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镇星君脑后肉膜上的眼睛图案射出的光芒在压制树中人的木化,将他身上的木性不断压制,让他的双眼能够视物。


树中人的面孔一点一点的从树中脱离,舌头上的木性也在渐渐退去。


唰。


镇星君脑后肉膜上的眼睛装图案合拢,道:“秦汉珍,你现在应该可以看到自己的儿子了吧?”


她很谨慎,知道树中人极为强大,全盛时期比自己并不逊色,所以并未完全解开他身上的禁术,只是能够让他看清眼前而已。


然而树中人却闭上眼睛,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有声音发出。


秦牧侧耳倾听,连连点头,过了片刻道:“他的意思是说,镇星君有一件事情猜测错了。”


镇星君侧头,冷笑道:“我何事猜错?”


树中人张开眼睛,双眼依旧不能视物,他脸上的肌肤在飞速木化,然而神树的根须却在震动!


秦牧面色平静道:“星君猜错的地方是,他并不想见到我实现土伯之约,他愿意一辈子都不见到我。他的目的,本来便是让星君帮助他压制木性,恢复部分肉身的行动力。”


镇星君冷笑,脑后的肉膜哗啦啦震动:“这是秦汉珍想说的话还是你想说的话?凤青小儿,你未免也太自负太不自量力,太自以为是了吧?就算秦汉珍恢复一丝行动能力又能如何?他的神剑已经破碎了,凭借小半个身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秦牧摇头,道:“这是我想说的话,也是他想说的话。即便是神佛神魔,也不能掌控一切,总有些不甘心的生命试图跳出去。他并非没有反抗之力。因为……”


“因为,我带来了他的剑!”


秦牧身后,雪亮的剑光冲天而起!


无忧剑震碎了木质剑鞘,突然落在神树中飞速生长出来一条木质大手中,霎时间剑光充斥满厅堂,秦牧眼前到处都是雪亮一片,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那是近乎道的剑法,超出了他的认知,超出了他的眼界。


一口剑,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威能与光芒,神光浩荡,剑光水银泻地,又洒遍长空,这一瞬间秦牧看到的不是剑,而是一个人的悲欢离合,一个人毕生的追求与无悔的意志!


剑和道,融为一体!


村长的剑图,道门的道剑,在这神话一般的剑法面前也失去了颜色。


剑光中,镇星君的惊呼声传来,秦牧感受到滔天的神威,接着浓烈无比的火浪袭来,随即是无边的压力,仿佛苍苍茫茫厚重无比的大地压下!


他看到了剑光中一颗橙黄色的巨大星辰,蕴藏浩荡威力,似乎要碾碎一切,而镇星君正站在那颗巨大星辰的前方,雄威滔天。


随即他的双眼剧痛,连忙闭上眼睛,然后便感受到那股滔天神威猛地衰弱,接着飞速远去,然后便是摔门的声音。


“秦汉珍,秦凤青,我会回来找你们父子的!”镇星君那古怪晦涩的声音越来越远,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宝船剧烈晃动,想来是镇星君已经逃离这艘宝船。


铮。


嗡嗡的震颤声传来,秦牧悄悄张开眼睛,刚才那充塞天地的剑光已经消失,无忧剑正插在他的前方,剑柄还在不断颤抖。


剑下是一片神血,散发出霞气般的神光,很是惊人。


秦牧转过身来,树中人的脸从树中浮现,木化渐渐退去,但是他却依旧紧闭双眼,不愿睁开眼睛。


睁开眼,看到他,便会触发土伯之约,土伯便会收走他的灵魂,那时无忧乡便会暴露,他的亲人都会因此而葬送。


秦牧怔然,难道他永远也不能张开眼睛看看自己?


“我叫做秦凤青吗?”


秦牧看着树中人,低声道:“村长给我起个名字,叫做牧,秦牧,是姓秦的放牛娃的意思。”


他靠在树上,树中人的旁边,低声道:“从那时起,我便一直叫秦牧。到现在我才知道父母给我取的名字,凤青……有点陌生的感觉。你,是我的父亲吗?”


