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秦牧沿途所见,不禁惊叹,单单是洛都,神通者便数不胜数,可想而知全国的神通者何其之多。


现在延康国师无法调度这些力量,但反对势力被铲除或者降服,那么延康国的整体实力非但没有任何削弱,反而会大大提升!


终于,他来到雍州,与洛都不同,雍州反而一片太平盛世的模样,百姓安居乐业,欣欣向荣。秦牧经过田边,见到几位武者正在施展法术,催动风化作一口口风刃,帮农户收割旱稻。


秦牧停下来观望,只见那几位武者修炼的是天魔教的法术,操控风,帮几户人家收完旱稻后,便找农家结账。


其中一个女孩道:“今天不要晒稻谷,傍晚有雨。”


那几户农家连声感谢。


这几个武者见到秦牧立在农田边一直往这边看,心中诧异,那个女孩上前,来到秦牧不远处停下,见礼道:“师兄,有事?”


秦牧温和笑道:“你们是风堂的?”


那女孩心中一惊,不敢接话。秦牧笑道:“我刚才见你们用的法术是秋风贴地行,所以有此一问。教你们这一招的,是风堂堂主?”


那女孩迟疑一下,道:“是风堂雷正隐堂主。”


秦牧好奇道:“风堂并没有教全这式法术?”


其他几位武者上前,一位少年摇头道:“雷堂主只是偶尔才传授我们几招,但往往只教一遍,便不再教了。我们没有学全。”


秦牧运转元气,化作青龙元气,笑道:“正好我还有时间,我来传你们。你们看。”


他就在稻田旁边催动青龙元气,施展出秋风贴地行,只见一口口风刃如弯刀,如田间游蛇,穿梭而行,百十口风刃都是贴着地面,直奔敌人的脚踝而去。


“这一招不仅仅是刀刃贴地而已,同样也可以这样。”


秦牧突然脚尖轻轻点地,跳了起来,接着脚尖点在一口飞速旋转的风刃之上,被风刃载着向前冲。


他站在风刃上,一边施展法术,一边向前攻去,百十口风刃呼啸,席卷方圆六七丈的空间,呼啸向前斩去!


秋风贴地行虽然是一招普通的法术,但是威力其实并不小,相反,仅此一招便可以彰显出大育天魔经的强大,可以演化出各种不同的打法。


秦牧落地,散去法术。


几个少年少女又惊又喜:“雷堂主可没有教过我们脚踩风刃这种打法!”


他们连忙请教,秦牧在田埂旁坐下,细细为他们解答,讲解这一招的法力运行奥妙,如何细微的控制法力。


“这一招还有几种变化,风刃并非一定要贴地而行。”


秦牧再次施展秋风贴地行,突然手指震动,一口口风刃竖了起来,向上攻去,道:“法术一道,其实与剑法和战技相通。秋风贴地行虽然是法术,但也随时可以化作剑术或者战技。”


他突然取出一口刀丸,轻轻一震,刀丸中一口口弯刀飞出,施展出来的也是秋风贴地行,招法变化虽然不如法术,但是威力却提升了数倍。


秦牧双手抄起两口弯刀,突然刀光大涨,他双手翻飞,刀光贴地而行,施展出的招法竟然也是秋风贴地行,威力又比刀丸施展强了几分!


秦牧收刀,一口口弯刀飞回,铮铮铮相继没入刀丸之中。


他回头看去,只见那几个少年少女都看得呆了。


秦牧露出笑容,道:“你们看明白了吗?”


一个女孩喃喃道:“法术怎么可以化作刀法,化作战技?雷堂主也施展不出来……”


秦牧循循善诱道:“谁规定的法术一定便要当成法术来使?当成刀法来使未尝不可,当成战技来使,也是顺其自然。你们修炼法术的时候,不用默守陈规,不必拘泥于他人经验。”


几个少年少女若有所思。


秦牧将这一招的精要又讲解几遍,待到他们将这一招学全,问道:“你们没有上学吗?我见你们年纪不大,为何不去小学求学?”


一个少年黯然道:“穷,哪里有钱上学?我们只有在农忙的时候能够赚些钱,圣教教我们法术,教剑法,教战技,都是为了让我们糊口饭吃,不至于饿死。”


“原来如此。”


秦牧若有所思,突然,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教得好,学得也好。”


秦牧急忙回身,见到说话那人,连忙见礼:“祖师。执法长老。你们何时来的?”


少年祖师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旁边还跟着执法长老,执法长老笑道:“来了一段时间了。我们路过此地,见你正在传授他们法术,便站在一旁聆听,没有打扰。”


少年祖师赞道:“我现在觉得将大育天魔经给你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了,别人修炼大育天魔经,学会便已经算是了不起了,一门法术,他们最多只能开发出一两种用法,而你却能想出这么多种用法。好,很好。”


秦牧纳闷道:“难道法术不应该这么用吗?”


