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有劳佛子。”


秦牧称谢,佛心佛子相随,他不便直接骑着龙麒麟,于是跳下来步行,这是礼数。


“外面天色已黑,本该留宿教主一晚。”


两人不紧不慢向山下赶去,虽说他们步履不快,但速度比普通人还是要快了十多倍,佛心道:“秦教主在我大雷音寺住的时间虽短,但是动静却惹出不少,有几个僧人丧命,有些僧人下山还俗,然而如来却还是让教主下山。”


秦牧笑道:“如来心胸广大,我很佩服,不愧是佛门第一觉悟者。如来抛弃门户之见,肯出手救治司婆婆,我心中感激得很。”


佛心笑道:“教主,我想再看一眼大育天魔经,不知可否?”


秦牧取出大育天魔经,展开了,现出无数文字,佛心佛子边走边看,摇头道:“真真是害人的法门,每一招神通每一种功法,都是夺人性命,练法也是邪得很。”


秦牧惊讶:“佛子何以言之?”


佛心道:“你看这造化天魔功,剥皮制衣,还要将魂魄气血封印,才能制成可以千变万化的衣裳。这还不是邪法?”


秦牧笑道:“造化天魔功主修内在,用来封印自己的魂魄气血,让自己不被外魔所侵,并非剥皮制衣,如果要变化,造化天神功配合造化灵功,足以办到。”


佛心摇头道:“教主,是你领悟错了才对。天魔功恶名在外,谁没有听说过?你年纪小,读过几本书?领悟有所偏差也是正常。你再看这造化先天功,这分明是采刚出世的婴孩的先天之气才能炼成的魔功!炼成这门功法,容颜不老,为了容颜不老,不知道要害死多少刚出世的婴孩!”


秦牧哭笑不得,指正道:“所谓先天,并非是指婴孩,而是婴孩的状态。婴孩出生未生便是先天,阴阳之初,抱元守一,紫河车连接先天之母,无需呼吸,魂魄纯净无暇。佛子,你理解错了,修炼这门功法并非要吃掉紫河车吃掉婴孩,而是要把自己当成婴孩。”


佛心摇头道:“教主,你还不承认?这造化地元功,不是采集太阳和大地中的魔火,炼死众生的魔功吗?炼死的人越多,冤魂越多,威力越强,最后魔火化作地狱,是为地元!”


秦牧笑道:“这门功法还有造化二字,是用来修神的,壮大元神。”


“用他人的魂魄来壮大元神,还不是魔功?”佛心问道。


秦牧摇头,道:“这门功法与造化先天功结合,便是心灵抱元守一,化作婴孩状态,连接大地,采大地母气,壮我元神,也可以用来造化万物。佛子,我这些日子修炼大育天魔经,灵胎异常强壮,这两门功法的作用不小。你也可以练练。”


佛心笑道:“我不练,我只是想批判一下而已。”


秦牧深深看他一眼,佛心坦荡,不似作伪。


秦牧笑道:“那么,佛子继续。”


佛心继续观看大育天魔经,道:“你们天魔教不愧这个魔字,魔性太重了。这些功法神通,越看越是让人心惊肉跳。这个功法叫做送丧功,想要炼成,莫非要灭人满门?”


秦牧摇头道:“这门功法其实是我天圣教丧葬堂的功法,练的是纸人纸马,替人办丧事,让鬼神辟易,福荫子孙。佛子,你若是带着偏见去看,还是不必看了,我怕坏了你的佛心。”


佛心哈哈笑道:“秦教主,我大雷音寺将如来大乘经给你看了,你不许我看大育天魔经?”


秦牧微笑道:“好吧,那也由你。”


两人继续向山下走去,佛心越看越是摇头,待走到山下,已经是深夜时分,他将大育天魔经看了大半。


秦牧四下看去,这里是延康国的地界,往前走便是延康,而从另一侧下山才是大墟。不过此时的大墟被黑暗笼罩,不能踏足。


年节已过,到了二月,天上月朗星稀,是一轮月牙,却散发出宁静的幽光,比平日里亮了许多。


这里是大雷音寺附近,笼罩天上的阴云早已经被大雷音寺的高僧除去,因此天空显得特别透彻。


附近也有些村庄,信奉佛法,供奉佛祖,不过这里的土地都是大雷音寺的,居住在这些村庄里的人们也都是佃农,种地产粮,不向朝廷交租,只向大雷音寺交供。


秦牧本来也打算返回延康,一是继续修行,二是管理天圣教。这次厉天行从千佛塔中逃脱,也是奔着延康国去了。


佛心还在看大育天魔经,两人来到山门前,守山门的僧人挑着灯笼坐在那里,旁边睡着一头异兽四不像。


旁边还有几个扈从,见到他们连忙起身,佛心佛子上前询问,那几人道:“我们是太子的随从,都是俗人,进不得寺庙,因此在外面恭候。”


“我要送魔教主下山,无暇款待诸位,恕罪。”


佛心唤来四不像,牵着这头异兽走了过来,道:“秦教主,我还需要半个时辰才能看完,教主若是不介意的话,我再送教主一程。我大雷音寺的四不像常年听得佛法,修为很是精深,可以追的上你的龙麒麟。”


秦牧露出笑容:“如此甚好。”


四不像与龙麒麟并肩而行,佛心脑后现出佛光,照亮大育天魔经,继续研读。


“魔教主?”


