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诛人心向背之心!


卫墉有些毛骨悚然,延康国师改革宗派,将天下各门各派各大世家势力的绝学收归国有,在各地举办小学大学,京城办太学,江湖上,则大力打压各门各派。


倘若聚集了如此之多的资源,还教导不出好弟子,教导出的弟子还不如各门各派的弟子,那么国师的变法还有何用?


这个道门道子,其实力必定极强,绝对是天才级别的人物,否则也不会被道门派过来打脸!


太学院的脸面就是国师的脸面,就是皇帝的脸面,堵门就是打脸,延康国师和皇帝的脸面能否保得住,尚且难说。


卫墉心头大震,突然哈哈笑道:“太学院聚集天下人才,还能比不上区区道门的道子?”


秦牧摇了摇头,想起这些士子修炼的多半都是同一种功法,心中便有些不太看好。


太学院的士子虽然修炼的功法多有不同,但是很难专精,必须要有专精这门功法的国子监教导,才能让士子学到其精髓。


在他看来,这次道门有备而来,只怕太学士子只能被堵在山上了。


倘若太学院的士子打不败这个道门道子,天下门派反国师便师出有名,那时,皇帝不诛国师,皇帝也会失德,失去人心,只怕天下门派悉数造反!


道门道子与太学士子之争,将会是干系到天下大局的争斗,不容小觑。


“走,去看看这位道子的本事!”卫墉兴冲冲道。


秦牧与他一起下山,只见玉崖下,山门前后,到处都是太学院的士子。太学院的士子并不少,士子居的士子每年只招收十人,而神通者和皇子苑的皇子公主便多了。


秦牧站在玉崖上向前张望,果然看到有两个道人坐在山门前,其中一个是位老者,相貌高古,不像是当今时代的人,反倒像是从古代走来的一般。他身穿灰色道袍,仪态很是古朴,有一种超然世外的气度,端坐在那里,仿佛一切世事与自己无关。


有这种气度的,不是凡夫俗子,这个老者应该是有着第一正道大派之称的道门中地位极高的人物。


而这个老者身旁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这少年肘弯处搭着一柄拂尘,拂尘雪白,而尘柄却是丹朱色,他的衣衫是青衣,坐在那里很是安静,四周太学院的士子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秦牧暗赞一声,这一老一少看起来便像是修身养性的道士,有着超脱俗流的气度。


两位道人坐在山门前的道路中央,山门很是宽广,他们占不了多大的位置。


但倘若赶不走这两人,便是奇耻大辱。


堵门在江湖上并不常见,除非有深仇大恨,才会用上这种手段,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个门派的门户被我堵住,打的是这个门派的脸面,削的是这个门派的信心,将对方的功法贬得一文不值。


通常遇到这种事情,往往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而现在道门的一老一少堵门,却是堵延康国的脸面,打的是延康国的脸,延康国师的脸,要毁灭的是延康国师如火如荼的变法!


秦牧不远处,一位身穿黄袍的皇子低声道:“道门,曾经是第一大派,与天魔教并列,只是最近些年有些消沉,和天魔教一起销声匿迹,听不到道门的消息。这次道门现身,一出手就是非同小可啊。这次若是太学院无法逼退这二人,只怕这二人离开之后,道门便会造反了。道门若是造反,凭借道门的声望……”


秦牧向那皇子看去,心道:“此人见识倒是不凡。”


那位皇子突然心有所感,回头看到他,眼睛一亮,悄悄从其他几位皇子身边离开,挤到秦牧身旁。


“放牛的……”


那皇子脸蛋有些婴儿肥,露出笑容,小声道:“你真的是来京城看我的吗?”


秦牧上下打量“他”,却见这位皇子有些面善,失声道:“你是……胖胖的肥七公……”


他刚刚说到这里,顿时醒悟过来,那位“胖胖的肥七公子”可不正是女扮男装的灵毓秀?


那皇子闻言,不由勃然大怒,从背后取下一口大铁锤便要向秦牧砸过去!


秦牧连忙改口,笑道:“好妹子,我适才没有认出来你呢。卫兄,这位是七公主灵毓秀。毓秀妹子,这位是卫墉,国公府的。”


灵毓秀不好当着众人的面真的砸死他,把大铁锤放了回去。卫墉吓了一跳,心里直犯嘀咕:“七公主?秦兄弟从哪里把七公主勾搭过来了?皇家的姑娘,能招惹吗?要杀头的……听闻这位七公主才学过人,很有野心,不过为何连兵器也如此粗犷不羁……”


秦牧不知他心中想法,上下打量灵毓秀,只见这女孩儿出落得愈发漂亮了,虽是女扮男装,但却有一种勃发向上的英气,气度不凡。而且她虽是男子装束,但胸脯却和其他女子一样鼓了起来,也是胖胖的,并没有掩饰。


从前在大墟的时候,她的胸可没有这么胖。


秦牧嗅到她身上有一种熟悉的香味儿,应该是天香丝的香气,道:“妹子,这些天不见,你模样变了,我在宫里的时候差点没有认出来你。”


灵毓秀目光流转,有些羞涩,低笑道:“我哪儿变了?”


