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秦牧这一队中,除了他这个太学博士之外,并无国子监,顾离暖的理由是秦牧是太学博士,官职高,理应独带一队士子。


分配给秦牧的几位士子,虽然都是经过选拔出来的,士子居中顶尖的人物,但与皇子苑神通居选拔出的士子相比,那就远远不如了。


太学院中强者如林,本事高强的多得是,顾离暖让秦牧带队历练,显然是公报私仇。


跟随秦牧前往前线历练的几位士子也都是熟人,沈万云,云缺和尚,带着狼奴的越青虹,司芸香,还有便是秦钰。


不过秦钰是京城秦家的子弟,背景深厚,寻到顾离暖说了一声,便从秦牧的队伍里调离出去,到了另一个由国子监带队的队伍,避开了秦牧这支必死小队。


秦牧炼好了一炉赤火灵丹,舒展一下腰身,这几日他都在炼丹,免得到了前线龙麒麟没有了吃的,无暇去见那几位士子。


云缺和尚寻到沈万云、越青虹等人,商议道:“这次大祭酒让秦博士带我们历练,而且是去叛乱之地,估计是有去无回,必死无疑。我们的队伍里连一个神通者都没有!”


沈万云摇头道:“有。”


几人向他看来。沈万云淡然道:“我这些日子一直压制境界,你们可以放心,我随时可以突破,成为六合境界的神通者。”


越青虹道:“我听说,这些叛乱教派已经在向南方聚集,要在南方彻底驱除延康国的势力,有许多宗派势力原本在京城附近活动,现在都不见了踪影。比如驭龙门,便迁徙到南方去了。现在涌江之南,已经完全是叛军的领地!叛乱的各门各派聚集在那里,神通者是何其之多?你一个神通者半点用处也没有。”


沈万云皱眉:“秦博士江湖阅历太浅,他才几岁,走过几次江湖?由他带领我们,凶多吉少,就算我有再高的修为实力也是无可奈何。司师妹,你一直没有说话,你有什么看法?”


司芸香羞涩笑了笑,没有说话。


众人沉默不语。


云缺和尚叹道:“还是去天录楼中选择一两门逃命的神通吧,说不定能用到。”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太学殿前,几百位士子云集,一位位国子监审视自己的队列,然后一艘艘楼船飞来,降落在太学殿前,国子监们各自带队登上各自的楼船。


“秦博士,你们没有雇一艘船吗?”


顾离暖走过来,笑眯眯道:“这次路途颇远,倘若走过去的话,需要走十几天时间,你是太学博士,不会连这点钱也不舍得出吧?”


秦牧气定神闲,笑道:“有劳大祭酒过问。我穷得只剩下了钱,所以花了大价钱雇了一艘快船,很快便到。这艘船上的丹炉是我炼的,很快的。”


沈万云等人对视一眼,心道:“果然小气,炼丹炉都是自己炼的,估计是一艘小船。不过,他竟然懂得炼器?他没有去过神工殿,从哪里学来的炼器?”


太学院中有神工殿,学得便是炼器炼宝,神工殿的国子监同时也在朝廷任职,船舶督造厂,武备督造厂都是神工殿的国子监担任要职。


秦牧自从进入太学院以来,神工殿一次也没有去过,不可能学到锻造铸造的知识。


过了不久,一艘艘楼船飞起,各自驶离太学院。云缺和尚等人等得心焦,突然只见一艘破破烂烂的楼船在空中摇摇晃晃的驶来,晃晃悠悠的落在太学殿前。


“我们的船到了!”秦牧笑道。


沈万云、云缺、越青虹等人大皱眉头,只见这艘船已经千疮百孔,四处漏风,而且桅杆也被砍断了,连个船帆也没有。


楼船上出现一个光着膀子的大汉,面目凶恶,一看便不是什么好人,浑身上下都是刺青,冲秦牧招手,哈哈笑道:“秦老弟,来迟了,来迟了!”


秦牧带着狐灵儿和龙麒麟走上前去,笑道:“迟一两日也是没有问题的。你的这艘船怎么了?我上次见到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为何几天便破成这样?”


“别提了,跑了趟生意,又碰到三奇堡的那个骚娘们,放虫害我,我速度太快,撞到了虫群,差点把我的宝船打成了筛子。”


梵云霄看了看沈万云等人,嘿嘿笑道:“诸位士子,将来做了官差一定要多多照顾小号,俺们最近从良了。”


云缺喃喃道:“这艘船如此破烂,不会飞到空中便解体了吧?”


秦牧也有此疑虑,这艘追云盗船实在太破了,一幅随时可能散架的样子。


“不会,不会!”


