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龙麒麟载着他们来到前面的小镇,瞎子立刻张罗开了,买来凤冠霞帔,又给秦牧准备几件衣裳和大红花,请来几个老婆子给秦牧、灵毓秀、司芸香和狐灵儿换上。


“延丰帝丢了闺女,可能会寻上来,免得夜长梦多,最好立刻洞房!”


瞎子从小狐狸的兜兜里取出一些大丰币,盘下一栋大宅院,买了些丫鬟,前前后后张罗,今日便要拜堂成亲。


秦牧被捆绑结实,但修为尚在,悄悄吹动金笛,让几条蛟龙去暗算瞎子,将他捆绑起来。


不过金笛刚刚响起,尚未与那些蛟龙建立联系,瞎子便立刻察觉,竹杖点在秦牧眉心。秦牧立刻听到体内传来嘭嘭嘭的声响,六合、五曜、灵胎三大神藏悉数被瞎子强行关闭封印。


瞎子唯恐他耍什么花招,又将灵毓秀和司芸香的神藏一起封印了。


狐灵儿见他向自己走来,兴奋雀跃道:“瞎爷爷放心,灵儿不跑!”


瞎子将狐灵儿身上的金绳解开,道:“我给你松绑,你帮我看住他们,我去订几桌酒席,再请来戏班子。”


“好哩!”小狐狸痛痛快快道。


“叛徒!”灵毓秀和司芸香一起怒目而视。


狐灵儿得意洋洋,跳到椅子里,晃着辫子。


“瞎爷爷果然是老江湖……”


秦牧心中赞叹,钦佩不已,瞎子这一手封印修为的神通信手拈来,将他们三人都封印住,让他们尽管有手段也施展不出。


“龙胖,过来。”


秦牧目光闪动,唤来龙麒麟,道:“驮着我们快跑!”


龙麒麟摇头道:“跑不过,还不如不跑。”说罢,晃了晃尾巴跑到门口看门去了。


秦牧呆了呆,觉得龙麒麟是有必要狠狠地减肥了。


到了夜晚,秦牧和灵毓秀被几个老婆子架住,强行拜堂成亲,瞎子几乎将这个小镇所有人都请了过来,不收礼钱,见证这场婚礼,戏班子也是普普通通的戏班子,喇叭唢呐,很是乡土。


这场婚礼自然是极为热闹,最终,秦牧和灵毓秀被哄闹的小镇居民送入洞房中。


狐灵儿见到新娘子不是自己,很不开心,在酒席上喝得酩酊大醉,胡言乱语。


瞎子挥了挥手,道:“明天再来,明天还要再办一场!新郎官还是这个新郎官,新娘子则换了一个!”


“这新郎官真是好运道啊!”众人赞叹连连,纷纷离去。


狐灵儿跳到酒桌上,拎着个比自己还要大的酒坛子,醉醺醺道:“瞎爷爷,明天我要做新娘子!”


“好,好。”瞎子连连点头。


洞房中,秦牧和灵毓秀坐在床沿边,听着外面的喧嚣渐渐退去,心中都有些惶恐和惴惴。过了片刻,灵毓秀掀开霞帔一角,偷偷瞥了瞥坐在一旁带着大红花的秦牧,秦牧正在紧张的揪着大红花,她突然扑哧一笑。


秦牧瞪她一眼:“你还笑得出来!你爹倘若知道了,肯定又要杀我的头!”


灵毓秀想要掀开霞帔,眼珠子转了转,笑嘻嘻道:“人家说洞房里女孩子自己揭掉霞帔不吉利,须得男的来揭。”


“还有这种规矩?”


秦牧惊讶,将她头上的霞帔揭下,不由呆了呆,只见女孩粉黛红颜,在烛光下说不出的诱人。灵毓秀含羞带怯,低头白他一眼:“看什么呢?”


“真好看。”


秦牧站起身来,推了推门,没有推开,道:“瞎爷爷把门锁住了。我去看看窗户。”


他打开窗户,正要跳出去,窗户下一根竹杖点了过来,瞎子的声音传来:“睡觉,别想跑。”


秦牧吓了一跳,怒道:“瞎爷爷,你怎么蹲墙角?”


“规矩。”


瞎子道:“放心,我是瞎子,什么也看不见。”


“才怪!”


秦牧咣的一声甩上窗户,又来到床边坐下,闷声道:“瞎爷爷守在那里,我们只怕逃不出去了。”


两人坐在床边,灵毓秀揪着自己的衣角,秦牧揪着自己胸前的大红花,过了良久,瞎子的咳嗽声从窗外传来,道:“桌子上有合卺酒,快点喝了睡觉!”


秦牧抓起酒壶砸过去,瞎子大怒,拄着竹杖走了,过了片刻便传来瞎子打鸡的声音,道:“小公鸡不打鸣,要来何用?再不打鸣,打断一条腿!”


“瞎爷爷是在骂公鸡还是骂我?”


