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玉山山顶,太学殿。


太学院的各殿国子监、国子祭酒和秘书监悉数到场,一个个面色阴晴不定,时不时外面有人赶来汇报,听到这一个个消息,众人的脸色更是难看。只有圣人座上,少年祖师依旧脸色淡然从容,丝毫不以胜败为意。


这时,外面传来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启禀大祭酒:道门道子打败了二皇子!”


“道子打败了南平王世子鸠饮!”


“道子击败西平王朵朵郡主!”


“天策府灵石积也败了!”


“林丘壑被道子击伤!”


……


过了良久,终于没有人前来报讯,但是众人的面色也难看到了极点。没有人前来报讯,说明没有太学士子继续挑战林轩道子。太学院的士子,已经被这个年纪轻轻的道子打消了一身的傲气和锐气,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堵门。


一位国子祭酒皱眉道:“我太学院开院这么多年,教导出的高手无数,为国家栋梁,难道便挑不出一个能够与道子抗衡的人物?”


一位国子监摇头道:“有是有,这些年来总有三五个天才,不比道门道子逊色。不过这些人物已经不再是士子,他们离开了太学院,去朝廷做官了。我们太学院与这些江湖门派不同,江湖门派没有离开门派一说,但从我太学院离开,便不再是士子了。”


众人吐出一口浊气,凌云道人叹道:“难道就让这个道子堵门,未免也太窝囊了吧?”


众人沉默不语。


突然,青阳殿的法庆禅师道:“此事尽快上报国师,让国师弟子前来,说不定可以击败道子。”


“大和尚,国师弟子并非是我太学士子,就算击败了道门道子,难道还能让道门服气不成?”


正在此时,外面一艘楼船悠悠,停靠在玉山山顶。


那楼船上走下来几个年轻人,径自来到太学殿,为首一人躬身道:“诸位老师,学生几人乃是国师门下,国师听闻道门道子前来滋事,因此命我等前来。”


殿中诸位祭酒、国子监和秘书监对视一眼,各自齐刷刷向少年祖师看来,一位秘书监沉声道:“大祭酒,国师弟子并非是我太学院的士子,能否代表我太学院出战,这事还需大祭酒来决断。”


霸山祭酒一脸大胡子,陡然拍案抗声道:“胡闹!国师弟子击败道门道子又能如何?国师的弟子是按照旧俗栽培出来的,是国师独自教导,与那些门派栽培弟子没有区别!此事若是传扬出去,到了道门的耳中,道门必定造反!道门反叛,天下正道皆反!这个罪责,要我们谁来承担?谁担得起?”


那位秘书监怒道:“你是祭酒,你有理,你说该怎么做?”


“怎么做?”


霸山祭酒哈哈大笑,厉声道:“怎么做也比你们秘书监好!你们秘书监天天看管那一楼的破书,美名其曰研究道法神通,这些年研究个屁出来?你们若是有能耐,研究出克制先天太玄功的道法神通,也不至于让我们的士子这么尴尬,连别人堵门都毫无办法!”


太学殿中,一众秘书监勃然大怒,纷纷呵斥道:“我们研究出的道法神通,还不是传给了你们?是你们这些国子监和祭酒无能,教不出好士子!”


“说得好!譬如说这个太医殿,做什么吃的?天天教士子炼丹采药,正事都不做,动不动就是这个士子中毒吐血了,那个士子中毒脸黑了!倒还有脸领俸禄!”


太医殿的诸位太医也是国子监,闻言大怒,游太医气得发抖,颤巍巍道:“若是没有我们太医殿救死扶伤,这些士子单单中毒或者走火入魔,都要死掉大半。秘书监无能,让你们整理各教丹方药方,你们迟迟没有交上来,太后的病,还是一个毛头小子治好的。你们何不死?”


“老东西,先死的是你才对。你们太医殿治不好太后的病,还是一个毛头小子治好的,你怎么不拔根睫毛上吊自尽?”


……


太学殿中众人吵作一团,越吵火气越旺,看得那几位国师弟子都是面面相觑。


过了片刻,霸山祭酒突然笑道:“好了,好了,不要吵了。咱们拿不出个主意,这里不还有当家的吗?大祭酒,你意下如何?”


