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陛下,奴才知道,您也是一时被奸人蒙蔽,奴才怎敢怪您。”殷景睿大方得体的道,脸上没有一丝委屈的表情。


他这一席话说得十分漂亮,既全了皇帝的面子,也安了皇帝的心。


皇帝心中一松,忍不住哈哈笑了一阵,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安抚一下他,突然有个太监急急的走了进来。


“陛下,蝶妃宫里的宫女前来,说是请舒太医过去一趟。”


“蝶妃,她怎么了?”


皇帝惊讶道。


刚才李公公怕说出蝶妃的事,会让事态脱离自己的控制,增加麻烦,所以本想等到处置了常睿再把这件事告诉给皇帝,毕竟当时舒安然已经说了蝶妃无碍,所以现在皇帝还不知道蝶妃受伤这件事。


“陛下,原来你不知道?”舒安然惊讶了一下,解释道:“蝶妃娘娘为了救苏依依,与李公公手下的人起了一些争执,等咱们赶到的时候,蝶妃娘娘因为撞到了墙上,已经晕了过去。”


“什么?”皇帝惊讶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这个祝蝶衣温顺可人,皇帝对她还是有几分怜惜的,现在一听到她为了苏依依,竟然被几个下人害的撞到了墙上,皇帝顿时心疼不已。


“这些混账,竟然敢对朕的嫔妃动手?”


幸好李公公现在不在这里,若不然,只怕他早就被皇帝拖下去砍了。


“陛下放心,方才我已经替娘娘诊治过了,只是一些皮外伤,并无大碍。”


说着,他对那个太监道:“来人怎么说的?”


“说是刘太医有些把不准蝶妃娘娘的脉,所以请您去一趟。”


“什么,这些太医院的废物,治病没用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脉都把不准了?”


闻言,皇帝怒骂道。


“陛下,此事不怪刘太医。方才我替蝶妃娘娘把脉的时候,也觉得娘娘的脉象有些怪异,所以刘太医拿不准也是正常的。”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你拿不准的脉象?”


“刚才我摸娘娘的脉象时,发现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不过许是因为受伤的原因,脉象不是太明显。”


舒安然这话,其实并没有给皇帝说真话,要知道这三个月的喜脉,根本就不会因为受伤而不明显。


只不过这也正是让舒安然奇怪的地方,按说三个月,胎像已经稳固,喜脉应该会十分强烈才对,为什么蝶妃的脉象却会不明显呢?


而且前段时间蝶妃受伤的那次,他也为她把过脉,那个时候,他却根本没有摸出她有喜脉的征兆。


饶是舒安然行医多年,却也从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什么?有喜了?那、那胎儿可有事吗?”


皇帝不知道这里面的复杂,只是在听到祝蝶衣有喜的那一刻,惊讶、狂喜、担忧,各种表情一下子都涌了上来。


他没想到,祝蝶衣居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了,皇帝此刻高兴的恨不得立刻赶到她的面前去,不过一想到刚才舒安然说她受伤了,皇帝又急了起来。


“安然,快,快跟朕去看看!”


皇帝说着,就急匆匆的往的外走去。


“陛下,你先去,安然跟常总管说几句话,立刻就来。”


现在皇嗣可是重中之重,有什么话,比皇嗣的安危还要重要了?


皇帝皱眉不喜,正要说什么,舒安然却已经先开了口。


“蝶妃娘娘那,一时没有什么大问题,倒是苏依依的伤势挺严重的,陛下也不想蝶妃娘娘醒来后伤心吧。”


她们两人姐妹情深,祝蝶衣这样伤,更是因为苏依依受的。


皇帝立刻被说的没了反驳之语。


“那安然你可要快些。”他催促了一声,然后立刻就快步去了蝶宫。


等皇帝走后,舒安然终于褪去一脸淡然,拉着殷景睿快步走到一个僻静处。


“你必须尽快出宫。”


见他说得郑重其事,殷景睿心一沉,“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舒安然提高了声音,带着愤怒的看着他,“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做,把她放在了多危险的境地吗?到现在,难道你还认为你有能力可以保护她吗?”


他一连几个问题,即便他没有说名字,可是殷景睿也明白,他口中的那个她,说得是谁。


舒安然对苏依依的感情,殷景睿也明白一些,不过因为两人是兄弟,舒安然不说,他也不会笨到去点破。


不过这么久以来,舒安然都一直很好的隐藏着这份感情,难道现在是因为苏依依的事情,让他觉得隐忍不下去了吗?


男人,最怕的不是情敌,而是情敌的看不起,尤其是这个情敌还是自己的兄弟。


“这次是我的失察,不过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了,她是我的女人,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也只会死在她的前头。”


他这是保证,也是宣告他的所有权。


“失察?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失察,她差点就一尸两命了?”


舒安然这次却没有如以往的平静下去,反而是愤怒的讽刺回去。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尤其是一想到刚才,他们若是再晚去一会儿,苏依依会是个什么情景。


又或者,万一祝蝶衣没有发现,没有给他们送出消息,又或者没有祝蝶衣以死相逼的拖延时间呢?


那现在,苏依依好能有这么幸运吗?他真的不敢去想,这个万一的之后的情况。


“什么,你说什么一尸两命?”


饶是淡定从容的殷景睿也一下就震惊的变了脸色,像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似的反问。


其实他心中已经腾起了一个让他自己都不敢去想的假设!


舒安然却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反而是冷声指责道:“殷景睿,我告诉你,你若是不爱她,自然有人爱她,你是人,不是神,你也有失手的时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有可能就是因为那一丝小小的失误,她就可能会失去性命?”


许是因为激愤,他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


还好四周的宫人都被遣了下去,若不然他这句话只怕早就让人听到了。


不过饶是如此,一旁的药心还是担心的喊了一声:“公子。”提醒他们小心一些。


这一声,让失控中的两个人都恢复了一些理智。


“安然,你告诉我,依依是不是有孕了?”殷景睿急急道。


“是!”


舒安然咬牙忍下心中的那一抹不适,苦涩难言的低低应了一声。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