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十三 郁闷的大长老
    袁成此时已经处在了疯狂的边缘,唯一的嫡孙被杀,任谁也会愤闷欲狂的,现在沈非就站在他的面前侃侃而谈,这无异于火上浇油。

    所以袁成大喝一声过后,九重小丹境的深黄色丹气已经暴涌而起,而在此时,满场的长宁宗弟子竟然都发呆一样地看着这一幕,仿佛还没有从之前沈非刺死袁安的那一幕中回过神来。

    沈非之前受袁成一掌,实已身受重伤,现在左肩根本就是软软地提不起半点力气,但当此情形,也不可能束手待毙。

    嚓!

    说时迟,那时快,见得袁安泛着浓郁丹气的一掌轰来,沈非右臂一动,将噬魔枪从袁安胸口中拔了出来,登时一股血箭朝上急喷,显得极是壮观。

    但此时的沈非又哪有心思去欣赏袁安胸前急喷的鲜血?拔出噬魔枪之后,当即便是“寒芒一点”,一缕耀眼的光芒凝聚在噬魔枪的枪尖,以无可匹敌的去势朝着袁成急刺而去。

    见沈非竟然敢不自量力地和自己对攻,袁成眼角浮现出一抹极度的冷笑。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将沈非毙于掌下了,这一掌尽出全力,就算沈非还处在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接住这全力一掌。

    嗤!

    枪掌相接,发出一道磨牙的声音,而沈非在袁成掌力喷发而出的时候,竟然是突然放下了枪杆,而后身形急退,瞬间便是退出了数丈。

    原来沈非重伤之下,根本没有想过要硬接九重小丹境的全力一掌,如果他真的如此不自量力,待袁成掌力从噬魔枪上传到自身时,恐怕会瞬间五脏碎裂而死。

    所以趁着寒芒一点阻住袁成的那一丁点时间,沈非决然放下噬魔枪,这样一来,袁成那使尽全身丹气的掌力,便由噬魔枪独自去承受了,而以噬魔枪的强横,就算是袁成的丹气再强悍百倍,也不可能将之损伤分毫。

    铛!

    失去了支撑的噬魔枪被袁成一击落地,发出一道大响,而此时的沈非,已是离袁成数丈之远。

    但死了孙子的大长老又怎么可能就此放过杀孙仇人,身上深黄色丹气暴涌,下一刻已是再度掠出,看他样子,不将沈非立毙当场绝不会罢休。

    “大长老,住手!”

    而就在袁成刚刚奔出两步的时候,一道朗声便是倏地传来。旋即所有长宁宗弟子便看到一个人影如同大鸟般飞身上了擂台,对于这些长宁宗弟子来说,这个身影熟悉之极,正是长宁宗的宗主蓝清风。

    之前的事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从擂台战上沈非拍飞袁安,到袁成上台相救,最后反而导致沈非“失手”击杀袁安,在这个时间里,蓝清风愣是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此时袁成都已经跟沈非正面交手了一记,想要第二次出手的时候,蓝清风才赶到擂台。

    沈非和袁安的擂台战,是两人的私人恩怨,这种擂台战不论生死,所以袁安服食丹药也并不算违规。但两人私斗,身为大长老的袁成插手就极端不合规矩了,以大长老的身份,插手小一辈的战斗,本身便是件很丢面子的事情。

    何况在之前袁安大占上风的时候,袁成并没有丝毫举动,此时逮着沈非欲置之死地,身为长宁宗主的蓝清风就不能不管了。

    但此时袁成心中已经被袁安之死的仇恨蒙蔽了双眼,听得蓝清风的大喝,其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如果再击杀不了沈非的话,蓝清风的攻击估计就要到了。

    砰!

    可是袁成的最终一击还是落空了,沈非好像早已知道他落掌的方位,在千钧一发之际着地一滚,虽然狼狈,但总算是躲过了这致命攻击,只是这样一来,本来重伤的身体不由更加伤上加伤了。

    呼!

    袁成一击不中,蓝清风的攻击果然顺势而到,不过袁成也知道这一击肯定会来,当下身子侧开。蓝清风这一击也不过是要阻止袁成的再一次出手,并没有想到真的伤了这个大长老,见得袁成避过,当即收了掌力。

    “大长老,擂台之战乃是两人私事,你贸然插手,似乎有些不妥吧?”