众人纷纷向圣人座上的少年祖师看去,少年祖师揉了揉太阳穴,显然也是被他们吵得头疼,道:“国师弟子毕竟不是太学士子,倘若国师弟子出战,胜过了道门道子,道门也会抓住机会造反。这样的话,他们造反师出有名,反而会让帝国陷入被动。所以,请国师来吧。”


众人都是微微一怔,不解其意。即便是那几位国师弟子也是露出不解之色。


“道门都是些死脑筋。”


少年祖师站起身来,微笑道:“他们只认死理,想要作弊骗他们,是骗不过的。既然如此,那就真刀实枪的来。国师很久没有在我们太学院开讲了吧?从前他还是经常来的,传授道法剑法神通。有些士子还算是他半个门生。你们几个回去,请国师前来,为太学士子授业。”


那几位国师弟子各自一怔,躬身称是,纷纷出殿,登上楼船离去。


霸山祭酒若有所思,笑道:“大祭酒,你的意思是,让国师前来传授剑法神通,然后让我太学院的弟子击败道门道子?”


少年祖师含笑点头。


霸山祭酒竖起三根指头:“三天呐,只有三天的时间呐!老爷子,国师三天能够教出一位战胜道门道子的天才?你信吗?”


“信。”


少年祖师笑道:“霸山,你不要小觑了国师的能耐。他毕竟是神下第一人,本事超出你的想象。而且……”


他来到太学殿门前,看向山下的山门,心中冷笑一声:“这臭小子无利不起早!我本以为他会按捺不住,与道门道子较量一番,没想到他竟能这么沉得住气!也好,这次顺带请延康国师过来,便宜他了!”


国师府。


“大祭酒请我前去开讲?”


延康国师听到这几位弟子的回话,微微一怔:“这个老狐狸,又闹什么?他把你们收为太学院的士子,只是大印一盖的问题,还至于非要我前去?”


一位弟子道:“大祭酒的意思是道门只认死理,倘若知道我们是师尊的弟子,必然不会承认,趁机造反。”


国师笑道:“道门的确是死脑筋。我早年曾经见过道主,的确是这个臭脾气,只认死理。也罢,我过去一趟。请小毒王来。”


辅元清来到,国师给他一个匕首,道:“你见过我的伤口,现在将伤口在我身上弄出来,做的像一些。”


辅元清吓了一跳,持着匕首在他胸前描画一番,弄得延康国师身上血淋漓的,然后又用血做颜料,让伤口显得更加真实。


“让伤口有点腥臭味。”延康国师目光闪动,道。


辅元清在伤口上撒上一点粉末,这个伤口变得有些腥臭,但并不重。


延康国师道:“再撒上一些香料。”


辅元清依言撒上香料,用香味盖住腥臭味,延康国师换掉身上的衣裳,想了想,又命人拿来胭脂水粉,命一个丫鬟在两颊扑上病态的潮红色。


做好这一切,延康国师笑道:“现在可以瞒过反贼耳目了吧?”


辅元清笑道:“你的意思是,太学院中有反贼?那么国师最好带着一些高手,这样才显得没有信心。”


“太学院这么大,自然会有几个反贼隐藏其中。”


延康国师明白他的意思,道:“不过这里是京城,谁敢在这里杀我?至于太学院,那里的高手比皇宫里还多,不至于再带高手。你跟上来吧,免得太后娘娘趁虚而入,闯进来把你杀了。”


辅元清松了口气,他的本来意思就是希望延康国师能够带上自己,免得太后娘娘趁机对他痛下杀手。


太学院,突然钟声响起,传遍全山。


守在山门前的诸多太学士子听到钟声,立刻纷纷上山而去,秦牧不解,灵毓秀道:“这是召唤太学士子集合的钟声,听到钟声,便要去太学殿前集合。大祭酒多半有事要说。”


卫墉忧心道:“难道是因为打不过这个道门道子,要解散太学院?”


诸多士子向他怒目而视,卫墉连忙缩头。


待来到山上,只见太学殿前已经是人山人海,无论皇子王公贵族,还是平民士子,都集中在这里。


过了片刻,人已经到齐,少年祖师笑道:“国师,请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