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九章 遨游七万里
    延丰帝顿时有一种自家白菜地被野猪拱了一遍,然后野猪回来又拱一遍的感觉,连忙挣扎起身,正欲制止这对少年少女,几只鹿妖走了过来,将他按得不得不坐下。

    母鹿妖捧着几朵花儿,示意皇帝不要动,将花儿插在皇帝头上,姹紫嫣红。

    又有人鱼走过来,分派大吵大闹的红果子,一群果子在果盘里吵吵嚷嚷,好不骇人。

    树妖们黑着脸巡视病榻,谁不老实便在屁股上抽鞭子,一时间各位江湖名宿和皇帝太后都安静了许多。

    等到妖精们巡查完毕,皇帝便要赶过去制止这对少年少女,太后娘娘懒洋洋道:“皇帝,还是省省心吧,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操着么多心,不担心秀儿将来嫁不出去?”

    延丰帝连忙道:“母后有所不知,元神双修隐患极大,非夫妻不可为也。倘若秀儿与他元神双修,元神谐振,共登极乐,将来嫁人的话,便无法与驸马爷元神谐振了,魂魄无法共鸣。没有共鸣便没有感觉的!倘若少了元神谐振之乐的话,将来嫁出去也会被休回家!”

    太后娘娘笑道:“你收他为驸马便是,还值得大惊小怪?何况,谁敢休了皇家的公主?”

    延丰帝沉默片刻,道:“母后,他是天魔教主,也是人皇,我不太放心。”

    太后娘娘也沉默下来,知道他的意思。

    天魔教主,权势熏天。

    皇帝是朝堂上权势最大的人,而天魔教主则是江湖上权利最大的人,天魔教的势力已经遍布江湖乃至朝堂的每一个角落,尤其是秦牧成为这一代的天魔教主之后,天魔教越发兴旺,超过了史上的巅峰时期。

    无论道门还是大雷音寺,都被秦牧和朝廷打残,已经无法与天魔教抗衡,而朝廷改革变法,又需要用到天魔教的人,因此许多教中高手进入朝堂。

    延康国,从底层到高层,遍布天魔教的势力。

    除此之外,秦牧比道主、如来开明了许多,改革天魔教,设立学堂,将国师改革的那一套学过去,为天魔教源源不断的栽培人才。

    秦牧成为教主不过两年时间,便引起了这么大的变化,不能不让皇帝和太后忧心。

    更令人忧心的是,秦牧身边的高手众多,又有人皇的身份,倘若他拿出人皇印,即便是道门、大雷音寺和小玉京,只怕都要听候调遣!

    这就非常恐怖了!

    从这一点来看,秦牧绝非驸马爷的最佳人选。

    秦牧倘若成为驸马,外戚夺权,轻而易举!

    这正是延丰帝的忧虑所在,自己在位时,秦牧夺不了权,自己不在时,江山易主弹指之间!

    不知不觉间,两年前来到延康国的那个淳朴孩子,已经成长为斑斓猛虎,可以与巨龙搏杀,实在可怕。

    即便秦牧没有夺权的念头,那么下一任天魔教主呢?

    谁能保证下一任天魔教主掌控了秦牧留下的如此庞大的力量之后,不会对皇位动心思?

    “作为皇帝,的确不应该把皇权寄托在别人的怜悯上。你做的很对。”

    太后娘娘道:“不过为何我还看到你有所迟疑?你对秦教主防备,却又纵容,这不是你的风格。为了与延康国师改革变法,你甚至纵容延康国师对我下毒,让我躺在病榻上这么多年不能插手朝政。如此心狠手辣,这才是我灵家的皇帝啊。”

    延丰帝满怀内疚,道:“辅元清对母后下毒,的确是我纵容默许,不这么做,母后在朝廷中的影响实在太大,我和国师很难掌控权力。孩儿不孝,只能请母后清净一段时间,即便没有秦爱卿出现,我彻底掌控权力之后也会让辅元清解开母后身上的毒。”

    太后娘娘叹了口气,道:“你做得很好,是哀家的亲儿子,心狠手辣处更胜哀家当年。那么你又为何不对秦教主下手?”

    延丰帝沉默,涩声道:“我害怕。我怕和我国师会失败,一失败便是死无葬身之地。这国运,这百姓苍生,不能全部系于我的身上,也不能全部系于我灵家的身上。我需要有继承者,在我和国师失败后继续变法。灵家没有这样的人,而天魔教主是这样的人。”

    太后娘娘仔仔细细的看着他的脸庞,叹道:“从没有想过,我的儿子会是这样的人。我将你看得浅薄了。皇帝,让秀儿与秦爱卿去吧,倘若你觉得他能够继承,那么让秀儿与他在一起,我灵家即便在你和国师失败也不会因此灭绝。”

    延丰帝心中微动,仔细想一想她话中含义,默默点头。

    “你是个好皇帝,国师也是个好国师。”

    太后娘娘面色平静的看着远处笼罩在蔼蔼雾气中的山峦,轻声道:“我不会与你们作对了。这天下,你们放肆的改,这法,你们尽管变。我就归隐在这山林中,和这些想与哀家争情郎的小骚蹄子浪蹄子斗一斗!”