    不过蓝清风虽然没有击杀袁成的心思,但对于后者的这种做法,却是极为不耻,当下便是沉声喝问了出来。

    袁成阴沉着脸,似乎是在极度压制自己心中的怒气,喘着粗气说道:“这小子下手如此狠辣,对同门师兄也能狠下杀手,须留他不得。”

    听得袁成这话,下方的长宁宗弟子不由得大哗。擂台决战他们也见得多了,而这种私人恩怨的决战,竟然讲究什么心慈手软,而且这话,还是由一向以辣手著称的袁成口中说出,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万分的不可思议。

    何况之前袁安对沈非的攻击,那可也是招招杀手,一个不慎,沈非要是真的被袁安双山剪夹中脖颈的话,恐怕此时死在擂台之上的,便不是袁安而是沈非了。

    而擂台上的蓝清风更是哭笑不得,接口道:“大长老,你可不能因为袁安是你的孙子,就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啊,长宁宗的规矩,也并不是摆设。”

    袁成脸上一阵青黑,但还不待他说话,另外一旁的沈非已是说道:“就是,大长老,要不是你突然出手打了我一掌,我也不会失手,我是真的没有想杀袁安师兄啊。”

    此时沈非的心头不由得大爽,这种杀了人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感觉实在是美妙。对于袁安,他当然是极欲杀之而后快,此时此景之下,场中所有人都知道他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但就此恶心一下袁成,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沈非的开口,不由让袁成本来就阴郁的脸更加黑得犹如锅底一般。但刚才他偷袭沈非的时候,袁安确实没死,而且沈非也确实是在他一掌之下身形前冲,从而一枪刺入袁安胸口,这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倒是反驳不得。

    狠狠喘了几口粗气,袁安终于是沉声道:“蓝宗主,你真要铁了心地维护这个烈云宫下放而来的废物?”

    袁成这话当中,带着浓浓的威胁,而且“烈云宫”三字咬得极重,言下之意,就是说沈非乃是烈云宫的弃徒,为了一个沈非而让烈云宫不快,是否值得?

    而长宁宗那些年轻弟子并不了解其中的缘由,只是听到袁成说到“废物”二字的时候,都是不由自主地撇了撇嘴。

    今天这一战,虽然沈非并不是在参加宗门排位战,但能力压刚刚夺得排位战第一的大师兄袁安,其天赋便是超过了长宁宗所有人。更何况袁安都已经死在了沈非的枪下,如果这样的人也算是废物的话,那他们这些连袁安都不如的人,又算什么?

    而一些心思灵巧之辈,此时想得则更远一些,沈非从烈云宫下放来长宁宗,是因为不能修炼导致,这个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他们也或多或少听过其名头。

    但来到长宁宗这半年来,沈非表现出来的天赋,可不像是个超级废物啊。现在的沈非,或许在烈云宫或者落月宗这样的大势力之内算不得数一数二,但也绝对不是那传言中不能修炼的废物。

    他们可没有忘记当初沈非初来长宁宗的时候,还没有达到一重丹气劲呢,半年,五重丹气劲,如果说这样的人是废物,那他们就连废物都不如。

    对于这些弟子们的想法,擂台上的蓝清风和袁成都没有心思去想。而袁成在说出那一句话之后,已经不打算和蓝清风讲道理了,而是要以势压人,身为烈云宫下派的监督长老,他相信蓝清风会知道取舍的。

    不过袁成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长宁宗的宗主沉吟了片刻,便是朗声说道:“擂台决战不计生死,先不说沈非击杀袁安是不是失手,就算是真的正面对战中将袁安击杀,那外人也不能插手。”

    蓝清风将“失手”二字也是咬得极重,以此看来,似乎对沈非心狠手辣的定义便有所开脱。但在场的众人在听到蓝清风这话的时候,都不由有些啼笑皆非,看来这个长宁宗宗主,已经是铁了心地要维护那个独臂少年了啊。

    袁成听得这话,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便是明白了蓝清风的想法,当下满脸铁青地说道:“蓝宗主,你可要想清楚今天的后果,杀孙之仇,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袁成说完这话,再次狠狠瞪了不远处的沈非一眼,他知道蓝清风既然已经插手,那今天在这擂台之上无论如此报不了仇了,当下俯下身去,抱起袁安的尸身,几个起伏,便是直接离开了擂台殿。

    蓝清风怔怔地看着袁成的背影,从刚刚后者两声“蓝宗主”的称号上来说,袁成似乎已经不把自己当作长宁宗的长老了。他代表的是烈云宫,而且其最后说的那句话,更是有着浓郁的威胁之意,仿佛那话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烈云宫一般。

    不过这些念头,蓝清风只一瞬便是将之抛到了脑后,转过身来,见得那独臂少年傲然站立,不由得心中感慨万千,这一次的长宁宗,似乎真的是捡着宝了啊。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