少年祖师笑道:“应该。只是前几任教主太蠢,没有想到这种用法而已。我们走吧。”


秦牧称是,带着狐灵儿跟上他,向雍州城走去。


“哎呀,忘记问他是谁了!”一个女孩惊叫道。


那几个少年少女呆呆的看着秦牧他们走远,一个少年喃喃道:“刚才他叫另一个少年祖师,叫那个老头执法长老,那么他会是谁呢……”


“他的见识比雷堂主还要高,一定是咱们圣教的大人物!”


路上,秦牧又看到有些天魔教弟子正在用法术挖渠,还有的用法术犁地,有用飞行法术飞到树上摘果。


不过这些弟子法术大多不精,多数都不曾学全。


这次秦牧没有停下脚步,传授这些天魔教弟子完整的法术,天魔教的弟子太多,遍布天下,他独自教,根本不可能教完,不知道要教到猴年马月。


“雍州中,我圣教弟子比较多。”


少年祖师微笑道:“你看此情形,有何想法?”


“祖师辅佐延康国师开办太学大学和小学,而我圣教弟子却无就学之处,祖师想起了天下,却忘了圣教。”


秦牧摇了摇头,道:“祖师应该在我教中建小学大学和太学,方能让我教弟子不落后于时代。”


少年祖师笑道:“这是圣教主做的事情,不是祖师做的事情。少教主,今后这便是你的责任。”


秦牧怔然,道:“四十年前,为何厉教主不做?”


“厉教主沉迷女色,被教主夫人迷住,眼中哪里还有天下人?”


秦牧咋舌,这又与司婆婆扯上关系,当年厉天行教主一定被司婆婆迷得神魂颠倒,错过了这场举世瞩目的变法。


相比来说,道门和大雷音寺都不好顺应延康国师的变法,他们虽然是正道和佛道的圣地,但是走的都是师父带弟子的路子,一个师父只教几位弟子。


而天魔教不同,天魔教走的是堂主管辖的路子。堂主虽然是强者,但并不负责带弟子,只是偶尔传授教众功法神通。


天魔教,完全可以在教中设立几座小学大学,至于太学……


“太学可以送到太学院去学。”


秦牧盘算道:“从我教中选拔出出类拔萃的弟子,然后去参加太学院大考,让太学院帮我教栽培弟子。如此一来,天圣教想不兴旺都难!”


少年祖师看他一眼,叹道:“恨你不能早出世四十年。”


他带着秦牧走入城中,城中百姓来往如织,秦牧不由纳闷:“难道我天圣教的总坛便设在城中?未免也太引人瞩目了吧?”


少年祖师带着他走向城主府,到了那里,也不通报,径自进入府中,府内已经聚集了不少天魔教的高层,有诸位堂主,护教长老,督查使,护法使,镇教天王。


众人见到少年祖师和秦牧,纷纷起身见礼。


秦牧还礼,少年祖师轻轻颔首,道:“人到齐了吗?”


一位护教长老道:“还有教主夫人和圣女未到,镇教天王中的乾天王至今未归。”


少年祖师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再等等。”


过了不久,一个甜美充满诱惑的声音传来:“牧儿和祖师到了吗?”


秦牧听到这个声音,只觉一腔血往头脑里钻,其他堂主、长老也纷纷红着脸,很是期待,仿佛听到这个声音便见到了梦中的完美情人一般。


少年祖师也有些心猿意马,脸色微变,喝道:“司幼幽,庄重一些!”


那个门外传来司婆婆的声音,道:“真没趣儿。”


少年祖师飞身出门,向外冲去,声音传来:“谁让你现出真面目的?你现出真容,会让这次登基大典乱成一团糟……当然是怎么丑怎么来……那是你养大的孩子要成为教主,你也想让他迷上你……这才对嘛。进去吧。”


秦牧松了口气,城主府中的众人也都是松了口气,几位白发苍苍的长老和镇教天王抹去额头的冷汗,定了定神。


门外,少年祖师和司婆婆走了进来,小老太婆还有些不太满意,四下瞥了一眼,见到了秦牧,露出笑容。


“婆婆!”


秦牧连忙走上前去,拉着司婆婆的手,低声笑道:“婆婆,我知道你在太学院中,你连姓都没改……”


司婆婆纳闷,道:“我没有去太学院,我只是远远的观察你。再说,太学院中有祖师在,我根本不担心你的安危。”


秦牧笑道:“婆婆还装?你已经被我识破了,你就是太学院中的司……”


“圣女到了!”突然一个嘹亮的声音道。


秦牧正要说出司芸香的名字,突然看到司芸香从门外走了进来,耳边传来司婆婆声音道:“圣女与教主还是同学呢,同时考入太学院的。”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