒不失为一种解决的办法。     不过在长宁宗同门之中,蓝清风等人并不提倡这种以死相拼的方式,但这种事情,却不是不提倡就可以避免的,比如说此时擂台之上的两人。     走下擂台的蓝冰,早就被秦曼扶着在一旁坐下,双臂的断骨也已经重新接好,盯着擂台之上的两人,蓝冰仿佛已经忘了双臂的剧痛,在这一刻,她心中却是涌出一抹极度的担心。     本来蓝冰对袁安的危险性并没有那么强烈的,但当她被后者轻描淡写的击败后,这才知道在这一年里,这个大长老之孙的实力,已经不能再以之前的眼光看待。拥有着凡阶高级丹武技的袁安,实力早就已经出了长宁宗的这些同辈。     虽然沈非之前的一些表现有着诡异,但蓝冰也绝不会相信凭着沈非五重丹气劲的修为,就能击败拥有凡阶高级丹武技的袁安,毕竟高级丹气劲和中级丹气劲,两者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在场的这些长宁宗弟子,或多或少都有着和蓝冰一样的想法,但那些袁安一系的死党,却在此时高声起哄,沈非不自量力的挑战,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哗众取宠而已,这个独臂少年,怎么可能是袁安的对手?     对于擂台殿中众人的心思,沈非并没有去多想,在说完那番话后,施施然走前几步,在袁安一阵紧张之下,伸手拔出斜插在擂台地面上的噬魔枪,而后枪身一领,说道:“袁安师兄,如果你不用武器的话,那我可就要占点便宜了啊。”     “哼!”     闻言袁安冷哼了一声,对于这把黑色长枪,他印象极为深刻,那如同蜉蝣撼柱般的感觉现在还记忆犹新,让他空手对抗手持噬魔枪的沈非,还真有点怵。     当下袁安也并没有轻视沈非的戏言,右手伸出,从腰间的容袋内取出一把三尺厚背大刀。而这把大刀所散出来的气息,想必也不是普通的货色,看来在沈非噬魔枪的压力之下,袁安也是不敢托大啊。     “袁安师兄,小心了。”     见得袁安已经准备停当,沈非口中低喝一声,而后右臂使力,噬魔枪已是如出水蛟龙般朝着袁安刺去,那枪尖带起的风声,让得一众长宁宗弟子都是心中惊叹。     凭着噬魔枪的威力,就算是沈非没有使用凡武技,制造出的动静也是一点不小。袁安双目微凝,看准噬魔枪的来势,手中大刀一挥而上,只听得“铛”的一声脆响,沈非手中的长枪已是被袁安拨到一旁。     唰!     袁安变招极快,一刀荡开沈非噬魔枪后,刀身顺势前劈,只一瞬间便是劈到了沈非的胸前,看那威势,如果沈非被这一刀劈中的话,恐怕会落得个开胸破肚的下场。     但沈非在攻击之初,也早就料到了袁安不是那么好收拾的,在噬魔枪被荡开的一瞬,其身形已是朝右侧避开。但袁安这一刀也是极快,避开了胸腹要害,刀锋却划破了沈非的左臂衣袖,如果沈非有着左臂的话,这一刀恐怕已经得手。     不过这一切都在沈非的预料之中,如果有着左臂,他的动作就不会如此之小了。左臂衣袖传来的哗啦声刚刚落下,其右臂已是用力横甩,噬魔枪枪身横过,疾风之声带着枪杆朝着袁安腰间扫去,以噬魔枪的重量和力道,这一枪杆要是扫中,袁安估计也会瞬间重伤。     只是沈非变招迅,袁安也并非是省油的灯,噬魔枪扫到之时,他已是双腿一曲,而后整个身子蹲低,噬魔枪的枪杆带起一股劲风,从其头顶一扫而过,而袁安手中的大刀又是横削,这一次的目标,正是沈非的双腿。     擂台之上的两人以快打快,转眼之间你来我往地攻击了数十招,看得擂台殿中的这些长宁宗弟子目不暇接。     但一些心思敏捷之辈的脸色都是有些变了,因为沈非在这数十招的对抗之中,竟然没有落丝毫的下风,这在常识之中,简直就是不可能存在的悖论,五重丹气劲的修炼者,怎么可能和七重丹气劲的修炼者战得不相上下呢?     这样的战况,也让那些袁安一系死党的叫嚣声没有了那么响亮,因为这数十合的交战之中,他们没看出袁安的一丝胜算,那个独臂少年,正在以一种极度强横的方式,崩塌着这些长宁宗弟子心中的观念。     相对于这些弟子们,北方高台上的诸位长老眼光无疑更加独到一些,三长老李木轻轻点头脑袋,说道:“沈非的丹气修为虽然比袁安差了不少,但这**力量,好像极是不凡啊。”     二长老接口道:“正是,凭着这高人一等人的**力量,竟然以五重丹气劲力扛七重丹气劲,这个沈非不错,真是不错。”     蓝清风和四长老邱厉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出言反驳,这些话听在袁成的耳中,不由得有些刺耳。不过他心中也明白,自己乃是烈云宫下放而来的监督者,终其一生也不可能得到这些长宁宗本土势力的倾心相对的。     袁成的脸色,却并没有想像之中的那么担忧,虽然知道那个沈非有些诡异,但对袁安的手段,他也是颇有信心,或许要不了多长时间,台上的袁安便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铛!     擂台之上,沈非手中的噬魔枪又是和袁安大刀相交了一记,这一次,却是袁安退了一步,感受着手臂之中传来的隐隐麻木之感,袁安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缓缓开口道:“沈非,看来不拿点手段出来,还真是收拾不了你,接下来,准备受死吧!”     话音落下,袁安浓郁的白色丹气涌出,瞬间浸满了手中那把大刀,而一抹明亮的刀光从刀身上散而出的时候,沈非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凝重。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