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秦牧急忙催动九重天开眼法看去,只见那两道刀光一横一竖,将那口箱子切成两半,不知多少胳膊腿身体散落下来,四下里乱飞,飞上高空,潜入山林,遁入土地。


“天刀!”


星犴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你早晚也会成为我的藏品!”


一个雄壮的身影冲到那里,手起刀落,将箱子里来不及逃走的断肢斩得粉碎。


“屠爷爷,不要放走了星犴!”秦牧高声道。


不过他的修为传不了那么远,司婆婆连忙传音,屠夫爆喝一声,一口杀猪刀从天而降,插在大地中,刀气从地底四面八方斩去,试图将遁地的星犴残躯逼出,同时另一口刀飞上半空,破空而去。


过了片刻,两口刀飞回,屠夫抓住两口杀猪刀,纵跳如飞,声音传来:“他中了我的刀气,逃不出我的感应!我去去便回!”


“村长他们没有回来?”


“还在马爷那里做客,我担心这里提前回来!”


秦牧放下心来,突然身边的瞎子摇摇晃晃,从空中坠落下去,秦牧连忙追上将瞎子抱在怀中,突然身体猛地变得无比沉重,却是瞎子的那口龙拓神枪也落了下来,这杆黑龙神枪与瞎子一样也遭到了重创。


只不过这杆枪乃是黑龙骨所化,龙是神龙,通灵而有灵性,实在沉重,将秦牧压得止不住往下坠。


司婆婆探手抓住他,也被带得从空中坠下去,待快要落地这才止住。


三人平安落地,秦牧身上仅剩的一条蛟龙从他身上滑下来,死蛇一般躺在地上,呼呼喘气,嘴里不断流出血沫子。


秦牧勉强站直,手脚都在不停地抖,他的伤势也是极重,几度死里逃生,若是没有瞎子、瘸子和聋子他们及时相救,恐怕早就被星犴所擒或者杀掉了。


他即便凭借十几条蛟龙,强行插足这场战斗,然而无论在战力还是战斗经验上,都露出了严重的不足,与星犴这等存在生死搏杀,只能竭尽所能凭借一些小聪明来翻盘。


好在翻盘还算成功。


不过他四下看去,只见山庄满地都是遭到重创的高手,心中还是不禁骇然。


且不说瞎子聋子瘸子延丰帝和厉天行这样的存在,哪怕是秦牧的那十几条蛟龙,放在江湖上都要比一些教主级的存在还要强横可怕!


这么多强者,再加上太后娘娘等女子英豪,羽曌青这样的存在,竟然还是几乎全军覆没,如果没有秦牧那一剂补药,只怕众人都要死在星犴的手中!


“强,真他娘的强……疼!疼!”


秦牧刚刚说到这里,突然耳朵一疼,被司婆婆扯住耳朵往下拉。


“又说脏话!”


司婆婆没有好气道:“谁教你的?屠夫,还是祖师?或者是你在外面的时候交了什么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


“疼!我不说了,婆婆快松开!”


司婆婆松开手,秦牧松了口气,摸了摸耳朵,试探道:“婆婆,厉教主离开了,你现在应该不必继续扮丑了吧?你不要伤心……”


“谁伤心了?”


司婆婆向前走去,摇头道:“厉天行死了,我就可以放下一个负担了,应该开心才是。”话虽如此说,她却没有露出笑容,反而有些悲伤的神色。


她避开秦牧,不让他看到自己软弱时的样子,唤来躲在大殿里的精怪,将受伤的众人抬到殿中。


秦牧则唤来诸多受伤的蛟龙,让他们将弄到的星犴身体部件带过来,统统丢进真龙巢中。


真龙巢内藏空间,可以屏蔽感应,他还不放心,又将帝碟化作真龙之主,让帝碟进入龙巢。瘸子抱着腿昏迷过去,秦牧好不容易才将这两条腿抽出来,又寻到聋子的画,也丢入真龙巢封印。


做好这一切,秦牧松了口气,走入大殿为众人诊治。只是受伤的人太多,有些人伤势极重,随时可能丧命,倘若他一一诊治太耗时间,只怕还未治好几人便会有人重伤爆发而死。


秦牧只得将龙麒麟唤来,道:“龙胖,养龙千日用在一时,把他们都舔一遍。”


龙麒麟迟疑,叫苦道:“教主,哪里有这么多的口水?”


“嘘,别说口水。”


狐灵儿连忙跳到龙麒麟的耳边,悄声道:“叫龙涎,说口水的话今后就卖不出去了。你好生舔他们,我让公子给你加餐。”


龙麒麟振奋精神,连忙忙活去了,道:“灵儿姐,加餐的事情你不要忘记了。”


