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四章 巫法杀人
    “杀人了!杀人了!”

    有管事急忙跑去禀告大祭酒顾离暖,叫嚷嚷道:“大事不好了!太学博士秦牧又杀人了!”

    太学殿中,顾离暖正在饮茶,不以为意,笑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是天魔教主,杀个人值得你如此惊慌?他不杀人才叫怪事。他又杀了谁?”

    那管事顾不得喘气,道:“他杀了蛮狄国的两个遣康使!”

    啪!

    顾离暖手中的茶杯炸得粉碎,脸色大变,失声道:“蛮狄国遣康使?还杀了两个?不是,我已经请过客了,为何还要给我小鞋穿?”

    他连忙站起身来,打算冲出殿外,突然又停下脚步,走来走去,道:“他是天魔教主,魔道第一圣地的魁首,我跑过去责问他,这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这件事,还是先禀告太子殿下再说。”

    霸山祭酒站在不远处,观察班公措和秦牧,见到这一幕也只觉脑仁嗡嗡作响隐隐作痛,着实有些头大:“师弟,我只是让你试探一下班公措的深浅,谁让你把蛮狄国的使节也给杀了?”

    蛮狄国的遣康使是蛮狄国的可汗派来的使者,以班公措为首,有十多人,秦牧这次直接在太学院杀了两个。

    这件事绝对无法善了!

    蛮狄国的挛?可汗也是草原上的一代雄主,雄才伟略,将草原上其他汗国吞并,打造出一个草原大国,与延康国抗衡。

    他甚至学习延康国的文化,汲取了延康国长处,发展蛮狄国,改革蛮狄国的内政,蛮狄国的朝廷建制与延康国相同,而且还在各地办学。

    眼下他还不曾统一草原,所以无法全力与延康国抗衡,等到他一统草原,便会集中全部力量来对付延康。

    而眼下延康国经过两次灾乱,国力衰减严重,挛?可汗派来遣康使的主要目的,除了学习之外,还有便是看看延康国衰弱到什么程度。

    他是盘踞在草原上空的雄鹰,随时准备东侵,只要给他机会,他便可以率领草原铁骑劫掠如火,鞭指中原。

    但是显然秦牧根本不管这些,直接便杀了两位遣康使。

    此举,很有可能会挑起两国的战事!

    眼下正值天灾的影响尚未消去,延康虚弱之际,倘若挛?可汗趁机挥军杀来,只怕会有大难!

    霸山祭酒有些后悔请秦牧去试探班公措了,显然从大墟里跑出来的师弟无法无天,胆子又壮,杀了遣康使之后他拍拍屁股返回大墟便是,但是屁股后面只怕会是一堆烂摊子。

    “现在是太子监国,看看玉书太子如何处理吧。”

    霸山祭酒不禁替灵玉书感觉到头疼,灵玉书成为太子,监国以来倒也顺利,还降下罪己诏,天坛上向天请罪,无论是废约还是收回土地,继续赈灾,做的都很不错,很得人心。

    但是现在他恐怕遇到了监国以来的第一个难题了。

    班公措目光落在秦牧身上,目光中没有多少情感,似乎无论秦牧如何逼迫如何激将,都不会动摇他的心神。

    班公措淡漠道:“天魔教的教主,本事自然不坏。可能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教主若是不介意的话明日我在京城的玉香楼设宴,向教主赔罪,秦教主以为如何?”

    “好。”

    秦牧很是洒脱,笑道:“你这两个随从着实胆大包天,竟敢向我出手,你这个做主子的确实应该设宴赔罪。”

    班公措眼角跳了一下,转身离去。

    秦牧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后背上,杀气沛然,但是班公措却走得很稳,似乎没有任何觉察,没有任何不适,只是他的步履稍微有些散乱,走起路来似乎一瘸一拐。

    “这家伙……”

    秦牧倒抽一冷气,深深感觉到班公措的棘手与可怕。

    他屡次挑衅,甚至当着班公措的面打脸,折辱,杀了他的随从,但是此人依旧喜怒不形于色。而现在秦牧的杀气直接针对他,他还能走得这么稳,只是稍微有些瘸拐,着实是个可怕的人物。

    别的不敢说,倘若换做道子佛子这样的强者,被秦牧的目光锁定,杀气直指其背后,佛子和道子只怕一步也不敢移动,动一动便会露出破绽。

    倘若修为和造诣比道子、佛子的更深更强,被秦牧这么针对,要么走路一瘸一拐,要么便是面对着他缓缓退走。

    之所以走路一瘸一拐,是移动身形避开秦牧任何可能的攻击,所以不可能再走直线,甚至要做到身形高低起伏。

    因此班公措看起来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像是一瘸一拐,但实则没有露出一丝的破绽,没有给秦牧以任何机会!

    最为可怕的是班公措只是稍微有些瘸拐,并没有很严重,表明他的造诣和修为极高!

    霸山祭酒快步走来,来到秦牧身边,却见秦牧还在看着班公措远去的身影。

    “霸山师兄,你给了我一个棘手的活儿。”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看向霸山祭酒,沉声道:“这个班公措,是我见过的同辈中,最为强横的存在!比林轩道子还要强横!他如果不是那个转世了十八次的老怪物,那么此人一定与我一样也是霸体!”

