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十九 我不愿意!
    长宁宗所属,诸如李木邱厉等人,都没有经历过当初沈非那种绝世天才的情形,所以说他们也只认为沈非是一个天赋了得的天才,却对这半年突破到五重丹气劲的意义理解得不深。

    但当初沈非不仅是烈云宫第一天才,而且还是整个帝都月城第一天才,在沈非如日中天的时候,其风头甚至是压过了皇室、落月门和归阴宗的第一天才人物。

    可就是当初号称武月帝国年轻一辈第一人的沈非,也没有现在的沈非让周泰惊骇。所以在这个时候,周泰不由升腾起浓郁的决心要将沈非带回烈云宫,这样的绝世天才,怎么可能呆在长宁宗这样的小宗门里呢?

    在这一刻,周泰似乎是选择性地遗忘了当初沈非被下放到长宁宗,正是因为他们在沈非断臂之后,极尽打压,最后才看似“大义凛然”地将其下放。

    在周泰看来,如果烈云宫真的再一次向沈非伸出橄榄枝的话,恐怕这个独臂少年一定会感激涕零吧?

    周泰毕竟是烈云宫的四长老,也是见过一些大世面的,在经过短暂的震惊之后,终于是恢复了一贯的神态,脸露笑容地说道:“沈非,好久不见,在长宁宗还习惯吧?”

    看着周泰这一副如春风般的和煦笑脸,沈非不由得有些感慨。这种态度,他曾经不止一次感受到过,但自从意外断臂之后,整个烈云宫,除了老师韩池之外,在面对他时,最好的也就是面无表情,更甚者,便是诸如大长老唐氏一系,对他极尽打压。

    沈非也承认,在他身为烈云宫第一天才的时候,确实有些嚣张跋扈,但他也从来不会去无故欺凌同门弟子,那样的事情,他还不屑去做。

    可是从他跌落神坛之后,唐宁等人成天无故生非,总会找着由头来羞辱打压他一番,在那一年的日子里,像眼前周泰这样的笑容,是那么地遥不可及。

    不过经历过一年低谷期的沉淀,再到长宁宗这半年来的充实生活,沈非也早已不是当初烈云宫那个沈非了,当下淡淡地说道:“周长老还记得我这个不能修炼的烈云宫废人啊?”

    只一句话,就让得周泰脸色瞬间尴尬起来,当初沈非断臂之后,烈云宫的所作所为确实不怎么地道,除了韩池,几大长老对沈非都没有什么好脸色,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他周泰。

    此时沈非不着痕迹地讥讽了一句,周泰顿时有些难堪,以及一丝淡淡的不快。再怎么说,自己也是烈云宫的四长老,你一个不过五重丹气劲的小子,懂得什么叫礼貌吗?没看一旁的蓝清风都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吗?

    这些念头在心中电转而过,周泰却是记着这次前来长宁宗的目的,当下强忍着心中不快,再次开口说道:“沈非啊,当初宗门将你送来长宁宗,也是无奈之举啊,你可知道像归阴宗这些宗门,不能修炼的弟子都是逐出宗门任其自生自灭的。”

    周泰这话的确不是虚言,和那些宗门比起来,烈云宫的作派倒也的确算得上仁慈,但这番话骗骗普通人还行,在座的几人都非常人,闻言都是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

    周泰言中所说,乃是那些宗门的普通弟子,但沈非是谁?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在整个帝都算是有着名号的人物,如果这样的人一旦发生意外就将其逐出宗门的话,恐怕烈云宫的所作所为不免让其他的弟子感到心寒。

    所以沈非也并没有领情,只是接着周泰的话头说道:“依周长老这么说来,我倒是应该对烈云宫心存感激咯?”

    沈非有怨气,周泰又如何不懂,此时这短短的几句对话,让得他明白,这个沈非,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嚣张跋扈的沈非,也不是残疾之后那个任人打压的沈非,看来想要将其劝回烈云宫,并不是想象之中的那么容易啊。

    不过身为烈云宫四长老,周泰却不想那么轻易放弃,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沈非,我这次来呢,就是想让你回归烈云宫,这也是宫主和几位长老的意思。”

    “哦?宗主,几位长老?我老师的意思呢?”沈非眯着眼睛,开口反问了一句,他对自己的老师甚是了解,自然是知道韩池是绝对不希望自己再回到烈云宫的。

    听得沈非的问话,周泰也是回忆了一下当时韩池的态度,顿时有些语塞,不过旋即便是再次开口道:“韩长老的意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愿不愿意再回到烈云宫?宫主说了,只要你能回烈云宫,所得到的重视和修炼资源,绝对不会比当初少。”

    这最后两句话,却是周泰自己加上去的了,姑且不说上官烈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就算是有,大长老唐胜也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答应。

    现在的烈云宫第一天才,乃是唐胜的亲孙子唐宁,如果沈非真的重回烈云宫,以那一段时间唐宁和沈非之间的关系,恐怕绝对会爆发一次激烈的烈云宫年轻一辈第一人之争,作为烈云宫大长老,又怎么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过此时周泰在见了沈非的修炼速度和态度之后,也只能是豁出去了,这样一个天才人物,留在长宁宗内,确实有些不甘啊。

    “沈非,你愿意再回烈云宫吗?”

