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刘基把张居正、杨廷和、张须陀、李成梁、蓝玉以及其他五名顶级武将召唤出来了之后,就派人把白起、蒙恬、李存孝等众多武将也召集到了这处宫殿之中,并且把张居正等人向白起他们介绍了一番。


至于张居正、杨廷和、张须陀、李成梁、蓝玉以及其他五名顶级武将,怎么突然出现在了大宛城的皇宫,刘基的解释可谓十分牵强,但是白起他们没有一个人去深究。


刘基对着大殿内的文臣武将们问道:“如今我们已经夺下了大宛城,不过大宛国的国王耶曼却逃走了,大家说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白起随即说道:“主公,我们攻占了大宛国的都城之后,大宛国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大宛国的国王耶曼很可能会聚集大军试图夺回大宛城,我们破虏军目前在大宛城内拥有超过一百四十万精锐部队,加上大宛城内堆积如山的粮草,足以挡住数百万大宛国军队的进攻。”


刘基在大宛城内,总计召唤出来了九万三千六百名唐朝陌刀兵、十五万名陷阵营士兵、三十二万名东晋北府兵、三十六万魏国武卒、二十五万六千名明朝白杆兵和三十八万秦国锐士,到目前为止,这些精锐士兵损失了近十四万人,但是总兵力依然在高达一百四十二万。


蒙恬接着说道:“大宛国如果想要夺回大宛城,就必须从西域都护府的相州抽调大量军队,也许我们可以用大宛城为诱饵,把大宛国军队的主力都吸引过来,那样的话,我们破虏军在相州境内的部队,就能一路平推到大宛城之下,与大宛国军队展开决战!”


白起和蒙恬的话,让大殿内的武将们,纷纷颔首表示赞同,刘基随后扭头对张居正、杨廷和这两名顶级文臣问道:“张先生、杨先生,对此有何看法?”


张居正开口说道:“主公,凭借我们破虏军的实力,特别是东南的数百万大军抵达西域都护府之后,我们破虏军完全有能力把整个大宛国给吞并掉,不过我们破虏军刚刚得到了大晋的西南五州、东南七州、以及梅州、渝州,还从鲁国手中夺下了潞州、绛州、汾州、泽州、宪州、代州、岚州和忻州,这么多新得到的地盘,凭借我们破虏军的文官体系,想要把这二十二个州都掌控了,已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再加上大宛国的六十四个行省,属下担心我们破虏军会吃撑了。”


听了张居正的话,刘基不禁陷入了沉思,依靠系统出品的武将,自己麾下可谓是猛将如云,就算能独挡一面的大将,也有数十位之多,但是相对来说,能治理地方的文臣,缺口却非常之大。


如今刘基从系统那里得到了顶级文臣已经达到了五十一人,绝对不算少了,但是破虏军如今的地盘实在太大,仅仅五十一名顶级文臣如同杯水车薪,可惜系统除了顶级文臣之外,再没有其他级别的文臣可以让刘基召唤出来,而现实世界当中,破虏军招募的文臣,勉强只够维持西域都护府、北庭都护府以及黔、邳、秦、襄、涪这五个州的运转,刘基想把新增加二十二个州的文官配备齐全,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刘基叹气说道:“张先生言之有理,我们破虏军虽然有吞并大宛国的实力,但是现在却不是吞并大宛国的最佳时机。”


杨廷和这时说道:“主公,既然我们破虏军有实力吞并大宛国,那什么时候吞并大宛国都可以,属下建议应该尽快结束与大宛国的这场战争,接下来入主苍龙城,才是重中之重!”


听到杨廷和提到入主苍龙城,刘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那也不能便宜了大宛国,至少得让大宛国再割让给西域都护府几个行省,乃至十几个行省的地盘!”


张居正微微一笑说道:“主公放心,凭借大宛城在我们破虏军之手,大宛国这次必定得割下几块肥肉给我们!”


