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追云盗船飞行了一日半时间,终于到了涌江,驶向江岸边的营地。


丽州府沿江一带已经被重兵把守,大军连营二百多座水寨,军马众多。他们来到这里时,一场恶战到了尾声,江面上一艘艘楼船横行,有的船只已经被打破,桅杆和甲板上着火,冒着滚滚的浓烟。


河面上飘着一具具尸体。


楼船上有士兵在撒渔网,打捞尸体,将尸体用钩子勾住,挂在船尾,准备拖上岸掩埋。


秦牧张开青霄天眼向江对岸看去,对岸有一座残破的城,还有零星的战斗,因为城中尚有神通爆发出的各色光芒。


不过战斗规模已经很小,应该是延康国的军队正在剿灭城中的敌人。


梵云霄顿下楼船,缓缓向军营降落,有将士飞上楼船前来询问,得知是太学院的士子,立刻挥旗,让下方的弓箭手放下弓箭。


楼船降落在军营中,梵云霄眼睛一黑一白,看向对岸的零星战斗,瞥了沈万云、云缺等人一眼,摇头道:“秦老弟,这几个士子只能拖你后腿,帮不上忙。大规模的战斗,你们这几个士子根本排不上用场,很难保命。我走啦,等我弄到足够的玄铁和宝船图纸,便来找你!”说罢,让船上的盗匪启动丹炉,扬长而去。


云缺等人备受打击,沈万云冷笑道:“这个人的实力不坏,但是眼光很有问题。”


一位将领走来,道:“是否是太学院的士子?”


秦牧点头,道:“丽州府少尹虞渊初雨是否在前线?劳烦通报一声,便说堤江县秦牧求见。”


那位将领惊讶,不敢怠慢,连忙去了。


过了不久,只听甲胄碰撞声传来,众人循声看去,但见一个身披铠甲腋下夹着一个头盔的女将军走来,英姿煞人,模样也生得极美,粉黛红唇,令人过目难忘。


她应该是刚从战场上下来,身上还有血迹。


“原来是秦牧阿弟。”


虞渊初雨,目光落在秦牧身上,眼眸一亮:“几个月前从堤江县走出去的那个小阿弟,今日闯荡出了名堂了。我听兄长说起了你的事,你现在也算是出人头地,我心里也为你高兴。”


“姐姐说笑了。”


秦牧赧然,道:“以前瞒着姐姐,没有说我是来自大墟。”


虞渊初雨道:“你走后我还在想,堤江县何时有一个秦家,能够教出这么出色的子弟。后来兄长传信过来,说起了你,原来是来自大墟。”


云缺、越青虹等人心中震惊,丽州府是所有出门历练的太学士子的落脚点,没想到秦牧竟然与丽州府少尹还是熟识!


这等地方大官,本身便是封疆大吏,再加上虞渊初雨的来历不凡,乃是当年的虞渊国公主,而另一位虞渊国太子,便是虞渊出云,在京城做了大将军。


秦牧明明只是大墟来的弃民,怎么会与虞渊初雨扯上关系?


“初雨姐姐,尸仙教如何了?”秦牧问道。


“尸仙教已经被我平了,但还有些余孽逃走,去了南疆。”


虞渊初雨带着他们来到城墙上,道:“南疆现在聚集了各路叛军,还有各路造反的门派,势力混杂。沿江各城都已经屯兵,严防死守。不日便将攻入了南疆,只是这水太深,目前局势还不明朗。”


“水太深?”众人都是一怔。


虞渊初雨微笑:“而今的时世,你知道谁是忠的谁是奸的?便比如我,我是虞渊国的亡国公主,你们焉知下一刻我不会反?”


沈万云等人额头冒出冷汗,很担心这位英姿飒爽的女将军下一瞬便翻脸杀人,宣布造反。


虞渊初雨淡然道:“朝廷与从前的时代联系太紧密了,国师想要在这个基础上创造出一个全新的时代,但是他所能用的,往往都是旧时代的势力。他的新时代无法完全摆脱旧时代的影响,所以谁知道下一个叛变的会是哪个宗派,哪个权臣?”


云缺和尚哆哆嗦嗦道:“但是少尹大人不会叛变对不对?”


虞渊初雨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轻声道:“你猜。猜对了你可以不死。”


云缺面色如土,屁滚尿流。


虞渊初雨这等封疆大吏,养得一身好气势,她虽是女子,但是脸色一寒也可以将人吓得崩溃。


虞渊初雨轻笑一声,换来一位将领,吩咐了一句,那将领立刻调兵遣将,来了一支千余人的大军。


虞渊初雨走下城楼,迈步走在江面上,身后千余位将士也迈步走来,脚踩江面,向对岸走去。


秦牧跟上她,脚步落在江面上,脚底元气迸发,将他稳稳托起,笑道:“姐姐不要吓他。”


沈万云等人也连忙跟上来,各自催动元气,不让自己沉入水中。


他们可以在水上奔跑,但是在水上不紧不慢的行走便有些吃力了,除了需要控水之外,还需要雄浑的元气修为。


虞渊初雨饶有兴趣道:“阿弟不认为我会反叛朝廷?”