梵云霄大大包票,用力拍了拍胸脯:“小号的兄弟早就用符文加固了船体,坚固得很。秦老弟,有空帮我打造一艘铁壳船吗?你帮我多炼两口炉子,用玄铁打造船身,木头实在有些脆。”


秦牧思索道:“那需要大价钱了,单单玄铁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贵号能拿出这么多钱吗?而且,你有图纸吗?”


梵云霄用力搓手道:“我这些年四处打劫……呸呸,四处做生意攒下了不少钱,全部家底加在一起应该可以锻造一艘铁壳船。至于图纸,那就不好弄了……诸位,请登船,咱们上船之后再谈。”


众人登上这艘船,越青虹四下看去,船上的伙计都是一身刺青,凶神恶煞,有的身上还有长长的刀疤,有的缺鼻子少眼,一身煞气,一看便不是好人。


这艘破船慢悠悠升空,像是老牛拉着破车一般慢吞吞的向京城外驶去。


众人看了这幅情形,更加垂头丧气,沈万云低声道:“这艘船上的人都不是好人,是打家劫舍的凶徒,实力极高,大半都是神通者。秦博士江湖阅历浅,估计是中了匪徒的计谋,咱们路上一定小心,免得被他们打劫……”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破船猛地加速,发出凄厉的呼啸声,破空而去。


剧烈的震动传来,破船的速度超过了声音,瞬息便是里许之地,船上的几个酒桶被甩飞出去,在半空中被空气拍得炸开。


众人连忙站稳身子,骇然的看向四周,只见这破船很快便超过一艘艘已经飞了半日的光鲜楼船,将这些楼船远远抛在身后。


这艘破船的速度快得令人无法相信,以这个速度,也就是一两日时间便可以到达涌江!


秦牧早已经见怪不怪,毕竟丹炉就是他炼的,不值得惊讶。


“没事,没事,解体不了。”


梵云霄安慰众人,道:“我原本以为会散架,不过载了几次客一直没散架。这次也多半散不了。”


呼——


一块甲板被狂风掀起来,哗啦啦的向后飞去。


梵云霄信心满满道:“放心,散不了!老二,扛块板子上来……多扛一块,又吹飞了一块!放心,放心,我有经验。”


突然,楼船驶过一片雨区,那里正在下雨,这艘船从瓢泼大雨中穿过,梵云霄一身花花绿绿,到处都是颜色。


狐灵儿惊叫道:“老霄,你的刺青被雨冲花了!”


追云盗船上的其他匪盗也被淋得身上的刺青都花了,还有个伙计叫道:“大哥,我的疤被雨冲掉了!”


梵云霄也有些尴尬,道:“等下船后找画师再给咱们画上。不过咱们都从良了,好像不必再画刺青了。老二,把你的眼罩摘掉,你看,都吓到了几位士子。”


船副摘下眼罩,露出完好的眼睛。


云缺和尚喃喃道:“这几个土匪模样的,好像有些不太靠谱……”


秦牧却与土匪头子很是熟络,取出一本算经,向梵云霄讨教。狐灵儿则找了一块帕子,在梵云霄背上的龙头上擦了一下,龙头顿时没了。


“狐狸,别闹。”梵云霄摆了摆手。


狐灵儿撇嘴:“我还以为是真的纹身,原来是画上去的。”


梵云霄干笑两声,讷讷道:“那多疼?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乱画?”


秦牧道:“梵师兄,这太玄算经中的个十百千万都好说,但是亿、兆、京、垓、秭、穰、沟、涧、正、载、极,这些数字未免也太大了,用来计算什么的?需要这么大的数字?”


“我也曾问过道主,道主说是用来做无量计算的。”


梵云霄道:“万与亿之间是万进制,万万为亿,亿之后是亿进制,亿亿为兆,亿兆为京,亿京为垓。除此之外,还有除不能尽,个数之后用的是分、厘、毫、丝、忽、微、纤、沙、尘、埃、渺、莫、模糊、逡巡、须臾、瞬息、弹指、刹那、六德、空虚、清静,用的是十退位。分为十分之一,厘为百分之一,以此类推。”①


秦牧惊讶,道:“这空虚、清净,又是用来计算什么的?”


“用来计算元气最小粒子。”


梵云霄道:“道剑第十四篇,需要在元气最小粒子上烙印符文阵法,不经过计算,无法练成。”


秦牧骇然,看了看太玄算经,有些头疼。


“你锻造各种宝物,也需要用到这些计算,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秦牧称是,赞道:“道门的术数造诣,真是非凡。”


他虚心请教,梵云霄知无不言,梵云霄已经练成道剑第五篇,在术数上的造诣极高。


注①:兆、京、垓、秭、穰、沟、涧、正、载、极,分、厘、毫、丝、忽、微、纤、沙,等,都是中国古代计数单位,分厘等是计算小数点之后的数字用的。


PS:今天更新两章,中午一更,晚上一更,宅猪已经爆发了九天,这两天身子和脑子实在吃不消。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