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那几位上苍的神没有隐藏气息,他们似乎是去了司婆婆那里。”


屠夫和瞎子住在相隔千里之外的舒州,瞎子似乎看到了这几人,面色古怪,道:“现在到了夜里,厉老魔头出来了。”


屠夫惊讶道:“遇到了司婆婆容貌的厉老魔,他们怕不是要死?”


瞎子面色愈发古怪,道:“厉老魔头与他们谈笑风生。”


屠夫道:“那是真的要死了。厉老魔头在村子里的时候,哪个不是被迷得神魂颠倒?连村长都不敢看他,也只有你才无视婆婆美貌。你觉得这四尊上苍的神何时会反目成仇自相残杀?”


瞎子摇头道:“他们毕竟是神,岂会因为一个女子打起来?我觉得吧……咦,打起来了!”


瞎子“看”了片刻,松了口气,道:“只是稍稍较量一下,但攀比之心很重,离打起来不远了。司婆婆,还真是祸国殃民!”


屠夫摇头:“婆婆从不祸国殃民,是厉教主祸国殃民。婆婆很善良的,从来不祸害我们,厉大教主一出来便差点让村子分崩离析。对了,这一路上你看到聋子、哑巴他们了吗?他们俩一向形影不离。”


“不曾看到他们。”


瞎子道:“哑巴是追一艘船跑掉的,至于聋子去追他,多半是追不上,哑巴的速度很快,只比瘸子差一点儿。你觉得这四尊神何时回反目成仇?”


屠夫嘿嘿笑道:“那就要看厉大教主想要玩多久了。上苍的这四尊神已经不足为虑,我们不用太近,等厉教主玩腻了咱们再看情况而定。”


龙麒麟背上,秦牧突然想起一事,向清幽山人问道:“清幽仙,虚生花进入三元殿,选择的是什么突破?”


清幽山人道:“他自己没说,但是三元老人知道,也告诉了我,是天元突破。他突破时很轻松,自言后悔没有选择三元突破。”


“那么五气殿中,他又是什么突破?”秦牧又道。


“五气殿的土曜突破。五曜之中,土曜最强。”


秦牧点了点头,虚生花的确很强,从前的本事便不在他之下,修为虽然比他弱了一线,但神通却比他精妙。


这次虚生花在三元殿和五气殿中突破,修为上的短板估计补全了。秦牧得到三元突破,补的是灵胎神藏的基础,而他却有天元突破和土曜突破两种,其中土曜属于五曜神藏的基础。


秦牧自己的法力修为是否能够压过他一线还很难说。


“原本不知道他是上苍的弟子,向他讨了一些茶,我还欠他一顿酒。”


秦牧思索,虚生花还是个不错的人,很有气度,是个难得的对手,自己很想再度遇到他,但也不想遇到他。


“村长,上苍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上苍,走狗之地,那些真神养狗的地方。”


村长道:“这个地方在西土,很是神秘,不过那里我也没有去过,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有些人可以登上西土的神山,上香闻达上苍。但是这种香我也没有,应该是一种特制的香。我若是有这种香,早就杀到上苍去了。”


秦牧哭笑不得,村长与上苍的强者只怕已经斗了一辈子,对这个圣地很不待见。


“宫主是否听闻过上苍?”秦牧询问熊惜雨。


“上苍的确是在我西土,真天宫也曾经见过上苍的人,不过这个圣地很是神秘,比小玉京还要神秘一些。”


熊惜雨目光闪动,轻声道:“刚才村长说的香叫做神香,真天宫有三炷。倘若秦教主能够助我夺回宫主之位,我可以赠给教主。”


秦牧眨眨眼睛,不接这个话茬,思忖道:“不知道楼兰黄金宫有没有这种神香。班公措这小子活了这么多世,收藏的宝贝儿肯定极多,说不定有这种宝物。国师还欠我一百件宝贝儿呢……话说,瘸爷爷怎么还没有出现?小玉京应该早就被偷光了吧?”


熊惜雨叹了口气。


待来到京城,秦牧带着众人来到太学院,太学院中没有多少士子,很多太学院士子都赶赴前线,上了战场。


“这便是延康国的圣地太学院?”众人好奇的四下打量。


除了秦牧和龙麒麟,其他人都是头一次来到这里,相比其他圣地,太学院还很年轻,不如大雷音寺的须弥山巍峨,不如道门的昆仑玉虚山清幽,也不如天魔教圣临山神秘。当然,更加比不上底蕴深远的小玉京。


单纯从外表来看,太学院也比不上西土真天宫。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从这里走出的名将名臣绵绵不绝,诞生于此地的高手数不胜数!


太学院虽然年轻,但已经露出不凡甚至超越其他圣地之处!


秦牧来到神通居,却见自己的住所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心中诧异:“难道灵儿到了太学院?”