那几个太子随从眼睛一亮:“哪个魔教主?”


那守山门的僧人道:“还有哪个?天魔教的秦教主,来势汹汹,蛊惑着让庙里的僧人还俗了不少,这几日还不断有僧人下山还俗去了,即便是我那几位师叔师伯也还俗了好些位。”


这几人对视一眼,笑道:“我们的功劳来了!天魔教杀了孙难陀,灭了难陀寺,便是天魔教主从中捣鬼,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他!走,去得了这个功劳!”


那僧人慌忙道:“几位善男子,不要造孽杀人,莫要伤了佛子!”


那几位太子随从笑道:“你尽管放心!”


秦牧坐在龙麒麟背上,一直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身形随着龙麒麟的走动而缓缓起伏。现在是二月初八,月牙很弯。


佛心舒了口气,将大育天魔经还给秦牧,道:“小僧终于看完了,的确是魔道经典。秦教主为何一直在看天上的月亮?”


“我大墟中没有月亮。”


秦牧收回目光,轻轻一点大育天魔经,这卷经书又化作一个线团,笑道:“因此每次看到月亮时,我总觉得明月很美很诱人。而且,我还想看看大雷音寺的地界在哪里。”


佛心微微一怔,好奇道:“大雷音寺的地界?”


秦牧点头,看到天上的月亮被阴云挡住,纵身从龙麒麟背上跳下来,只见他落下之地一边是月光,一边是阴云留下的黑暗,笑道:“大雷音寺的地界,应该就在这附近。佛子请看,大雷音寺的高僧将地界内的阴云全都收走了,外面的阴云便是延康国的云彩,不归大雷音寺管辖了。”


佛心也从四不像上跳下来,抬头看天,又看了看地面,惊讶道:“我从不知道大雷音寺还有边界。这么说来,附近应该还有界碑。”


秦牧来了兴致,笑道:“不如咱们找找。”


佛心似乎也有少年心性,两个少年郎一番寻找,过了片刻找寻到一个断崖,那是一块光秃秃矗立在地面上山头,被切得只剩下一半,高十多丈,上面写着“大雷音寺界”的字样。


佛心抚掌笑道:“果真有这样一块石碑!我虽是大雷音寺的僧人,但没有听前辈们说起过。秦教主,我听闻天魔教不修心,对心境高深与否没有多少要求,你们天魔教的功法容易速成,但因为练功不练心,所以容易走火入魔。”


秦牧站在这块界碑下,仰头打量界碑上的字迹:“有这种说法。”


佛心目光闪动,道:“佛门功法炼心,再加上大育天魔经速成,是否便会完美无缺?”


秦牧还在打量界碑上的字,漫不经心道:“这个我便不知道了。”


佛心看着他的后背,秦牧看着前方的石碑,两人都不再说话。


突然,佛光大放,魔气森森,界碑下佛魔两分天下,一正一邪,轰然碰撞!


秦牧转过身来,脑后佛光大放,如同一尊黄衫大佛,举手投足雷音大作,催动的是如来大乘经。而佛心却魔气森然,周身燃起熊熊魔火,催动的正是造化地元功!


两人一言不发在这块界碑下悍然交手,秦牧头顶元气如云,隐约现出五重诸天,万佛朝宗,佛心周身魔气翻腾,魔火越发旺盛。


两人在大雷音寺的界碑下兔起鹘落,突然轰隆巨响传来,佛心闷哼一声,倒退一步。秦牧踏前一步,一掌又一掌向他劈去,每一掌都如同这座大雷音寺界碑一般沉重!


佛心后退不停,眼耳口鼻中有鲜血流出。


轰隆——


秦牧又是一掌砸下,像是一尊大佛打出无明业火,佛心抬手硬接,体内传来骨骼断裂的声音,他再向后退去,突然感觉到背后贴着石碑,心中不由一沉。


轰隆!


秦牧又是一掌拍下,佛心闷哼一声,跌坐在界碑之下,抬手道:“不要打了,我认输便是……”


秦牧提拳砸下,一拳又一拳,过了片刻,他站起身来,佛心血肉模糊。


“你魔性太重,我想留着你,看你将来如何祸害大雷音寺。”


秦牧收回手掌,指尖在啪嗒啪嗒的滴血,看着界碑下的面目全非的佛心,轻声道:“你看大育天魔经,每一种功法都是曲解,比魔还要像魔,留下你,大雷音寺肯定会毁在你的手里。”


佛心还有一口气,正要说话,突然一道剑光袭来,嗤的一声将他的眉心洞穿,飞剑穿过他的脑壳,将他钉死在界碑上。


只听一个声音喜道:“终于杀了魔教主了!这厮周身魔性好重!”


“佛子毕竟还是宅心仁厚,没有痛下杀手啊。”


另一声音笑道:“不过终究还是便宜了我们!割了他的头,去向太子领赏!”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