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天上小玉京。


延康国师和夫人来到这里已经有十多日了,这座天上的城市像是仙境一般,有着人间难以见到的景象。


“国师这几日住的还习惯吗?”一位白袍老者走来,笑问道。


延康国师肃然道:“小玉京不愧其名,这里的气象非凡,令我流连忘返。只是此地虽好,但毕竟远离人间,我的抱负不在这里,终究还是要离开的。清幽山人见谅。”


那老者清幽山人笑道:“国师不用着急。山人请国师前来做客,还未曾向国师说小玉京的来历。”


延康国师好奇道:“愿闻其详。”


清幽山人在前方引路,带着国师夫妇走上一道虹桥,这道虹桥由七色玉雕琢而成,横跨长空,人站在桥上如同站在彩虹之上。来到桥中央,看到小玉京的景致又与在下面看到的不同,只见小玉京中一座座天空中的山排列像是天然的阵法,而山上的宫殿则像是仙人所居住的地方。


“小玉京的来历,比国师想象的更加古老。”


清幽山人笑道:“这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开皇时期。”


“开皇?”


延康国师的确没有听过开皇,好奇道:“开皇时期是哪个国家?延康国并未有哪一代皇帝叫做开皇。”


“开皇不是延康,开皇是一片国土,叫做开皇国。”


清幽山人道:“国师应该知道开皇国,就是现在的大墟。”


延康国师身躯微震,吐出一口浊气:“大墟。”


清幽山人引领着他们夫妇二人通过虹桥,向悬浮在半空中的一座仙山走去,不紧不慢道:“开皇是道家的说法,佛门称之为空纪。佛门说,成住坏空,空纪是第四纪,而我们道家则称之为开皇纪。而现在延康崛起,我们小玉京便称延康为延康纪。开皇时期,大墟昌盛繁荣,开皇覆灭的那场大劫,我小玉京称之为开皇劫,在开皇劫之前,还有三次劫。”


国师夫人目光闪动,道:“长老说延康国,你们称之为延康纪,那么倘若延康覆灭,你们是否要称之为延康劫。”


“夫人聪慧。”


清幽山人笑了,指向远处,那里有一座玉山漂浮在半空,有几个道人正在搭建宫殿,道:“那座宫殿,便准备存放延康纪的历史。等到延康国覆灭,便可以整理出延康劫的过往,留给后人参阅。”


国师夫人忍不住道:“长老,小玉京到底是什么地方?到底是善是恶?对我们夫妇到底有什么想法?我们来到这里也有些时日了,这些日子长老一直让我们在这里浏览参观,而今该说出小玉京的真实想法了吧?”


“我们小玉京并无想法。只是想观察国师,观察变法,记录下来我们认为有用的东西留给后人。”


清幽山人笑道:“我们自称为仙,并非是神,并不想干扰世事运行。”


延康国师道:“仙和神,如何区分?”


清幽山人道:“仙是人,神不是人。”


延康国师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人无法成神,只能成仙?”


清幽山人笑道:“国师修炼到神桥境界,站在神桥上看到了什么?”


延康国师没有说话,神桥境界是破壁神桥神藏,修炼的第七个境界,也是最高境界。


“神桥神藏,那一道神桥是通往神明境界的桥梁,但是每一个人的神桥都是断裂的,到不了彼岸。国师应该也不例外吧?”


清幽山人道:“小玉京的仙人也不例外。我们曾经看过不知多少人的神藏,神桥都是断裂的,站在断裂的神桥上,到达不了彼岸,便无法成神。其实,按照修为来说,我们已经完全可以与神祇比肩,但是境界却被断掉了。”


延康国师点头,道:“许多年前,我便已经发现了这件事,曾经为此苦恼过,追寻许多古代典籍,但没有寻到解决之道。小玉京是否有断桥重连的记载?”


“有。”


清幽山人领着他们走上玉山上的宫殿,道:“不过小玉京也做不到。因为不能成神,所以才想着成仙,所以我们这些老朽才会居住在小玉京。我们虽然自称为仙,但是大限一到,还是要魂归黄泉,免不了一死,只是图一个清净罢了。国师,夫人,这边请。”


延康国师夫妇跟上他,走入山上的宫阙,这里玉宇琼楼,尽管有着仙家的飘渺,但却显得冷冷清清,看不到人影。


小玉京就是这样一个冷冷清清的地方。


清幽山人带着他们穿长廊,走圆门,来到宫阙深处:“不过,在开皇时期,确有一批人连上了断裂的神桥。他们建造了一个鼎盛辉煌的神朝,后来,这个神朝灰飞烟灭,不复存在,这个神朝的旧址便是今日的大墟。”


延康国师有些激动:“有人连上了神桥?这么说来,他们可以成神?”


