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梵云霄离开后的第五天,这座小岛上多出了许多奇装异服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先是来了一个,将一面大旗插在岛上,然后唰唰唰一道道光芒闪过,岛上便多出了许多面旗帜。


旗子收起,岛上便出现了数百人,围着这座岛端坐下来,每个人坐的位置不同,星罗棋布,一动不动。


不过,每过两个时辰,这些人便会起身,改变一下位置,这个规律始终不改。


树荫下,龙娇男连打几个冷战,连忙挪动身子,向岛中挪去。


司芸香则很是欢快,给众人做饭,免得饿着他们。


灵毓秀面色凝重,四下打量,她也看得出这是一座大阵,将他们等人都困在岛中,不给他们离开的机会。倘若强行闯阵,阵法便会启动,演变为一场杀阵,将这座岛变成一个修罗场!


这座大阵启动时,必然恐怖无比!


而且,她还看到这些怪人有些还穿着朝服,是当朝的大员,还有人是菜市的肉贩子,砍头的刽子手,还有太学院的国子监,当真是千奇百怪!


最奇妙的是,这些人每两个时辰变化一下位置,是在改变阵法,应该是提防道主参破阵法变化。


“天魔教不愧是魔道第一大派,拿捏得很准。”


老道主也在打量这座杀阵,心中赞叹连连,道:“我两个时辰恰恰能够算出阵法变化,而他们恰恰改变阵法,阵堂堂主当真是鬼得很。”


阵堂堂主是太学院的阵元殿的国子监,被延丰帝封为翰林学士,极为恩宠,经常诏其入宫询问国家大事,虽然因为出身天魔教的缘故皇帝没有给他实权,但军中的阵法多为他设计。


显然阵堂堂主将老道主算的死死的,只要秦牧有难,便绝不会放他活着离开,就算离开,也须得是死着离开。


不知不觉到了第十四天,秦牧闭上眼睛,过了片刻这才张开眼睛,从石碑下站起身来,向道主行礼:“多谢师兄许我参悟道剑。”


道主起身还礼,道:“不敢当。人皇本来便有资格参悟道剑,我将道剑赠与你看,如来也会将如来大乘经给你看。人皇,当得起。”


秦牧道:“我已经看过如来大乘经了。”


道主怔了怔,过了半晌,摇头笑道:“这老家伙还是鬼精鬼精的,先我一步。徒儿,将大育天魔经还给人皇。”


林轩道子从参悟中醒来,连忙将大育天魔经一收,化作一个线团,双手捧着还给秦牧。


秦牧笑道:“你我年纪仿佛,没有必要这么多礼。”


林轩道子摇头道:“礼多人不怪。我没有成为道主,便始终是你的晚辈。”


秦牧无奈,道:“道主虽然没有看过大育天魔经,但那句存恶存善,却深得大育天魔经三昧。你参悟大育天魔经,从中看到了多少善多少恶?”


林轩道子迟疑一下,道主笑道:“秦教主是这方面的大家,你只管说。”


林轩道子道:“可能是先入为主,我初看大育天魔经时只觉句句都是害人之言,看到中篇时才看出些味道,心中便没有正魔之说,待看到尾篇,觉得先前看到的可能有所误解,于是从头再看,感触又不一样。”


秦牧笑问道:“还有几成是魔?”


“还有两成。”林轩道子老老实实道。


秦牧道:“你的道心还有两成是魔。不过你比佛子已经很不错了,佛心佛子看大育天魔经,处处是魔。他有佛相,但心中却是一个不可救药的魔。”


林轩道子怔了怔,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他心中又有些不服,目光闪动看向秦牧,道:“人皇看大育天魔经,几成是魔?”


秦牧道:“大育天魔经的所有篇章,都是正道,也都是魔道,看我如何使用。”


林轩道子呆了呆:“这……”


秦牧大有深意道:“圣人之道在于百姓日用,大育天魔经第一句话便已经挑明了,你我也是百姓,你我心存正道时大育天魔经就是正道,你我心存魔道时大育天魔经就是魔道。我可以将它用成正道功法,也可以将它用成魔道功法。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林轩道子又怔了怔,觉得大有道理。


老道主连忙喝道:“咄!不要听他的教义,又是纯任自然的歪道理!你是下一代道主,当心被他巧言蛊惑,入了他的魔教!”


林轩道子醒悟过来,不由汗出如浆,浑身湿透,心道:“他借指点我之际,谈论魔教教义,借机蛊惑我!他的纯任自然,与我道门的道法自然不一样!”


老道主正色道:“秦教主的心性的确高你一线,将来他以魔教主的身份与你为敌,你要当心,不可只记得他是人皇而忘记他也是天魔教主!”


秦牧哭笑不得,老道主竟把他当成洪水猛兽,指点弟子时也是严加防范,免得被他引到天魔教去。


老道主道:“人皇又是怎么看道剑?”


秦牧肃然道:“穷于数理,精妙非凡,到了最后几招似乎超脱数理而近乎道。”


老道主言语中也大有深意,微笑道:“我道门的道剑,其实也可以看成如何准确的测量出一个圆。密率约率近乎无穷,径与周之间不能靠空虚清净来结束,后面还有不计其数的数位。道无止境,圆周也无止境,所以,道何须去改?法何须去变?”①


秦牧错愕,这位老道主是在向他传播道门的道义呢!