六月五日的傍晚,在大宛国卡拉宛行省东部的阿雷卡城,大宛国的国王耶曼叹气对法瓦兹公爵说道:“孤实在是无能,竟然让破虏军第二次攻占了我们大宛国的都城,孤就算以后到了下面,也无颜面对皇室的列祖列宗啊!”


大宛城就在卡拉宛行省的境内,卡拉宛行省也是大宛国面积最大的行省。


法瓦兹公爵马上安慰的说道:“陛下,这次我从克德米拉行省带回了六个骑兵军团,另外把阿尔拜赫行省的四个骑兵军团也一起带了回来,有这百万骑兵,我们一定能夺回大宛城的!”


法瓦兹公爵原本一直跟在了大王子易德里斯身边,帮助大王子易德里斯统领数百万大宛国军队,也正是因为有战场经验丰富的法瓦兹公爵协助,大王子易德里斯才能带领数百万大宛国军队,在相州境内与破虏军的西域军团、西疆军团、西昌军团、虎贲军、玄甲兵、虎豹骑、白马从义和北府兵鏖战了数月之久。


这次大王子易德里斯得知破虏军又一次偷袭大宛城,惊慌失措之下,立即让法瓦兹公爵亲自带领六个骑兵军团回援大宛国,可惜法瓦兹公爵带兵刚刚抵达临近克德米拉行省的阿尔拜赫行省,就接到了大宛城已经沦陷的消息。


国王耶曼摇了摇头说道:“大宛城内的破虏军足有上百万,仅仅凭借你带回来的一百万人,想要攻下大宛城根本是不可能的,而孤身边现在只有两个骑兵军团的十五万骑兵以及四千多名皇宫侍卫,唉——”


法瓦兹公爵沉吟了一下说道:“国王陛下,大王子手里还有十个骑兵军团和九十个步兵军团,不如抽调回来二十个步兵军团反攻大宛城?”


大宛国第二批组建的二十个新编步兵军团和第三批组建的二十个新编步兵军团,如今都已经进入了相州境内,使得大宛国在相州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上千万,不过其中九十个步兵军团的大部分士兵都是新兵。


国王耶曼犹豫了一下对法瓦兹公爵问道:“法瓦兹,你说我们大宛国这次与破虏军的战争,还有取胜的机会吗?”


国王耶曼的问话,不禁让法瓦兹公爵一愣,法瓦兹公爵沉默了片刻说道:“国王陛下,虽然我们在克德米拉行省聚集了超过一千万的军队,但是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新兵,战斗力与破虏军的精锐部队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如果我们大宛国军队与破虏军在相州境内进行决战,胜算不超过两成,一旦破虏军在晋国东南的那数百万军队也进入克德米拉行省,我们大宛国几乎是没有一点儿的胜算。”


国王耶曼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大宛城被破虏军夺下之后,孤想了很多,这次本来是我们大宛国与草原几大游牧强族以及十万大山的青彝族,联合对破虏军宣战,现在草原几大强族以及青彝族都败了,只剩下我们大宛国以一己之力与破虏军进行周旋,实在是太艰难了,要知道就连东方的鲁国,都败在了破虏军之手,鲁国的实力甚至还要超过我们大宛国一筹。”


法瓦兹公爵苦笑说道:“破虏军的实力确实太强悍了,之前我们与草原几大强族以及青彝族共同出兵讨伐破虏军,结果破虏军三下五除二就把草原几大强族的联军给收拾了,甚至连草原上实力排在第二的鲜卑族,都被破虏军给吞并掉了,这次破虏军派兵南下,等于是与我们大宛国和鲁国同时开战,结果破虏军却打的鲁国割地赔款,听说连鲁国一位拥有倾城倾国之貌的公主,都迫不得已得嫁给刘基。”


法瓦兹公爵提到鲁国的公主,不禁让国王耶曼的嘴角抖动了一下,国王耶曼顿时联想到了留在大宛城皇宫之中的那上千名王妃,按照刘基那好色如命的秉性,国王耶曼知道,这两年他新纳的上千名王妃,一定会被刘基给霸占了。


