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秦牧心头微震,顿时猜出道主为何如此肯定自己是当代的人皇。


村长的剑图,他只学会了两招,用的次数也不多,除了在延丰帝和国师面前施展过之外,便是在班公措和林轩道子面前展露过。


林轩道子跟随丹阳子前往太学院堵门时,便是败在剑图的第一招剑履山河之下。


他回到道门之后,一定试着将秦牧那一招剑履山河展示给道主看,道主多半便是在那时知道秦牧的剑法传自村长,但是并不能肯定秦牧便是当代的人皇。


他之所以语气如此肯定,其实只是试探。


秦牧心思也是细腻,虽然猜出道主的想法,却并不否认,也取了一些水去浇灌黄精,笑道:“道主神通广大,智慧过人。”


道主和林轩道子是用叶子捧水,而他却是直接动用元气卷起泉水,更方便,更快速。


老道主看到他动用元气,道:“道法自然。人皇何须如此匆忙?”


秦牧道:“纯任自然,学以致用。道主不用,为何要学?”


道主皱眉,眉头又舒展开来,笑道:“你我二教的分歧都是处世理念,我不与你争道门与天魔教的教义。人皇有几百年不曾出世了,这次出世,应该有所图吧?”


秦牧以元气分控水流,给这些黄精浇水,认认真真道:“我能有什么所图的?我们村的村长说,人皇是责任,我现在也没能明白这个人皇有什么好做的,一没权二没势,还要担负什么责任。道主若是愿意做,我让你啊。”


道主正在用叶子浇水,脸色微变,急忙摇头:“我担不起。”


两人一个用叶子捧水,一个用法术取水,浇着黄精。


林轩道子看在眼里,暗暗摇头,这一老一少都有些固执己见,顽固得很。


过了一炷香时间,秦牧速度快,给这些黄精都浇上水,老道主也将那片捧水的叶子种在土里,直了直腰身,叹道:“老了,身子骨不中用了。人皇既然是天魔教的教主,道门是不能与人皇作对了。这次老道来见人皇,是指认传承者给人皇。刚才林轩也拜见你了,我死后他便是道主。”


秦牧向林轩见礼,林轩连忙还礼,道:“我现在还不是道主,不敢受。”


老道主笑道:“你成为道主之后也要低半个辈分,行礼时要低半手。”


林轩吓了一跳。


老道主不疾不徐道:“我们这些炼气的两万年前受恩于第一代人皇,因此共尊其为人皇,各族各派取出当时最好的宝物,炼制了一口人皇印,所以要依循礼数,不得怠慢。老道可否请印一观?”


秦牧将那块黑疙瘩人皇印取出来,随手丢给他,老道主慌忙接住,脸上脸皮乱抖,连声道:“怎能丢?怎能丢?老道来见人皇,也是沐浴更衣过的,连手都洗了好些遍,毕恭毕敬不敢怠慢,怎能随手将人皇印丢过来?”


秦牧纳闷,道:“村长便是随手丢给我的,我还没有要,又扔回去了。他非要塞给我,我打不过他只好接下了。”


老道主面色一苦,双手托着人皇印,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确认是这块印,道:“人皇请收回吧。”说罢,上前一步,双手恭恭敬敬的捧起人皇印。


等到秦牧拿起人皇印,这老道士这才后退一步,将双手放下,向林轩道子道:“记住,人皇印是这么接的,不可乱了礼数。”


林轩道子称是,却见秦牧随手将人皇印扔进饕餮袋中,林轩不敢说话。


“他是人皇,他可以不敬,我们不可不敬。”


老道主用心良苦道:“这块印是我们各派各族的祖辈,用最好的宝物炼制而成,献给人皇,尊掌控此印的人为人族共同的皇。所以,我道门必须要敬。但这块印是我们献给人皇的,所以人皇可以不敬此印。明白了吗?”


林轩道子点头:“弟子明白了。”


秦牧心中不禁有些感动,老道主已近寿元无多,也就是最近几年性命便会走到尽头,但还是竭尽所能的带弟子。


这种传统的师徒关系更容易教出出类拔萃的人才。


老道主现在老了,应该是希望自己在最后几年能够将道子栽培出来,让他接任。


“道主此来,除了要看人皇印之外,是否还有其他要说的?”秦牧笑问道。


老道主深深看他一眼,道:“人皇应该明白,延康国师和延丰帝的革命变法,并非正道,是要遭天谴的。这次雪灾便是警告,为天下黎民百姓着想,人皇应该制止这次变法。”


秦牧摇头道:“天下大势,滚滚洪流,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敢于阻挡在前面的,必然会被碾碎。我只能顺应大势,顺应洪流。老师兄,你已经吃过很多苦头了,还要执迷不悟?”


