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秦牧思绪紊乱如麻。


秦汉珍,秦凤青?


他在书房里得到的那本族谱中记载着开皇一脉的人物,这本族谱的最后一页写道:“一百零七世曰汉珍之子,凤青。”


秦凤青是秦汉珍之子。


那么从树上游下来的那个古怪东西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在称谁为秦汉珍?


谁又是她口中的那个秦凤青?


秦牧身躯颤抖,脸上没有半点的血色。他是秦凤青,而树中人就是秦汉珍!


开皇秦氏族谱的最后一人,说的就是他,而这个树中人,就是他的父亲!


这个与古树融为一体的人就是他的父亲吗?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亲人吗?


他的至亲之人!


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秦牧不断的告诉自己要镇定,马爷曾经对他说无论面对任何事情,都要天塌不惊,只要理智尚存哪怕是遇到灭世之灾,遇到必死的危局,都可以从中寻找出一线生机。


瘸子也曾经对他说,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笑容,保持乐观,不仅仅是麻痹敌人,同样也是让自己心理阳光。哪怕是被砍掉一条腿,也要露出最憨厚的笑容,这样才有逃走的机会。


司婆婆也曾经告诉过他,哪怕是心理有着阴暗有着恶魔,也要坚强起来,自己乱了,一切也就完了。


但是现在的秦牧即便明知道危险近在咫尺,但也无法镇定下来。


他的父亲,从未曾谋面的至亲之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无法做到马爷、司婆婆和瘸子所说的那样。


秦牧竭力镇定心神,不去想树中人,不去关心他,将自己身体的颤抖压制下来。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掌心有些疼,他不自觉的握紧双拳,指甲已经深深刺入掌心,有鲜血顺着掌纹滴落下来。


秦牧抬头,向树上正在游下来的那个神秘存在看去。


树上游下来的那个东西半蛇半人,身形极大,虽然下半身是蛇却没有鳞,上半身是一个女子的形象,很美很妖娆的女子,而她发出的声音却是男子的声音。


她游过之处不断有粘液滴下,很像是秦牧神化为镇星君形态时的样子,但是不同的是她的镇星君形态更加原始。


她的脖子后长着像是肉膜一样的东西,在说话时,肉膜张开,像是两把打开的扇子插在脖子两侧,高出她的头颅,不断震动发声。


她似乎不会开口说话,而是靠脖子后的肉膜震动出声,因此发出的声音很是古怪晦涩。


肉膜应该便是她的声带,顶端长着两尺多长的骨刺,像是一根根标枪,打开时,肉膜上出现两个黑色眼球状的图案,像是两只诡异的眼睛在盯着你。


据秦牧所知,镇星君形态有两种,一种只是单纯的镇星君形态,没有承天之门和手中经卷,另一种则是秦牧那种,身后有承天之门,手中捧着经卷。


而眼前这个古怪的生灵,她的形态更为原始,不像是修炼而成,而仿佛天生就是如此。


这是一个幽都的生灵,甚至可能是神灵!


她与那两只间距二百六十四丈的眼睛的主人并非是同一人。


“你我约定了的,秦汉珍。”


她游到树下,盘绕在古树边,妩媚动人的脸庞靠在树中人的脸上,耳鬓厮磨,脑后的肉膜震动,发出声音,笑道:“你我定下了土伯之约,只要寻到了你那个名叫凤青的儿子,你便会放下一切,随我去幽都,交代无忧乡的位置。现在,你已经找到了你的儿子,心愿已了,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树中人一动不动,目光依旧落在秦牧的身上,他的肉身木化,眼睛已经看不清面前的人了。这双半木化的眼睛中有眼泪落下。


那个古怪的生灵长长的身躯围绕着古树盘了一周多,离开树中人,悠闲自得的游动,声音在树上飘来荡去,飘忽不定:“当年你闯入幽都世界,打破了封印壁垒,你奄奄一息,与这株神木融合,苟延残喘,无非是想见你儿子一面,所以竭尽所能的保住自己的性命。我来到这里,一直与你相伴,你向我许诺,只要见到你的儿子,便可以放下一切,什么性命,什么无忧乡,都可以抛弃。你愿意将你的灵魂献给土伯,愿意交代无忧乡的位置,我答应了你,没有取你性命。”


她的面孔突然从神树上垂下,落在秦牧面前,巨大的身躯徐徐转动,围绕秦牧盘绕了一周,肉膜震动,发出古怪的笑声:“莫非你现在见到你的儿子之后,便想反悔?你想看你的儿子死在你的面前?呵呵呵,多么鲜美的肉体,年轻的生命啊。他才十六岁对不对?吃起来一定鲜嫩多汁……”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突然催动霸体三丹功,运转镇星君地侯真功,化作镇星君形态,声音沙哑道:“这位前辈,我也是……”


“你也是镇星君形态吗?”


