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善于装神弄鬼?能请来鬼神作战?”


秦牧微微一怔,突然想起了牵魂引和调鬼遣神符字令,这两门法术便是关于魂魄和鬼神的法术,是他在天录楼的第一层寻到的。


调鬼遣神符字令是洪山派的,至于牵魂引,正是来自九幽门。


这两种法术都被放在天录楼的第一层,因为属于法术类比较偏的门类,很少有人会修炼,属于魂魄类的法术,但是偏偏又没有多少攻击力。


尤其是调鬼遣神符字令,这门法术宣称可以调遣鬼神,但是秦牧试验过几次,最多与大育天魔经中的五鬼搬运术差不多,然而要复杂许多。


秦牧寻到这两种法术之后,曾想让霸山祭酒指点自己,霸山祭酒也嫌这两门法术冷门,没有研究过,所以丢给他,让他自己参悟。


调鬼遣神符字令虽说与五鬼搬运术差不多,但是其符文却要明显的复杂许多,而且需要炼制符宝。


其符宝甚至比秦牧在楼兰黄金宫中见过的那个符宝复杂,是一种不完全球体,有一千零二十四个不规则界面,每一个界面上都有一个复杂符文。


而楼兰黄金宫的符宝只有十四个界面。


秦牧正是看到调鬼遣神符字令太复杂,所以认为这门神通很是厉害,没想到效果只相当于五鬼搬运术。


他认为洪山派可能有所隐瞒,不过这个门派已经从世间消失了,不复存在。


而九幽门的牵魂引,秦牧修炼过,至于能不能成功将亡者的魂魄从地府牵引回来,他还没有试过。


两门法术中有些符文相似,应该是关于魂魄类的法术都有其相似之处。


秦牧从城中购买了一些黄表纸,朱砂,用了两天时间炼了调鬼遣神符字令的符宝,然后又花费一天时间将牵魂引的符文也撰写下来,两两对照。


对比了一番,秦牧终于可以确定,天录楼中的调鬼遣神符字令和牵魂引都有错误,其中某些符文故意写错。


这些门派不甘心将自己门派的法术交给朝廷,所以故意在上缴的法术中弄错几个符文,让法术的威力或者大大降低,或者根本发挥不出来。


调鬼遣神符字令需要的符文数量极多,其中的错误多达十几个,不过正是因为符文的数量多,正确的符文也有多达千种。


这是巨大的知识宝库。


有了这个底蕴,秦牧便可以修改牵魂引中错误的符文。


牵魂引需要动用的符文排列有六百余种,秦牧将看出的错误符文修改了一番,觉得应该没有错误的地方,当即找来一个军士,道:“城中是否还有尸体?我想试验一下法术。”


那军士道:“大人需要九幽门的尸体试验法术?九幽门的尸体都被埋了起来,需要的话,还要再挖出来。”


秦牧脸色微变,急忙道:“埋到哪里去了?”


那军士道:“堤江县旁边的乱葬岗埋了一批,还有便是鹿县旁边的鹿山埋了一批。前几日打捞尸体,哪里近便埋在哪里。”


秦牧心神悸动,连忙道:“少尹何在?去快去通知少尹,让她下令全军戒备,再派军士去乱葬岗和鹿山,将那些尸体烧掉!”


那军士不解其意,不过还是连忙跑了出去,道:“少尹去了对面的堤江县,抚慰百姓,我这便去通知她!”


“初雨姐姐在堤江县?糟了!”


秦牧又唤来一位军士,让他通知守城军戒备,立刻找来沈万云、越青虹等人,飞速道:“九幽门有可能卷土重来,速速戒备!”


沈万云、越青虹等人都是纳闷不已,云缺和尚道:“九幽门的人都被杀得差不多绝种了,只剩下几只阿猫阿狗四处逃窜,这点人物还需要戒备?”


“他们诈死!”


秦牧刚刚说到这里,突然,若有若无的歌声从江面上传来,那歌声很是古老而隐晦,仿佛是阴间的神祇在呼唤亡者还魂,给人的感觉像是有一尊朦胧而伟岸的神祇,打开了另一个的门户,将亡者的魂魄从阴间送回来一般!


秦牧脸色大变,脚步飞一般奔行,呼啸破空,落在城北门的城楼上。城北门空虚,只有寥寥几位将士在巡逻,丽州府的大军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大部分都在修养。


秦牧向江面上看去,只见涌江中心,一个草帽道人站在一根桅杆上,正在江中作法作歌,一个个巨大的符文散发出绿色的光芒,像是无数发光的绿蛇在空中扭曲转动。


云缺等人连忙跑了过来,站在秦牧身边向江面上张望,沈万云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话音未落,突然神色呆滞,只见江中一片黑雾涌来,黑雾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广,黑暗中隐隐约约仿佛有一座门户矗立在江心,漂浮在水上!