秦牧不解,过了片刻,窗户打开,一根竹杖挑着一只断了腿的公鸡出现在窗户中。


秦牧关上窗户,又回到床边坐下,讷讷道:“咱们好久没有见过面了。”


灵毓秀噗嗤笑道:“你啊,还是不会说话。我有些困了,先睡了。”


“噢。”


秦牧看着她合身钻入被窝里,大红被子下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灵毓秀眨眨眼睛:“我睡了。”


“噢。”


灵毓秀哼了一声,侧过身去。


秦牧也躺了下来,把被子盖在自己身上,两人枕着一个枕头,侧脸相对,秦牧不敢喘气,灵毓秀扑哧一笑,气息扑面,秦牧脸顿时红了,被窝里的女孩飞速在他嘴唇上碰了一下。


“挺香的。”


秦牧眨眨眼睛,道:“你再亲一下。”


灵毓秀又亲了一下,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亲顶个屁用?”


窗外传来瞎子暴躁的声音,慢慢远去:“小公鸡不打鸣,还是拿去炖了吃掉……咦?延丰帝追来了吗?话说皇帝是亲家,不能怠慢了,还要请亲家去喝喜酒呢。这只不打鸣的小公鸡便宰了请亲家!”


秦牧听他走远,连忙蹑手蹑脚的下床,来到窗户边,悄悄打开,探头张望一下,向灵毓秀挥了挥手,灵毓秀却没有跟过来。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那女孩似乎是睡着了。


秦牧毛手毛脚的爬了出去,悄声道:“别装睡了,快点起来。”


灵毓秀脸色腾地红了,连忙从被窝里钻出来,穿上鞋子,来到窗下向外爬去,秦牧在另一边接着,将她抱了下来。两人沿着墙角偷偷的往司芸香所住的房间抹去,来到窗下,秦牧悄悄道:“香妹妹睡了吗?”


“没呢。”


他身后传来司芸香的声音,秦牧吓了一跳,急忙回头,只见司芸香蹑手蹑脚的跟在他们身后。


“你何时出来的?”秦牧惊讶道。


司芸香似笑非笑道:“早就出来了,想去听墙脚呢,结果听到一只发春的小母猫在那里叫啊叫的,可惜没有叫来小公猫。”


灵毓秀冷笑道:“有的小母猫还没有资格叫小公猫呢。放牛娃,咱们去找小狐狸?”


“灵儿叛变了!”


秦牧摇头道:“咱们现在便走,你们别做声。”


“教主到哪里去?”龙麒麟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将三人都吓了一跳。


“叛徒!”


秦牧咬牙道:“今后若是还想吃饭,便不要吵吵,否则过年吃全龙宴!”


龙麒麟打个哆嗦,老老实实的跟着他向外溜,道:“瞎老爷出去了,说是去请延丰帝喝喜酒,咱们可以溜出去。”


秦牧向他屁股后面看去,只见十几条蛟龙也蹑手蹑脚的跟着,不由哭笑不得,道:“留下灵儿一个人只怕会不安全,灵儿呢?”


龙麒麟低头,只见一只雪白的狐狸四仰八叉的在他额头上睡着了。


“快走!快走!否则皇帝到了,那就真的要杀头了!”


秦牧拉着二女,奋力跳到龙麒麟背上,道:“不要驾驭火云,会被瞎爷爷看到,他眼神好的很!咱们悄悄出镇,不要惊动任何人。”


龙麒麟驮着他们出镇,一路向南赶去,奔出百十里,秦牧放下心来,道:“可以全力跑了!”


龙麒麟加快速度,跑了一宿,跑出三四千里地,秦牧笑道:“瞎爷爷的眼睛应该看不到这么远,龙胖,可以停下歇息了……前面便是涌江,我们去江边,顺江去东海,然后绕道京城。灵儿醒了吗?把小叛徒捆绑起来!”


“还在醉酒呢。”


他们来到涌江边,正要寻船,却见一艘船从江心飘了过来,船头站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瞎子。


秦牧面色如土。


“延丰帝被我调虎离山,已经追到大雷音寺去了。”


瞎子老神在在道:“牧儿,我等了你们一个时辰,你们才跑到这里,太让我失望了。”


秦牧颓然,龙麒麟连忙叫道:“瞎老爷,我便知道你在这里,所以尽力往这边赶!”


众人只得登船,这艘船立刻转向,向大墟驶去。


“到了村里之后,再办剩下两场婚事却也不迟。”


瞎子笑眯眯道:“昨晚我请延丰帝吃鸡,他多半已经同意了这门婚事。”


秦牧已经可以看到自己被押上菜市口砍头的情形了。


突然,江水波涛汹涌,水势变得湍急起来,秦牧微微一怔,急忙趴到船边,只见水流突然间从湍急又恢复平静,但是他们这艘船所在的江面却越来越高,渐渐地高过两岸的树木,两岸的山头。


灵毓秀和司芸香一个跑到船尾,一个跑到船头,向上游下游看去,不由呆住了,只见涌江从江道中飘了起来,如同一条长长的玉带。


越来越多的江水飘在空中,像是一条水龙。


船上众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小船行驶在这条空中的长河中,显得倍加渺小。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