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夜幕降临,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但是来到根妖本体所化的大树旁,便见大树四周有神光散发出来。


这里是根妖的本体,为了躲避大墟的黑暗侵袭,它也是费尽心思保护自己的安危,或偷或抢,从其他地方弄来保护自己的神像。


它的根须笼罩范围很广,但是本体却是一团根须,白天的时候只需要将根须四面八方的铺开,化作女子引诱猎物从上门来,夜晚便可以收拢根须,躲到神像光芒笼罩的范围中保命。


白蝠兄弟与龙麒麟、熊惜雨母女等人都在它的根须附近,光芒的笼罩范围之中,因此晚上还算安全。


只是众人或者中毒,或者被失迷香麻痹,都动弹不得,只得乖乖的躺在那里。


这一夜,外面鬼哭神嚎,黑暗中有巨大的阴影在活动,魔语不断传来,像是在他们耳边窃窃私语,也有神像突然复活,说一些不明意义的话。


也有黑暗中光明乍现,突然间黑暗退去,出现山清水秀的世界,应该是大墟与其他世界重叠,另一个世界中有人好奇的打量这个大墟的黑暗。


也有锈铁般死寂的世界,灰蒙蒙的,突然出现在他们四周,没有半点生机。


一夜光怪陆离,让树下众人一颗心提到嗓子眼里。


终于太阳出来,日上三竿,龙麒麟倒在地上四脚朝天,他中了沐映雪的毒,却还能够说话,嘀咕道:“教主今日还没有喂食呢……”


又过了一日,到了傍晚时分,秦牧风尘仆仆的从外地赶来,一边走一边炼药,他采集了一些美玉,炼制了一口八卦五行炉,比太学院的那口密封炉还要精致复杂。


作为炼器大家,炼制这样一口丹炉并不困难。


秦牧来到树下,还在不停的炼制丹药。


密封炉炼丹,毒气不会外泄,他用的手段与从前都有不同,自从与小毒王较量一番之后,他在炼毒之道上也大有长进。


这次他炼制的毒丹所采取的手段是基础毒丹。


就像剑术有十四招基础剑术一样,他炼毒也炼出最为基础的一千零二十四种毒丹,不同的基础毒丹相互排列组合,便会演变为不同的毒药。每一种毒丹的剂量不同,配比方式不同,得到的毒药也不同。


不仅如此,他还炼制了许多基础的补药灵丹,用来壮大药力,可以让毒药的威力径自提升几十倍!


他将这些基础毒丹和补药炼好,又取出几枚种子和十几个虫卵,在树下种下种子,以造化地元功造化灵功等功法催动,促使种子飞速成长,长成一株株灵药。


同时又让虫卵孵化,从虫卵钻出许多小虫子。


秦牧以补药喂毒虫,将这些毒虫喂得肥肥胖胖,然后让毒虫爬到灵药上,啃食灵药,助涨毒虫毒性。


药师尽管一身药理出神入化,但并没有刻意传授他毒功,这些是他从小毒王辅元清那里学来的本事,然后将毒道与医道融合。


秦牧让这些毒虫自相残杀,毒虫相互吞噬,剩下一只虫王,然后调制不同毒丹配制各种大毒之丹,让虫王吃掉这些毒丹。


天黑之前,沐映雪终于赶回。


这女子骑着一头白象,白象晃晃悠悠不紧不慢的走来,而白象后面则跟着许多花花草草还有些飞禽走兽。


秦牧错愕,只见这些花花草草飞禽走兽甚至虫子都跟在这女子身后,形影不离。


“万物有灵,毒物也有灵。她采药的手段,比我高明多了,竟然能让毒药自己跟着她。”


这的确是在毒道上有着高明造诣的劲敌!


秦牧感受到了压力,两天前的那场较量,沐映雪与他互有胜负,两人都吃了亏,这次只怕才才是真正的对决!


沐映雪来到树下,那些花花草草毒禽毒兽还有毒虫毒鱼也来到树下。


树下躺倒的众人毛骨悚然,看着秦牧与沐映雪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这些毒物对于秦牧和沐映雪来说都很是寻常,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就是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了。


沐映雪立刻张罗开来,催动自己的功法,却见那些毒物自我生长,待到毒性圆满,又各自将自己最毒的部位摘下献给她。


这女孩很是认真,一丝不苟,专心致志的栽培自己的毒药。


她的毒与中土的毒有些不同,主要针对元气,元气乃人之初气,元气不足则身体亏空,血衰神衰色衰,骨骼不健,倘若元气空了,人也就死了。


对于修炼的人来说也是如此。


她的毒理大有追寻生命本源,将本源毒杀的意思,很是高明。


秦牧扬了扬眉头,也开始专心致志的培炼毒药,两人较劲,一夜苦炼,身边的大树瑟瑟发抖,树身晃来晃去,晃了一夜,还是没能逃脱。


天色终于大亮,秦牧将自己的毒药炼成,沐映雪也直起腰身,两人手中都有一个小坛子,各自向对方看去。


“姐姐炼的是什么药?”秦牧好奇道。


沐映雪没有打开坛子,笑道:“你的药很毒,但你的嘴巴倒甜的像蜜一样,说的人家心里暖暖的。我这药原本是没有丹方的,是我针对神魔之血所开创的新药,还没有取名。我这药有个好处,化神魔之血,破坏元气本源,服下之后,一时三刻间便元气空空,神消元散,一命呜呼!”


