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尸仙教的高手!比刚才那个叫做贺隐的神通者要强,最低高出他一个境界!”


秦牧心头大震,这些尸蟞应该是尸仙教的高手所养,能够同时远程操控驾驭这么多尸蟞,通过尸蟞控制乱坟岗的无数骷髅尸骨,再加上荒野中的各种猛兽,此人的修为是何等浑厚,可想而知!


这比操纵飞僵要困难许多。


这些尸蟞进入骷髅和猛兽的体内,让这些骷髅、猛兽发生奇异变化,骷髅的骨骼上泛着红色,而猛兽则直接便成了红毛兽尸,疯狂的向秦牧追去!


这种手段,比贺隐高出太多。


“他通过这些尸蟞操纵骷髅尸骨和猛兽,为的不是杀我,而是拖住我!”


秦牧元气控剑,少保剑飞出,施展出云剑式,宝剑环绕周身不断飞行,画出一个又一个圆环,他向前狂奔,少保剑也不断向前切割,将身前身后扑来的骷髅和红毛兽尸切得粉碎!


不过每一只骷髅碎掉,每一头红毛兽尸被切碎,这些尸骨中便有红尸蟞飞出,或者钻入泥土,或者飞向远处山林,泥土中不断有尸骨钻出,山林中也不断有红毛兽尸冲来!


秦牧头皮发麻,这些兽尸和骷髅还是拖慢了他的脚步,追踪他的那个高手要不了多久肯定会赶过来!


正在这时,狐灵儿被吵醒,见状连忙催动法术,唤来妖风,风势越来越大,变成龙卷风,将前方挡路的红毛兽尸和骷髅卷入龙卷风之中。


秦牧压力大减,速度大增,向前狂奔而去。


就在此时,一只红尸蟞飞来,落在秦牧的包袱上,向狐灵儿的口鼻中钻去。


狐灵儿惊叫,连忙从包袱中跳出来,爬到秦牧肩头。更多的甲虫嗡嗡飞来,显然是追踪他们的那个尸仙教高手发现了狐灵儿御风,因此针对她释放尸蟞,想要将她变成红毛兽尸。


“日照阳魂空中炼!”


秦牧元气变化,熊熊如火,一印盖在空中,朱雀元气化作一轮骄阳烈日,光芒大放,那些尸蟞吱吱怪叫,体内冒出一缕缕青烟,纷纷落地,一动不动。


“雷音八式有用,能够摧毁尸蟞中的魂魄!”


秦牧又惊又喜,一边奔行一边施展出日照阳魂空中炼,那些奔行杀来的兽尸和骷髅被骄阳照耀,体内纷纷冒出一缕缕青烟,骷髅哗啦啦倒地,而兽尸也径自仆倒。


而那些骷髅和兽尸不再阻挡他的去路,而是与他一起并行奔跑,一具具骷髅在奔跑的途中,突然伸手拔掉自己的肋骨,将肋骨当成弯刀,纷纷向秦牧掷来!


数以百计的肋骨呼啸,密密麻麻,旋转着在空中飞过,滑过一道道圆弧,即使不中,也会回到那些骷髅的手中。


秦牧头疼,只得再次施展出云剑式,抵挡四面八方可能袭来的肋骨弯刀,速度再次被拖住。


尸仙教的攻击手段实在诡异,飞尸,黄表纸,尸蟞,骷髅,红毛兽尸,还有拆了自己骨头当成飞刀的骷髅们,千奇百怪。


突然,秦牧看到前方有农田,农夫正在耕种,现在正是春收的季节,田里有很多农民早起收割庄稼。


“快躲开!”


秦牧挥手,高声叫道:“诸位,快快躲开!”


那些农夫纷纷抬头看来,不由吃了一惊,骷髅和红毛兽尸如同潮水般向他们这边涌来,着实吓人,连忙丢掉手中的镰刀落荒而逃。只是他们的速度远不及秦牧和那些红毛兽尸,照这个速度必然会被追上。


秦牧连忙折向,避开他们,只是稻田旁边便是官道,官道上也有行人。为首的是一辆马车,旁边有护卫骑着高头大马,车内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外面何事喧哗?”


一个护卫在马上欠身道:“回大人,有骷髅成灾,正在追杀一个锦衣少年。那少年担心冲撞田里的农夫,将骷髅群引到官道上。还有些红毛兽尸,形态很是诡异,应该是被人用尸蟞操控,多半是湘西的尸仙教。”


“而今天下初定,总有些妖魔鬼怪跳出来祸乱苍生。”


车中的女子道:“施护卫,你去将骷髅群和红毛兽尸除了,不要冲撞了百姓。”


“是,大人。”


那名施护卫并未下马,而是取出一个银色剑丸,屈指一弹,剑丸飞上空中,滴溜溜转动,每转动一周便有一道雪亮的剑光射出。


那剑丸的转动速度极快,一道道剑光如同雨线般落下,秦牧在奔跑的途中只听四周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一具具奔跑中的骷髅纷纷破碎,变成齑粉!


