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那是两道目光,目光的主人飞行在空中,正在草原上巡视,两道目光垂落下来,金光灿灿,照耀草原,从这山坡下的小村庄旁一晃而过,然后远去。


秦牧松了口气,打开房门,抬头向天上看去,只见那两颗大星一路垂下光柱,笼罩方圆六七里地,越走越远。


“霸山师兄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着实有些忧心。


刚才过去的应该是楼兰黄金宫的强者,巫王这个层次的存在,一路搜寻而来,青牛并未留下痕迹,而这片村庄隐藏在山林中,村里都是老人,睡得早没有亮灯,所以这位巫王没有发现这个村庄。


但是这位巫王一路飞来搜寻他们,说明霸山祭酒并未阻挡住他,很有可能霸山祭酒已经受伤,或者是陷入围攻。


“睡觉!”


秦牧丢给灵毓秀一个小玉瓶,断然道:“妹子,龙涎对你身上的伤有奇效,你先涂抹身体,抹好马上睡觉。明日一早我们立刻启程!”


灵毓秀点头,进屋去了,过了片刻,这女孩打开房门探出头来,胸前乌黑的秀发垂下来,露出半个光滑的肩头,身体其他部位则躲在门后,有些羞涩:“放牛的,有些地方我看不到,不方便抹……”


“我帮你!”


狐灵儿兴冲冲跑过去,笑道:“我来帮你抹,用不着劳烦公子的!”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还未完全亮,秦牧便已经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村里的几位老者也都起来了,喂鸡的声音传来,还有把羊赶出羊圈的声音,老人间的问好声,秦牧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大墟的残老村。


“小两口,起床了没?早饭做好了,去我家吃饭!”门外传来那位老阿嬷的声音。


秦牧应了一声,唤起来灵毓秀、青牛,然后从被窝里拎出来狐灵儿,走出这栋破旧房子。


这时,只听村外传来一个声音道:“这里有个村子,咱们去问问路。”


“问什么?我是不可能迷路的!”


一个充满火气的声音冷笑道:“我当年去过那里,还在那里堵了百天之久,怎么可能迷路?”


秦牧怔了怔,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急忙向村口走去。


“问一问路没有坏处。你说你记得路,结果带着我在草原上转悠这么长时间,我又不是瘸子那坏蛋跑得这么快……”


秦牧快步来到村口,只见一个瞎子拄着竹杖点点戳戳走来,旁边还有一个胡子拉碴的半身老男人,背后插着两把杀猪刀,凶神恶煞。


秦牧又惊又喜,急忙跑过去不由分说将那半身老男人抱了起来,重重的勒紧他,然后将半身老男人扔到一边,重重的抱住那个又干又瘦的老瞎子。


“屠夫,我就说又走错路了吧?”


那瞎子连忙侧头避开秦牧,挣扎着向被扔在墙角一脸懵然的屠夫道:“你带着我去塞外,结果呢?你带着我跑回大墟,回到咱们村了!牧儿,松手,我快被你勒死了!村长呢?婆婆也回来了吗?药师,药师,别躲了,我看见你了!”


过了片刻,瞎子和屠夫向村里的几个老人见礼,村里的老人见到他们比自己还要老,而且又残,心中都是佩服不已,暗赞一声老而弥坚。


灵毓秀从房中走出来,刚刚洗好头,见到两位老人吓了一跳,连忙钻回屋子里,心中怦怦乱跳:“是那天在涌江上吓唬我和小秦将军的那两个老者!”


秦牧避开村里的老人,取出腰间的布袋,把布袋的底部托起来,伸手进入布袋中不断翻找,过了片刻拎出两条腿来,然后又扯出半个身子,道:“屠爷爷,你丢的是这具金灿灿的下半身吗?”


“不是。这不是我的身体。”


屠夫打量这具金灿灿的下半身,过了片刻,用刀在其中一条腿上划了一刀,摸了摸流出的金血,狐疑道:“这具身体,好像是巫尊的。我与这老小子斗过一场,对他的血很熟悉。这个下半身已经死了大半,不堪用了。”


秦牧也上前摸了摸金血,这金血已经半凝固,但依旧蕴藏着丝丝的火性,有一滴血还在他的指尖游动,想向他体内钻去。


秦牧连忙催动元气,化作朱雀元气,不断焚烧,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这滴血烧干,道:“既然是巫尊的下半身,那么屠爷爷的下半身一定在武尊身上。”


“这老小子仰慕我,竟然仰慕到这种程度?”


屠夫摸了摸胡子,得意洋洋道:“那么他生的儿子是他儿子还是我儿子?”


他脸上的胡茬子硬的像钢刺一样,被手摸过,嗞滋啦啦作响。


他越想越是得意,忍不住哈哈大笑。


瞎子不紧不慢道:“倘若他真的给你生个儿子,或者给你生一窝的儿子,你认还是不认?”


