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药师为村长诊断一番,埋怨道:“人老不以筋骨为能,何况你基本上已经没有筋骨了,偏偏逞能,现在爽了?”


村长气喘吁吁道:“他伤得比我重。上苍的强者,我基本上都打过。”


“看把你能得。”


药师先用针镇住他的伤势,摇头道:“还不是被人用剑斩断了手脚?”


“我将人皇之位传给牧儿时便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会有上苍的人去找牧儿。”


村长目光幽幽,道:“上苍不会容忍人皇存世,我已经老了废了残了,他们不放在心上,但是新的人皇,他们一定会铲除。乔星君是上苍中数一数二的,这次我挡住了乔星君,让他知难而退,这样一来,去寻找牧儿的便不会是他这样的强者了。他须得按规矩来,不按规矩来,那就逼得他们按规矩来。”


药师为他配药,道:“你死了之后呢?他们还会按照规矩来吗?”


村长沉默片刻,突然露出笑容:“生当做人皇,死亦为鬼雄。此生或可灭,战意固长青。你或许也该出去走走了。”


药师打个冷战,摇头道:“我不出去,谁爱出去谁出去。”


西土神山。


乔星君的车驾来到山顶,这位星君奋力鼓荡修为,正欲返回上苍,突然哇的一声喷血,跌倒在车中,身上的伤口顿时崩裂,艰难的抬起手向四女道:“上香……”


四女心中一惊,绿衣少女急忙取出三炷香在祭坛上点燃了,烟气袅袅升腾,过了片刻,苍穹上出现一张面孔,垂目看来。


“我遇到老人皇了。”


乔星君气喘吁吁道:“他虽然老了残了,但依旧未死,实力又提升了许多,我被他伤了。他的意思是,老一辈去找新人皇他一定会管,但是年轻一辈他不会理会。”


“他还活着?”


那张面孔露出吃惊之色,飘渺的声音从天外传来:“星君,你准备让上苍中的谁去除掉新人皇?”


乔星君道:“虚生花虚公子。”


天空中的那张面孔有些凝重:“至于要出动虚公子?”


乔星君点头:“老家伙老了,快要死了,新人皇还年轻,尚未长成。除掉了新人皇,可以永绝后患。”


天空中一道光芒从天而降,照在乔星君身上,形成一条光芒组成的道路。天上的那张面孔道:“虚公子未必会愿意出山,须得你亲自去说。”


乔星君向四女道:“玉、青、瑶、京,你们留下,带着我这四件宝物辅佐虚公子去杀新人皇。我回到上苍,虚公子要不了多久便会下来。”


四女称是,从车上走下,两头狻猊拉着破败的宝辇沿着光路升起,返回上苍。


待到光芒消失,四女对视一眼,玉柳道:“老爷吩咐,让我们跟随虚公子去杀新人皇,只是还不知道新人皇是谁。”


京燕道:“这次是楼兰黄金宫传出的消息,还是需要去一趟楼兰黄金宫。青莺、瑶花,你们去一趟黄金宫,我与玉柳在这里等虚公子下来。”


另外两个女孩点头,下山去了。她们不走大墟,而是穿过西土、火焰沙漠和雪山高原,直奔楼兰黄金宫。


没有乔星君在,她们不敢直接踏入大墟。


东海。


秦牧与司芸香、灵毓秀在大海上漂流,到了夜晚,海面突然泛起了波光,那是无数会发光的鱼儿浮出海面,将大海映照得如同宝石一般。


秦牧驾着波浪向前,那些发光的鱼儿从他的浪涛中一个接着一个跃出,波浪向前赶,鱼儿也顺着波浪向前赶,很是有趣。


有些鱼儿额头上长着两根须子,须子的端头有一颗拳头大小的透明肉球,像是灯笼,每当到了夜晚便会发出幽幽的光亮,因此被称作灯笼鱼。


灯笼鱼还长着翅膀一样的鱼鳍,从海浪中冲出时便会震动四张鳍在空中飞出数十丈远近才会落入水中。


这些奇怪的鱼儿有时候还会与他们并驾齐驱,扑闪着鱼鳍漂浮在他们的身边,为他们点亮海上的道路。


偶尔还会出现一些大鱼,长达一两丈,震动着鱼鳍好奇的看着他们。


司芸香还是玩心重,看出这些大灯笼鱼有了灵性,想逗它们,于是一字一字的教他们说话,没想到竟然真的有大鱼口吐人言,学会了一两句话。


他们还经过了海族的领地,许多海族的女孩从水里浮出来,尾巴游动,跟着他们的波浪,在波浪四周游来游去,唱起了很美的情歌。她们唱的是两个姑娘爱上了一个少年,女孩的各种情怀思绪,旁边还有几只成了精的大砗磲和其他贝壳精嘭嘭咚咚的拍着自己壳伴奏。


