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三章 瞎眼神枪
    这一击是带着涌江本身的力量压下,再加上瞎子自身那强大的法力爆发出的神通,这一击还未落下,豢龙君便感觉到了无比强烈的危险!

    “延康国这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高手?”豢龙君已经来不及变招,咬牙催动所有法力,迎上瞎子这一击!

    那一道水柱飞一般的旋转,转动的速度之快切得空气也发出尖锐的呼啸!

    而在水柱之前龙吟震荡,高度凝聚的大水化作一颗龙头,向豢龙君扑下!

    “用龙形法术对付我?”

    豢龙君松了口气,身躯一震,无数龙形气流蜂拥而至,化作一个巨大的千龙盘,盘绕在他的头顶。

    豢龙君双手托举千龙盘,只见盘上数不清的蛟龙张牙舞爪,迎风舞动身躯:“此人虽然是个高手,但是却算是遇到天敌了。我乃养龙的神祇,各种龙形神通悉数难逃我的眼睛。此人不足为惧。”

    他刚刚想到这里,那龙头开始旋转,水柱盘绕,化作一杆巨大无比的龙枪,龙首靠在枪尖上,江水化作最为锋利尖锐的枪尖。

    “不是龙形神通!”

    豢龙君心头大震,瞎子这一枪已然刺入千龙盘之中,正中千龙中的一点。

    这一枪爆发出的力量竟然出乎意料的小,威力根本不强,但是千龙盘却陡然瓦解,千条蛟龙身形扭曲,涣散,巨大的千龙盘中央出现一个大洞。

    豢龙君抬头看去,那杆粗大无比的龙枪从千龙盘中央刺下!

    “这一枪的力量没有爆发在与千龙盘的碰撞中,那么一定会爆发在与我肉身的碰撞中。此人的招法高明,对神通的控制达到极致,能够看破我的神通破绽!”

    豢龙君顾不得许多,不再试图将涌江抬起,所有法力涌出,灌入双手,两掌分开,顿时层层叠叠的壁垒浮现出来,却被那一枪层层刺穿,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豢龙君双手向中央扣去,扣住刺下的枪尖,不由得闷哼一声,双手顿时鲜血淋漓,被枪尖刺破了双手龙鳞。

    “他的法力不如我!给我碎!”

    豢龙君身躯节节暴涨,霎时间超过河谷,身躯高大百丈,将这一枪生生托起,身躯飞速旋转。

    而那杆刺落的水龙枪威能爆发,也在疯狂旋转,龙吟声在一瞬间变得嘹亮无比,两人的各自爆发,巨大的龙枪顿时崩裂,化作漫天大水哗啦啦落下。

    豢龙君全身上下湿透,双手血肉模糊,手掌颤抖,这次靠的是对方的法力不如他,这才将对方那一枪绞碎,但是对方那一枪中的威能太强,还夹杂了涌江的水势之威。

    涌江从上方压下,压力太强,再加上一枪之威,让他双手受伤。

    豢龙君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突然上方的涌江又是一杆粗大无比的龙枪旋转刺下,豢龙君闪身避开,空中的涌江又出现一杆龙枪向他刺来。

    他身形连连闪动,沿着河床向西方移动,脚步交错,避开一击又一击,那一杆杆粗大的龙枪刺空之时突然力量悉数收去,没有力量外泄,而是悉数点在龙脉的关节点,将涌江龙脉的力量定住。

    “道法高手!”

    豢龙君心中暗惊,瞎子的大枪每一击恰恰定住涌江龙脉的关键节点,让他无法催动龙脉的力量,无法改变龙脉走势。

    没有了他的法力支撑,空中的涌江开始下坠。

    不过涌江飞得很高,距离落入河床中还有一段时间。

    “他对道法的控制如此精妙,不输于那个话不多的天工!”

    豢龙君额头冒出冷汗,从上空刺下的龙枪越来越密集,让他渐渐无法避开,不得不与龙枪对抗,身上顿时多出许多伤口。

    而瞎子定住的龙脉节点越来越多。

    他的蛟龙此刻分布在涌江上下游的地方,与他的距离较远,来不及让那些蛟龙回来上身借力给自己。

    而那条蛟王神则被他遣去前方。

    他与哑巴一场大战,原本便是强强碰撞,两人都竭尽所能,试图干掉对手,豢龙君大损元气,后来被延丰帝那一炮惊走。

    他至今元气未曾完全恢复,再加上要改变涌江走势,颇为耗费法力,又被瞎子占了先机,顿时一溃再溃,连连受伤。

    而在空中的那条涌江上,瞎子提着竹杖脚踏水龙在江面上飞驰,身后大水翻腾,出现一尊无比庞大的虚影,那是一尊巨型玄武神祇的虚影,已经被炼得近乎实质。

    这尊玄武神祇是龟背老人,身缠腾蛇,腾蛇羽翼震动,做出欲飞姿态。

    秦牧看得眼熟,这尊玄武神祇是瞎子的元神,与残老村的玄武神祇石像有些相似,只是面目有些不同。秦牧小时候淘气,尿遍了村里的四个石像,玄武石像也没有少尿过。

    江面上瞎子飞一般移动,手中竹杖不断刺下,刺在江面上,隔空与豢龙君交锋。

    秦牧还是头一次亲眼见到瞎子全力出手的情形,当年秦飞月从涌江进入大墟时,瞎子曾经一杖点在江面上,让涌江连续跳动了几下。不过秦飞月当时只是七星境界的高手,瞎子仅仅是吓一吓他而已,没有使出全力。

