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森林的尽头,瞎子面色凝重,拄着拐杖歇息,屠夫挥刀,四周是层叠变化的空间,极为奇特,这些空间被折叠,每一次变化时他们四周的景致也为之变化,时而是广袤森林,时而是炎热大漠,时而是海浪滔天,时而又星空星辰扑面而来。


每一次变化,不同的禁法爆发,隐藏在那些空间中的神禁威能发作,需要由屠夫与突然间爆发的神禁抗衡。


屠夫怒道:“瞎子,婆婆,我的腰快断了。你们休息好了没有?”


瞎子叹道:“我老了,身子骨不如从前了,让我多歇一会儿。”


“我的岁数也不比你小!”


屠夫气道:“而且我的下半身刚刚接回来,还没有长实在!再让我打下去,老子上半身下半身分家给你看!”


瞎子慢条斯理道:“婆婆年轻,让她上。”


司婆婆口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冷笑道:“老夫虽然很强,但是夫人的身体却是支撑不下去了。夫人,把身体让给我……”


“死开!”司婆婆气道。


屠夫和瞎子面色古怪,司婆婆的“病情”越发严重了,她寻到他们之后,屡次遭遇危险,厉天行经常跳出来,掌控司婆婆的肉身。


“魔种越来越强,司老太婆只怕早晚会被厉天行取代。”


他们四周空间变化,像是有一尊神祇在掷骰子,每一面骰子代表一种神禁,而他们就在骰子之中,转到哪一面,那一面的神禁便会发作。只是这骰子不是六面,而是有着一百零八面。


这次转到的是星辰那一面,只见他们脚下突然空悬,身形出现在浩瀚无垠的星空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那些闪耀的星辰其实并非是真正的星辰,而是一面面镜子,一面面镜子闪耀光芒,突然无数道镜光汇聚在一起,嗡的一声向他们照耀而来。


屠夫怒喝,横竖茫茫一线天,一刀劈开生死路,将那可怕的神光劈开,被裂开的神光从他们身前身后呼啸而去,只有他们所立之地还算平安。


司婆婆连忙道:“聋子,聋子,快到这边来!”


星空的另一边,聋子挥毫如飞,正在与群星抗衡,瞎子道:“聋子听不见你的声音……”


他话音未落,聋子立刻试图向这边飞来,不料却被一道星光照在身上,被星光击飞,不知落到何处去了。


“屠夫,你歇一歇,换我了!”司婆婆口中传来厉天行的声音。


屠夫立刻退下,司婆婆上前,大育天魔经运转,谨慎的看着四周变化的空间。


被困在这道空间折叠的禁制之中的不止他们三人,还有聋子、马爷和瘸子,不过这几人都被困在骰子不同的面之中,很难聚在一起。


司婆婆来到此地时,见到瞎子他们被困,便试图破解,不料连自己也陷入其中。聋子寻过来后,也试图解开这道空间禁制,但也被卷入其中。


“这道空间禁制一百零八面神禁,其阵法运转的中枢并不在这一百零八面之中。”


瞎子站起身来,心神眼通透如镜,看向四面八方,道:“我们身在神的骰子中,马爷和瘸子在另一面,有时候会与我们凑到同一面中,聋子偶尔也会被打入这个小位面,说明这道空间禁制运转了太久,在数理上的计算已经有了偏差。”


他心算一番,不断推演,突然扬眉道:“布下空间禁制的那尊神,在小数之后的计算时,只计算到小数后的瞬息,没有计算到最小数!这个神禁再运行一段时间,便会自我崩塌!”


空间禁制运转到火山之中,神火如龙,电闪雷鸣,司婆婆奋力抗衡,口中传来厉天行的声音:“那么这禁制运转多久才会自我崩塌?”


瞎子算了一番,道:“两万四千年后。”


“瞎子闭嘴!”屠夫恨不得一刀将他劈了,喝道。


正在此时,只听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道:“小子,你家的大人被困在这里面,有六个。”


空间禁制中,众人各自一惊,纷纷向外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瞎子紧张万分,厉声道:“牧儿,不要进来!你根本扛不住神禁的威力!”


外面传来秦牧的声音,道:“魔王,你有办法破解救出他们吗?”


“这种空间禁制,用的是空间矩阵秘术,折叠了一百零九个空间,分成一百零八空间截面,看起来只有一百零八个,但实则有一百零九个。”


那个声音从外面传来,道:“不过布下空间矩阵秘术的那尊神应该为了省事,没有计算到小数后无穷尽的地步,留下了些破绽。这秘术运行到两万四千年后便会自动瓦解。但是倘若找到第一百零九个空间,破解不难。稍等一下,我算一算……”


空间禁制中,司婆婆、屠夫等人面面相觑:“牧儿身边的这人了不起呢,一眼就看出了这禁制的奥妙,比瞎子靠谱多了。”


过了片刻,那个声音再次传来,道:“你有什么不用的宝物没?结实一点的,我扔进去,扔到第一百零九空间中。第一百零九空间多出这个结实点的东西,运转时便像齿轮中多出了一个齿轮,自动卡死,这个阵法自解。”


秦牧的声音传来,道:“这是我从楼兰黄金宫中捡到的,堪用吗?”