海浪上的灵毓秀和司芸香被海族的姑娘们唱得很是羞涩,偷偷的瞥向身边的少年,不由有些恼火。


她们发现秦牧不是在全心全意的赶路,而是在出神,他的心思没有在赶路上,也没有听海族的姑娘们的优美歌声,而是进入了自己的悟道之中。


他不知在参悟什么,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心思却没有在眼前的美景上,也没在身边的女孩上。


秦牧这一路一直都在试图参悟出六合境界的大一统功法,最近几日到了关键时期。


“这个混蛋,活该单身一辈子!”二女心中同时大恨。


道主许秦牧参悟十四日的道剑,让他收获颇多。道剑虽然是剑法,但里面蕴藏的数理剑理,似乎可以融入到许多功法之中,很值得借鉴。


又过了半个时辰,秦牧的元气渐渐衰竭,波浪前进速度变慢,浪头也不断缩小。灵毓秀立刻接手,施展法术,一条水龙载着他们三人继续前进。


秦牧则放松下来,站在水龙上任由灵毓秀带着他。


六合神藏对于修炼的人来说提升巨大,无论法术剑术还是战技,都提升到神通的层次,威力翻倍提升。


这个境界,功法必须连通灵胎、五曜和六合三大神藏,将三大神藏的能量完全调动起来,秦牧的霸体三丹功有功无法,樵夫传经有法无门,大育天魔经则包罗万象,但缺乏统一,不过三者完全可以组成一个整体。


只是秦牧想的更多,他很想将九龙帝王功的变,如来大乘经的稳,以及道剑的数,融入到自己的功法之中。


九龙帝王功以变见长,延丰帝将这门功法传给他,也指点过他修炼,秦牧尽管修炼时间短,但已经得到其功法变的真髓。


九龙帝王功的变,其实可以说成招法运用存乎一心。神龙多变,通过九龙变化,将其他门派的剑招、法术、战技施展出来,可以至刚至猛,也可以至阴至柔。


如来大乘经以稳见长,老如来没有亲自传授秦牧这门功法,但是许他进入诸天院参悟,秦牧将诸天院的二十院看了一遍,也就掌握了如来大乘经。


如来大乘经的二十诸天,二十诸天神魔加持,其稳无比,不动如须弥山。


道剑则以术数见长,以数理来阐释天地自然,阐述大道,到了第十四剑,已然是道剑,近乎于道。


倘若能够将这三门功法融会贯通,融汇一炉,择其长处与大一统功法融合,那么他必将再有长足进步!


只是这些日子以来,他虽然将心思花在上面但是收获寥寥,他想融合的功法都是最为绝顶的功法,每一种都是包罗万象,镇教镇派的绝学,而且都是圣地的至高绝学。


倘若真能融合,岂不是天下第一的功法?


“我有些贪心了。”


秦牧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这些功法已经尽善尽美,真想融合的话,以他的眼界见识还不能办到。


既然如此,何必这么麻烦?


“我想要的,是这些功法中蕴藏的道理,既然如此,何必融合功法?融合道理岂不是更加轻松?”


美丽的海上夜色中,他突然有一种明悟,只觉心境轻松许多,觉得眼前的大海和身边的女孩也变得风姿动人。


想要将功法融合,是一件他无法办到的事情,而且舍本逐末,但融合道理而不是功法,那就简单了许多。


他想通了这一点,不在强求,而是纯任自然,怎么舒服怎么修炼。


过了海族的领地,海面上安静了许多,有一只大海龟浮了上来,自愿载着他们赶路。


这海龟修炼有成,飘在海面上有如一座海上小岛,一边向西方游去一边询问他们一些修炼上的难题。


秦牧与二女知无不言,为他解答了许多疑惑,老海龟很开心,邀请他们做客,秦牧好奇道:“先生家乡何处?我们去哪里做客?”


“我四海为家,虽说如此,但还有些子嗣住在我的背上。”


那头老海龟说到这里,海中又有许多海龟划着水浪跃起,跳到老海龟背上。


“亮灯了!”


老海龟笑道,然后背上龟壳下一颗颗巨大的明珠亮起,将龟背海岛照得通明。


龟背上的海龟们两条后腿站起,围绕秦牧和灵毓秀司芸香跳了起来唱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肚皮和背壳,载歌载舞。


司芸香拉着秦牧加入龟背海岛上的歌舞之中,欢闹了片刻,秦牧又将灵毓秀拉起来,公主还有些矜持,但很快也融入到他们之中。


这***闹过得很快,天色亮起时,老海龟道:“陆地到了,三位,就此别过!”


秦牧向前看去,只见陆地就在不远处,城市和码头笼罩在阳春清晨的雾气中。


他们从龟背上跳下,落在码头上。


“再见了!”龟背上的海龟们向着他们挥手。


“再见了!”秦牧也向他们挥手,等到老海龟消失,他们这才走入河州城。


“迷人的大海。”灵毓秀轻声道。


司芸香目光迷离:“醉心的海夜,只是上了岸,便又踏入红尘……”


————第二更会稍晚一些,大家见谅一下哈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