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九章 老东西们
    “牧儿,这次阻截上苍,你不要去。”司婆婆低声道。

    秦牧正在加紧炼制灵丹,喂养蛟龙,他这次出远门,需要多备一些灵丹,闻言微微一怔,笑道:“婆婆,是我把他们请来的,我岂能不去?”

    司婆婆摇头道:“你才是六合境界,你不去的话,他们也不会说闲话。这一战,上苍只怕会倾巢而出,上苍里不只有上苍四君,还有其他神祇……倘若我们败了,你回大墟,这辈子别出来了。”

    秦牧黯然,正要说话,突然村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司老太婆,不用管他,让他跟着!”

    司婆婆瞥见村长与一群老头子老太太欢声笑语,不禁大怒:“牧儿修为尚低,去了也是没用!”

    “怎么没用?”

    村长回头看来,笑道:“总要有人去收尸的,对吧婆婆?”

    司婆婆微微一怔,不再说话。

    总要有人去收尸的,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的。

    远处传来一群老头子老太太哈哈哈的笑声,村长与他的故人们聊得很开,土行峰说起当年他们的糗事,把众人逗得哈哈大笑,让老头老太们都笑得满脸红光。

    他们之间有着很多的故事可说,当年的出生入死,并肩而战,总有许多值得回忆的往事。自从村长残了,壮志消沉了,他变成了残老村里的一个雷打不动雨泼不走的老残废,世间没有了人皇的踪迹,他的那些战友也意志消沉了,不再出现在人世间,也不相互来往。

    而现在,村长回来了,而他们也应邀前来,哪怕已经老了,但故友重逢似乎又让他们回到激情燃烧的岁月。

    秦牧望着他们,这些快乐的老人各有各的性格,有的也并非是开朗的人,比如清幽山人,他看每个人都是一副你欠我钱的样子,然而现在却喜笑颜开。

    他们每个人地位都崇高无比,有的是地底种族的族长,有的是高高在上的仙人,有的是庙宇里接受世人供奉的大妖怪,还有的背着子民在海中自由自在的遨游。

    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因为一块人皇印聚在一起。

    村长神采奕奕,向众人道:“心头的血,烧起来,重温过去岁月,一起去打他个天翻地覆!”

    清幽山人笑得眼泪横流:“烧个屁!你的寿元就在明年吧?还能烧起来吗?”

    “小玉京的仙人也说脏话吗?你有本事在小玉京里说脏话试试!清幽,你也烧不了几年了,很快跟我一样玩完!”

    一群老东西哈哈大笑,笑得连连跺脚,柳仙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气喘吁吁道:“还记得当年吗?一说打架,小清子跑得最快,不是跑着去打架,而是跑着躲起来!”

    “你也没有比我好到哪里去。你总是卷起来缩成一团!”

    老东西们又哈哈大笑起来,又在相互揭短:“小清子还喜欢雪琪仙子,当年追得那个叫欢啊!”

    “是了是了,我记得这回事,这家伙脸皮厚着呢!呸!”

    “那天雪琪仙子战死的时候,小清子哭得像泪人一样。”

    这句话说出来却没有人笑了,突然清幽山人嚎啕大哭,把气氛说得无比尴尬的土行峰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突然叹道:“我想起了陆丰道人,我和他关系最好,他是为我死的,他为我挡住对方的必杀一击……”

    众人沉默下来。过了片刻,这些老东西们又响起了欢声笑语,刚才的尴尬不翼而飞。

    秦牧摇了摇头,催动御龙诀,一条条蛟龙体型变化,化作长达数里的庞然大物,众人纷纷登上一条条蛟龙的背部。

    山庄空了。

    他们骑着龙向大墟飞去,龙背上屠夫丢过来一个个酒坛,这些老一辈的强者抱着酒坛痛饮,笑声时不时传来,屠夫高举酒坛,哈哈大笑道:“会须一饮三百杯!”

    另一条龙背上,瘸子哭得稀里哗啦:“老子不是你们这样的豪客,老子就是一个小打小摸的贼人,跟你们一起逞什么英雄?”

    老如来看向马爷,低声道:“大雷音寺还需要你,你回去,这里有我便可。”

    马爷淡然道:“你是如来,我也是如来,你知道我的心意。”

    老如来微微一怔,道:“倘若你和我都回不来呢?大雷音寺怎么办?佛法怎么办?”

    马爷双手合十,脸上有二十种宝相:“不负佛法不负卿。”

    老如来顿知他的心意:“善哉。如来在与不在,法都在那里,不以如来而存,不因如来而灭。如果悟透,就是如来,如果悟不透,就是假和尚。”

    秦牧则与村长他们在一条龙背上,秦牧不断的看向村长,终于忍不住,低声道:“村长,神桥修复了吗?”

