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一章 哑巴的箱子
    “我们太白山里面的宝物出土,竟然如此惊人!”

    太白剑派几乎所有人都在向山外逃去,然而太白剑派的三位长老不退反进,向山顶的火山口奔去,厉声叫道:“这是天魔教主收不走山里的宝物,故意要支走我们,他好独吞!所有人都不要走!”

    又有一位老妪叫道:“这是祖师显灵,壮大我太白剑派,将太白山里的宝物赐给我们太白剑派,我太白大兴之兆!”

    “天可怜见!”

    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老仰天长叹,高声道:“我太白剑派的开山祖师说过这里是龙兴之地,必将大富大贵,而今果然应验了。所有弟子听令,今日便是我太白剑派飞黄腾达,超越三大圣地之日!都回来,一起出手,降服这宝贝儿!”

    许多太白剑派弟子闻言,连忙停步,不再逃走,而是折回。

    太白剑派本来便没有多少人,一位掌教,去了京城告御状,留在山上的还有三位长老,十几位中层,负责教导百十位弟子。

    此刻剑派的多数人都选择留下来,将被震飞的剑匣收回,一口口黑色剑匣咚咚咚落在即将崩溃的太白山各处,高达数丈的巨大剑匣,匣盖打开,顿时无数飞剑像是一道道长河般从剑匣中飞出。

    半空中,秦牧脚踩双龙,双龙发力狂奔,其他诸多蛟龙伴随左右,拥着他向远处飞去。秦牧回头看去,却见太白山上空飞剑成云,剑尖向下,猛然向正在喷涌的火山口中激射而去!

    秦牧瞠目,连忙高声喝道:“你们还不走,找死吗?”

    山顶,剑派的三位长老齐齐冷笑:“想骗我们走,你自己独吞宝物?天魔教主果然心肠坏得可怕。倘若我们不知道太白山就是龙兴之地,倒还要被你骗过去了。”

    秦牧叹了一声,呼啸而去。

    “太白山脉建立在龙脉的龙眼之上,不过这龙脉却是真龙之主的附属龙脉,非但不是龙兴之地,还是夺运之地。太白剑派被龙脉夺取气运这么多年,估计是气数已尽了。”

    秦牧心道:“好在这个剑派只有百十人,没有造成很大的灾劫……”

    他刚刚想到这里,太白山便轰然炸开。

    偌大的一座大火山,就此四分五裂。

    火山炸开的一瞬间,百匣剑阵直接崩溃瓦解,无数飞剑当空消融,化作铁水,那些太白剑派的弟子哼也未曾哼一声便被气化蒸发。

    三位剑派长老的修为还是极高的,但在这股恐怖的力量面前也是毫无用武之地,被震得吐血,倒跌飞出,被熔化的飞剑所化的铁水夹杂在崩碎的山石中间,比飞剑的速度还要快向他们射来。

    三位长老面色绝望,这些铁水会将他们洞穿,绝了他们一切生机!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从崩塌的太白山中冉冉站起。

    “作为天魔教主,他竟然没有骗我们,山中真有一个大个子……”

    三位长老抬头,这尊无比强壮的神魔缓缓站起身子,脚下两条长长的苍龙和赤龙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

    嗤嗤嗤——

    三位长老肉身爆碎,比熔化的飞剑铁水射成筛子,尸体与倒塌瓦解的太白山乱石一起坠落下去,连同其他的太白剑派弟子一起被深深埋葬。

    太白山的祖师,原本便不应该将剑派选在这里。

    此刻豢龙君的身躯比先前大了数十倍,肉身如同大龙盘绕,筋肉虬结,利爪紧扣下方的两条大龙,两条大龙飞驰,腾云驾雾,载着他向秦牧的方向追去,但见空中不见了秦牧的踪影。

    他身边还有几条蛟龙,挂在他的耳朵上,钻进衣服里,探头露尾。

    这些蛟龙是他留下来用以助他收取炼化龙巢的,因此他才能这么快将龙巢炼化。

    豢龙君气焰滔天,四下望了一下,还是没有看到秦牧,伸手一翻,取出一块桌子大小的玉质物件儿,冷笑道:“小东西,你逃得掉吗?”

    这玉质物件儿的底儿,像是一个大圆桌,被切得很是平整,但是桌面上却是一个半圆的穹顶,穹顶下的地面分为九层,每一层都有许多犬牙交错的玉柱玉牙,到了第九层出现一个环形凹槽,缺了一个口子。

    这正是真龙之主的龙巢!

    先前秦牧来到龙巢中时,龙巢其他部位都被淹没在滚烫的岩浆中,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冰山一角。

    豢龙君也是耗费很大力气,才将这龙巢从地底挖出,加以炼化,这才能将龙巢带走。

    豢龙君催动玉质龙巢,借助龙巢来判断秦牧的方位。

    然而秦牧却仿佛消失了一般,即便是龙巢也无法与真龙之主相互感应。

    豢龙君惊讶,加大法力,再次催动龙巢,还是没有感应到秦牧佩戴的帝碟方位。

    “他将真龙之主藏起来了?不,不,无论藏在哪里,也不可能隔断真龙之主与龙巢的感应!”

    他连连催动龙巢,还是无法感应到秦牧的位置。

    豢龙君额头冒出一颗颗汗珠,秦牧“拐走”他十几条龙,这些蛟龙都极为强大,驭龙门的龙王的那条红蛟在他豢养的蛟龙面前还算是小孩子,那些蛟龙是他用毕生心血养大的,每一条的战力都极为惊人!