    现在,瞎子却是全力出手,隔着江面与豢龙君交锋,竹杖每点出一下,江下便有一道粗达十多丈的大水柱落下,随即大水疯狂卷动,化作水龙枪,每一击都刺在豢龙君功法神通的破绽之处,让豢龙君疲于奔命,疲于应付。

    瞎子有他自己独到的心法来催动九重天开眼法,这种心法并未传授给秦牧,他的心法在残老村中并非是最顶尖的心法,但是九重天开眼法却是天底下最强的。

    他对敌所用到的,正是九重天开眼法,但是他的开眼法并非是修炼到九重天那么简单,而是炼成了心神眼。

    在心神眼的注视下,即便是豢龙君这样的神祇也是破绽百出。

    瞎子的法力的确不如豢龙君,哪怕豢龙君改变龙脉耗费了大量法力,瞎子也不如他。

    倘若豢龙君再驾驭蛟龙,让蛟龙上身借来蛟龙的力量和法力,其法力更是数倍于瞎子。然而,瞎子最强大的攻击便是他的心神眼,看破一切功法神通,即便没有破绽也能在他的攻击下寻出破绽。

    论修为,瞎子的法力深厚程度不如村长、马爷、哑巴、屠夫,也比不上心魔爆发时的司婆婆,仅仅超过聋子、药师和瘸子。

    论神通威力,他的神通威能还不如聋子的画,比村长、屠夫、马爷等人也稍逊一筹。

    然而除了村长和高深莫测的哑巴敢说能够胜过他,其他人都不敢说能够在瞎子面前占到任何便宜。

    心神眼一出,招式无敌,天下万般神通,一杖破之!

    “江上的鼠辈,为何只敢藏头缩尾,不敢亲自下来与我一战?”

    江水下方的河床中,豢龙君的声音传来,河床中已经有不少水,很是泥泞,他被瞎子的枪逼得东躲西藏,但始终无法离开河床逃遁,瞎子的枪每次都能将他逼回河床中。

    此刻河床中的水混着他的神血和泥泞,污浊不堪,河水中的许多泥鳅蹦跶出来,吸收了他的神血,一个个化作鳅龙形态,在泥泞中扑腾来去,张牙舞爪,很是凶恶。

    “你当我不敢?”

    瞎子爆喝一声,突然抛开秦牧等人,从江水中穿过,向河床中的豢龙君杀去。一道水龙飞出,将秦牧等人卷住,送到龙麒麟背上。

    秦牧等人被他封印了神藏,没有了法力,无法站在水面上,而龙麒麟的修为却还在,可以踏水而行。

    司芸香和灵毓秀等人心中一惊,跺脚道:“瞎爷爷怎么这么莽撞,禁不起激将?怎么能与对方正面交锋?”

    秦牧大喜,笑道:“豢龙君不死也要掉层皮。我们村的瞎爷爷,并非是神通强者,他是战技流派。”

    二女心头大震。

    这个老瞎子是战技流派?

    刚才那一枪枪刺下去,哪里有战技流派的样子?

    战技流派的高手都是近战之中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刀刃及身的一瞬间,而瞎子刚才刺出的那些枪,神通威力惊人,分明是法术神通流派的大高手!

    秦牧和两个女孩趴在龙麒麟的脑门上向下看去,秦牧看到变成原形的狐灵儿还在醉酒酣睡,唯恐她跌入水中,连忙抱在怀里。

    江水通透,能够一眼看到江底。

    此刻的江水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再过不久,整条涌江便会坠入河床中!

    涌江巨大的河床中,瞎子身材矮小,但豢龙君却高达百丈,如同一座山峰,但是却极为灵巧灵活,移动迅捷,一神一人在泥泞中交锋。

    瞎子在空中飞速飞行,围绕豢龙君团团飞舞,避开豢龙君一击又一击,手中竹杖连连点出,枪出如龙,快如闪电,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相继刺在豢龙君的身体上。

    而在此时,上空坠落下来的涌江终于接近地面,滔天江水轰然压下,水声惊天动地。

    瞎子一杖点在豢龙君眉心,抽身便走。

    豢龙君呆在原地,大水压来,豢龙君全身上下不知多少处传来一阵阵爆炸声,被那江水一压,顿时骨断筋折,盖在江底。

    江面上,龙麒麟腾空而起,避开大江坠地掀起的恐怖冲击,他们下方,大水弥漫,涌江翻腾,水浪冲天。

    而在江边,瞎子拄着竹杖站在一块礁石上,伸出杖尖点了点躁动的江面,附近的江水平息下来。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