    村长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哪有这么容易?修补神桥分为三步,每一步都艰难万分。第一步鹊桥诀,第二部玄引诀,第三步神渡诀,我现在修炼到了玄引诀,已经算是很快了。清幽,你的神桥补好了吗?”

    清幽山人摇头:“还在玄引诀上。”

    村长眉飞色舞的打趣道:“这次阻截上苍,可能会死啊!”

    清幽山人气骂道:“老不死的,就会咒我!”

    村长哈哈大笑:“天魔祖师这老小子还在往这边赶路呢!”众人又哈哈大笑起来,欢快得很。

    夕阳西下,天色渐晚。

    上苍。

    晦涩拗口的声音从祭坛上空传来,这是神语,腔调抑扬顿挫,不似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乔星君、花君、言星君毕恭毕敬的听着,待到神语停歇,三君各自退后几步,毕恭毕敬,异口同声道:“尊法旨。”

    祭坛上一切风平浪静。

    坛下三君面色凝重,一言不发。过了片刻,言星君忍不住道:“真的要这么做吗?这样做的话,整个延康国只怕没有多少人能够存活下来……”

    “不得不这么做。”

    乔星君沉声道:“延康国已经坐大,延丰帝锻造神器轰杀玉君,人皇换代,法在变,道在改,已经激怒了上面。倘若我们不去做,我们自身难保。与下界那些低贱人种比起来,我们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花君道:“可是那是无数条性命……”

    “无需多言。”

    乔星君面无表情,抬手道:“我们只管完成我们自己的职责即可,是非因果,我们一概不问。唤醒上苍诸神吧,下界必有一战。”

    言星君与花君面色凝重,言星君来到祭坛边的号角前,吹动号角,顿时厚重悠长的号角声传遍上苍。

    嘟、嘟——

    上苍中,群山巍峨,多得是奇珍异兽徜徉在山峦之间,但最为引人瞩目的还是一尊尊巨大巍峨的雕像。

    那是神祇的神像,千奇百怪,随着号角声传来,突然一尊尊雕像表面龟裂,石头在飞速退化,有的化作死皮脱落,还有的则化作血肉肌肤纹理。

    突然,一尊石像半曲半跪,巨大的拳头砸落在地上,缓缓站起身来。

    接着,巍巍群山间,一个个石像复苏,纷纷张开眼睛,眼中神光直冲天际。

    乔星君目光如电,扫了一周,沉声喝道:“接引官,铺桥——”

    上苍的天空中,一条金灿灿的长桥上,接引神官立在那里,转动身前的金色罗盘,罗盘越来越亮,顿时一道金光从罗盘中心射出,化作一道金色虹桥穿过了上苍与下界的壁垒。

    乔星君眼角跳了跳,猛然咬牙道:“所有神祇听令,下界!”

    一尊尊神人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道光芒沿着光桥飞出上苍,顿时西土的天空中,一颗颗明亮耀眼的星辰从天空中划过。

    是夜,飞星十八颗,拖着长长的光芒,破空向东而去。

    大墟的夜晚,天降大雪,少年祖师和执法长老坐在一片遗迹中,点着篝火,火光照亮四周的夜。

    “下雪了。”

    执法长老抬头,只见雪花从黑暗中飘来,从他们身边落下:“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长。”

    少年祖师用烧火棍拨了拨柴火,让火烧得更旺一些,篝火哔哔啵啵作响,火星子顺着烟往上飘。

    “还算好。现在已经过罢新年了吧?”

    少年祖师笑道:“过罢年,便会慢慢暖和起来。”

    正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笑道:“把火烧旺一些,我也来烤烤火。”

    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头戴斗笠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来到这片遗迹中,此人只有九根手指,斗笠下呼出一阵阵雾气。

    “绫璟道友。”少年祖师慌忙起身见礼。

    绫璟道人还礼,摘下斗笠,伸手烤火,目光闪动:“天魔道友也是应人皇印的呼唤,前去相会的吗?”

    少年祖师摇头:“我不是与他们相会,而是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此等候。就算等不及他们,我也可以先阻挡一下上苍的神。绫璟道友,你呢?”

    绫璟道人露出笑容:“我犹豫了很久,我与很多人都不对付,与老剑神也不对付。你看这根手指头,便是他砍掉的。不过后来我想通了,人族先祖做出的承诺,我倘若不信守,愧作为人,所以我还是准备去赴会。”

    “那么你不必了。”

    少年祖师笑道:“在这里等他们便好。倘若他们赶不及,我们可以拖一拖时间。”

    绫璟道人点头。三人不再说话。

    到了午夜时分,雪停了,天空中突然有一道道绚丽的星光出现,自西向东而去。

    少年祖师向执法长老笑道:“把我和绫璟道友的骨灰带回去,倘若你还能找到我们的尸骨的话。”

    执法长老拜倒:“送两位!”

    他抬起头来,少年祖师和绫璟道人消失不见,空中出现两道光芒,斜斜升起向那十八道移动的星辰截击而去。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