“咦,这宝贝儿不错。你能随手捡到这样的宝物,运气真好。难怪我算计不到你,你小子的运气逆天,不是我无能。”


……


正说着,司婆婆等人看到一粒明珠从他们前方飞过,那明珠越来越大,明珠中有山有水,仿佛一个完整的世界,群山巍巍,瀑布长流。


明珠从他们前方划破天际,已经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圆形的天空中蕴藏着山山水水,接着消失在天外。


“你们小心一点,破禁时会有些生猛。”外面那个声音继续道。


话音刚落,突然剧烈的震荡从空间深处传来,接着一层层空间崩塌,地水风火疯狂涌动,席卷一切,而一层层空间中的神禁威能崩溃,恐怖的能量四下喷涌!


处在禁制中的众人急忙鼓荡元气,施展出自己最强的防御手段,对抗这股狂暴的能量,好在这股能量不是专门针对他们,而是四下喷涌,还可以应付!


倘若是专门针对他们,肯定会将他们炸得粉身碎骨!


秦牧站在一片森林前,这片森林突然间化作灰烬,澎湃的气浪四下席卷,所有树木一扫而空,变成齑粉。


噗通噗通,四个人影凭空出现,狠狠摔在地上,将地面砸出几个大坑。


秦牧摇了摇头:“一把年纪了,还不让人省心……”


“瘸子躲开!”


聋子的声音传来,这老者头下脚上的从半空中砸落,栽了下来,下方瘸子闷哼一声,被聋子砸在身上。


半空中佛光大放,一尊大佛降落下来,地底涌出金泉,泉中盛开朵朵莲花,这尊大佛放下双腿,脚踩莲花,徐徐落下。


莲花金泉消失,大佛散去,化作一位青衣老者,正是马爷,衣衫有些破败,但相比其他人他算不得狼狈。


众人起身,面面相觑,他们竟然真的从那空间秘术中活着出来了,虽然各自受到了不轻的创伤,但好在没有受到致命伤。


众人抬头,只见秦牧站在他们不远处,残老村的少年一直在摇头,似乎在嫌弃他们越老越不靠谱。


秦牧身前还站着一个得意洋洋的大铁疙瘩,八臂叉腰,把自己扎得像个灯笼似的,一副等着你们来膜拜我的样子。


而秦牧身后还有一头胖得像猪一样的龙麒麟,看起来没有睡醒,无精打采,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


“牧儿,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司婆婆惊讶,走上前来,上下打量秦牧,检查一番,埋怨道:“这么危险的地方你也敢乱闯!胆子太大了,有没有受伤?”


“婆婆,你离他远一些。”


瞎子上前,有些紧张,向秦牧道:“司老太婆有些扛不住道心中的魔种了,时男时女,不知何时就会被厉天行控制。小心她对你下毒手!”


司婆婆口中传来苍老的声音,充满了魔性:“你们放心,他是我圣教的当代教主,我身为前代教主,自然不会对他下手。”


突然,司婆婆的声音又变成了女声:“厉天行,你给我滚回去!”


瘸子上前,打量八手叉腰的都天魔王,道:“牧儿,你这个铁疙瘩还真有用。他叫什么来着?”


马爷道:“都天魔王。”


屠夫也走上前来打量,疑惑道:“哪里弄来的?上次见到你时还没有这个铁家伙,还挺有用的。”


“真丑。”聋子道。


都天魔王大怒,正要发作,秦牧连忙道:“这位是都天魔王,都天世界的最高主宰,我请来搭救你们的。都天魔王对神禁的造诣极高,一定可以带着我们逢凶化吉。”


都天魔王心情舒畅:“还是这小子会说话,虽然心肠坏了点,手段毒了点,心眼多了点……”


“村长呢?”


秦牧问道:“还有药师爷爷哑巴爷爷,他们是否也到了此地?”


瞎子摇头道:“我眼神好,追踪药师和村长他们留下的线索寻到此地,并没有遇到哑巴和药师。”


其他人默默点头。


司婆婆道:“药师和村长在一起应该没有大碍,还有祖师和执法长老跟着。只是我们也没有见到哑巴,这家伙做事一声不吭的,自己想干什么事都不跟我们说一声。他一个人,估计很难支撑。牧儿,这么危险你还寻过来,难为你了。”


秦牧气道:“你们不回家过年,四处乱跑,跑丢了怎么办?我当然要出来找你们了!魔王,你来带路。你们别四处乱跑了!”


“嗯嗯。”一群老头老太太慌忙点头。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