老道主叹道:“我不与你争辩。争来争去,争的还是两家的教义,很难说服对方,不如不争。你执意要支持国师变法,我只说一句,道法自然,变法便是变道,改变自然。神是自然所生,大道所化,如要变道,你知道其中利害。大墟前车之鉴,人皇不可不察。”


秦牧微微一怔,道主显然知道这里面更多的内幕。


只是道主却不愿多说,道:“我来见人皇,是来表明心意,道门与延康为敌但不会与人皇为敌。徒弟,将道剑十四篇拿来。”


林轩从腰间一个皮口袋里取出一块石板,掏出来时有竟有两丈来高,横七竖八的画着一些剑痕。


林轩迟疑道:“道主……”


“给他看。”


老道主道:“老人皇的剑法比我好,要高明一些,我尚且给国师看道剑十四篇,为何不能给当代人皇看?”


林轩道子将这块石板立在一旁,老道主道:“道剑十四篇,一剑一篇,延康国师来我道门求学时,我许他看十四天,那么我也许人皇看十四天。至于我道门的先天太玄功便不给人皇看了。”


秦牧露出惊讶之色,老如来许他看了如来大乘经,只是让他看了其中的法,没有让他看门,有法无门。


而现在道主许他看先天太玄功的门,不许他看法,两大圣地之主的胸怀都很是广阔。


秦牧沉吟一下,取出大育天魔经,道:“我不习惯受人恩惠,这是大育天魔经,我许道子看十四天。”


林轩道子颇为心动,看向老道主。老道主脸色微变,沉吟一下,道:“让你看,你便看,大育天魔经存善便是神,存恶便是魔,若是你入魔便说明你修行不够,心性不够。”


林轩道子称是。


秦牧坐在石壁前,向石壁上的剑痕看去。


这些剑痕横七竖八,看起来没有任何规律,他看向第一道剑痕,起初时没有看出什么奇妙之处,但是随着他的心神浸入其中,渐渐感觉到一些奇妙的剑意。


在他眼中,剑痕不再是剑痕,他仿佛看到了一些数理,仿佛有个道人在大笔疾书,写下了一些术数上的道理,这些道理渐渐演变,形成一黑一白两个相互扰动的太极图。


一点穿连浩动,两仪内反复阴阳!


秦牧心头微震,道剑的修炼方法的确与众不同,石壁上的剑刻蕴藏着极深的剑意,剑意中隐藏着数理,数理组成了道剑的第一式。


道剑的第一式隐藏的数理是二进制的阴阳计算!


“这恰恰可以与太玄算经对照。”


秦牧心中微动,太玄算经他已经领悟得七七八八,道剑第一式对他来说并不难。


过了不久,秦牧将道剑第一式参悟透彻,转而去看第二道剑痕。


道剑第二式,五气三元结秀,升腾处云辂交加!


这一道剑痕中蕴藏的是三进制和五进制,三元五气,这一招中的数理构建出日月大地,五气朝元!


这一招对秦牧来说也并不困难,他用一炷香时间将这一招领悟,然后去看第三道剑痕。


道剑第三式,五彩祥云覆罩,三天上仙韵琅琅。


这一招同样是三元五气,只是更加高深,出现三元五气的变化。


秦牧用了大半个时辰才将这一招参悟透彻。


道剑第四式,默把周天斡运,见参罗万象推迁,蕴藏的数理已经极为复杂,牵扯到三生万物的数理,太玄算经去解这一招中的奥秘已经极为困难。


秦牧将这一道剑痕中的奥妙解开,这才发现夕阳即将落入大海,天色已晚,红日落在海面上,映得岛上都是红光。


“道剑第五篇我未必能够解开!”


秦牧面色凝重,道剑一剑比一剑难学,蕴藏的数理越来越深,想要十四天内完全学会根本不可能。甚至连第五篇他都未必能够学会!


他只能选择先领悟其中的剑意,将剑意学了去,至于道剑其他几篇的剑法,他没有时间去学,能领悟出多少便是多少!


秦牧想到这里,立刻看向第五道剑痕,道剑第五篇,玉洞收归万化,昆冈上风月珊珊。


他悉心参悟,剑意中蕴藏的数理已经难以理解,太玄算经尽管被他参悟得七七八八,但有些数理并没有囊括在太玄算经中,估计是藏在玄女算经中。


道主就坐在一旁,老神在在入定下来,似乎不知饥饿。


秦牧饿了便从石壁下离开,去找灵毓秀和司芸香,二女已经烧好饭,询问他一番,听到那是道主,两个女孩都是大吃一惊,不敢放肆。


到了第三天,梵云霄驾船寻来,见到道主,突然大哭,向道主磕了几个头。老道主张开眼睛看他一眼,面色平静道:“你入了天魔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的确心术不正。去吧,我不杀你。”


梵云霄嚎啕大哭,抹着眼泪驾船离开。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