    见得沈非沉默,周泰不由得再次开口问了一句,不过这一问,却是将沈非从沉思之中惊醒过来,当即便是正色道:“我,不愿意!”

    短短的四个字,说得极为坚定,而听到这四个字,周泰不由得愣在了一旁。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沈非居然会拒绝得如此坚决,如此地毫不犹豫,这和想像之中的情形完全不一样啊,在这一刻,周泰不由有了一种事态脱离掌控的感觉。

    至于一旁的蓝清风,则是一脸的欣慰,像沈非这样一个有着天赋的妖孽少年,长宁宗当然也是不想放过的。不过这一切,都得取决于沈非自己的决定,如果沈非自己想回去,那蓝清风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相对于蓝清风来说,长宁宗二长老和李木三人皆是又惊又喜,当周泰刚才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李木心都凉了。经过这半年来的相处,长宁宗内与沈非关系最好的长老正是李木,而且他也知道沈非的潜力到底有多大。

    但长宁宗怎么可能和烈云宫相比,在那一刹,李木几乎没有丝毫怀疑沈非会答应周泰的召唤回归烈云宫。不过李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沈非会拒绝得如此斩钉截铁,那其中的坚持之意,几乎所有人都听出来了。

    “沈非,烈云宫让你回去,是看得起你,你别给脸不要脸。”

    但是相对于蓝清风和李木的惊喜来说,另外一个人也是又惊又喜。不过袁成的惊喜和蓝清风等人的惊喜又大不一样,如果沈非真的回到烈云宫的话,那他的杀孙之仇是再也别想报了,所以袁成这一道喝声,看似义愤填膺,实则是火上浇油。

    对袁成的喝问,沈非不置可否,继续轻声说道:“周长老,烈云宫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请你转告宫主和几位长老,从此以后,长宁宗便是我的家,唯一的家。”

    这番话沈非其实已经想了很久,半年前从烈云宫宫门走出的那一瞬间,他便没有想着再回去,就算要回去,也绝对不是以烈云宫弟子的身份。

    唐宁等人的欺凌,上官玉的背叛,让他对整个偌大的烈云宫,除了老师韩池之外,再无丝毫留恋。

    而来到长宁宗之后,虽然袁成爷孙俩对其也极尽打压,但老一辈诸如蓝清风、李木,年轻一辈像蓝冰、二虎、石新等人,都对自己极为友善。

    沈非从之前一年的低谷生涯中,骤然来到长宁宗这个友善的宗门,其归属感已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建立了起来,不过最为重要的原因,还是之前蓝清风的那一句“没有可以勉强你”!

    听得沈非这话,蓝清风和李木都感到异常欣慰,无论怎样,看来沈非是不会再回烈云宫了,而像沈非这样有着天赋的少年天才,对长宁宗来说,无异于捡着宝了。

    相对于长宁宗众人和袁成意义不一样的惊喜,周泰的脸色就异常难看了,听得他沉声说道:“沈非,你可要想好了,烈云宫请你回去,只有这么一次,以后就算你想回去,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沈非脸色平静,接口道:“放心吧,周长老,我沈非做出的决定,还从来没有更改过。”

    闻言周泰霍然站起,阴沉着脸说道:“沈非,你的决定,我会如实上报给宫主的,希望你不要为今天的决定感到后悔!”

    这几句话就有些浓郁的威胁之意了,沈非如何听不出来?在一旁袁成幸灾乐祸的脸色下,他已是倏然接口道:“这个就不劳周长老费心了,请周长老代为转告我老师,就说我在长宁宗一切都好,请他不用挂念。”

    “哼!”

    对于沈非最后的话,周泰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当下袍袖一拂,冷哼了一声,然后踏步便走,这个态度,和沈非刚进门时看到的满面春风完全相反。

    “周长老,你走好啊!”

    蓝清风心中颇为爽快,对于烈云宫的作派,他深感不耻。沈非残废不能修炼便将其送出,现在一看沈非天赋回来了,便又巴巴地想将其接回,世上哪有如此便宜之事?

    而一旁的袁成却是眼珠一转,突然说道:“我去送送周长老。”说完也不待蓝清风等人说话,便自顾追着周泰的背影而去。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