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司婆婆转过身来,眨眨眼睛道:“哪个要离开村子了?”


村长笑道:“我虽然是个俗人,但也闻弦而知雅意。你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自然是住不下去了,肯定要出去寻牧儿。”


司婆婆懊恼道:“这都被你看穿了。我要走啦,不留在这里了!”


药师咳嗽一声,道:“你离开村子,你的心魔谁来帮你镇压?以往有我们在,厉教主的元神不敢放肆,倘若你走了,我只怕你镇压不住厉大教主。厉教主魔道造诣极深,临死前将自己化作魔种,种在你的道心之中,借你的道心存活下来,时刻等着反噬。你磨灭不了他,镇压不住他,他便会反噬,将你的元神泯灭,夺你肉身。”


司婆婆目光闪烁:“他不会夺我肉身。”


“因为他太爱你了吗?”


药师冷笑道:“那么你错了,他夺你肉身,借你身体重生,那么他便是你,他爱的不是你,而是你的躯壳。等他变成了你,他便可以爱自己了。他是你的心魔,你也是他的心魔,他借你身体重生,便是战胜了自己的心魔,厉教主是要借你来磨练自己,想要成神啊。”


司婆婆打个冷战,突然笑道:“药师,你说了这么多,你能解决掉我这个心魔?”


药师沉默下来,厉天行的元神已经种在司婆婆的道心中,他解决不掉。非但他无法解决,马爷的佛法也解决不掉,村长的剑也无法铲除这个道心中的魔。


能够解决掉这个心魔的,唯有司婆婆自己,他们所能做的只是帮助司婆婆镇压这个心魔。


“我住在这里四十多年,你们不能解决掉他,那么我继续住下去又有什么用?”


司婆婆提着篮子便走,头也不回,道:“我去找牧儿,我总担心他吃不饱穿不暖,被人欺负。你们放心,我若是压不住厉老鬼,我会回来的!”


村长和药师一起皱眉。


司婆婆挎着篮子来到江边,唤来一头负江兽,登上兽背,沿江而下。


负江兽走了百十里地,司婆婆突然怔了怔,只见江心有一个瞎子拄着拐杖正在行走,司婆婆脸色顿时黑了,探手过去,一把将这瞎子拎起,放在负江兽背上,嗔怒道:“瞎子,你也要留我?”


瞎子茫然,赔笑道:“原来是婆婆。我好端端的走路,什么留你?”


司婆婆将信将疑,道:“你大清早的跑这么远,不是为了堵住我,不让我离开村子?”


瞎子叫屈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留你作甚?对了,老太婆这是去哪里?是否能捎我一程?”


司婆婆眨眨昏花老眼,笑道:“我准备去延康国,你要捎着吗?”


瞎子拍手道:“我正好也要去延康国!”


司婆婆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瞎子一脸无辜。司婆婆冷笑道:“你去延康做什么?”


瞎子淡淡道:“我的眼瞎了,我去找挖掉我双眼的那个人。”


司婆婆心头一跳,笑道:“我还以为你担心牧儿的安危,打算去延康找牧儿,原来是去办正事。”


“他长大了,自然能够应付一切变数。”


瞎子这话让司婆婆暗暗惭愧,只听瞎子继续道:“我不会直接去找他,我会暗中观察他。”


正在此时,空中一道流光闪过,司婆婆抬头,只见那流光已经不见踪影,突然,那道流光又折返回来,唰的一声落在负江兽的背上,瘸子身影出现,悻悻的看着兽背上的两人。


瞎子怒道:“瘸子,你鬼一般跑来跑去好不吓人!你作甚?”


“出村溜达溜达。”


瘸子东张西望,道:“你们有没有看到马爷?我昨天就没有看到他,他昨晚没有回来。”


司婆婆惊讶道:“马爷没有回来?他一向都是按时回到村子里的。”


瘸子叹了口气,道:“我估计他想念牧儿,去延康国了,我要去找他。这老小子一声不吭就走,我要去质问他为何要这么做,为何要抛弃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我还要去看看我的腿……”


瞎子冷笑:“你不是想去见牧儿吧?”


瘸子冷冷道:“我会想他?我才不会想他!这小子是我们捡来的,从小就淘气讨厌,我老早就想把他撵走了……咦,你看前面的混蛋好像是屠夫那厮……果然是屠夫!”