秦牧眼睛一亮,道:“姐姐,你这药没名字,我给你取个名字,便叫做神消三妙散,如何?”


沐映雪欣喜万分,很是开心的看他一眼,赞道:“好弟弟,看不出你还有学问,换做我便取不出这么好的名字。你的药是什么药?”


秦牧拍了拍坛子,笑道:“我这药也是与众不同。我师父不曾教我毒药的丹方,只教我药理,我是从我师兄那里学来的炼毒之法。这一味药有个好处,颠倒了阴阳,错乱了五行,大补就是大毒,大补滋养大毒,坏人肉身,坏人元神。服下我这药,先是身破,再是神破。我这药,又融合楼兰黄金宫的巫毒,可以让魂魄涣散,因此有三破。”


沐映雪道:“不如就叫三破散,名字虽不好听,但是却应景。”


秦牧笑道:“姐姐这个名字倒也有趣,就叫三破散了。”


躺在地上的众人哭笑不得,这两人明明是生死大敌,都想毒死对方,都想胜过对方的毒道,而现在却相互吹捧,你一句姐姐,我一句弟弟,好不亲热。


而且,听他们夸赞自己的毒药,似乎那不是毒药,而是服下之后立地成神的圣药一般。


“好姐姐,是你先下毒,还是我先下毒?”秦牧问道。


沐映雪迟疑一下,先下毒后下毒都有讲究。


先下毒,如果毒不死这根妖,也可以让根妖元气大伤,后下毒的人便会捡个便宜。但是先下毒则会占了先机,倘若毒死根妖,也就胜了,对方自然只能甘拜下风。


她有些为难。


秦牧看在眼里,打开自己手中的瓷坛,笑道:“我先来,如何?”


他的瓷坛打开,一股黑烟飘了出来,黑烟之中浮起一只毒虫,身上竟然泛着道道光芒,像是蜘蛛又不是蜘蛛,八爪,长身,肚子如蜂,长着八只眼睛,八只眼睛都紧紧闭合。


这不是真正的毒虫,而是毒性所化的异象,似乎毒虫睁开眼睛便有惊天动地的毒性爆发!


沐映雪看了一眼,打个冷战,连忙道:“我先来!”


秦牧退后一步,沐映雪上前,打开自己的坛子,坛子中一股绿烟飘起,绿烟中的神消三妙散竟然是一枚绿色的种子。


沐映雪催动法力,绿色种子唰的一声飞去,隐没到前方的大树之中。


隐约可见那种子在树中生根发芽,飞速成长。


沐映雪作法,将神消三妙散的毒性全部催动,突然间大地震动,那根妖似乎感受到无比强烈的疼痛,痛得树身颤抖不已,一条条粗大如龙的根须啪啪啪断裂,一条条触手状的须根也飞速腐化,须根尽头的花苞中传来凄厉的惨叫声,花苞里的女子晃来晃去,接着一朵朵鲜花枯萎,许许多多花苞坠地,里面的女子也变成了一段段焦炭!


而在高空之上,大树的第一层树冠轰然崩塌,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轰然砸下,落在远处的一座山头上,将那座山头砸得裂开!


“好毒!好药!”秦牧惊叹。


沐映雪却微微蹙眉,这株大树的第一层树冠虽然坍塌,树皮也露出了枯败之色,但是有一点变化出乎她的预料,那就是青龙珠。


根妖将青龙珠吞入腹中,青龙珠固然镇压了根妖的行动力,但是却也提供给根妖无以伦比的活力!


而且,神血魔血中蕴藏的力量也超乎了她的预估,她的神消三妙散只怕不能毒死这头根妖。


沐映雪等了一个时辰,根妖渐渐不再挣扎,反而又有根须生长出来,树冠也自生长,枯萎的皮也自脱落,长出新皮。


“我输了。”沐映雪神色黯然,摇了摇头。


秦牧上前,笑道:“我也未必能够赢你。”


他元气爆发,形成一座祭坛,秦牧将瓷坛放在祭坛中央,围绕瓷坛作法,那坛上的虫子体型越来越大,突然呼的一声飞起,趴在树上,然后渐渐渗入树中。


秦牧步踏罡斗,披肩散发,在祭坛上作法不停,他的三破散中有巫毒,因此要作法催动班公措的巫毒。


根妖不为所动,突然毒性爆发,大树轰隆震动,噼里啪啦断裂,无数碎木从天而降,下起了一场木雨。


接着大地像是翻了锅一般,无数根须像是大蛇跳出地面,噗通噗通的翻动。


轰隆!


地底飞出一个无数根须组成的巨大黑球,那些根须纷纷枯萎断裂,碎了一地,黑木被堆成了一座大山!


————推荐本女频的书,《墨尔本,算到爱》,读者账号里有两种推荐票,女频的推荐票往往用不着,如果不嫌麻烦的话,可以投给这本书~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