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秦牧将他传送出来的距离并不远,距离密水关不到一里地,他身后便是大墟。


对于瞎子来说,破坏秦牧的传送并不困难,秦牧最多也就是将他传到这里。


瞎子默默回到密水关,来寻秦牧,一言不发的解开灵毓秀、司芸香身上的神藏封印,拄着竹杖一路点点戳戳的独自走了。


秦牧呆了呆:“瞎爷爷……”


“长大了,长大了……”


老瞎子空洞的眼眶中有浑浊的眼泪滑下来,他走得越快,眼泪越多,他抚养的孩子终于长大了,心中却突然失落起来酸楚起来,秦牧大约是不会再随他回到残老村了,不再是当年那个背着他练拳练功的小小少年了。


这个捡来的小孩子有了自己的想法,也有了自保的能力,他的心野了,去看了外面的世界便不会想着继续留在残老村那个只有一群老头老太婆的地方了。


老瞎子走的飞快,秦牧冲到密水关的城寨上,只能看到他在江边远去的背影,显得有些孤独落寞。


少年心中也有些惆怅,抬了抬手,没有说话,老瞎子背对着他远行,却似乎看到他扬起的手,也扬了扬手,没有回头。


秦牧看到瞎子放下手,似乎擦了擦眼眶,像是在抹泪。


瞎子在江边疾行,过了良久,他终于来到残老村。


村里没有其他人,这里已经变成了鸡婆龙的天下。许多母鸡生了很多窝鸡婆龙,搬到村长、瞎子他们的房间里。看到瞎子回来,一头趾高气昂的年轻鸡婆龙冲上来便打,打算把这个老瞎子赶出自己的领地。


片刻之后,竹杖穿着一头被扒光毛的鸡婆龙架在篝火上,其他鸡婆龙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惊恐的看着老瞎子。


瞎子又来到屠夫的房间里,从床底下挖出几坛酒,烤熟了鸡婆龙,一边吃酒一边吃肉。


酒饱饭足之后,他扔下一地鸡骨,站起身来,抬手去拿竹杖,那竹杖已经被篝火烧成了灰。


瞎子怔了怔,拍了拍手上的灰,大步出村向村外的涌江走去。


“多少年了……”


他边走边自言自语:“老兄弟,你陪伴我多少年了?当年我败落的时候,背着你来到这里,村长说我的心败了,不配再拥有你,让我将你沉寂,埋在这涌江中。他说,在残老村里,我不会再需要你了。”


涌江,江面渐渐的掀起一阵阵波澜,水底传来轻微的震动声,一圈圈波纹很有规律的向四周散开。


瞎子向江面走来,破败的衣衫猎猎作响。


“当年我抛弃你的时候,心灰如死,没有半点生机生趣。从前你追随我时,是因为我的强大,我的无敌,我的目空一切!”


他站在江面,小小的身躯中突然迸发出无比恐怖的战意,可怕的气势直冲云霄,半空中的云彩突然扭曲,化作龟蛇盘绕的巨型玄武,玄者为玄龟,龙首龟身,武者为腾蛇,千翼飞腾!


突然,江底传来窃窃私语,那是一种奇特的声音,像是龙吟,又像是死者的低语,其中有龙语也有异域世界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给人的感觉仿佛是有一个长长且柔软身躯从江中缓缓升起,围绕着瞎子瘦小的体魄旋转,盘绕。


“萨陀,摩巴萨,奚佢密脱(你败了,眼睛瞎了,不配拥有我)……”


“我败了。”


瞎子笔直的站在那里,他个头矮小,除了村长和从前的屠夫,他比村子里的其他人都要矮,他的身躯虽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异常的高大、伟岸、挺拔!


瞎子脸上黯然,低声道:“我的神眼被挖走,我的道心也败了,我配不上你了,与其说是我抛弃了你,不如说是你抛弃了我。那时候的我一败涂地,不配拥有你。”


江面上浪涛越来越大,水纹旋转,江心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那个奇异的声音传来,带着恐怖的威严:“奚佢密脱,伊河苏婆娑!(不配拥有我,你又为何而来)”


“我拾回我的道心了!”


瞎子眉发飘扬,衣衫向外膨胀,声音如雷霆震动,响彻云霄,他的战意变得无比犀利,无比强大,有如一尊神祇重现人世间:“从前的我,追求的是神眼的极致,堪破一切却看不破人心!而现在的我,有了需要守护的人,为了这个孩子,我重新拾回了自己的斗志,拾回了自己的信念和道心!”


他一只手探出,伸向江面,声音轰鸣震动:“我的龙拓,从前我抛弃了你,你现在还愿意追随我吗?你是否还在怀念从前的光辉岁月,怀念随我征战浴血的日子?若是你想,你愿,我便如你所愿!让你经历从前从未经历过的厮杀,从未有过的惨烈,一人,一枪,神挡杀神,魔挡杀魔!”