屠夫呆了呆,随即苦了脸,刚才的得意劲儿不翼而飞。


瞎子一语将屠夫打击得失魂落魄,又向秦牧道:“牧儿,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秦牧将前因后果说了一番,瞎子失声道:“你们竟然去了楼兰黄金宫堵门?胆子真大。我这次陪屠夫出来,也是要去楼兰黄金宫,我们打探出来,屠夫的下半身被楼兰黄金宫抢了去,屠夫说是寻回来,不知道是否还能接上。”


秦牧笑道:“倘若下半身死了,肯定接不回。不过既然屠爷爷的下半身在巫尊的身上,那肯定是巫尊趁着屠爷爷的下半身活着的时候接上的。只要找到巫尊,砍掉他的下半身,我便可以帮屠爷爷接上身体!”


瞎子露出笑容,道:“这是小事。屠夫这混蛋,算是完整了,以前连个鸟都没有。”


屠夫大怒:“我可以用元气显化身躯,怎么没鸟?我尿尿粑粑都行!”


两人又吵了起来,吵得秦牧头疼。


秦牧连忙道:“霸山师兄还被困在楼兰黄金宫,至今生死不明。两位爷爷……”


屠夫摇头道:“不用管这混蛋,他嘴巴缺个把门的,什么事都往外说,吧嗒吧嗒的啰嗦不停。我延康遇到他,他竟然还没有因为说错话被人打死,我嫌他话多,唯恐被他缠上,所以便走掉了。”


话虽如此,他却要立刻动身,前往楼兰黄金宫,还是担心霸山祭酒的安危。


狐灵儿和灵毓秀已经收拾好包袱,灵毓秀到了那老阿嬷和老者的家中,放下几个金锭。他们留宿在此虽然只是一晚,但是得到这个村子的几位老人家的照顾,而且村里的老人都已经年迈,村里没有年轻人,留下些钱也好帮他们度过晚年。


屠夫看了看灵毓秀,显然不记得这位七公主了,笑道:“臭小子眼光不错,这女孩长得不坏。”


灵毓秀大着胆子上前,向他和瞎子见礼,道:“青牛早上跑出去吃草了,还未回来。”


“咱们出去找他。”


众人出村,只见一头巨型青牛正在草原上啃草,一边啃,一边泪如雨下,嘴里嘀嘀咕咕:“我自从跟了老爷,一向都是吃菜,从未吃过草,老爷还专门给我建了个几亩的菜地,还种了花花给我……”


狐灵儿跑上前去,道:“牛二,别哭了。你家老爷的老爷来了,你家老爷有救了!”


青牛见到瞎子和只剩下上半身的屠夫,牛脸抖了抖,有些怀疑这两人的本事。


众人登上牛背,秦牧道:“青牛,你放心,他们很厉害的。咱们尽快去楼兰黄金宫,救回霸山师兄。”


青牛只得迈步向来路奔去,牛背上,灵毓秀回头,只见那个小山村隐没在山林中,已经看不见了。


“那几位老人家说,塞外几位可汗正在杀来杀去,你打我我打你,说明塞外因为延康国的崛起也有了危机感。”


灵毓秀定了定神,道:“他们也想建立起一个统一的帝国,集合所有力量,与延康抗衡。这位蛮狄国的可汗,应该是一位有着雄心壮志的雄主。倘若被他一统塞外,只怕我延康国有难了。现在我延康的内乱频发……”


秦牧点头:“这里面一定有楼兰黄金宫的授意,楼兰黄金宫毕竟是圣地,倘若他支持蛮狄国的可汗,一统塞外并不困难。我估计楼兰黄金宫应该也有些犹豫,担心培养出另一个延康国,失去了对塞外的控制。所以蛮狄国至今还未一统塞外。”


灵毓秀想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


只是,延康国境内的三大圣地,道门、大雷音寺和天魔教,都不支持延康国,非但不支持,还有些门派作乱。


倘若蛮狄国得到黄金宫的全力支持,只怕便会有进攻延康的力量了。


青牛一路奔腾,跑了小半日,突然瞎子道:“停下。”


青牛连忙停下,瞎子指了指西南方向,道:“去那边。我看到了那边有人在战斗。”


青牛纳闷,瞎子看到了那边有人在战斗?怎么看的?


不过他不好过问,只得调转方向,向西南奔去。


灵毓秀也有些疑惑,看向秦牧,秦牧解释道:“瞎爷爷是我们村眼神最好的一个。”


瞎子得意洋洋,灵毓秀看向他的“眼睛”,只见他眼眶里空空,没有一物,心中纳闷:“瞎子为何是眼神最好的?这是什么道理……”


青牛没有奔出多久,突然远远看到一座山峰上刀光纵横,只是距离太远,只能看到微弱的光芒,这才对瞎子佩服不已。


灵毓秀惊疑不定:“他真的是瞎子?”


屠夫也赞道:“瞎子眼神真好。”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