    延丰帝脸色又黑了,讷讷道:“母后,皇家脸面。”

    太后娘娘悠然的晒着太阳,似笑非笑道:“你是孝顺儿,不为自家老母晚年幸福着想吗?哀家躺在病榻上那么多年,明知道是你和国师所为,可曾埋怨过你一句?我现在只有这一点念想,你就让我去吧。与这些小骚蹄子浪蹄子斗,才是我最后的乐趣。”

    延丰帝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母后是否需要朕帮忙铲除对手?”

    “哀家是在后宫里千锤百炼爬到而今的地位的,还需要你帮手?太小觑我了。”

    ……

    山庄的湖泊边,秦牧取出一炷香插在岸边,点燃了。灵毓秀嗅着异香,好奇道:“这柱香有什么用?”

    “这是引魂香。”

    秦牧笑道:“我用牵魂引的符文印记炼入到这柱香中,又在香里添加了百十种香料,虽然没有牵魂引的神通,但是却可以引路。倘若我们的元神迷路,待到这香燃尽,符文威力便会爆发,肉身嗅着这股香味便可以牵引元神回归肉身。这样一来,便无需他人护法。”

    灵毓秀牵住他的手,秦牧抬起另一只手,两人四手相牵,四目相对,相视一笑,顿时元神出窍。

    秦牧和灵毓秀都曾经有过元神离体遨游虚空的经验,之后两人也都各自尝试过修炼元神,只是成效不大。

    此次二人尝试将他们领悟出六合元神,把这种偶然变成必然,自然是极为困难。

    当时秦牧是在偶遇虚生花的情况下,他认为虚生花是另一个霸体,心神激荡,因此偶然间与灵毓秀一起经历了元神离体遨游虚空的情形。

    元神归窍后,两人猛然发现自己竟然修成了元神,际遇非凡,这是巧合。

    如何将巧合变成必然,至关重要。

    此刻少年少女再度元神离体,结伴遨游,试图寻找出其中的规律,只觉两人元神纠缠,魂魄谐振,与上次无意中的元神双修却又有所不同。

    元神由灵胎和魂魄构成,这次他们元神出窍,魂魄谐振,元神也是出于谐振状态,有一种法子灵魂的悸动酥麻传遍元神的每一个角落。

    这种滋味既长久又刻骨铭心。

    他们在虚空中漂浮遨游,但见有花大如席,不知是何花,有草如利剑,不知是何草,空中又有游鱼、水母,景色瑰丽,与延康大异。

    他们徜徉在其中,显得十分渺小。

    “这是真实所见,还是我们的幻觉?”两人都是流连忘返。

    正在此时,突然他们嗅到了一股浓烈异香,顿时只觉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灵毓秀连忙伸手抓住一条小鱼,道:“是真实还是幻觉,回到肉身醒来便知!”

    唰——

    他们眼前无穷景色变幻,突然间异象消失,他们各自回到肉身之中,手掌依旧牵在一起,四目依旧相对。

    灵毓秀放开秦牧的手掌,却见自己的掌心里有一条小鱼在努力的蹦来蹦去。

    “是真的呢,好奇妙。”

    她弯下身子,双手捧着小鱼放入水中,小鱼游动,挣扎,过了片刻,鱼儿翻起肚皮,差点被淹死。

    灵毓秀连忙泼了两下水花,将这条小鱼捞回来,却见那条小鱼用力咳嗽,吐出肚子里的水,接着扑闪着不成比例的鱼鳍飞上空中。

    灵毓秀惊讶,那条小鱼飞来,突然嘴里滋水,喷了灵毓秀一脸。

    灵毓秀大怒,伸手去抓,那条小鱼却扑闪着鱼鳍飞走了。

    “臭鱼!”

    灵毓秀洗了把脸,回头好奇道:“放牛的,我们去了何处?”

    秦牧思索道:“应该是大墟的东海,那里原本是一片大海,后来变成了盆地,海水消失,但海中的生灵却存活下来,很多鱼儿都会飞行,花儿也会飞。”

    “大墟东海?距离这里有多远?”

    “七万多里。”

    灵毓秀吓了一跳,失声道:“我们刚才一炷香的时间去了七万里外,而且游历了一番又回来了?”

    秦牧点头,怔怔的看着远方,道:“一炷香遨游虚空七万里,的确不可思议?为何肉身无法这么快?倘若肉身有元神的速度,那该多好?”

    灵毓秀扑哧笑道:“你啊,太贪心了,元神没有重量,自然跑得快,肉身有重量,自然要慢一些。你还有引魂香吗?我们这次只顾着玩了,没有想起来追寻炼出元神的技巧,须得再试一次。”

    秦牧回味元神谐振的美妙,有些食髓知味,连忙点头道:“须得再试一次!这次不能只顾着玩了,正事要紧!”

    一炷香时间过后,两人元神归窍,秦牧挠了挠头,试探道:“要不,再来一次?”

    灵毓秀重重点头:“这次一定不玩!”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