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延康国师似笑非笑道:“圣教主还真是不谦虚。”


秦牧有些纳闷,自己明明已经很谦虚了,而且很实事求是,只认第二,没敢认第一,绝不吹嘘,还能不叫谦虚?


工部侍郎单由信是天魔教的天工堂主,他的炼宝手段已经是天底下第一等,其他门派,即便有精通炼宝的能人异士,与单由信相比也不可能超出他多少。


而单由信比秦牧要逊色许多,秦牧自认为不如哑巴,所以自认第二既是谦虚也是实事求是,马爷教导他要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他也是按照这个要求来做的。


只是对于别人来说,小小的少年便是天下第二天工,着实有些惊世骇俗,而且这个少年同时自认为自己是排名第二的神医,这就太吓人了。


秦牧思量片刻,列下一个单子,将所需要的材料列出来,交给延康国师,道:“炼制这样的炮台,大概需要这些材料。如果不够用的,再向国师讨要。”


延康国师接过单子,看了片刻,徐徐道:“圣教主是要搬空国库否?”


秦牧诧异道:“国师何出此言?”


“你这单子上的玄金玄铜都还罢了,用的多一些,几座矿山便可以提供这么多金铜。但是这神金神料让我从何弄来?”


延康国师弹了弹单子,露出真诚的眼神:“教主是否要贪墨国库宝物?倘若这样的话,菜市口有教主一席之位。”


“国师,你要造出的东西是屠神的玩意儿,不是杀几个教主的镇教之宝!还有,你不说我倒差点忘了,还有我天圣教的教众帮忙炼宝,饷银要发。”


秦牧想了想,又列出工钱,以及自己所需要的几个督造厂,还有朝中的几个一品大员的名讳也被他列出来。


“炼制这种神炮,我还需要天底下术数最好的神通者,最好能够请动道门的高人!”


秦牧在单子上写下道门二字,道:“这门神炮的每个部件都需要精益求精,运算量极大,仅凭太学院的士子恐怕要计算几百年才能计算完,而且还会有错误。道门的高手是术算强者,必须要请动他们。”


延康国师脸色微变,只觉单子沉甸甸的,着实压手。


倾国之力,估计也只能造出一**日神炮!


这里面最难请的便是道门的高手,道门的老道主曾经刺杀延丰帝,几乎得手,又裹挟前太子灵玉夏造反,险些称帝。造反被平息后,延丰帝和太子灵玉书狠狠打压道门,双方之间颇为不快,势同水火。


请道门的高手出山帮忙,很难。


但是这种神炮必须要造,否则下一次天灾,根本没有抵挡之力!


现在他还未恢复到巅峰状态,谁知道下次天灾何时会来?


“国库空虚,没有这么多的钱财。”


延康国师试探道:“圣教主是否能打个折扣?”


秦牧盘算一下,笑道:“楼兰黄金宫被攻克后,国师许我挑选百件宝物,我可以自己出资垫付教众的工钱。”


延康国师打算还价,秦牧笑道:“天王,我自己出工出力尚且没有要工钱,请天下第二的天工出手,代价可不小!更何况我还是天圣教主!”


延康国师叹道:“我不应该答应你做天圣教的天王,而今束手束脚,不能讨价还价。这件事我需要上报皇帝,请他定夺。这些年来延康国吞并各国,灭了许多门派,国库中倒也存了点神金神料,只是需要皇帝首肯。你等候十几日,皇帝的旨意便会下来。”


秦牧转身去帮忙炼制神霄环,对于神金神料他倒不担心,没有觉得有什么珍贵之处。他炼制自己的剑丸时,用了不少这种材料,都是得自天魔教的宝库,倒是把自己身上的各种镇教之宝都上缴给了天魔教宝库。


他与工部和太学院的一众士子一起炼制神霄环,速度倒也极快,兵贵神速,只炼制神霄环的话,需要炼制一万七千多枚,也是一个浩大工程。


神霄环连接真元炮的阵纹,能够将真元光束束缚在炮管中央,不接触炮膛,将真元光束汇聚成碗口粗细,炮膛便不会发热,玄金疲劳和热衰减都不复存在。


原本真元炮的炮光有水桶粗细,现在变成碗口粗细,尽管攻击面变小了,但是射程却大大提升,而且可以肆意开炮,无需担心炸膛,让楼船彻底变成了空中战舰。


其实神霄环对真元炮的提升并非是最大的,九重天开眼法中,神霄天眼只是最基础的瞳法,其他八种瞳法都要比神霄天眼强很多。


最强的是第九重火霄天眼。


但是神霄天眼的阵纹最简单,最容易学,炼制起来最容易,需要的材料最少,所以秦牧只传授给众人神霄天眼阵纹。


倘若换作火霄天眼,即便是秦牧十天半个月也炼不出一枚火霄环,火霄环的阵纹太复杂了,用火霄环的话,只怕真元光束会被缩成比针还要细的光线,射程又将会有大大提升。但是启动真元炮所需要的能量也是极为巨大,只怕国库吃不消。


“倘若能够炼制火霄环,聚光成丝,组成杀阵,当真是无坚不摧,用来守护圣地,绝对千军万马都无法攻破!”