    霸山祭酒面色不善:“所以你杀了两个遣康使?”

    秦牧愕然,讷讷道:“你有没有说过不能杀人。再说了,在塞外咱们不是杀了好多的楼兰黄金宫的大巫了吗?这次只杀两个,还算是便宜了。”

    霸山祭酒气极而笑:“这能一样吗?上次我带着你和公主堵门,用的是武可汗这个身份,与延康国无关。这次人家是遣康使,代表的是蛮狄国!你杀了蛮狄国两个使者,这就是打蛮狄国的脸,岂能善罢甘休?”

    秦牧老老实实道:“你又没说……杀都杀了,现在也救不活了。”

    霸山祭酒头疼欲裂,也吐出一口浊气,道:“现在你等着太子召见吧……太子现在多半也听到这件事了,他肯定比我更头疼。你是天魔教的魔教主,又是有功之臣,太子这个位子都是你给他争取来的,他又打不得骂不得……还有!”

    他面色凝重,沉声道:“倘若班公措便是那个老怪物,那么今晚你便要小心了。那个老怪物知道名姓,便可以做法杀人!你见过太子之后,今晚我去你房中!”

    秦牧点头,能够让屠夫也隐瞒真实姓名的存在,的确不能不防!

    果然如霸山祭酒所料,午后太子灵玉书便找上了秦牧。与霸山祭酒猜测的有所不同的是,灵玉书并没有召见秦牧,而是径自来到太学院,亲自来见秦牧。

    “殿下亲自来访,小臣诚惶诚恐。”秦牧见礼道。

    灵玉书看他一眼,叹道:“孤没有看到你有任何惶恐的意思,反而很是镇定。秦教主,今天这件事,让我很头疼,非常头疼,想了一中午还是难以交代。你一向有主意,你来教孤如何交代。”

    秦牧笑道:“简单。殿下写封书信给挛?可汗,信上说,蛮狄国的两位遣康使不听教化,野性难驯,在太学院这等无上圣地还敢出手杀人,意图谋害中散大夫。这位中散大夫乃是延康国魔道第一圣地的秦教主,秦教主震怒,已经将那两位遣康使杀了。殿下再说,秦教主盛怒难消,让挛?可汗必须赔礼道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灵玉书瞠目结舌。

    过了片刻,他吐出一口浊气,叹道:“好吧,便这么写。倘若挛?可汗勃然大怒,提兵来犯,你给孤打头阵,提着脑袋向前冲。”

    秦牧脸色一黑。

    灵玉书笑道:“天魔教主也有怕的那一天?好了,不说这个,教主,我觉得你一直留在这太学院也没有什么意思,太学院中的外国使节有三五百人,万一哪天你一时兴起又杀了几个,我这个太子监国还要不要做事?天天给其他国家的皇帝写信给你擦屁股就足以让我忙半天了。”

    秦牧悻悻道:“我也不经常杀。这不是事出有因吗?”

    灵玉书笑道:“你现在是神通者了,本事也高了。父皇从前任命你为中散大夫,只给了你一个虚职,挂个名而已,没有实权,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实职。父皇和国师已经醒了,再过几日我便不需要总理朝政,肯定要出去赈灾。你随我前去。我这次出门,还需要带着工部的一些官员,太学院的一些士子。”

    他对秦牧着实不放心,将秦牧留在这里,估计又要生出什么幺蛾子,所以不如将他带在身边。

    秦牧想了想,自己留在太学院中的确没有什么事做,不许打也不许杀,限制太多,不如随这位太子出去走走。

    灵玉书与他并肩而行,突然道:“听说我妹妹昨晚睡在你这里?”

    秦牧打个激灵,正色道:“殿下,绝无此事,休要听小人谗言,坏了我和公主的清誉!”

    灵玉书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见他神色不似作假,于是放下心来,舒了口气道:“我信你。好了,杀遣康使这件事,我帮你摆平,厚着脸皮写封信给挛?可汗。你也准备一下,过几日随我一起离京。”

    秦牧目送他远去,霸山祭酒走了过来,神秘兮兮道:“我刚才偷听到太子说,六公主灵毓秀昨晚睡在你这里?话说回来,今天早上我的确看到六公主与两个宫女挑着灯笼下山,你们是不是……”

    秦牧头疼,断然道:“绝无此事!师兄,屠爷爷就是因为你嘴巴太大,所以每次见到你便跑,不敢师徒相会。你收敛一些,不要听风是雨!”

    霸山祭酒讷讷道:“我也是好奇一下,你放心我口风最严,不像卫国公那等破落户大着嗓门四处嚷嚷……如果班公措就是老怪物,今晚你便危险了,晚上咱俩一间房,有个照应。晚上睡觉时,机灵些,不要睡得太死。”

    当夜。

    霸山祭酒鼾声如雷,他打地铺,秦牧睡在床上,鼾声将床震得嗡嗡响,秦牧身子都被震麻了,一夜未睡。

    这一夜一直没有什么异状,直到四更天,突然一股阴风吹来,将两扇窗棂吹开。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