轰隆——


江面炸开,龙吟轰鸣,水底一条漆黑的大龙有漩涡之中冉冉升起,那是条由黑色的骨组成的龙躯,缓缓从水中游出,无数骨节噼里啪啦不断震动,围绕瞎子瘦小的身躯旋转盘绕。


那漆黑无比的骨骼在不断震动,铮铮作响,响声越来越洪亮,震动中一道道血光崩现出来,气势恐怖无比,弥漫盖世凶威。


瞎子手掌重重一握,黑色骨龙猛然收拢身躯,一节节骨头相互碰撞,火光四溅,化作一杆黑色龙枪出现在他的手中!


“龙拓,你终于苏醒了!我也苏醒了!”


瞎子将黑龙枪背起,心中无限欢喜,头也不回走去,离开残老村:“这个村子,我不会再回来了!随我去重温血染的岁月!”


密水关,秦牧感应到一股恐怖的气息在大墟中爆发,抬头张望片刻,又收回目光。大墟中各种诡异都有,时不时爆发,这在大墟是寻常的事情。


“我打算去一趟太阳井,你们真的要跟过来?”


秦牧环视一周,目光落在灵毓秀、司芸香和狐灵儿身上,道:“我是去兑现自己的诺言的,而且我也不知道太阳井是否欢迎你们。”


他露出歉意,道:“你们和我们不一样,你们是外面的人,而我们是大墟弃民。”


狐灵儿化作小狐狸跳到秦牧的脖子上,将缠着秦牧的墨蛟赶了下去,像是一个围脖挂在那里,道:“我也是大墟的弃民,我随公子一起去!”


司芸香羞涩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人家已经是教主夫人了,教主去哪里教主夫人自然也要跟着。”


灵毓秀冷笑道:“教主夫人也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司芸香笑吟吟道:“前教主夫人有何话要说?”


灵毓秀嗔怒,突然噗嗤笑道:“我不和你争这个,不去便不去。瞎爷爷将我掳走,我爹一定担心死了,我早些回去报平安。这次拜堂成亲,只是瞎爷爷的执念,做不得数,香圣女若是当真了,那么你便做教主夫人吧。对了放牛的,你是去兑现什么诺言?”


“我与太阳守有过约定,要帮她点燃太阳船上熄灭的太阳。”


秦牧摸了摸脖子上的小狐狸脑袋,道:“我得到太阳玉眼之后,一直东奔西走没有时间去赴约。拖的时间越久,她的生命损耗越多,这次来到密水关,索性去太阳井走一遭,说不定能够帮她解开被困之忧。”


密水关离星宿海很近,可以从星宿海前往太阳井,秦牧很想再见到那位太阳守,不知道她的双腿是否被太阳船吞噬了。


灵毓秀和司芸香都没有听说过星宿海和太阳井,但是灵毓秀却见过太阳船,故作漫不经心道:“上次太阳船来到镶龙城时,我错过了,不曾见到这位太阳守。对了,还不知这位太阳守是男是女?”


“女孩子。叫炎晶晶。”


秦牧老老实实道:“与你们年纪差不多大。”


灵毓秀温柔一笑,道:“既然与我们年龄相仿,那么一定可以与我们说得来。我也去见识见识,认识一下这位炎妹妹。”


司芸香眼珠子转动,笑道:“人家稀里糊涂的被瞎爷爷抓来,被逼着拜堂成亲,然而教主却不怜香惜玉。既然都来到这里,那么去见一见太阳守也是好的,开开眼界。”


秦牧点头,道:“太阳守的地位极高,他们是神族,比我们这些大墟弃民的身份更高一些。”


“神族?”二女咋舌。


秦牧唤来一条蛟龙,那条蛟龙立刻变化体型,现出真身,秦牧带着他们来到龙背上,龙麒麟也要跳上来,却被秦牧一脚踹下去,面色温和道:“龙胖,你还是多多锻炼身体。灵儿,你来监督他。”


狐灵儿应声称是。


龙麒麟眨眨眼睛,看了看秦牧和煦如春风般的笑容,不由打了个冷战,叫道:“教主,我以后不挑食了!”


“不挑食了?”


秦牧和颜悦色道:“那么你腮囊里为何还藏着火行神元丹没有吃下去?”


龙麒麟吓了一跳,失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把火行神元丹藏在腮里的?”


秦牧取出一面镜子,痛心疾首道:“你自己照照镜子!你藏哪儿不好,偏偏藏在腮帮子里,而且还藏了这么多!”


龙麒麟连忙向镜子看去,只见自己两腮鼓囊囊的,像是塞了两个大球在嘴巴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