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天圣教的司家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司是有司的司,意思是主管,掌管,司家在天魔教成立之初便已经存在,负责掌管天魔教的历法、传承、钱财、传播。


因为司家极为重要,所以天魔教的圣女很多时候都是出自司家,圣女便是司家的首脑,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司家的重要性还在教主圣师之上。


前有司婆婆,后有司芸香。


龙娇男自然知道司芸香的价值,这次她一举将延康国的六公主、天魔教的教主和圣女俘虏,心中也不禁有些得意,但依旧还是小心,将秦牧腰间的饕餮袋解下,然后又将灵毓秀身上的灵兵取下,又伸手在司芸香身上摸了摸。


司芸香咯咯笑道:“龙姐姐别乱摸,我身上没有灵兵,我走的是法术流派。”


龙娇男冷笑一声,将她的发簪取了下来,道:“法术流派?我看你是剑术高手!这枚簪子的威力可不小呢!”


秦牧背上的杀猪刀铁锤等物件也被她取出来,甚至连秦牧袖筒里藏着的笔墨纸砚也被翻出,龙娇男看了一眼,这笔墨纸砚都是寻常可见的东西,并非是灵兵,又给他塞了回去。


龙娇男吹着口哨,那条小红蛇在三人衣衫间钻来钻去,找寻出更多的灵兵。


她是老江湖,根本不给秦牧他们留下任何翻盘的可能。


更为关键的是,秦牧这次陪二女出门,并未带上龙麒麟,此刻龙麒麟还在城主府睡觉!


“走吧。”


女装的龙娇男妩媚动人,挽着秦牧的手,表情似乎还带着一丝娇羞:“海边有我的船,已经在等候教主圣女和公主了,等到太子回过神来,三位已经身在东海了。”


秦牧笑道:“龙姐姐考虑的真是周到。”


龙娇男吹了一下口哨,小红蛇游到秦牧身上,挂在他的左耳上,嘶嘶的吐着芯子,龙娇男柔声笑道:“任你嘴巴甜似蜜,也难能逃脱出我的手掌心。别想耍花招,小红给你一口便可以要了你的命。”


三女一男向市集外走去,突然沈万云与卫墉、越青虹等士子走来,两拨人迎面,龙娇男露出笑容,低声道:“自然一些,不要逼我现在便杀了教主和你们。”


沈万云停步,看了三女一眼,道:“教主,这位姑娘面生得很,敢问是?”


秦牧道:“一位旧识。你们逛街?”


沈万云无奈道:“我本不想出来,怎奈卫胖和青虹他们一定要我出来,说是见见海外的风土人情。”说罢,带着众人走入市集。


龙娇男也带着秦牧等人向海港方向走去。


市集中,沈万云面色一沉,飞速道:“教主遇险了!”


卫墉和越青虹等人微微一怔,不解其意,沈万云沉声道:“教主身上的武器不见了,这些武器平日里他都是背在身上,现在却没了踪影。还有,司师妹头上的簪子,公主身上的灵兵,都不翼而飞。那个女人绝对有问题……你们去通知太子,我去追踪他们!”


卫墉与越青虹等人知道事情严重,连忙返回城主府,沈万云则立刻出了市集,心道:“那个女子有些面善,似乎见过,不知是谁……”


龙娇男带着秦牧三人来到港口,登上一艘楼船,道:“开船!”


楼船立刻向东海驶去,而在后方,沈万云一路留着线索,然后纵身一跃跳入海中,脚踏海面奔行,吊住这艘楼船。


楼船速度不慢,但他奔行如飞,可以稳稳跟上。


“少门主,后面有人。”楼船上,一人沉声道。


龙娇男来到船尾,看到正在踏波而行的沈万云,微微一怔,道:“一个太学士子而已。在海中还想与龙王斗不成?”


她催动口哨,音律诡异,没过多久海面下多出一条条滑腻腻的海蛇,长达十多丈,飞速向沈万云游去。


沈万云心中一惊,背后剑囊中一口口飞剑飞出,将涌来的海蛇斩杀。


他所在的海域顿时像翻了锅的沸水一般,无数有如蛟龙般的海蛇破水而出,疯狂向他杀去,杀不尽杀!


待到沈万云杀出海蛇重围,四下看去,那艘楼船已经不见踪影。


沈万云腾空而起,站在空中四下观望,只见大海碧波万里,还是找寻不到那艘船到底去了何处。


“糟了!”沈万云面色凝重。


楼船上,龙娇男并不限制秦牧他们的行动,任由他们在船上转悠,只见这艘楼船越走越远,进入大海的深处。


秦牧抬头看去,只见天高地远,大海深邃,在海面上也没有办法可以留下行踪。


他兴致勃勃,铺开纸张,在船头提笔作画,龙娇男凑过头来看了一眼,只见秦牧画的是大海,海上惊涛骇浪,黑云席卷一切,一艘楼船与风浪中穿行,船外是黑暗中的雷电,照亮楼船。


画中有一种奇特的意境,让人宛如置身其中。


“看不出秦教主的画功竟然不错。”


龙娇男赞了一声:“你若是去京城卖画营生,应该可以博得一个名士风流的称号。”


旁边一位船夫扛着鬼头刀走来,提刀在秦牧脖子上虚虚比划一下,呵呵笑道:“可惜这位天魔教主就要死了,还有心情鬼画符。”


龙娇男冷冷道:“鬼老三,我父亲没有下令杀他之前,他始终是我驭龙门请来的客人,放尊重一些!”