秦牧伸手在她头顶比划了一下,老老实实道:“比以前长高了,比我还高,好看了一些,也比以前强壮了,你脸上和胸上的肌肉……”


灵毓秀大怒,将他一脚踢下山崖。


秦牧人在半空,颇为无辜,悻悻道:“我又没有说她胖,为何生气?”


狐灵儿幸灾乐祸,道:“公子说的是,这女人无理取闹,咱们不要理会她!”


咚。


秦牧双足落地,站得稳稳当当,抬头向上看去,想要跳上去,又担心灵毓秀将他踢下来。


旁边的卫墉目视前方,一动不动。


灵毓秀恶狠狠看着他,卫墉额头冒出一滴冷汗,然后纵身一跃,从玉崖上跳了下去。


灵毓秀哼了一声,也跳下山崖。


不远处的一位皇子皱眉,突然脑后元气化作一只大手,向山崖下一抓,将她抓了回来,温言道:“七妹,不要胡闹,注意皇家的脸面。”


灵毓秀只得安分下来,道:“二哥,刚才那人便是医治太后奶奶的那个神医,是我的故识……”


二皇子脸色淡然,道:“我知道。我还听小秦将军说,你在大墟中见过他,很是亲昵。七妹,咱们是皇室子弟,由不得自己的,你不要胡闹。而今天下乱世,一场莫大祸乱就在跟前,倘若祸乱迸发,那就是国破家亡,我皇室都将成为丧家之犬!”


灵毓秀吓了一跳,道:“二哥,你看这个道子的本领如何?”


“他现在还未出手,我也不知道他的底细,不过道门既然敢带着他前来堵门,那一定非同小可!”


二皇子看向山崖下的秦牧,微微皱眉,道:“七妹,那个叫秦牧的虽然是一代神医,但毕竟是大墟弃民,你不要与他走得太近,免得被人嘲笑我皇家不知尊卑。”


灵毓秀皱了皱眉头。


山门前,少年模样的魔教祖师走下山来,站在那道门的一老一少面前,稽首问讯。那老道士连忙和小道士一起起身,躬身还礼。


少年祖师笑道:“丹阳子,你带着道门道子前来,这是何意?”


那老道士笑道:“道兄,你又何必明知故问?我道门的道主与你一样都老了,不想看到天下宗派成为延康国附庸,所以要我前来。道子只堵门三天,三天时间内倘若道子败,我道门不反。倘若三天没有人打败道子,那么天下换主。”


少年祖师叹道:“道门一向超然,也坐不住了吗?”


丹阳子眼观鼻,鼻观心,道:“道主看到天下大势,滚滚如潮,顺之者兴逆之者亡。我道门不求振兴本教,只求一个心安理得。国师要灭天下教门,那也由他,但是道主要看一看,国师用来代替天下教派的小学大学和太学,是否有这个资格!我道门教出一位道子,太学院占据天下资源,远胜道门,倘若教出来的士子还不如我道门的道子,那么国师的变法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天下也要换一位新主。”


“我明白了。”


少年祖师转身离去,声音传遍全山,朗声道:“太学士子听得号令,无论修为高低,皆可下山挑战。”


此言一出,满山皆闻。


“我来!”


一位神通者走出山门,大步向道门道子走去。那位道门道子起身,躬身施礼:“师兄。”


那位神通者也是太学士子,早几年进入太学院,躬身还礼,道:“道子是什么修为?”


那道子不缓不急道:“六合境界。”


那神通者笑道:“我也是六合境界。我姓屈名平,今日与你为敌不是因为私怨,而是要为太学院正名!”


那道子颔首,道:“我俗名林轩。师兄请。”


“林轩道子请!”


屈平眼中精光四射,陡然暴起,身形却不是向前冲,反而是后退,他的身体向后飘去,两指捏住一口剑丸,那剑丸嗡的一声射出一道煌煌剑气,粗大如柱,隐约能够看到这是由无数剑光汇聚成的剑柱,围绕圆心疯狂旋转!


屈平以剑柱为剑,一剑劈落,所过之处,剑风呼啸,气势磅礴!


秦牧见状不由惊讶,心头大震:“延康国的剑术,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这是太学院中的高深剑法吗?”


他的目光锐利,能够看出这一剑的非同小可之处,屈平这一剑看似简简单单,但实则元气对剑的操控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


他这一剑看似简单的一剑,实则剑柱中的那无数剑光都是需要用元气来驾驭,单单这一手,便让秦牧感觉到望尘莫及!


这种剑法,似乎隐隐跳出了刺挑劈斩等基本运剑技巧,发展出另一种不被基础剑法囊括的剑术!


“大六合剑法!”


卫墉惊呼,眼睛雪亮,道:“这是国师的剑法,只有神通者才能修炼的神通!”


“延康国师的剑法?”


秦牧心头微震,难怪他觉得这种剑法超出了基础剑术的范畴,没想到竟会是延康国师开创出来的剑术!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