“道主,点到即止。”秦牧微笑道。


老道主哈哈一笑,让林轩道子收起石壁,道:“人皇,你的身份特殊,会有不少可怕的敌手,还是早点回大墟为妙。龙王的姑娘是我让她去请你的,可否让老道带走?”


秦牧看向他们脚下的黄精,这些黄精有很多都已经长出了几片叶子,但也有不少已经死去。


“你不用担心,我的话她听,她不会再来这里了。”


老道主微笑道:“你并没有损失什么,反倒是她损失了许多。”


秦牧点头,唤龙娇男上前,龙娇男强忍着伤痛,蹒跚走上前来。


秦牧问道:“还与我为敌吗?”


龙娇男道:“我驭龙门因你而被灭满门,我不得不与你为敌。”


“有没有我,你驭龙门都要被灭门,这是大势所趋。我就算不在天波城,你们也是同样下场。”


秦牧道:“我只是恰逢其会。你恨我也是理所当然,不过下次你再来杀我,我不会留情。”


龙娇男咬牙道:“我也不会留情!”


秦牧摇头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别再蜕皮了,再蜕下去,你便老了。随道主去吧。”


龙娇男站在道主身边,心中一片茫然,她没遇到秦牧一次,便发现秦牧比从前又强大了不少,下次再遇到秦牧,她还是否会是其对手?


自己是否还有机会?


不过她的心智很快被仇恨所淹没,将这种茫然抛之脑后。


老道主抱拳,外拳太极图,内扣子午诀,道:“告退。”


秦牧还礼,起身道:“送道主。”


哗啦,岛屿四周的天魔教堂主、护法、天王等人纷纷起身,让开一条道路。


老道主带着龙娇男、林轩道子走出海岛,然后足下一朵云气升腾,带着二人离去。


秦牧看了看四周的天魔教众,挥手笑道:“散了,都散了吧。”


众人各自施了一礼,大旗一卷,消失无踪,但玉天王师天王还是留了下来,显然是不太放心秦牧的安危。


秦牧笑道:“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我,你们也去吧。”


两位天王对视一眼,各自衣衫一掩,就此消失。


“我觉得他们不会走远。”司芸香道。


秦牧点头,灵毓秀却在犯愁,道:“大教主,你只顾着在属下面前摆谱,让他们走了,咱们如何离开?”


秦牧迟疑一下,他的确是在摆谱,村里的老人从小就教导他输人不输阵,气势不能丢了,所以他没有让天魔教众带着他这个圣教主离开东海,免得在属下面前丢了脸面。


“你们觉得,梵云霄还会回来接我们吗?”他试探道。


二女冷笑,异口同声道:“他走的时候哭得那么凄惨,才不会回来!”


秦牧讷讷道:“要不,还是从海上走回去吧……”


“只能如此了。”


司芸香回头向灵泉看去,有些不舍,道:“你们说,那些黄精醒过来后,还会认得我们吗?”


“不知道。”


秦牧回头,只见灵泉边绿意盎然,摇头道:“他们死过了一次,倘若他们原本有魂的话,魂魄应该会落入黑暗的幽都。可是他们却又偏偏活了过来,至于魂魄是否是原来的魂魄,记忆是否是原来的记忆,还是从他们的躯体中诞生出新魂,记忆如同一片白纸,那就不得而知了。”


司芸香有些惆怅,看到秦牧和灵毓秀已经走在海面上,连忙追了上去。秦牧脚下生出一道波浪,如同龙头,不断向前涌去,载着他们驶向西方。


而在另一个地方,楼兰黄金宫的巫尊得到班公措的消息,立刻离开黄金宫,向西方而去。


他走了很远,绕过了广袤的大墟,穿过雪山高原,进入火焰沙漠,来到西土,登上西土最高峰。


这座神山的金顶上空无一物,只有一个祭坛,巫尊取来三炷香点燃了,只见烟气袅袅,直达上苍。


那烟气消失之处,空中隐隐浮现出一张青色的面孔,似乎与蓝天融为一体。


“新的人皇,出现了。”巫尊焚香拜道。


注①:密率约率是圆周率的术语,南北朝数学家祖冲之计算圆周率时得出密率与约率,大家有兴趣可以查查。祖冲之是天师道的道士,数学集大成者,自述:“专功数术,搜烁古今。”


所以,想修仙?你数学好不好啊?化学好不好(化学道士陶弘景)?医学好不好(医学道士葛洪孙思邈)?哲学好不好(老子庄子)?治国怎么样(魏征李泌)?经济学(范蠡)、兵法(张良)、书画(王羲之吴道子)天文学(太多了)诗歌(李白)呢?


好好读书,早日飞升!


PS:宅猪这段时间要去上海和日本参加作者沙龙,阅文举办的,今天出发,不知道在日本能不能发布章节,这些日子更新应该不稳定,或者会断更。如果在日本可以发布章节的话,宅猪会尽力码字,尽量不断更新。从注到PS都不收费,放心。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