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过了片刻,那个去温酒的大巫将酒端上来,另一个大巫荡着酒,待荡得清澈了,筛了一碗酒恭恭敬敬的放在秦牧面前。


“下毒了吗?”秦牧和颜悦色的问道。


两个黄金宫大巫连忙道:“不敢!”


秦牧哈哈大笑:“我本身便是神医,师从玉面毒王,倘若你们在我面前摆弄毒物那才是贻笑大方。”


两个大巫连连陪笑。


秦牧面色一沉,指着面前的酒向那个温酒的大巫道:“喝了。”


那大巫脸色剧变,两股战战,秦牧面色愈发阴沉,冷冷道:“喝了!”


那大巫嘴角眼角的肌肉乱跳,颤抖着捧起酒碗,喝了两口,赔笑道:“没有毒……”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身躯颤抖,接着像是泄了气一般整个人干瘪下来,人越来越矮,片刻之后只剩下一张人皮。人皮外是衣裳,衣裳里有东西蠕动,一大堆虫子咬破了人皮从衣服中哗啦流了出来,四下爬去,然后一只只虫子燃烧起来,化作灰烬。


另一个筛酒的大巫面色如土。


秦牧脸色不变,敲着桌子道:“再筛一碗。”


筛酒的大巫哭丧着脸道:“酒里有毒……”


“毒不死我。”


秦牧淡然道:“继续筛酒。舞女呢?叫上来,歌舞助兴。”


那个大巫连忙筛了一碗酒,唤上舞女,歌舞又起。


秦牧吃菜饮酒,欣赏歌舞,看得兴起便手和节拍,这一席酒吃得时间很长,到了太阳挂在西边半天时秦牧这才酒饱饭足,挥了挥手,让歌女舞女下去。


这酒里明明有剧毒,是巫毒的一种,大巫养的巫蛊,专吃魂魄肉身,但秦牧几乎将一坛酒喝光却还安然无恙。


“扫兴啊。”


秦牧起身,酒桌上一片狼藉,所有的酒菜都被他吃光喝光,就算十几个大人过来也未必能吃光这么多酒菜,然而他依旧没有吃饱的迹象,吃到肚子里的酒和菜都被他以灵还丹大补功化去。


“活了这么多世,一万一千年,可惜依旧不曾走出自己的道路,喜欢走别人的路,从一条路上跳到另一条路上,跳来跳去,反倒将自己的锐气磨没了。”


秦牧摇头:“我等你这么久,你还是不敢现身,真是可笑。我本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没想到你越老越怕死,被我占了先机先手之后,便不敢与我硬拼一场。”


那个黄金宫大巫听的莫名其妙,不知他在跟谁说话。


“不敢拼搏的人,还需要什么梦想?”


秦牧向外走去,嗤笑道:“老老实实回家吧。对了,你请我吃饭,付过钱之后再走。”


他走出玉香楼,飘然而去。


青竹园中,那位大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挥了挥手让歌女舞女下去,过了片刻,阴影中班公措身上带着血迹走出来,面色阴沉。


“人皇的剑法……”


他低声道:“竟是人皇的剑法!虽然似是而非,但是我不会看错。这个小辈施展的是人皇剑法,又与延康国师的剑法融合,再加上如来大乘经和灵家的九龙帝王功。他将这些功法融合了……”


秦牧融合了这么多的功法和神通,而且都是最为顶级的功法和神通,以至于他与秦牧甫一交手,碰撞之下道剑被克制,乱了他的心神乱了他的方寸。


所以他不敢与秦牧硬拼。


他不知道秦牧学了几招人皇剑法。


上一个时代的人皇是至强者,他不敢拼。


在上一个时代,发生了许多故事,行走在世间的有许多近乎神祇的人物,他是其中之一,天刀也是其中之一,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许许多多光辉璀璨的人物,但他们都并非是最为耀眼的。


人皇才是上个时代最为耀眼的星辰!


除了上个时代的人皇,班公措还在上上个时代见过另一位人皇,再向前追溯八百年,他见过另一个人皇。


一代代人皇出现在他的漫长生命之中,每一个都是异常耀眼,遮住了他的光辉,这些位人皇甚至可以追溯到他的第一世,甚至在他第一世之前便有人皇行走在世间!


他曾经对这个古老无比的传承很是好奇,每一位人皇所擅长的功法神通不同,但每一位都惊采绝艳。甚至有不少五百年一出的圣人也是人皇!