而那些红毛兽尸也纷纷身首异处,一个呼吸的时间不到,追杀他的数以百计的骷髅和红毛兽尸便被清扫一空。


这些骷髅和兽尸中有红尸蟞飞出,但还未来得及飞起便被一道道剑光剿灭。


“正统的剑法!”


秦牧连忙止步,看向前方的马车,马车边的护卫所使的是正统的剑法,他曾经在漓江剑派的身上见过类似的剑法,堂堂正正。


这种剑法是将许多口剑炼成剑丸,迎敌时很是厉害,也可以布成剑阵。


当然,能够施展剑丸的,往往都是高手,因为剑丸实在太重,能够以元气让剑丸腾空的,其修为必然无比强大。


这马车边的护卫便如此厉害,马车中的人应该很是了不起。


远处,那位乔师叔一路飞驰而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尸蟞一瞬间死得一干二净,不由吃了一惊,没有上前,而是站在树梢上观望。


“丽州府少尹的车驾!”


他脸色大变,急忙转身便走:“丽州府的少尹是个狠人,我不是对手,先退了再说!”


他立刻闪身边走,消失无踪。


马背上的那位施护卫向车中道:“大人,尸仙教已经退了。”


车中的女子道:“唤那少年过来。”


“是。”


施护卫下马,欠身道:“这位公子,我家大人有请。”


秦牧上前,来到马车边,只见车帘掀开,里面的女子露出侧脸,是个粉黛红唇的美丽女子。那女子正过脸来,上下打量秦牧两眼,见他衣着光鲜,想是大户人家,道:“这位公子,你从哪里来?”


秦牧不卑不亢,道:“我来自堤江县城。”


那女子问道:“堤江县城是否已经沦陷,被尸仙教占据了?”


秦牧点头,赞道:“姐姐真聪明。”


“姐姐?我做了丽州府少尹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人叫做姐姐。”


那女子哭笑不得,唤来施护卫,道:“你传令虎阳、豫康等县,准备发兵堤江。”


施护卫称是,立刻去了。


那女子看了看秦牧,道:“湘西尸仙教占领堤江县城,只怕那里的人凶多吉少,你能够逃出来也是一个异数。我见你衣衫却也华贵,应该是出自名门,你有何打算?”


她的目光带着怜悯,显然也是认为堤江县城被尸仙教占据,城里不可能会有人存活下来。秦牧既然是出身自堤江县,那么他的家人只怕也将葬身在堤江县,不会活着出来。


所以她才会问秦牧有何打算。


秦牧迟疑一下,道:“我打算进京。”


那女子点了点头,道:“进京也好。我丽州府即将出兵堤江县,兵荒马乱之下,必定匪盗四起,这里不是安身立命之地。你此去京城,是否有路引?”


秦牧茫然,摇了摇头。


那女子沉吟片刻,道:“我是丽州府的少尹虞渊初雨,堤江县在我治下出现了叛乱,是我之罪。你仓皇逃出堤江县城,没有路引是情理之中。估计堤江县令也死在了叛乱之中。瞿护卫,你备好笔墨文书。”


一旁的护卫称是,连忙取出笔墨文书送到车中,那女子提笔在文书上写了几行字,字迹娟秀,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牧连忙报上自己的名字。


少尹虞渊初雨写下丽州府民秦牧等字,然后印上官印,等墨迹干了,将文书送到车外,让人交给秦牧。


“这是你的路引,沿途通关文书,持着这份路引路上经过的大城你都可以进去,不会为难你。”


少尹虞渊初雨放下车帘,声音从车内传来,道:“你不必恋家,堤江县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了,即刻赶赴京城吧。我兄长虞渊出云在那里为官,你到了京城便说是我保荐你去的,希望将来还能遇到你。”


“谢谢姐姐!”秦牧躬身,沿着官道快步去了。


虞渊初雨叹道:“可怜,这么小的年纪便家破人亡。只怕他是堤江县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了……”


“这位初雨姐姐真好。”


秦牧将路引文书收好,心道:“这次赶赴京城遇到盘问,我便可以说是丽州府的人了,不会被人看出是来自大墟。一宿没睡,不如去虎阳县歇一歇。”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