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豢龙君这种算龙脉的法术,很高明啊。”


秦牧看着金缸中游动的龙形之气,豢龙君的这种算法,似乎可以算出一些宝山宝地,比如这个太白剑派便是建立在龙眼之上,看似定居在宝地之上,然而根据豢龙君这缸中的图案来看,这里却并非是宝地,而是群龙夺运反哺真龙之主的凶地!


定居在这里的门派,多半要夺走气运,日渐衰落凋零。


“难怪太白剑派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他心中暗道。


豢龙君收了金缸,秦牧连忙将豢龙经还给他,豢龙君摇头道:“你先拿去研读,作为养龙的童子,怎么也须得熟知每一种龙的习性才是。这里面有豢龙之法,你仔细领悟。给你两天时间,能参悟出多少便看你的悟性了。两日后,我再收回去。”


龙娇男的脸色顿时青了,豢龙君根本不知道秦牧的恐怖悟性,而她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秦牧在东海的荒岛上,道主拿来了道门道剑十四篇给秦牧看了十日,秦牧参悟道剑,不逊于林轩道子!


豢龙经尽管是神祇的功法,但不会比道剑更难参悟,只会比道剑简单,道剑牵扯到的是术数,术数造诣越高,领悟道剑越是轻松。但术数是何等困难?


豢龙经更多的是养龙、操控龙,与龙共生,其中的功法御龙诀便是驭龙门的独门绝学,内藏蜕皮重生之术。


驭龙门虽然是豢龙君所开创的门派,但是完整的豢龙经,豢龙君却没有流传下来,驭龙门主得到的也仅仅是残经。


即便是残经,驭龙门也算是一个极为厉害的门派了,当然是比不上三大圣地,但是驭龙门在江湖上也是有着鼎鼎威名,否则延丰帝不会让驭龙门独领一军。


延康国原本有龙军,便是以驭龙门为主。


作为豢龙君开创的门派,驭龙门都没有完整的豢龙经,秦牧这个败类却得到了,让龙娇男自然是恨得抓狂。


怎奈豢龙君却偏偏因为这小子忠厚老实的模样儿信任他,对自己反而不那么信任,让龙娇男又倍感无力。


豢龙君不知她的想法,在他这等神祇的眼中,将秦牧和龙娇男留在身边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就跟带着两只蚂蚁差不多,自然无需去想蚂蚁有什么想法。


如果不是秦牧还有用处,他对秦牧的态度并不会比龙娇男好了。


这是他所站的高度使然。


他是神,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秦牧这等蝼蚁自然也威胁不到他,无需放在心上,只需要让他帮自己做事便可,偶尔还要给小蝼蚁一点好处,让其更加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做事。


就算蝼蚁不怀好意,弹弹指头也就死了。


而且,从秦牧与龙娇男二人的长相和处事来说,很明显秦牧更加可靠,这个小小的人类身上有一种天然的质朴和憨厚,明显比龙娇男更值得信赖。


豢龙君带着他们沿着岩浆河向上游走去,越走,距离地面越远,这条岩浆河原本便是深埋于地下,长达数千里,而上游则是岩浆河的发源地,——深达地底几十里。


他们走了许久,只觉四周越来越热,秦牧沿河看去,但见两岸的龙鳞也越来越多,除了龙鳞之外,竟然还有血肉!


他看到了龙鳞上滋生出了血肉,还有长长的血管,对于地底这条巨大的龙脉而言,这些血管应该仅仅是毛细血管,但是对于秦牧来说,这已经是比水桶还粗的通道了。


一条条血管四通八达,沿河通向四面八方。


“这血管中有血液流动!”


他又有所发现,在这些血管中流淌的血液是真龙之血,血液流动发出阵阵水银急速流淌般的声响!


“这龙脉,长出心脏了。”豢龙君突然道。


秦牧听到若有若无的心跳声,心跳声越来越响,终于他们在一片岩浆湖泊的中央看到了那颗心脏。


像是一个小山头的心脏被许多条粗大的血管挂在岩浆湖的上空,又有许多血管扎根在湖泊之中。


随着这颗龙心的震动,湖泊中的岩浆也在哗啦啦的向上逆流,流遍心脏全身,像是在清洗这颗龙心一般。


龙心震动一下停顿片刻,停顿时岩浆又哗啦啦落入湖中,待到心跳时岩浆又再次翻腾,逆流而上。


而在这片岩浆湖泊的四周,墙壁上悬挂着大块大块的金刚石,有如钟乳,有如根根柱状水晶,除了金刚石之外,还有金沙,成片成片的黄金,铺在地面上,那是纯金的沙石!


黄金沙石外还有巨型的金块,遍地都是!


秦牧与龙娇男看得目眩神摇。


延康国尽管矿山遍地,但是这等富饶的矿藏却从未有过,以延康的国力,采矿根本不可能将矿井挖到这里。


两人目光呆滞,虽说延康国流通的是大丰币,但黄金依旧好使,而金刚石则是极为坚硬的炼宝材料,佛门中许多高僧都用金刚石炼宝,而像这么大的金刚石,绝对可以卖出高价!