灵毓秀眼睛一亮,凑到跟前观看秦牧的画,悄悄向司芸香丢个眼色。


秦牧似乎对这幅画不太满意,将画好的画放在一边,又画了一张,同样是风雨雷电海上惊涛,但是这一幅没有船。


龙娇男本来看得津津有味,不过看到秦牧画来画去都是同一幅画,没有什么新意,便不再观看,只让小红蛇依旧挂在秦牧的耳朵上。


秦牧画了十几幅海上风暴图,然后提笔似乎打算润色修改,他第一笔落下,整张画顿时似乎有了些许不同,画中的雷霆风暴似乎要从画中飞出来一般。


秦牧将画好的十几幅画都添上最后一笔,随手将画扔出楼船。


龙娇男见了,暗道一声可惜。


秦牧背负双手,看向龙娇男,笑道:“听闻海上多有风浪,龙姐姐这艘船是否能撑得住海上风波?”


龙娇男冷笑道:“现在晴空万里,哪有什么风浪?”


正说着,突然风起了,从微风到狂风只在呼吸之间,接着天空突然阴暗下来,狂风大作,浪涛赛过山头,将这艘楼船掀到半空又轰然坠下。


船上众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急忙各自稳住身形,但见楼船四周雷电咔嚓咔嚓的乱劈,慌乱中,秦牧屈指轻弹,将挂在耳朵上的小红蛇弹飞出去。


这条小红蛇刚刚飞出,正要展动身形现出真身,突然数百道雷霆的雷束集中在一起,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劈在小红蛇身上!


龙娇男吓了一跳,却见小红蛇跌落到海中,还有数不清的雷霆不断向小红蛇坠落之地劈去。海水中这条红蛇终于现出原形,但是又被不知道多少雷电击中,身体麻痹,向海底坠落。


“哪来的风雷?为何只劈小红?”


龙娇男心中一片慌乱,四下看去,只见四周漆黑一片,心中不禁生出古怪的感觉:“这幅情形与刚才他画上的情形似乎有些相似……”


秦牧左手拉住司芸香,右手拉住灵毓秀,三人纵身一跃跳入漆黑的大海中。


龙娇男惊呼一声,突然脚下的楼船四分五裂,将船上众人统统扔入海中,就在此时她看到另外一艘楼船,从汹涌波涛中驶来,秦牧与灵毓秀和司芸香站在那艘楼船的船头,那位少年教主向她挥了挥手,然后楼船驶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龙娇男立刻追去,突然一道山头般的大浪打来,将她盖在水底。


龙娇男闷哼一声,破浪而出,刚刚跃到半空,无数雷霆轰下,集中在一起劈在她的身上,将她劈得里嫩外焦!


龙娇男奋力搏杀,与雷霆风暴搏击,不料过了片刻,雷霆突然消失,大风也止歇了,风平浪静。


龙娇男全身上下湿透,狼狈不堪的站在水面上,四下看去,只见海中有一片片墨迹在渐渐散去。


一条赤红巨蟒游到她的身边,身上到处都是伤。


龙娇男心中一片冰凉,四下看去,楼船上的那几个船夫也死于这场突如其来的海难中,尤其是鬼老三死得最惨。


“这场海难,是秦教主画出来的吗?”龙娇男心中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秦牧与二女站在船头,没过多久楼船突然化去,变成了一片墨迹消失在海洋中,三人催动元气,落在海面上,向前看去,只见一片海岛出现在海平面上。


“龙娇男将我们带入东海深处,凭咱们的修为很难踏海回到河州,累都要累死我们。”


秦牧提议道:“不如先去那里休整一下。沈万云很机灵,应该已经通知太子,凭梵云霄的快船,寻到我们不难。”


三人登上这座海岛,突然只见许多黄衫小人儿从岛上的山林中跑出来,手持刀叉棍棒气势汹汹的杀来,待杀到他们面前,这些小人儿纷纷停步,仰头惊恐万分的看着他们。


“是巨人!”一个黄衫小人声嘶力竭的吼道。


这支军队立刻溃散,四散而逃,这些小人儿只有尺许来高,有的藏在石头缝里,有的把自己埋在沙子里,有的藏在树叶下,还有的黄山小人儿跑来跑去发现没有地方躲,干脆仰面躺倒作暴毙状,舌头吐出眼睛瞪得滚圆。


“这么多黄精?”


司芸香惊讶道:“他们是黄精成了精,可以吃的,对修为提升极大。”


“巨人要吃掉我们!”撞死的那个黄精骨碌跳了起来,翻身便跑,嘭的一声撞在树上,昏死过去。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