那个古怪的幽都生灵突然舒展开蛇身,唰的一声从钟岳身边游开,落在地上,长长的蛇尾还盘绕在树上没有完全下来。


她居高临下,俯视面前这个微小的少年,露出玩味的笑容:“可怜的小东西,你耍的这点小把戏在我面前显得多么可笑,多么幼稚。你不知道吗?镇星君形态,其实就是在模仿我啊。我就是……”


“镇星君!”


她俯身凑到秦牧面前,想要从这个少年的脸上看出惊慌,看出不安,看出一切信念破灭剩下的绝望。


秦牧竭力镇定,但还是被她看出了发自心底的惶恐。


镇星君满意的抬起头,笑道:“多么有趣的小人儿,努力做出大人的样子,却显得无知而可爱。你登船时不是说了一句幽都语吗?你只会那一句幽都语对吧?那句话是承天之门。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听到这句话便会退去,让你登船吧?”


秦牧压制住身体的颤抖,在镇星君这样的神祇面前,他的一切心机全然无用!


的确如她所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在努力做个大人,做一个能够肩负起一切的成年人。他学习村里人的行为处事,学习他们是怎么做,然而本质上,他还是个大男孩。


在镇星君面前,他的努力,他的学习,他的成熟,显得多么可笑。


“看在你这么努力装作大人的份上,便不为难你了。”


镇星君又回到树上,蛇尾缠绕着神树,像是女子在环绕着心爱的男人,脑后肉膜张开,震动,笑道:“秦汉珍,你们明明父子相逢本来应该高兴才是,我为何感觉到你如此悲伤?是了,因为从今往后你们便天人永隔,一个活着,一个死去。嘻嘻嘻,你大可不必如此……”


她游到树中人的面前,仰面看着他,蛇一般扭动身躯从他的面前游过,悠悠道:“你招出无忧乡的位置,这样你的孩子你的家人还有你的族人,便统统都可以去幽都陪伴你了。真是有趣啊,敢于与神做交易的可怜人类,以为能够占到便宜,殊不知却把一切都输掉了,输得一干二净!而我用来交易的筹码,不过是你的性命而已。”


她来到树中人的右侧,忍不住笑了,笑得非常开心,面庞贴在树中人耳边道:“我用你的命,换了无忧乡所有人的命,包括你的儿子的命。而你,得到的不过是见你的儿子一面。多么愚蠢的凡人,即便掌握了神魔的力量但也还是被自己愚蠢的念头影响,永远也无法达到神的心境。而你因为有土伯之约在,无法违背诺言。”


树中人恢复了平静,张了张嘴巴,但是舌头已经木化,无法出声。


镇星君笑道:“你想说什么?”


树中人还是张嘴,但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镇星君凑到跟前,想要听得清楚一些,好奇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树中人还是说不出话。


秦牧突然心境平静下来,道:“星君,父子连心,我想我能听明白他打算说什么。”


镇星君看他一眼:“他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你能听得见?”


秦牧道:“我们父子性命都在星君手中,星君还怕我们玩出什么花招不成?”


镇星君深深看他一眼,嗤笑道:“你们玩不出花招。你过来,看看他想说的是什么。”


秦牧走上前去,来到树中人的面前,侧头倾听,过了片刻,道:“他在说,他的眼睛看不到,无法看清我的脸,因此不算见到我,所以土伯之约尚未生效。”


镇星君惊讶,笑道:“有意思,没想到你们父子果然心意相通。这倒有些不太好办了,他施展禁术与神树融合,这禁术叫做枯木逢春,是一种能够借命的禁法,只是反噬也很强。不仅仅是将性命相连,同样也是将肉身相连。你父与那些神祇大战,固然耗死了他们,也耗死了自己,不得不借禁术为自己续命,而今他只剩下脸尚未完全木化,逆转这个过程很是困难,但难不倒我,谁让我是来自幽都,掌控性命……”


她脑后的肉膜张开,露出眼睛状的图案,两道光芒从那眼睛状的图案中射出,一左一右注入到树中人的体内,渐渐地树中人表面的木化开始蜕去,他脖子上的肌肤已经浮现出皮肤的纹理,而不再是树纹。


————第二更在八点十分左右!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