“若是能够……可惜了。”龙娇男心道。


“我发财了!”


秦牧心花怒放:“干掉了豢龙君之后,这里的宝贝儿便统统是我的了!”


“倘若是其他地方,我一定会认为这条火龙脉便是延康国的主龙脉,可惜,这只是大墟的那些老东西设计的障眼法!”


豢龙君对满地的黄金和金刚石视而不见,冷笑道:“他们或许可以瞒得过他人,但瞒不过我豢龙君!牵扯到大墟,真龙之主的龙脉便不可能这么弱小了。”


他取出金缸,查看一番,道:“附近便有另一条龙脉!”


他托着金缸飞速游走,来到一处岩浆瀑布前,笑道:“这里了!”


豢龙君抬手托起岩浆瀑布,只见另一条岩浆长河出现在瀑布的另一端。


“好家伙,需要走过几条岩浆龙脉长河,才能寻到真龙之主的龙脉!”


豢龙君振奋精神,带着秦牧、龙娇男等人穿过瀑布,走到另一条龙脉中,笑道:“不过这样才有味道。不枉我亲自下界一场!”


这条龙脉也是极为不凡,甚至比刚才那条龙脉还要高等一些,岩浆河的四壁上生出龙鳞血管和肌肉纹理,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生出了龙体内的器官!


若非旁边便是火龙脉,秦牧还以为自己是来到真龙的体内!


“群龙已经这样了,那么真龙之主会是什么样的龙脉?”秦牧心头暗暗震惊。


他们沿着这条龙脉前行,走了上万里路,遇到了第三条地底龙脉,秦牧微微皱眉,他们是在西行。


火山郡在延康国的腹地,中央地带,而向西行的话,走了这么远,算算距离应该很接近神断山脉了。


秦牧不知道豢龙君对延康和大墟的地理熟不熟悉,不过天魔教原本是做走私生意的,要走神断山脉,秦牧自己也走过神断山脉,能够判断得出神断山脉只怕就在他们头顶!


而地底的这第三条龙脉,竟然还在向西,再向西的话,便会进入大墟了!


“现在的大墟,只怕还是夜晚!”


秦牧压下心头的悸动,夜晚的大墟地底会不会有危险?黑暗会笼罩到这里吗?


他不敢肯定。


不过死死跟上豢龙君绝对没错,这尊神祇的实力极强,即便黑暗可以笼罩到此地,也可以保住性命。


他们继续向前,突然前方的地底龙脉变得昏暗不明,地底原本有岩浆散发出的浓烈光芒,但是现在连光芒似乎都被黑暗吞噬了,只剩下微弱的荧光。


秦牧踢了踢龙麒麟,龙麒麟也醒悟过来,连忙凑上前来,不敢离开豢龙君左右。


龙娇男见状,顿时醒悟,连忙离豢龙君近一些。


“这个女人很是机灵,还是早点除掉为妙,免得阴沟里翻船。”秦牧微微皱眉。


没有走出多远,突然岩浆河中心矗立着一尊神像,神像散发出幽幽的光芒,将四周黑暗驱散。


“果然是大墟的老东西们动了手脚!”


豢龙君冷笑一声,继续向前走去:“我若是没有下界去查看延康国的龙脉,倒真的可能被你们瞒过去了!”


他屏住气息,没有让自己的气息外泄,从石像远处走过,似乎是在害怕惊醒石像。


这条岩浆河流很长,秦牧等人沿河向前走,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尊石像镇守着龙脉,又向前走了不知多远,第四条龙脉出现。


这条龙脉已经不属于延康,而是大墟的龙脉!


他们进入第四条龙脉,秦牧盘算一下,他们已经越过了镶龙城和残老村,距离大墟的腹地越来越近。


豢龙君脚下的两条蛟龙速度极快,比龙麒麟这等肥胖的夯货快了不知多少倍,龙麒麟十几日的路程,这两条蛟龙一两日便已经走完。


等到他们进入第五条龙脉,黑暗已经退去,到了白天,到了第六条龙脉时,秦牧确信他们在大墟中央地带的地底!


“快到真龙之主的龙脉了!”


豢龙君精神大振,笑道:“豢龙经你看得怎样了?也该还给我了。”


秦牧恭恭敬敬的将豢龙经还给他,道:“我资质愚钝,小有心得,只是还有些不解难解的地方。”


“你忠厚老实,鬼心眼少,不够聪明,自然会有些难懂的地方。”


豢龙君道:“只要你伺候好我的龙,我会为你慢慢讲解这豢龙经。”


秦牧欣喜若狂。


龙娇男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恨不得扑过来将他活活掐死,让他死时也保持这种憨厚的笑容!


“到主龙脉了!”


豢龙君精神大振,笑道:“今日便收了这些老鬼的主龙脉,让他们的万年大计毁于一旦……等一下,这是……”


他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走出第六条龙脉,四下望了一眼,脸上的不解之色更浓。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