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事情就如正午的时候泼在院子里的水一样,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但夏满满总觉得有一种鼻子酸酸的想哭的感觉。她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可是她就是见不得黎叶对方氏好。


是不是很善妒?可她控制不了自己啊。


方氏在一旁一直低着头不敢说话,事情若是没有戳破什么都好说,如今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她如果再多说一个字,那便是错。


她一个字都没说,只盼望这件事快点过去。她是个懂事的姑娘,她明白自己是妾,而夏满满和黎叶向来又很好,他们小时候还有那么一段传说,都知道他们青梅竹马而且黎叶为了夏满满拒绝了上门示好的县太爷和他的义女。她说不上对黎叶是什么感情,只是觉得这个人好,黎家对她爹好,她来这里多做些事情,给黎家传宗接代也是应该的。黎叶这个人她不讨厌,但是也谈不上有多喜欢。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在哪里,或许会因为黎叶日久生情。可夏满满对黎叶的喜欢,对他的哀怨,她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


所以,那送上门的耳坠才会被她收拾好,黎叶给她买的一匹布,她才会一直放在屋里,谁也没让知晓。一直等到有孩子的这一天,她才把这些说出来,还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的就是让夏满满以为黎叶没有对自己动心。


她不想让黎叶对自己动心,只想让这个家里所有的人都过的好一点。


可是,黎叶在她的房里待了半年多,黎叶又对她那般的温柔和体贴,这是她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她也开始因他的宠爱而欣喜,不知道那是不是感情,可能只是一种小孩子得了长辈糖果的感觉。或许那根本不是。爱情。


黎叶对她,应该也不是爱情。


他的爱情应该在夏满满那里。必须在夏满满那里。


但他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温柔已经开始从眼睛里透出来。


但自己在面对他的宠爱,满足已经开始从心里叹息出来。


异性相吸,何况他是个好人,何况她是个好女人。


或许,这黎家三个年轻人都不想让发生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夏满满的委屈,居然在这岁月自重,越酿越多了。简直让人难以承受。


“你看这是什么?”黎叶看夏满满一个人在屋里给孩子缝衣服,两个小孩都在院子里打闹,便溜了进来,给夏满满献宝一样拿着一个盒子。


夏满满见他难得这么一副讨好的样子,便笑脸相迎,道:“怎么今日有闲空了,医馆不忙么?”


“不忙,爹爹在那读医书,我闲来无事,便来瞧你。”说着把盒子放在满满面前。


满满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打开盒子一看,原来是一件白玉镯子。那玲珑剔透的样子甚是可人,一看便是上乘货色。夏满满见了之后,皱了皱眉头——“这部是年不是节的,也并非我的生辰,你买这么贵重的东西送我做什么?”


“只是出门在路上瞧着好看,便买来给你。你这镯子,能买方氏十副耳坠子了。”黎叶道。


夏满满在心里冷哼一声,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还当是什么事儿呢。她有些不屑:“这之前给人买了好东西也不愿和我说,我说你不愿说就不说呗,我也没哭没闹,现在拿了这镯子给我,我倒觉得不高兴,想起之前的事儿来,你这不是多此一举么。”夏满满说着接着拿起桌上的针线,做起手工活来。


昨日若不是铭儿撞破了那事儿,今日黎叶也不会拿着镯子来。哼,倒像是她夏满满要出来的东西似的。这要来的东西向来不金贵,不管值多少银子,在她夏满满的眼中就是一文不值。


“你瞧瞧你,我还担心你生气呢,所以给你买这好东西。我不是说了吗,给她买的没有你这个贵,你快带上试试,若是大了小了,我还要去首饰铺子里帮你换。”


“你干脆拿去退了吧,反正我也不稀罕。”夏满满继续做她的针线活。


黎叶有些尴尬,对她说:“买来的是玉器,又不是别的,这已经挑了给你了,若在送回去,也沾了我们两个人的气。老人都说玉是有灵气的,送回去掌柜的肯定会不愿意的。”


“这话倒好笑,你回去换就不沾了我们两个人的人气了么?”夏满满向来嘴上不饶人。


“……”黎叶被噎了个呛,也有些气了,于是道:“满满,如今你也不是小孩子,我说你能不能别计较那么多,你稍微知足点,我们的日子也不至于这样。非要天天这个不满意,那个不满意的……”


“好奇怪,你让我要这个镯子,我不喜欢,让你退回去,我说过一句别的什么?你退回去就是了,非要在这里和我磨磨唧唧又做什么?还说我无理取闹,说我生气了。我哪里生气了?”夏满满诘问他。


黎叶气结:“是!你嘴上是没说你生气了!可是你的眼睛,你的神态,你的一举一动都在说你不高兴!你知道天天对着一张不高兴的脸什么滋味么?你天天都在装模作样的做别人,满满,我不喜欢你这样!”


夏满满把手里的活计往桌子上一扔,道:“你黎家的媳妇真难做,我做我自己,你们说太大小姐,又说我什么都不会做,天天一张哭丧脸。你爹不也天天一张哭丧脸,你怎么不去说他啊!我这学着别人笑,学着把自己的那些小心思藏起来,你们又说我太假,学也学不像,脸上笑着但是还能看出来不高兴。黎叶,你来告诉我,嗯?你来告诉我怎么才能发自内心的高兴!”


黎叶被问的愣住了,他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还要强行作答:“你还是没想通。”


“好,行,你就当我还没想通就行。反正我们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夏满满说完把身子一扭,给了黎叶一个冰冷的脊梁,黎叶只得离去。


正在黎叶要跨出房门的时候,夏满满对他说:“把镯子拿走!”


“你留着吧,明明看见人家的耳坠子心里吃醋。”黎叶道。


他迈步走了出去,还没走两步,就察觉到一件东西飞过来。他侧身一躲,发现是盒子连镯子都被扔出来了,镯子已经掉在地上,碎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