眨眼间,天色便黑暗下来。秦牧向对岸看去,隐约看到几艘士子的楼船驶来,然后便见黑暗将士子楼船淹没。


还有一艘士子的楼船已经驶到了涌江上空,也被黑暗笼罩,船上传来一声声怒喝和惊叫,显然是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怪事。


他转头向县城左侧的鹿山看去,鹿山突然崩裂,一个个细小的身影冲上半空,向这边扑来。


鹿县西门几个正在看守城门的将士还未回过神来,便被飞扑而来的身影用黄符定住身子,当场斩杀!


轰隆!


西城门大开,一具具“尸体”冲入县城,向还未来得及整顿的守军大开杀戒!


那些尸体的确是尸体,但是尸体中还有着死者的魂魄,江中的那个道人做法,用牵魂引将九幽门的所有死难者的魂魄召唤回来,让他们的魂魄回归身体,发起了对鹿县守军的突袭!


这些尸体有的身体破破烂烂,有的脑袋与脖子只连着一层皮,有的胸口破开一个大洞,有的缺胳膊少腿,面色恐怖狰狞。


他们的确死了,但是被法术将魂魄从阴间拉回来,还给肉身,实力还如同生前一般。


沈万云都看得呆了,站在城楼上手足无措。


秦牧又看向对岸的堤江县,那里已经被黑雾笼罩,只能听到隐隐约约的神通爆炸声传来。


“弃城,走东门!”秦牧断然道。


沈万云等人心中一惊,秦牧在城墙上飞奔,高声呼喝,唤来龙麒麟和狐灵儿,只见鹿县城中已经一片大乱,被九幽门死后复活的那些“尸体”杀了个措手不及。


延康国的军队往往都是修炼合击之技,修炼同一种法术或者剑术,三五成群,只要十多个士兵密切配合,甚至可以越级斩杀对手。


这种战术在大规模作战中极为有用,可以说是摧枯拉朽般击杀敌人,将那些敢于反抗的门派杀得落花流水。


但是鹿县县城中的这一战,也将这种战法的弊端展现出来。


九幽门复活的“尸体”杀入城中,城中的军士还未来得及整顿好便被冲散,各自为战,单个士兵的实力便要比江湖门派的弟子逊色许多,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


天色越来越黑,那些九幽门弟子死后复活,在黑暗中如同在白昼一般,能够清晰视物,悍不畏死。


他们本来便是死尸,感觉不到疼痛,无需提防对方的招式,直接扑过来杀人便是。


而且九幽门作为一个教派,其中不乏高手,甚至连天人境界生死境界的强者也“复活”过来。


这种复活并非是真正的复活,只是用法术召唤亡魂归来,这些亡魂终将还是要回归阴间,但是这段时间内已经足够将鹿县的守军横扫一空!


“鹿县的守军完蛋了。”


秦牧心中微沉,看到狐灵儿和龙麒麟赶来,这才松了口气,众人立刻跳下东城门,在黑暗中向城外奔去。


后面,东城门轰然崩塌,被天人境界的强者打得四分五裂。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一位天人境界的将军被几位九幽门复活的强者合力撕开!


还有几个道人正催动着一张张黄表纸,走在空中,让秦牧心中微沉。那几位道人是尸仙教的余孽,尸仙教与九幽门联手,一个控尸,一个控魂,城中的将士,只怕能够逃出来的不多。


“秦博士,我们应该过江,回堤江县!”沈万云沉声道。


秦牧摇头:“沉在江中的尸体也有不少,我们回不去了。”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江边水声传来,黑色的雾气中,一具具复活的“尸体”一身水淋淋的,从江底走上岸,看到他们,突然向这边狂奔。


“我们只能去南疆,寻找机会返回北方。”


秦牧面色没有表情变化,抬手在腰间拍了一下,饕餮袋中一道剑光飞出,化作云剑式,剑光旋转,将几个奔来的九幽门弟子脑袋切下。


那几个九幽门弟子变成无头尸身,立刻俯下身子,将自己的头颅捡起,夹在腋下,犹自向他们杀来!


一个尸体腋下的头颅张开大嘴,尖声叫道:“快来人,这里有几条漏网之鱼!快来人啊!”


饶是云缺、越青虹和沈万云他们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如此邪门的法术。倒是一向都是羞涩胆小的司芸香反而镇定自若,丝毫没有惊慌。


秦牧五指叉开,猛然一捏,少保剑的剑光立刻化作绕剑式,旋转切割,将那几个九幽门弟子切得粉碎,沉声道:“快走,免得九幽门的高手追上来。”


几人快步向黑暗中奔去,云缺回头看向火光缭绕的鹿县,心中有些惶恐和悲凉:“去南疆吗?那里是敌人的巢穴……”


————今天还是两章更新,中午一章,晚上一章,明天三更!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