秦牧挑出几个伤势最重的先行诊断,取来银针封住伤口,镇压伤势,立刻炼丹医治,怎奈手还在抖,炼坏了两炉灵丹。


他定了定神,先将自己的伤势医治一番,双手不再颤抖,这才为其他人诊治,炼丹疗伤。


伤者很多,伤势各不相同,秦牧先粗略医治一遍,不让伤势爆发,免于性命之忧,这才开始细细为他们诊治。


他的十几条蛟龙伤势也颇重,把伤口露出来等着龙麒麟来舔,龙麒麟却拉不下这脸,气得那些蛟龙“玛哈玛哈”的咒骂起来。


灵毓秀、炎晶晶、司芸香和狐灵儿也来帮忙,医治了半天,秦牧筋疲力尽,实在坚持不下去。他身上的伤势也不曾痊愈,只得先去休息。


好在众人身上已经没有了致命伤,大部分人都已经醒来,只是伤势痊愈还需要秦牧的继续治疗。


秦牧睡了一宿,醒来时天色还未亮。他听到司婆婆的声音,走出房间,只见司婆婆正在指挥十几个鱼人做早饭。


秦牧坐在殿前的石阶上,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一片宁静。


那是司婆婆,不是厉天行。


厉天行,真的已经死了。


对于这位前教主,秦牧并无好感。作为教主厉天行并不合格,让天圣教错过了四十年的发展,若是没有祖师这个定海神针,只怕天圣教早就被国师和延丰帝吞并吸收了。


不过,他在最后还是做到身为师父应该做的事情。大育天魔经的大育,他领悟到了,传承下来。但纵观其一生,还是失败居多。


司婆婆回头向他看来,石阶上的秦牧露出笑容,东方泛白,像是大鱼翻着肚皮,太阳升起来,将鱼肚皮烤成红黄色。


早饭过后,秦牧为自己继续治疗,待到伤势又好了几分,便又去帮众人医治。


几个女孩也来帮忙,忙活半天,秦牧炼了不知多少炉丹,又差点把自己累垮,他的饕餮袋中的灵药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豢龙君的饕餮袋里的灵药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秦牧想要自己前去,又实在没了力气,只好写出灵药名称,让狐灵儿骑着龙麒麟到舒州城抓药,道:“药铺的店家是天圣教的人,香圣女,你也跟着去,让他们把药材备好,如果没有,便用快船从各地调来。还有,准备二十六口能够煮人的大锅和蒸笼。有些人的伤势很复杂,需要煮一煮蒸一蒸。”


炎晶晶雀跃道:“我也要去!”


秦牧迟疑一下,道:“好妹妹,我原本说带你出来玩的,没想到又遇到这档子事,我现在无暇出去陪你玩,你去舒州城多转转也好。”


炎晶晶大喜,司芸香道:“既然是教中产业,那也是要收钱的,调动快船也需要不少大丰币。”


秦牧挥手道:“灵儿有钱,你只管放心。”


狐灵儿与司芸香对视一眼,一妖一人眼中都冒出火光,有一种大战一触即发的气势。


两个女孩坐在龙麒麟背上走出山庄,狐灵儿冷笑道:“香圣女,你坑得了公子,坑不了我,休想从我身上占到一丁点儿的便宜。”


司芸香笑吟吟道:“我自然知道灵儿的厉害,不过我刚才那般说也是为教主着想。你想,受伤的人很多都不是圣教的人,教主让圣教备药,自然是要收钱的,向谁收?不能向教主收,当然是向皇帝收!灵儿妹妹,你不要与我讲价,反倒要把价格抬得越高越好,咱们狠狠赚皇帝一笔!”


狐灵儿摇头:“商有商道,你想坑皇帝也不行,须得按这些灵药的价值来。”


司芸香与她争辩,狐灵儿死活不松口。二女谈妥价格,狐灵儿心中暗道:“我从你这里买药,然后向皇帝虚报,便可以大赚一笔!倘若与你同流合污,还要与你分赃,我自己独吞,便不用与你分了!”


舒州城的药铺备好药还需要十多日时间,秦牧将自己的伤势调养完毕,只是还有些隐疾未消,几日无事,也不见屠夫归来,突然想道:“王沐然见识非凡,建议我与毓秀妹子联手,将六合元神的修炼方法开创出来,泽被后来者。我这些日子实在忙碌,倒忘记了这件事。”


他找到灵毓秀,说了此事,灵毓秀惊讶,道:“六合元神的修炼方法如果被我们开创出来,我们算是宗师了吗?”


“宗师?”


秦牧失笑道:“延康国师算是宗师吗?”


灵毓秀提起延康国师便肃然起敬,道:“延康国师何止是宗师?三招基础剑式,足以让他名垂万古,不朽于世!”


秦牧微笑道:“他三式基础剑式的功绩,比六合元神差了一点。只要将六合元神的功法和练法完成,道法神通都将向前推动一大步,泽被万古!”


灵毓秀心神大震,心中有些难以置信:“咱们无意中炼出的六合元神,能有这么厉害?那我们还等什么?”


她立刻拉着秦牧的手,兴冲冲的走出大殿。


延丰帝、太后娘娘等伤员被一众鹿妖抬到外面晒太阳,延丰帝受伤颇重,正在与羽曌青说话,看到这一对少年少女兴冲冲的往外跑,皇帝连忙道:“秀儿,到哪里去?”


“去炼六合元神!”


延丰帝呆了呆:“六合元神?怎么炼?”


灵毓秀牵着秦牧的手走远,声音传来:“元神双修啊!我哥说这叫元神双修!”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