那树中人依旧紧闭双眼,但是树身上却长出了一个枝条,枝条长出了嫩叶,在轻轻的抚摸秦牧的头发。


秦牧静静地靠着,心中百般滋味涌了上来。


没有人这样摸过他,药师不会,他不喜欢小孩子,煮药的时候都是将幼时的秦牧一把摁进药缸里,或者提着腿扔进去。


瞎子也不会,哪怕秦牧施展出最好的杖法,瞎子也是竹杖点头,露出赞许之色,却不宠溺。


司婆婆没有带过孩子,天天洗尿布换尿布,秦牧长大一些懂事后帮她做活,剪裁衣裳,司婆婆也往往是夸奖一两句。


最为严肃的马爷是素来不会夸人的,他看到秦牧总是会想起自己死掉的儿女,面色很沉,因此几乎没有露出过笑脸。


聋子则嫌他比较烦,各种烦,画画的时候总会将秦牧赶出去,即便教秦牧读书写字画画的时候,也是打手板的时候比较多,夸奖的时候少。


哑巴总是坏,各种捉弄他,以此为乐。


瘸子则往往带着他偷东西或者偷他东西,瘸子很有童心童趣,把他当成伙伴。


至于村长,村长没有手脚,而且也是一个阴郁的老头,尽管经常笑,但总显得心事重重。


从未有人这样摸他的头,哪怕是一根冷冰冰的树枝树叶。


这是不曾有过的感觉。


秦牧侧起头,斜看天空,让眼眶里的眼泪尽量不遮住自己的视线,他从前总想像个大人一样,村里的大人是他的榜样,学习他们的为人,学习他们的处事。然而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小孩子,惯于依偎在父母身边。


他依偎的神树很坚硬,背后獜狥树身有些硌人,但他心里却是一片安宁,前所未有的宁静,似乎回到了家的港湾。


那个画中老人不知从何处跑了出来,东张西望,然后溜到树下,抬头仰望,不知道为何这里这么安静。


“你很好……”


神树中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像是木头人开口说话,每一个字都说得艰难万分,听不到半点的情感在其中,秦牧却身躯微震。


“你很好。”


树中人的声音传来,似乎只会说这一句话,他应该没有夸奖过孩子,想不出更多的话。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秦牧领会了他的心意。


秦牧适才说父子心意相通,能够听懂他的话,但他那时无法发声,怎能说话?


秦牧却将他的想法猜了出来,引诱镇星君主动出手,压制树中人一部分的木性,让他可以施展出法力。


然后秦牧背靠树中人,给他取剑的机会,同时以言语乱镇星君的心神给他创造出手的时机。


秦牧露出笑容,低声道:“我们是父子,虽然从前从未见过,但是总有些相像的地方。我也与别人定下过土伯之约,我知道里面的猫腻。”


树中人嗯了一声。


秦牧靠在这里,享受难得的宁静。良久,树枝上开了朵花,结出了一个果子,果子脱落,坠到他的手中,芬香扑鼻。大概父母都是这样,总担心儿女吃不饱穿不暖。


秦牧托着这个果子,突然道:“娘亲去了哪里?她是否还在人世?”


“我会去寻她。”


树中人声音晦涩道:“她带着你和族人去了幽都。”


秦牧怔了怔,但是司婆婆是在大墟残老村外的涌江边发现了他,并非是在幽都发现他。


那么秦牧又是如何流落到了大墟?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到无忧乡?”秦牧继续问道。


树中人不回答,闭着眼睛涩声道:“画老会带你去书房,里面有我留给你的东西。你走,我们不相见。”他每一个字都说得十分艰难,字字如同刀割咽喉。


秦牧心头一紧,心脏缩在一起。


父子不相见?


画中老人向他招手,示意他拔起无忧剑。


秦牧定了定神,走上前将插在地上的无忧剑拔起,画中老人又向他招手,示意他跟上自己。


秦牧回头,树中人的眼睛依旧闭合,没有张开眼睛。他看了看画中老人,画老应该可以与树中人联系,具体是怎么联系,他并不知道,可能就是树中人赋予了画老生命。


“父子不能相见吗?”秦牧大声问道。


树中人的眼睛紧闭,似乎有些绝情:“不能。”


“我会救你出来的!”


秦牧转过身去,跟上画中老人,大声道:“不就是土伯吗?我干倒他便是,你等我!”


神树岿然不动,树中人慢慢张开眼睛,眼中有泪落下。


他听到秦牧的脚步声从房外传来,这个少年在向那个画中老人低声道:“画老,我离开后,替我照顾他。”


宝船的书房中,画老游动,来到书架前,书架上的书籍已经被人清扫一空,统统拿走。


“班公措这厮,来我家打劫是不是?”秦牧勃然大怒。


突然,画老钻入一幅画中,然后在画里冲他招手。秦牧迟疑一下,迈步向画中走去,接着奇妙的事情发生,他发现自己竟然走入了画中,变成了画中人!


画中,一个白衣男子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似乎在等待他的到来。


————今天第二更。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