秦牧摇头:“因为这场叛乱,本身便是国师肃清朝野的局。姐姐是聪明人,看得很准。若是姐姐蠢一点,早就叛变了,也不会等到今日。”


虞渊初雨笑道:“你说的对也不对。我之所以不反,并非是单纯因为我够聪明。前来劝我反的不在少数,都满怀信心而来,以为一定能够让我造反。不过他们都料错了。我虞渊家并非是看重皇位,而是虞渊的百姓。当年虞渊国还在时,延康国已经坐大,随时可能打过来。我父知道若是开战,必然国破家亡,而国师进入虞渊,与我父论道,当时文武百官都在,论的是治国和民生。我和兄长也在朝堂上。然后,我们败了。”


她面色平静,道:“无论治国之道,还是民生之道,都一败涂地,心服口服。我父辞去皇位,让我兄继任,我兄长不受,将位子传给我。我……”


她露出一丝笑容,不知是自嘲还是真的在笑:“我对延康国师说,治国我不如你,民生也不如你,那么虞渊国便交给你。倘若你治国和民生不能令我满意,将来我便反你。国师答应下来,让我治理虞渊,也就是现在的丽州。”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


狐灵儿惊讶道:“姐姐,原来你还是一位女皇帝呢!”


虞渊初雨笑道:“女皇帝也做过一天,没什么乐子。倘若你想做皇帝,随便找个地方自立为皇帝便是,无非是管辖的人多人少的问题。”


她看向江面上的滚滚的烟与火,收回目光,向沈万云等人笑道:“你们能够跟随阿弟,真是你们的幸运。他的本事很是不凡。”


越青虹与云缺面面相觑,不知这位女将军从哪里看出的秦牧本事不凡。


虞渊初雨想起在虎阳县北寻到的漫山遍野的红尸蟞,除了红尸蟞之外,还有一具骷髅,那尸体上的血肉都已经化去,只剩下骨头和衣裳,从衣裳上分辨出是尸仙教的一位高手。


这位尸仙教高手虽然已经看不出是谁,但是从他操控尸蟞的手段和数量来看,其修为境界只怕已经达到七星境界。


尸仙教以尸和毒见长,修为境界并不怎么高,但是与尸仙教交手,即便是修为和战力比他们高,也很难胜过他们。


这位尸仙教的高手偏偏是中毒而死,而毒死他的,恐怕便是自己身边的这位相貌忠厚老实的阿弟。


这位阿弟当时连自己都骗过去了,还给他写了通关路引,介绍他去京城。


虞渊初雨心中,沈万云等人能够跟随如此狡猾的家伙出来历练,甚至要比跟随国子监还要安全,所以才会说是沈万云他们的幸运。


到了对面,江对面的这座城已经被打得城楼坍塌,不知死伤了多少人。


虞渊初雨率军进入城中,道:“我刚才说水深,除了那个原因之外,还有一层原因。你们看,我打下鹿县并不吃力,很轻易便攻占了这里。叛军未免太弱了吧?”


秦牧微微一怔:“诱敌深入?”


“不止是诱敌深入,而是老狐狸都没动。”


虞渊初雨目光闪动:“击伤国师的那三位老怪物至今没有出现,旧时代的老怪物只怕不止他们三位。离情宫主裘蝶衣,三奇堡的三位堡主,叛变的大行台尚书,还有驭龙门的龙王,以及其他教主级的强者,一个也没有现身。其他大大小小的教主、宗主、门主,都安静得很。而且……”


她低声道:“谁知道旧时代是否还有神祇活下来?”


秦牧连打几个冷战。


沈万云等人也是毛骨悚然。


虞渊初雨显然知道很多旧时代的事情,却没有深谈,道:“你们放心,这些老怪物不会轻易对付你们这些小辈,他们的目标是国师,是朝中一品大员。盘踞在鹿县的是个比尸仙教大不了多少的门派,叫做九幽门,鹿县刚平,还有些九幽门余党逃遁,我给你们个轻松差事,剿灭余党。”


她目光明亮,落在秦牧等人身上,道:“九幽门善于装神弄鬼,说是能够请来鬼神助战,你们提前准备一下,待到其他士子赶来,你们去剿灭他们。”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