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秦你大爷!”


秦牧一剑刺去,顿时八千剑皆动,飞剑排山倒海般向班公措压下,恶狠狠道:“秦公措,我与你不共戴天!”


“秦公措?他为何叫我秦公措?”


班公措错愕,顾不得多想,立刻一拍腰间,他的腰间也有一个饕餮袋,饕餮袋开启,顿时一面大幡从袋中跃起,被他抓在手中,翻身抖动大幡,长长的幡面顿时有无数蝗虫从中飞出,嗡嗡环绕他的周身流动一周,接着向秦牧的剑雨迎去。


那些蝗虫竟然在半空中自幼折向,纷纷扑到秦牧飞剑上,咔嚓咔嚓便咬,只是咬不动。


秦牧炼制八千口剑,几乎将天魔教最上乘的材料消耗干净,虽然说八千剑大部分都是玄金所铸,但是每一口剑都是出自秦牧这位炼器大家之手,淬炼时加上了最上乘的金属,用的材料比少保剑这等一品大员佩剑还要好。


秦牧虽然由于修为所限,无法将八千口剑的威力威能提升到少保剑的层次,但是仅论坚硬程度,这八千口剑每一口都不比少保剑逊色。


秦牧运转剑力,斩向那些蝗虫,只听铮铮的响声不断,火光四溅,他的剑竟然也没能伤到这些飞蝗,心中一惊:“这厮宝物不少!”


他的饕餮袋便盗自楼兰黄金宫,楼兰黄金宫的宝物被他洗劫无数,但班公措身为楼兰黄金宫的大尊,地位还远在巫尊之上,自己有自己的宝库,没有被秦牧洗劫。


他的灵兵种类繁多,这种蝗虫实则是来自天魔教的功法大育天魔经中的蛊堂,是炼蛊之术炼就的异宝。


他曾经有一世拜入天魔教,学得大育天魔经,只是没有得到大一统功法,但是大育天魔经中的各种法门他都学过。


他的饕餮袋中的蛊虫也是镇教级的宝物,而且融合了楼兰黄金宫中的魂魄修炼之法,每一种蛊虫都被他炼得不仅攻敌肉身,而且攻敌魂魄,黄金宫的功法巫尊楼罗经中有魂虫攻击的法门,其中便是汲取了大育天魔经中的蛊虫之道。


他的飞蝗浑身坚硬逾铁,被他前世炼得可大可小,等闲灵兵遇到飞蝗只会被吃得一干二净,连渣都不剩下半点。


而且飞蝗中蕴藏魂魄攻击的巫法,善于污染他人的灵兵,灵兵被巫法污染,主人便会失去对灵兵的控制,从而任他宰割。


最重要的是,其他镇教级的宝物催动起来极为损耗修为,而催动飞蝗对修为的消耗却不大,所以他与秦牧甫一交手便立刻动用这件宝物。


他知道秦牧的修为异常浑厚,甚至超越他,即便他转世重修,修炼速度超越秦牧良多,但也不敢托大,认为自己能够在修为上压过秦牧一筹。


秦牧的飞剑极多,他的飞蝗却也不少,两人竟然施展的都是剑法,以剑法碰撞剑法,秦牧施展的是道门的剑法道剑第三篇,班公措施展的竟然也是道剑第三篇。


五彩祥云覆罩,三天上仙韵琅琅!


相同的招式,同样的剑法,在道门的弟子手中,可谓是仙气渺渺,出尘超俗,不带半点的烟火气息。


但是在他们两人手中施展出来,剑气与飞蝗都没有半分的仙气,秦牧的剑光霸道,八千口剑构成五彩祥云,三元五气霸道无比,飞剑碰撞,没有半分仙家气象,仙家韵律变成了战鼓雷动,兵戈杀伐,杀气直冲牛斗!


而班公措以巫法催动道剑第三篇,飞蝗成云,五彩斑斓却带着滚动的魔性,看起来便是各种毒物毒性弥漫,再加上巫法巫毒的诡异,蝗虫吱吱的怪叫声,也将仙韵琅琅糟蹋得一干二净。


轰隆!


道剑第三篇的威力爆发开来,剑与飞蝗碰撞,招式威力爆发,两人身躯大震,各自向后跌去,狠狠撞在舰桥的墙壁上,嘴角溢血。


“秦公措,你的死期到了!”


秦牧身躯一震从墙壁上脱落下来,双手高举,猛然并在头顶,小指无名指扣住,中指食指伸得笔直,拇指内扣,掐着剑诀。


无忧剑顿时飞来,剑尖向上,唰唰唰,八千剑呼啸飞来,组成一口大剑,八千口剑以无忧剑为核心,不断旋转绕动,钻剑式与劈剑式同时施展开来。


秦牧双手向下斩去,哗——


一口大剑轰鸣向班公措劈下!


“秦教主,你操控这么多剑,只怕修为有些不足吧?”