清幽山人点头,微笑道:“不过这些人在现在已经很少了,他们被称为神之弃民。”


延康国师怔了怔:“就是大墟中的那些弃民?”


“不。大墟中的弃民,几乎没有人拥有完整的神桥神藏。我们小玉京的仙人去查看过。”


清幽山人推开一座门户,带着他们走了进去,道:“延康国曾经接过神谕吧?严禁大墟弃民走出大墟,其实神谕要你们防备的,并非是大墟中的那些弃民,而是居住在大墟中的无忧乡中的那些遗民。他们的神桥是完整的,神谕防备的是他们。”


他们面前是一排排书架,书架上放着的是一卷卷厚厚的典籍,那是小玉京的仙人记录下来的关于开皇纪的历史。


“国师将这些典籍读一遍,便可以知道开皇纪和开皇劫遭遇了什么。”


清幽山人躬身施礼,打算退出这座书楼,道:“倘若国师还要按照自己既定的道路走下去,开皇纪的历史,只怕也会是延康国的历史。开皇纪面对过的事情,延康纪也会面对。”


延康国师还礼,道:“你们小玉京的甄散人是死在我的手中,为何道兄还要让我来到这里?”


“我小玉京不干预世事,只记载世事。甄散人下山,便不再是小玉京的仙人,他是死是活,与我小玉京无关。”


清幽山人向外走去,道:“贤伉俪来到了小玉京,也是我小玉京的仙人,贤伉俪离开之后,也与我小玉京无关。五百年有圣人出,我们小玉京也想看看今朝的圣人,是否能够做到从前的圣人做不到的事情。”


“古怪的规矩。”


国师夫人眼眸流转,落在这些典籍上,道:“夫君,小玉京的来历有些问题,妾身觉得他们应该是开皇国的后裔。”


“有这个可能。”


延康国师坐了下来,捧起书卷,道:“他们没有恶意,无需猜测他们的心思。我想看一看开皇的历史,古为今鉴。”


大墟。


“我只是想寻个低等世界,给我的子民落脚,寻个繁衍生息的地方而已,不想和你们这个世界开战。”


都天魔王目光呆滞,喃喃道:“我们都天已经完蛋了,再和你们血拼,那就真的要绝种了。我要为我的种族负责,放我回去,我寻找另一个低等世界,放我回去……”


狐灵儿看向秦牧,低声道:“公子,要不放他回去?怪可怜见的。”


“我怎么知道他是真的回去还是假的回去?”


秦牧摇头道:“他只是一股意识而已,本体还在都天,也可以继续寻找其他世界,用不着这股意识返回都天。万一他没有回去,反而躲起来召唤自己的真身,那岂不是我的罪过?这家伙的话一句都不能信,信了你就输了。前面便是镶龙城了,距离残老村只剩下千余里的路程。”


前方,镶龙城在望,秦牧放松下来,终于到自己的地盘了。


“公子!”


“公子回来了?”


“公子,延康国比咱们大墟怎么样?”


……


秦牧带着龙麒麟进入镶龙城,沿途商家向他打着招呼,秦牧含笑还礼,笑道:“延康国比咱们大墟乱多了,天天造反打仗,兵荒马乱,不是个好地方。”


“是呢,前不久有许多流民逃到大墟里来了,说是兵灾逃难过来的。公子回来就好,毕竟还是自己家安全。”


秦牧来到城主府,询问道:“城主回来了吗?”


“城主前几天来过一趟,然后走了,公子要住下吗?小的去准备宴席为公子接风洗尘。”


“不用了。”


秦牧道:“年关近了,我先回一趟村子。”


镶龙城早已是他和司婆婆的产业,城里的势力也基本上都是天魔教的势力,与外面不同,外面的天魔教称秦牧为教主圣师,而在镶龙城他们还是称秦牧为公子。


毕竟,这座城的主人是司婆婆,秦牧是司婆婆养大的孩子,被称作公子是理所当然。


秦牧又踏上回家的路,千余里距离很短,以龙麒麟的脚力小半日的时间便可以来到残老村。


龙麒麟脚踩江面,沿江逆流而上,冬日的阳光照射下来有些暖意,不像而今的延康国那么寒冷。秦牧记起自己去年和仙清儿一起打冰潮的事情,路过那里的时候,只见仙清儿正带着村民一起熏鱼,把盐巴涂抹在江边悬挂在树下的一条条大鱼身上,下面用湿柴熏着,可以侵入烟味。


这个村子的人们捉了很多大鱼,挂在树上一人多高,鱼肉晶亮剔透,过年的时候很少出门打猎,可以靠这些渔获度过这个冬天。


秦牧让龙麒麟停下,这三只辫子的小女孩眨着明媚的眼睛,道:“放牛的,衣锦还乡了?外面好耍吗?”


秦牧笑道:“还行,走到哪里都被人追杀。小雷音寺的和尚没来找过你?”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