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江水落下,四周的山峦被冲击得晃抖不休,有的地方塌方,山峦被冲击得土石崩裂从山上滑下来,造成的破坏极为恐怖,不少靠山居住的村民遭了秧。


这也是无奈之举。


如果不除掉豢龙君,打断他改变龙脉的举动,遭殃的便不是居住在沿江的居民,而是整个延康国了!


“瞎爷爷,豢龙君能够蜕皮疗伤!”


秦牧站在龙麒麟的脑袋上向这边赶来,高声道:“不可大意!他现在还没有死!”


瞎子有些不解:“你说这个鳝鱼君怎么了?我点碎了他四肢百骸,全身一切鳞片,断了他的生机,再被涌江压下,他还能活?”


“他没死!”


秦牧大声道:“只要没有砍掉他的头,他无论伤势再重,蜕皮之后都会伤势痊愈!”


就在此时,江水突然高高隆起,从上游滚滚而来,掀起如同山头般的水波,那是有一头庞然大物在水底穿行。


“鳝鱼君的那头蛟王神赶到了!看来鳝鱼君的确没死。”


瞎子心中凛然,提起竹杖向江中点去,豢龙君被涌江压在江底的河床上,涌江从上空坠落时,将这尊神盖在地底,那股巨大的压力足以与瞎子的攻击一起将他压得粉身碎骨。


瞎子这一杖刚刚点在涌江上,突然那条宝蓝色的蛟王神身躯盘绕,巨大的龙头高高竖起,江水澎湃弥漫,与他这一杖碰撞!


轰隆!


涌江断流,露出深深的河底,龙麒麟避开这一击造成的余波,向上飞去。


秦牧趴在龙麒麟背上向下看去,只见豢龙君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坑底的淤泥被瞎子和蛟王神的攻击排干,豢龙君四仰八叉的倒在坑中,凄惨无比。


然而如他所料一般,豢龙君并未死,此刻还在蜕皮之中。


秦牧仓促间瞥了一眼,看到豢龙君的脑门已经裂开,一个巨大的脑袋正在豢龙君的脑袋中蠕动,努力向外拱。


“倘若豢龙君蜕皮成功,有了蛟王神这个帮手,瞎爷爷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他顾不得多想,突然纵身一跃,从龙麒麟背上跳下,发力狂奔,向江底的豢龙君追去!


司芸香和灵毓秀惊呼一声,急忙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没能抓住秦牧。


嘭——


秦牧速度越来越快,顷刻间超过声音,在身后留下一道白烟。


瞎子封印了他的三大神藏,让他的元气不能动用,但是偷天神腿本来便是肉身神通,仅凭肉身力量爆发出来的神通。


这一点,瞎子封印不住。


秦牧呼啸从天空中奔下,直奔豢龙君而去。


而在此时,涌江上游下游的大水开始合拢,与此同时瞎子身后浮现出玄武元神,与那蛟王神大打出手,瞎子“看到”秦牧从上空奔下,直奔豢龙君而去,不由暗骂一声胆大包天,急忙屈指弹去。


秦牧人在半空,被他一道指风弹在眉心,顿时体内传来三声轰鸣,灵胎、五曜和六合神藏相继开启,法力又回到身上,不由大喜。


江岸边,瞎子则在疯狂进攻,与蛟王神拼命,免得秦牧被蛟王神一尾巴抽死。


“被我封印了神藏还敢如此胆大妄为!这个臭小子,洞房时怎么不见他如此龙精虎猛?”


瞎子眉发飞舞,动了真怒,那头蛟王神龙爪麾下,却被瞎子以竹杖连连点在龙爪上,龙爪顿时筋骨错乱,力量发挥不出。


瞎子一杖点来,江水旋转蜂拥,化作一杆大枪,直刺蛟王神心窝,迫使蛟王神不得不腾空飞起,避开这一击。


啪叽——


秦牧在江水合拢之前,一头栽入江底的淤泥中,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巨响,江水合流,滔天大水碰撞在一起,惊人无比,大浪滔天,滚滚向东而去。


江底,秦牧憋住一口气,但江水合流的重压还是险些将他压死,胸腔几乎被压炸,脑中嗡嗡作响。


过了片刻,秦牧回过神来,从泥沙中钻出,身躯如鱼般游动,来到豢龙君所在的那片大坑中。


涌江正在搬运泥沙,不断堆积,将豢龙君掩埋了一小半。


秦牧游到豢龙君身旁,只见四周都是烂肉,神血也被压坏了,被江水冲刷带走,这短短时间,豢龙君体内的血已经被带走了大半。


神的身躯很沉很重,即便是神桥境界的强者也难以背神行走,因此豢龙君躺在这里江水也无法将他冲走。


尽管豢龙君体内的神血快要流尽,他的脑袋却还在蠕动,两只龙角钻了出来。


秦牧立刻伸手乱摸,双手在豢龙君身体上飞速游走,翻来找去。


“真龙巢在哪里?藏在哪里了……”


咔嚓。


豢龙君脑门裂开的更大了,一股股神威从脑门裂开处传来。


秦牧心中一惊,看到脑门处的龙头钻出了一小半,他飞速游到豢龙君光秃秃的脑门上,拔出无忧剑,调动三大神藏,鼓荡元气,奋力向豢龙君脑门上插下去,只听叮的一声,无忧剑触碰到一片龙鳞,被高高弹起,龙鳞也出现一道剑痕。