突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道:“放牛的,舍得回来了?你不知道,霸山祭酒带着我和司圣女,跟随我二哥去北征,和狼居胥国打得……”


秦牧回头,只见灵毓秀风风火火的从外面闯了进来,见到这么多人,灵毓秀吃了一惊,不敢大声喧哗,连忙屏住呼吸,连步子也迈得小了,很是淑女的走过来,小鸟依人的站在秦牧身边,悄声道:“放牛的,他们是?”


“这是我村长爷爷。”


秦牧摇椅从龙麒麟背上搬下来,村长在摇椅里没有起身,笑眯眯的打量灵毓秀。


“这几位是小玉京的老仙人,清幽仙,游云仙,幽河仙。”


秦牧介绍三位小玉京的老者,道:“这边三位是小玉京的师兄,王沐然,龙瑜,慕青黛。还有她们母女是西土真天宫的女主人熊惜雨宫主和熊琪儿小公主。”


灵毓秀一一见礼,众人连忙还礼。


秦牧道:“我这里不够大,住不开这么多人,妹子是否有多余的房间?”


灵毓秀笑道:“女孩子可以住在我那里。我就住在隔壁。”


秦牧谢道:“妹子,我不在这些天,多谢你帮我打理房舍。”


灵毓秀摇头道:“不是我,是你家的小狐狸做的。”


“灵儿真的到了?”秦牧又惊又喜,对狐灵儿很是怀念。


“她刚才跑出去听课了,还没有下学。”


灵毓秀矜持笑道:“这小丫头可钻营了,你不在的日子,都是她屁颠屁颠的跑去听课,留校的国子监都很喜欢她。”在村长面前,她还是不敢笑得放肆。


“小丫头?”


秦牧怔了怔,没有细想,为清幽仙等人安排住所,他的院子不小,房间也多,每个人都有单独的房子,至于熊惜雨母女和慕青黛则住在隔壁灵毓秀的房里。


秦牧安排妥当,灵毓秀悄声道:“前些日子太学院里来了一群道人,点明是来找你的,顾离暖大祭酒招待着,吓得他这几天脸色发白,从未好看过。”


秦牧笑道:“道门的术数高手到了。”


“我父皇还下了旨,提拔你为神兵督造,说是让你主持锻造什么神炮。圣旨被你家小狐狸收着了。”


灵毓秀继续道:“父皇说拨调太学院和朝廷中术数高手和五大督造厂听候你的调遣。还有咱们圣教的玉天王师天王,在冥谷没有找到你,都快找疯了!”


秦牧头疼,自己回到京城之后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几乎没有清净的时候。


“对了,还有一个叫做虚生花的,前两日带着两个女孩儿过来找你,说是等你请他喝酒。”


灵毓秀想了想,又道:“国师夫人生了,国师夫人送来请柬,说是要请秦大教主做干爹。”


秦牧惊讶道:“国师有孩子了?男孩女孩?”


“是个男孩。”


秦牧笑道:“让我做干爹?国师夫人也是的,我还是个孩子,岂能给人做干爹?”


村长看了灵毓秀一眼,咳嗽一声,道:“牧儿,你也不小了,可以生小孩了。”


秦牧脸色腾地红了,讷讷道:“突然便说到生小孩,我还没有准备好……村长,我今年才十五!”


灵毓秀笑嘻嘻道:“十五不小了。我母后和太后便经常催我选个驸马。而且我父皇很好说话,只需要有人向他说一说,他便会答应了……”


她颇为大胆,眨眨眼睛看着秦牧,期待秦牧回应。


“皇帝这么随便?”


秦牧摇头道:“他们做得不对啊,婚姻大事岂能随便?”


灵毓秀瞪他一眼,秦牧不解,起身来到太学殿,顾离暖见到他来了,这才如释重负:“教主快将我家里的牛鼻子带走,不胜感激!”


道门的诸多道士都住在他这里,这些日子着实让他坐卧不安。


道门是正道牛耳,而他却是魔道的大宗师,总担心这些牛鼻子随时会除魔卫道。


秦牧不急于去见道门的高手,落座下来,笑眯眯道:“大祭酒的术数造诣如何?”


顾离暖笑道:“我好歹也是魔道巨擘,术数造诣岂能差了?”


“好!有了顾大人和道门高手,我便又可以舒一口气了。”


顾离暖面色如土:“还要与道门的人在一起?”


秦牧安慰道:“皇帝命我督造射日神炮,是针对神祇的大炮,道门中人也不是不知轻重,不会对你下手。”


顾离暖依旧坐立不安,总觉得与那些老牛鼻子共事不太安全,毕竟他的名声着实很臭。


秦牧去见林轩道主,寒暄一番,道:“待我安排妥当,便需要劳烦诸位了。诸位等我消息。”


“好说。”


秦牧离开,经过阵元殿时,恰逢阵元殿下学,十几个士子从阵元殿里走出,其中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冰雪可爱,蹦蹦跳跳的,身后一股妖风托着几本书籍,书籍整理得整整齐齐,纹丝不乱。


那小丫头个头矮小,然而身后却冒出三条长长的毛茸茸的雪白尾巴,抖来抖去。


“是灵儿吗?不过好像灵儿不识字……”秦牧停下脚步。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