班公措手持万蝗幡,左右晃动,无数飞蝗飞回,后面的飞蝗趴在前面的飞蝗背上,组成一个大盾,剑与飞蝗碰撞,剑法变化,无数口剑旋转绕动,化作绕剑式,那飞蝗被炼得如钢似铁,剑钻不动,但是绕剑式却钻入间隙之中,向盾后的班公措杀去。


“秦公措,你的法力也不够了吧?”秦牧恶狠狠道。


班公措心中纳闷:“这小子为何总叫我秦公措?我又不姓秦,古怪……”


他却不知,这艘船的主人就是姓秦,来自无忧乡的秦氏,而守在这里的那个两眼间距二百六十四丈的庞然大物,就是在等待无忧乡来人!


秦牧好不容易才骗过去那个可怕的存在,假意是稀里糊涂走到这里的探险者,正要离开这个陷阱,班公措偏偏叫他秦教主,这分明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所以秦牧干脆有难同当,有屎盆子,大家一起扣在脑袋上,故意叫他秦公措,其实是本着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念头。


不过秦牧却也没有说错,班公措的法力却也有些捉襟见肘,他的万蝗幡虽然对修为的要求不高,但镇教之宝毕竟是镇教之宝,催动起来修为消耗较少,只是他毕竟还是六合境界,催动神桥境界的宝物还是吃力。


刚才与秦牧对拼道剑第三篇,已经将他的元气消耗了七七八八,否则也不会他也不会以万蝗幡化作大盾来抵挡秦牧的剑招。


而秦牧的损耗也是极为惊人,否则也不会只动用钻剑式劈剑式绕剑式这样的基础剑招,而是以道剑这样的大招来硬拼了。


两人各自操控灵兵,吃力万分,但是彼此的灵兵威力都极为惊人,超越了六合境界的范畴,稍有不慎挡不住对方的灵兵肯定死得惨不忍睹,因此都是骑虎难下,只能拼了老命鼓荡元气与对方对抗。


“秦公措,你让一让路可好?”秦牧咬牙,元气修为难以驾驭如此之多的宝剑,数千口剑哗啦啦的落下,插在舰桥的地面和墙壁上。


但是他进攻之时,还是有数百口飞剑不断飞起,施展出各种剑招,攻势凌厉。


班公措也控制不住这么多飞蝗,数千飞蝗落地,想要飞起却没有这么多的元气来驾驭,只能控制数百只飞蝗与秦牧以硬碰硬。


“只要秦教主将脑袋上的头盔摘下来,我放你一条生路!”班公措冷笑道。


两人能够操控的灵兵越来越少,突然秦牧施展如来大乘经,身化大佛,与班公措近身战斗,一道大手印盖下,身后浮现出八重诸天神佛,佛音嘹亮。


雷音八式第一式,只身东海挟春雷!


“金刚无能胜!”


班公措冷笑,也施展出如来大乘经,催动大乘经中的金刚无能胜功,遍体鎏金,有如护法金刚,与他硬拼一记。


他学过如来大乘经的功法和神通,秦牧却只学过功,在神通上肯定不如他,不料秦牧尽管施展的是如来大乘经,但是腿法却突然一变,腿法诡异莫测,变化多端,身形有如鬼魅一般围绕他疯狂转动!


班公措措手不及,被他提膝撞在胯下,顿时疼得眼泪横流,直抽凉气。


啪啪啪,秦牧在他脸上连踹无数脚,将他踢得不断后退,身体贴在墙壁上,眼看要死,突然班公措身体化作一道影子,贴墙便走,施展的却是大育天魔经中的魔影幻魔功,躲开了秦牧的偷天神腿。


秦牧欢欣鼓舞向舱门奔去,同时以气御剑,心念一动,数百口剑齐刷刷向墙上的影子刺去,他刚刚奔到舱门前,正要开门冲出去,突然双脚被定住,却是班公措以飞蝗挡住剑他的飞剑,然后魔影紧贴地面,伸出两只黑影大手抓住他的脚踝。


“秦教主还是将头盔留下吧!”


班公措用力一拖,秦牧身形顿时化作黑影,也贴在地面上,两人催动魔影幻魔功,变成两个影子,在墙壁和地面上闪遁来去,向对方痛下杀手。


嘭!


舰桥墙壁剧烈震动,班公措被轰出墙壁,从魔影变成实体,立刻催动飞蝗向墙壁上的秦牧魔影咬去。


秦牧在墙壁上飞速游走,突然从舱顶垂落下来,双脚依旧是魔影,但是身体却依旧恢复如初,一印盖落,将班公措打了个跟头。


班公措纵身跃起,却没有攻击,而是呆呆的看向秦牧身后,额头一滴滴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秦牧正欲向他杀去,突然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身躯僵硬,感觉到两个可怕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不由自主的散去魔影幻魔功,落在地面上,艰难的回头看去。


舰桥外的黑暗中,两只巨大的眼睛浮现出来,一个在舰桥的左侧,一个在舰桥的右侧,相距二百六十四丈。


这两只眼睛瞳孔倒竖,妖邪诡异,目光落在他们二人身上。


班公措身躯颤抖,双腿也有些打颤,声音沙哑道:“秦教主,我现在知道你为何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你娘蛋的秦教主!”


秦牧咬牙:“秦公措,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走掉了!”


那两个瞳孔下方传来一个令人不太愉快的声音,像是指甲划破钢铁发出的尖锐声响:“你们谁姓秦?”


“他!”秦牧与班公措同时抬起手,指向对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