他还想接触这个传承,但是有几次都是死在人皇之手,于是绝了这个念想。


而现在,他在秦牧身上看到了上一代人皇的传承。但是上一代人皇已经消失很久了,传闻中这位人皇已经死了三四百年了。


他见过这位人皇的剑,是上一个时代最强的人,最强的剑,见过一眼,那剑光便会永远的烙印在自己的心底,无法忘记。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如此惊慌以至于乱了分寸,被秦牧重创,失了先手。因此先水遁避开秦牧锋芒,土遁潜入地下,却被秦牧的青霄天眼发觉,以竹杖、铁锤和杀猪刀向他痛下杀手,让他伤上加伤,不得不遁走。


他在遁术上的造诣也是修炼到极致,小玉京的遁法绝对是天底下第一等的遁术。


他的魂魄极强,近乎神祇,秦牧还杀不死他,再加上他前世的修为还藏在体内,虽然目前这具身体还很弱,承受不了这股隐藏的恐怖力量,但是秦牧如果将他逼到极限,这股力量爆发,他也足以将秦牧击杀!


他遁走之后,秦牧自知无法留下他,也并未追击,而是回到玉香楼,逼得他不敢现身,耽误他治疗伤势。


“倘若被那个古老的组织知道人皇未死,而且有了传人,一定极为热闹。”班公措低声道。


给秦牧筛酒的那位大巫连忙上前,赔笑道:“王子,身上的伤势如何?刚才秦教主并未付钱……”


班公措喃喃道:“我并不需要有人知道我败了,虽然我败过很多次……”


那大巫微微一怔,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僵硬,似乎被什么锁住,不由露出惊恐之色。


下一刻,他的骨肉消融,灵魂瓦解,只剩下几件衣裳落在地上。


班公措向外走去,付了饭资,心道:“好在我和那个组织有过几次遭遇,知道如何联系上他们……京城只怕无法待下去了,这位秦教主回去之后必然会知会霸山祭酒,让我没有容身之地。不过我若想躲起来,霸山祭酒也无法寻到我。”


他走出玉香楼,突然退到阴影中,然后便再也没有出现。


另一边,秦牧返回太学院,寻到霸山祭酒,道:“班公措的确是楼兰黄金宫的老怪物,被我击伤了,只怕不会再现身了。”


霸山祭酒错愕,失声道:“他走掉了?他若是暗中作法害你,如何是好?天刀老师没能杀掉他,不得不隐姓埋名防备,更何况是你?这老小子现在的修为还是六合境界,但是要不了多长时间只怕他便会突破到七星境界、生死境界,不过十多年,只怕他便能回到神桥境界了!到那时,你便死定了!”


秦牧笑道:“要不师兄你跟在我身边,他便不敢出手了。”


霸山祭酒愁眉不展,道:“他知道我的名姓,十年后便可以作法连我一同害死了。不行,跟在你身边只是治标不治本,我必须将他搜出来,斩了他以绝后患!”说罢,唤上青牛匆匆离去。


秦牧回到士子居,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倒觉得有些害怕。


“若是霸山师兄寻不到班公措,这小子天天晚上盯着我,我岂不是连觉也无法睡了?不行,必须要将这厮搜出来!这件事,还是交给天圣教的弟子去办,除非他躲回黄金宫,否则一定难逃我的耳目!”


他刚刚想到这里,一位士子居的管事走来,道:“秦博士已经是神通者了,该移居到神通居去。”


其他几个管事在帮沈万云和司芸香搬家,道:“沈万云和司芸香也破壁成功,也要离开士子居,搬到神通居。”


沈万云和司芸香看到秦牧,连忙走来,向秦牧称谢,道:“若非教主的六合算经,我们也不能这么快便进入六合境界。”


秦牧谦逊道:“举手之劳而已。”


沈万云面色古怪,司芸香很是受挫,对秦牧来说是举手之劳,对他们来说就是天大的帮助。自己还有没有希望干掉这位教主,成为天圣教的女教主?


“士子居,我走啦!”


沈万云向士子居中前来送行的士子们挥了挥手,笑道:“你们谁乐意做这个大师兄,自己去争!”


越青虹和云缺和尚都有些兴致缺缺,对视一眼,笑道:“你们先去神通居,我们过两天就到。这个大师兄的位子,还是交给其他师弟师妹吧!”


秦牧三人走向神通居,龙麒麟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内心打定主意无论秦牧走到哪里都要跟上,绝不放过这个饭主。


“对了。”


秦牧想起一事,笑道:“这几日太子便会离京,要我随他一起前去四处赈灾,你们如果没事的话随我一起出去历练历练。万云,你成为神通者,本事也不小了,历练几年便可以成为我圣教的香主了。”


沈万云头皮发麻,心中着实不愿意与他一起出去,道:“每次与教主一起出门,都是险象环生死里逃生,我还是不去了。我刚刚修炼到六合境界,还要巩固这个境界……”


司芸香眼睛亮晶晶的:“我去!”


秦牧正要说话,神通居的一位管事走来,道:“沈万云沈士子,这次太子出京,点了你的名。除了你之外,还有十多位神通居的士子。”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