    倘若被秦牧拐走了,损失自然不必说。

    再加上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寻到延康国的主龙脉,主龙脉不除掉的话,有何颜面回到上苍?

    “看来当取出我的金龙缸,作法寻到我的那几条龙儿了!”

    豢龙君探手摸向饕餮袋,却摸了个空,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他将自己的饕餮袋交给秦牧,让秦牧炼丹喂龙,而今自然是在秦牧手中!

    他的金龙缸,正是放在饕餮袋里!

    “这个憨厚小子……”

    豢龙君牙齿磨得咯咯吱吱作响,嘴里的利齿摩擦甚至迸发出一串串火光:“再遇到一脸憨厚的人,我一定要先将其碎尸万段!你以为你拿走我的饕餮袋,我便寻不到你了?你太单纯了!”

    豢龙君抬手,从头上揪下一大把头发,他的头发是卷曲的,每一根头发都是弯弯曲曲,没有一根是直的。

    不仅如此,他的头发还有枝杈,每根头发都有四根枝杈,分散在头发的中央的两个部位。

    而且头发从毛囊中拔出来时,发根处发出打哈欠的声音,像是一条条幼龙张开嘴巴哈气,睡眼惺忪。

    豢龙君口中念念有词,过了片刻,迎着掌心的卷发吹了口气,只见这些头发从他掌心飘起,飞在空中竟然活了过来,落地化作一条条小龙。

    这些小龙迎风便涨,顷刻间便长成两三丈长短的黑色蛟龙,细身子细腿,细脖子,四肢瘦长,漫山遍野狂奔而去。

    “你不在空中,便跑不远。”

    豢龙君脸色阴晴不定,又从头上扯下一把头发,如法炮制,数以百计的细腰黑蛟向远处飞去。

    他连扯几把,将头上的头发几乎拔光,这才住手。

    几千条黑蛟速度极快,每条黑蛟负责一里方圆,很快便形成一个宽达数千里的搜索路径,向前搜去。

    这些黑蛟会嗅着龙气,即便秦牧将帝碟藏得多么严实也是无用,只要他身边还有蛟龙,还有龙麒麟,便会被这些黑蛟嗅到气味,寻到他的踪迹!

    “从未有人敢这样骗我,寻到你,我要让你想死也死不得!”

    江阴郡,秦牧看了看那口木头箱子,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道:“帝碟放在这里,真的能够瞒得过豢龙君?豢龙君收走了龙巢,帝碟就是龙巢里孕育的真龙之主,很是灵异!”

    “阿巴!啊啊啊?”

    提着木头箱子的是一个健壮的老人,满面风霜,挥了挥手势,咧嘴笑了笑,嘴巴里没有舌头。

    秦牧点头道:“我知道,我怎么敢怀疑哑巴爷爷的本事?我就是担心万一箱子屏蔽不了龙巢的感应,豢龙君会寻过来。豢龙君,是上苍的神,养的一手好龙,极为厉害!”

    刚才,他逃命途中遇到了一艘银舟从天空中划过,如同银色飞梭,连忙叫了一声哑巴爷爷,然后便见银舟飞回,哑巴果然在舟中。

    秦牧飞速向他解释一番,哑巴便收了飞舟,飞舟变成了一堆银丸落在木头箱子里,让他将帝碟也放在箱子里。

    “啊。”哑巴漫不经心道。

    “哑巴爷爷,你万万不要小觑了他。”

    秦牧面色凝重,觉得哑巴有些轻敌,道:“对了,村长说你去追一艘船,什么船?追上没有?我也遇到了一艘船,还在船上见到了我爹。”

    哑巴脸上的笑容消失,有些沮丧,提着木头箱子向前走去。

    秦牧连忙跟上他,道:“哑巴爷爷没有寻到那艘船?”

    哑巴还是垂头丧气,比划了一番,意思是说那艘船去了他去不得的世界,他被那个世界的强者打了回来。

    过了片刻,突然一个又惊又喜的声音传来:“秦人皇,你怎么在这里?你那头龙麒麟果然了不得,竟然跑到了我们前面!”

    秦牧循声看去,微微一怔,只见王沐然、龙瑜和慕青黛坐在一头大鹿上,正风尘仆仆的往这边走来。

    龙麒麟得意洋洋,尾巴顿时翘了起来,笔直,如同旗杆,睥睨那头小玉京的大鹿一眼。

    那头大鹿瞪圆了眼珠子,嘴巴张开,原本翘起来的小小鹿尾立刻贴在屁股上,夹紧尾巴,露出敬畏之色。

    大鹿看到秦牧身边大大小小的蛟龙,都跟在龙麒麟左右,不由敬畏之色更浓。

    秦牧惊讶:“你们三天多时间才跑到这里?”

    他这三天从京城跑到太白剑派,又从太白剑派横跨八九万里直达大墟中心,然后又跑了回来!

    不过这话说出去,估计这三人也不会相信。

    ————嗯,上一章的文中出现的“傻吊”,绝非宅猪本意,宅猪的本意是“杀掉”,这狗日的输入法出了问题,宅猪信誓旦旦从来不说脏话!

    公众微信号上举办了本章说的活动,上一章的本章说置顶中有活动详细,书友们也可以加宅猪公众号阅读。点击微信加号,输入:zhaizhu00,即可。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