过了片刻,负江兽的兽背上站着四人,当然,屠夫是用双手站着。三人面面相觑,瞎子拄着竹杖,侧耳倾听,却没有一个人出声。


司婆婆挎着篮子,瘸子拄着拐杖吹着口哨,屠夫双手放下,叉着腰东张西望。


良久,瞎子讷讷道:“马爷也跑了,再加上我们四个,村里就只剩下药师,村长,聋子和哑巴……”


“哑巴跑了。”


屠夫哼了一声,道:“村长和药师还没起来,哑巴就跑了,背着一个大箱子跑的,我跑出来追他没追上!”


瞎子愕然,哭笑不得道:“那么就剩下聋子、村长和药师了。”


瘸子嘿嘿笑道:“我们才不是想牧儿,我们是各自有各自的正事。我是去皇宫瞧瞧我的腿,万一延康国师将我那条腿腌一腌烤一烤熏一熏,做成了火腿,那还得了?”


瞎子点头:“我也是有正事,我要去为我的眼睛报仇。”


司婆婆连连点头,笑道:“我身为圣教的上代圣女,新教主登基,我自然要去见一见新教主。”


屠夫想了半晌,想出一个理由,道:“我觉得我的下半身可能掉在哪个地方了,我去找找,说不定还能接上。”


四人都松了口气,异口同声道:“所以我们都有正事!”


残老村,村长和药师坐在村口默默喝茶,过了良久,药师道:“村里只剩下我们四个了。”


“药师,马爷昨天就走了。”


村长饮茶道:“他们心性还是差,坐不住。还是聋子饱读诗书,学富五车,心有城府,气定神……”


他侧头,呆呆的看着聋子背着一个带着遮阳笼布的竹篓从他们身边走过。


药师忍不住道:“聋子,你到哪里去?”


聋子似乎没有听见,径自走了。


“这混球,又装作没听见!”药师气道。


“现在村子里只剩下我们俩了。”


村长哭笑不得,突然道:“你何时走?”


药师连忙摇头:“我仇家这么多,哪里敢走?我现在担心,这些坏蛋一股脑全都跑出去了,只怕会引起一场不小的动乱呢。咱们村的坏蛋……”


村长笑道:“让外面的人头疼去吧。你若是想走,你也可以走,我留下看着村子,等你们回来。”


药师迟疑一下,摇头道:“我出去只会给他们添乱,咱们村所有的坏蛋之中,我的名声最不好……”


村长似笑非笑道:“若非如此,你也早就跑了。”


两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堤江县与虎阳县交界,秦牧抬头看了看初生的朝阳,抬手朱雀元气迸发,将夺自尸仙教弟子的衣物烧掉。至于那张人皮早已被他丢在半路,穿上别人的皮,他还是有些心理负担。而且他还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里面全都是司婆婆为他准备的零碎东西,也无法披着人皮,否则便会变成大驼背,很容易被人看穿。


“司婆婆的驼背里面藏着什么?”秦牧突然冒出一个好奇的念头。


他背着行囊,倘若披着人皮便会变成驼背,司婆婆并非是驼背,这么说来她的驼背中肯定藏着东西,秦牧很是好奇,那里面到底藏着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一夜逃遁,没有休息,又经历一场场恶斗,让他着实疲惫,包袱里的狐灵儿已经累得睡着了。


一阵风吹来,秦牧立刻追上风尖儿,踩着风而行,不过走了几步只觉身体疲乏,只得落下来,老老实实的走路。


突然,空中传来嗡嗡的声音,秦牧循声看去,只见几只火红色的甲虫飞来,那些甲虫竟不怕人,飞到他近前绕着他飞了几周。


“尸蟞虫!”


秦牧眼角不自觉抖动一下,打个哈欠,自言自语道:“好累,还是找个地方睡一觉……”


他手指飞速连弹,那几只甲虫顿时爆碎!


秦牧立刻加快速度,飞驰而去。


他曾经在药师那里见过这种蟞虫,尸蟞有青蟞黑蟞等颜色,其中以红尸蟞最为难得。而这些红甲虫就是红尸蟞!


而在此时,嗡嗡嗡的声音传来,他抬头看去头皮发麻,只见空中一朵红云正在向这边赶来,气势汹汹!


那朵红云飞得越来越低,突然一只只红色的甲虫飞入山林中,钻入乱坟岗,乱坟岗的地面抖动,一只只骷髅从地底爬出,迈开双腿向秦牧疯狂追去!


更多的尸蟞飞来,钻入途中遇到的野狼獾子甚至猛虎等野兽体内,那些猛兽红着眼,竟然也向秦牧扑去!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