秦牧抬手继续插下,连插十多下,总算刺穿了龙鳞。


秦牧拔剑往下杵,奋力捣动,无忧剑小半个剑身没入豢龙君的脑门,接着又取出一个大铁锤,奋力砸在剑柄上,当当当敲了半晌,将无忧剑砸得完全插入豢龙君的脑门。


这口无忧剑将豢龙君的皮囊和他即将蜕皮而出的肉身钉在一起,那龙头不敢剧烈蠕动,似乎唯恐惊动了剑中暗藏的神威,只能慢吞吞的往外蜕皮,但却被无忧剑定住,蜕不下皮,钻不出来。


“憨厚小子,又是你……”


豢龙君张开嘴巴,发出微弱的声音:“我要弄死你,一定要弄死你……”


秦牧运转元气,卷起泥沙塞入他的口鼻中,让他说不出话来,随即又取出自己剩下的最后一点三破散也用元气包裹着塞了进去,然后继续四处乱摸。


“毒不死你也能让你多蜕一层皮!”秦牧翻来翻去,寻找真龙巢。


豢龙君几乎僵硬的身躯在江底不断颤抖,正所谓趁其病要其命,三破散的毒性爆发,着实厉害,让他残破不堪的躯体传来嘣嘣嘣的断裂声,破身破神破魂魄。


他尚未完全蜕皮,没有与旧身躯完全割裂,新身躯也顿时中毒,惨不堪言。


秦牧从豢龙君身体上摸出了龙皮鼓,龙角,爪杖,龙骨短箫等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只是始终寻不到真龙之主的龙巢。


“奇怪,这厮应该藏在自己身上,不可能丢掉……”


秦牧取出帝碟,试图与龙巢感应,但古怪的是帝碟并没有任何感应。秦牧连连催动帝碟,帝碟上的文字变化,还是没能寻到龙巢的位置。


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四周的水流有异常波动,心中一惊。


此刻江水浑浊,泥沙被江水卷起,他的视线很难看的很远,秦牧飞速游到豢龙君的脑门上,一手扶着剑柄,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


又是一道激流从他身边冲了过去,他一动不动,看到一个粗大无比的龙身,鳞片是墨绿色,每一片鳞片都比他的身体还要庞大。


这是一条蛟龙,应该是豢龙君所豢养的蛟龙,被豢龙君的气息吸引而来。这条蛟龙无比强大,比普通的教主级存在还要强横,他绝非对手。


秦牧目光闪动,另一只手取出刚才从豢龙君身上摸出来的龙骨短箫,悄悄以元气卷着水流吹动短箫。


他想用御龙诀与这条蛟龙建立感应,操控这条蛟龙。


就在此时,他脑中突然轰鸣,头疼欲裂,嗡嗡作响,却是豢龙君鼓荡着最后残存的精神冲击他的大脑,几乎将他冲得昏迷过去。


秦牧吃痛,却见脚下的豢龙君在竭尽所能的蠕动,将无忧剑也带的摇摇晃晃,不断向前挪,无忧剑连豢龙君的头皮也给切开了。


“吃了一大把三破散,竟然还能蜕皮?我的毒的确不如药师爷爷,倘若是药师爷爷炼的毒,豢龙君就算是蜕皮十几次也得死!”


秦牧连忙拔剑,怎奈自己用铁锤敲得太深,短时间内拔不出来,却见豢龙君已经钻出一只龙头来,脑门上还插着无忧剑。


秦牧站在豢龙君的脑袋上,双手握住剑柄,脚底下便是豢龙君的两只大眼睛,此刻豢龙君的两只眼睛张开,正在看着他,脸色铁青,那是中毒留下的痕迹,他在全力压制三破散。


而秦牧身后,一个巨大的龙头出现,身躯盘绕在水中,墨绿色的蛟龙张开嘴巴,露出狰狞锋利的牙齿。


秦牧眼珠子左右乱晃,悄悄伸出手抓住帝碟,猛地将帝碟向后照了照,那条墨绿色蛟龙的大嘴巴已经来到他的头顶,上牙壳上的利齿差点就插在他的脑门上!


秦牧高举帝碟,双腿颤抖,脚下的豢龙君还在向外奋力蠕动。


“得、得、得……”


秦牧张口说话,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口中一团团气泡往外流:“别动得、得,乖乖得得得……”


那条墨绿色蛟龙嘴巴停住,缓缓后退,目光落在他掌心中的帝碟上。


“玛哈……”


那条蛟龙缓缓低下头。


秦牧松了口气,一脚踩在豢龙君的眼睛上,恶狠狠道:“差点害死我!快点说,真龙巢被你藏在哪里了?我这里有几百种毒药,信不信将你挫骨扬灰了?”


豢龙君冷冷的看着他,继续向外蠕动,突然脑门又咔嚓一声裂开,另一颗龙头钻了出来。他中了秦牧的毒,仅仅蜕皮一次无法解毒,需要再蜕一次。


“玛哈玛哈!”


秦牧身后那条墨绿色蛟龙体型变小,游到秦牧的肩头,两只爪子趴在他肩膀上,张开嘴巴,秦牧微微一怔,只见真龙巢正在这条蛟龙的嘴巴里面。


“狡猾,你真狡猾!”秦牧心花怒放,向豢龙君竖起大拇指。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