秦牧计算一下建造这样的守护阵法需要多少钱,随即颓然,天圣教造的起,但是用不起,启动阵法维持阵法所需要的药石太多。


他又动了心思,火霄天眼尽管不如射日神眼,但是瞎子的神眼是九重天开眼法,神眼中包含了九重天的阵纹,相当于九重天的威力累加在一起,这就非常恐怖了!


“瞎爷爷眼睛还在的时候,只怕不是要瞪谁谁死?”


秦牧不禁神往,瞎子个头矮小,总是神神叨叨,拄着竹杖卖弄风骚,很难想象瞎子眼睛还在时,他的目光是何等可怕!


又是什么人挖走了瞎子的神眼?


当年的神枪拥有如此可怕的神眼,谁能取走他的眼睛,让这位神一般的存在落魄到这种田地?


“道门?大雷音寺?厉天行?还是小玉京?”


秦牧思索,突然想起那个名叫虚生花的少年,心中微动:“难道是虚生花来自的那个叫做上苍的地方?”


瞎子号称神枪,但是最强的却是他的神眼,他被挖走了双眼。


屠夫号称天刀,曾经杀上天空,据传有诸神出现,将屠夫拦腰斩断。


村长号称剑神,他的四肢却被剑斩断。


这里面是否有什么关联?


瘸子是神偷,腿是去皇宫偷东西的时候被延康国师砍掉的,与瞎子屠夫他们都不同。哑巴的舌头不知被谁割掉的,哑巴不说没人知道其中的原委。


药师的脸是自己切掉的,割舍情爱纠葛,聋子的耳朵是自己捅聋的,恨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司婆婆的心魔是厉天行,师徒因为神一般的美貌而争斗,马爷的手臂是自己斩断,以报师恩,这些都没有关联。


惟独屠夫和村长,他们身上的残疾只怕都是相同的原因。


神。


而挖掉瞎子眼睛的人未知。


“瞎爷爷的神眼会在哪里?”


秦牧怔怔出神,突然晃了晃头,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心道:“根据真元炮的原理,倒可以利用九重天开眼法创造出瞳法神通。瞎爷爷只传授瞳法,没有传授给我神通,但是我可以自己创造!等到我炼成神眼,我倒要看看谁来挖我的眼睛!”


他想到便做,催动霸体三丹功,调动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七篇,催动造化人王功造化地元功,顿时元气熊熊火力在他双眸中汇聚。


他的双瞳中一层层阵纹凝结,现出碧霄天眼,功法催动,顿时两道火光射出。


秦牧双眼中火光熊熊,光线越来越炽烈,目光聚集在他眼前的炮台上,将那座炮台切成三块!


船上众人纷纷看来,秦牧连忙收回目光散去眼中阵纹,笑道:“大家不要惊慌,我觉得这炮台废了,不如熔了重炼。”


众人脸上的惊讶依旧不曾消去,秦牧心头怦怦乱跳,握紧了拳头:“神眼好厉害,瞪谁谁死……”


瘸子和村长一起坐在城主府门口晒太阳,看到这两道目光,不禁摇头道:“牧儿这厮,又瞎胡搞,不怕把自己的眼睛烧坏了。瞎子的心也太大了,连这么危险的东西都教给他。”


村长眯着眼睛道:“瞎子的神眼有多强,从牧儿身上可见一斑。挖掉他眼睛的人非同小可。那人能够挖走他的眼睛,你也需要小心一些,说不定有人会看上你的腿。”


瘸子身躯微震,向他看来,低声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聚集所有达到神境的东西?他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拼出一尊神。”


村长叹了口气,道:“我那个时代的人,活到现在的不止我一个。你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人。”


瘸子缩了缩脑袋:“我胆小,你别吓我,我跑还不成吗?”


村长看向船上的秦牧,低声道:“我希望我能为牧儿斩掉一些障碍,让他成长起来,不过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活那么久……牧儿还是太单纯了,如果能更狡猾一些就好了……”


楼兰黄金宫,班公措周围一个个神龛中坐着一尊尊强大的肉身,各自施展巫法神通不断轰击漂浮在中央的一本古籍,破解上面的封禁。


这些古籍,正是他从秦汉珍宝船上搜刮来的书籍。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古籍上的封禁终于破开,班公措难掩心头激动,急忙上前翻开古籍,随即脸色铁青将古籍扔到地上:“又是大育天魔经!这尊从无忧乡来的神,是天魔教的吗?”


他的身边,已经扔了一地的古籍,而今只剩下一本书没有被打开。


他定了定神,竭尽所能催动自己的前世身,将最后一本经书打开。


班公措掀开第一页,顿时一片金光迸发出来,将圣殿照亮。


班公措欣喜若狂。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