当初准备从皇宫逃离之时,国王耶曼对上千名王妃的处置有些犹豫,因为是逃命,带着这上千名娇弱的女人,等于带上了一个非常大的累赘,于是国王耶曼决定把上千名王妃全部处死,不然这上千名王妃一定会落到刘基的手中。


但是国王耶曼这个决定,却被大宛国丞相萨福万给劝阻了,正是因为刘基好色如命,所以丞相萨福万希望国王耶曼把上千名王妃留下来,不然破虏军攻下皇宫之后,刘基很可能会恼羞成怒,以后想与破虏军进行和谈,可就更加不容易了。


在国王耶曼准备逃离皇宫之时,大宛国的丞相萨福万,就已经劝国王耶曼,尽量早日结束与破虏军的这场战争,哪管是大宛国为此付出一些代价也可以,不然这场战争的局势,对大宛国将会越来越不利。


国王耶曼沉声对法瓦兹公爵问道:“如果我们大宛国想与破虏军结束这场战争,破虏军会答应吗?”


法瓦兹公爵想了想说道:“国王陛下,就算破虏军同意与我们大宛国结束战争,也必定会提出一些苛刻的条件,毕竟这场战争是我们大宛国挑起来的,而且这场战争的优势,又尽在破虏军之手,连我们大宛国的都城现如今都被破虏军给攻占了。”


国王耶曼叹了一口气说道:“孤已经做好了被破虏军敲诈的准备,这场战争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然我们大宛国最后也许连裤衩都得输掉。”


法瓦兹公爵松了一口气说道:“国王陛下,您能这样想,我也就放心了,如今破虏军的势头正盛,我们大宛国还是避一下为好,等待以后有机会,我们大宛国再与破虏军好好算一算总账!”


国王耶曼点了点头说道:“对!就算我们大宛国这次认输,但不代表我们大宛国就真的怕了破虏军,等我们大宛国的军队,以后战斗力强大了,孤一定会找破虏军报仇的!”


法瓦兹公爵随后问道:“国王陛下,这次破虏军是如何让百万大军进入大宛城的?”


国王耶曼苦笑着说道:“破虏军的百万大军就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到现在孤也没有弄明白这么多破虏军,是如何进入大宛城的!”


法瓦兹公爵叹气说道:“我们一定得弄明白这件事,不然以后一旦再与破虏军开战,大宛城还是会有被破虏军攻占的危险!”


国王耶曼决定了要与破虏军结束这场战争之后,立即传令大王子易德里斯带领十个骑兵军团和九十个步兵军团,退出破虏军的地盘,也就是西域都护府的相州境内。


同时国王耶曼派人来到了大宛城,准备与大宛城内的破虏军展开谈判,国王耶曼已经得知破虏军的统帅刘基,此时就在大宛城内,这次破虏军奇袭大宛城,又是刘基亲自领兵的。


本来刘基就考虑要结束与大宛国的这场战争,没有想到大宛国的人却主动送上门来了,那刘基哪里会客气,直接狮子大开口,向大宛国讨要其二十个行省的地盘,以及两亿两黄金的战争赔款。


国王耶曼得知了破虏军开出的停战条件,气的拿刀把一间书房劈的破烂不堪,最后还是法瓦兹公爵把国王耶曼给劝住了,“国王陛下息怒,破虏军不过是漫天要价,想必破虏军也知道我们不会同意这么苛刻的条件,我们完全可以与破虏军讨价还价一番,至于我们大宛国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结束这场战争,关键在于一个‘谈’字!”


“法瓦兹,那谈判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处理了,尽可能让我们大宛国少付出一些代价!”


“国王陛下,你心里的底线是什么?”


“最多……最多割让给破虏军五个行省,赔偿的黄金不能超过两千万!”


“国王陛下,臣只能说尽力而为!”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